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美人窃国[末世] 作者:一纸情书(下)

字体:[ ]

 
 
    第51章 会议中·风起云涌
 
    幕西山从秘书手中接过一张张盟约,用特色的花体字依次签署姓名,全场寂静无声,唯剩笔尖滑过纸张的沙沙声响,和秘书拿着盟约在两方奔波的跫音,最后由结契师逐个增加效力。这个过程,让所有人都意识到:幕西山抛开蒋麒伴侣的身份,以s基地城主身份正式走进北方的政治中心……这让众位城主对他的价值再次进行评估。
    蒋麒按照流程请最后五位中型基地领导发言,几人却因不需要增加盟约而相继拒绝,时钟这时报时,五点半整,蒋麒宣布——
    “上半场交流会到此结束,中场休息半个小时,请各位到餐厅用餐,下半场六点开会。”
    心思各异的城主们各自离开座位。
    中型基地几位城主发现蒋麒的心情称不上愉悦,虽然举止并无异样。蒋麒走下主位,夏知著立刻迎了上去,蒋麒低声嘱咐一句,夏知著就转身走到幕西山面前说了什么,然后桂成美和卢宝去餐厅就餐,幕西山则被带进蒋麒专用的休息室。
    等房门关住两人的身影,顺着人流往外走的德尔塔女城主马丽停下脚步,拍拍旁边贝塔城主的肩膀,“我说老毛,你今天在会上可是有点奇怪。我记得老大说签署月盟就行,你怎么临时改口?那什么狗屁欣赏交朋友的,打死我都不行!你虽长得狂野粗鲁,可一项粗中有细,并不是会被情绪牵着走的冲动莽夫。”
    “什么叫长得狂野粗鲁啊?明明是男人味呀!”毛勇不满地申辩一句,耸耸肩挤掉马丽的大粗手,这才略微头疼地说,“唉……当初看报纸时,我就对这幕城主有所耳闻,今天亲眼见识他得罪人的功力还真是心惊肉跳的!当时那局势啊,咱又不能捂住他的嘴,也就只能增加点他的底气。到底是头儿的伴侣,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被人欺负啊……再说,你会附和我不也是这个原因?”
    马丽回头看眼张墨,和围着他的伽马城主朱多才,摇摇头拉回视线,“连小法那种优柔寡断的家伙都是看清局势才选,也就张墨在真心思考结盟,还有那朱多才怎么傻乎乎的,从头到尾都没闹清情况,啧啧。”
    “背后说谁优柔寡断呢!”阿尔法城主顾小法凑过来,想到朱多才也摇头叹道,“真不知道老大当初为什么把朱多才推上伽马基地的城主,忠心有余,智商不足。”
    马丽一巴掌扇到小法头顶,“就你聪明,空有一个大脑门,性子软得跟面团似得!朱多才虽然憨傻,胆量却能甩你十座基地了!再说对比那个把脑子忘在娘胎的m基地城主,小马子那叫傻得可爱!”
    几人说笑打闹着赶去吃饭,幕西山也坐在蒋麒对面。
    在吃饭的过程中,蒋麒一言不发,幕西山看出蒋麒藏着话,但对方不说,他也就安心吃饭。沉默中时间过得很快,等幕西山放下筷子,抬头就见蒋麒双手交握坐在对面,碗筷早已被收走。
    “吃好了?”
    蒋麒问完,幕西山点点头,蒋麒招手示意侍女收走饭菜餐具。侍女忙完,给两人倒上茶水,就被蒋麒赶到门外。
    幕西山偏头看表……离下半场开会还有一刻钟。
    “我非常欣赏你的学习能力。”
    幕西山被这句含有深意的话拉回视线,听出“欣赏”一词中情绪复杂,紧接着听蒋麒用略微缓慢,却不失稳重的语气说:
    “你能很快认清我的权势带给你的优势,这点让我很欣慰。但是——”字句中的时间间隔,好似为了让幕西山能清楚明白他所表达的意思,蒋麒缓缓抿起唇,绷出严肃的线条,脸色越见沉重,最后用沉重到近乎叹气的声音,一字一句道:“现在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幕西山没有说话,沉默下来。
    蒋麒扶额,略微烦心地扯开领口,苦口婆心地说:“或许昨天他们围攻你的行为激怒了你?但你必须知道,政治的博弈就是这样,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我在得知他们的牌面时,可以暗示他们更换牌面,但是我没有,因为没有必要……在我看来,领导者因利益而结合的策略是合理的,如果你能带来更大的利益,牌局会立刻翻转,昨天你初来乍到,我愿意推你一把,给你拿出底牌的时间,但你不仅没有利用机会翻盘,反而隐瞒商品,亮出‘黑名单’,把自己推到大多数人的对立面,用高姿态冷眼旁观……我不论你有多少底牌让你如此自信,但我必须说明一点——”
    蒋麒湛蓝的眼像是在海浪下翻滚的漩涡,直视幕西山的眼睛,用严肃到近乎冷酷的语气说:
    “你已经失去一个执政领导应有的睿智,可笑的——不是那些为利益而放下私心博弈的城主,而是为了私心‘不屑’利益,去嘲笑那些尽了他们城主本分的人!”
    蒋麒的指责振聋发聩,幕西山听在耳里,伸手摸上腰间,这是他下意识的举动,但他还在犹豫。
    蒋麒看到幕西山依然不肯说话,烦躁地拍了下桌子,由于力度太大,面前的茶杯立刻翻倒,滚到地上,茶水在桌上流淌。门外的侍女闻声紧张地轻敲门板,隔着门询问:“请问您需要我进来吗?”
    “不用。”
    蒋麒压抑着脾气,沉声回应完侍女,再次转头面向幕西山,“你不应该把私人情绪带入公事中,你那句‘让我幕西山不喜者不予结盟’让我无法苟同!所以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是看不惯他们才那样赌气,还是你真心就如此妄为?”
    蒋麒压抑愤怒的姿态,让幕西山有些震撼,这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更像是出自看重……尽管幕西山不愿承认。为了确定这个想法,幕西山用冷漠到似乎不知悔改的语气反问道:
    “如果我就是因为看不惯呢?”
    蒋麒怔住,似乎难以想象会从幕西山口中听到这种话,像是得到的答案与预想中偏差太多,蒋麒深深呼出一口气,缓缓捂住脸,沉声说道:
    “……你让我很失望。”
    蒋麒藏着无尽沮丧的失态让幕西山心中一紧,他想到了西蒙……蒋麒从振振有词,到失望透顶的情绪变化,让他发现他对蒋麒的偏见。两人婚姻的起源虽然让人不悦,但在这段婚姻的过程中,蒋麒是真心而充满诚意地不停为他考虑……只有看重,才会失望。
    幕西山垂下双眼,他的计划需要蒋麒的帮助,仅仅犹豫一瞬他就下定决心,缓缓抬起头回视蒋麒那双充满压迫感的蓝眸,坦诚相告:
    “我原本的计划中并没有‘黑名单’这一项。”
    幕西山用一句让蒋麒意外的话作为开头,一点点道出自己的想法:
    “我自信,s基地的商品能让人眼前一亮。因为‘意想不到’比‘提前知晓’更能推动商品的价值,所以我抛弃了用商品为结盟铺路,选择让结盟为商品垫脚。正因为他们越轻视s基地的商品,到时的落差越大,震撼也越深刻,然后我会当场宣布,这些商品来自‘侏儒’!”
    蒋麒沉默了一下,“……是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
    是黑晶石引起的变故……当柳书画挑唆其他城主时,幕西山发现他在结盟中落入了非常不利的局势,甚至会影响到商品的推广……如果“黑晶石”是“长寿石”的说法是真的。
    他那时翻阅图册,在晶石中发现污垢般的颗粒,那东西总让他觉得异样,然后他在资料中发现挖掘地点是海底,而记忆中就是因为死亡流星雨坠落在太平洋西岸,使亚洲成为重灾区。他突然想到,如果长寿石是真,必然会引起轰动,依这时代寿命短暂的特征也必然引起争夺,但历史上不仅没有留下任何笔墨,连最权威的《魔法矿石博览》中也没有任何相似的记载……这其中存在着什么猫腻?
    而那个石头中的颗粒物也让他没来由地疑虑重重。
    就在那一瞬间,幕西山感到腰间圣书的波动,他没法当场去看,心里却万分想知道刷新的内容。然后,他脑海里的预见给了他指示:画面中是一双细嫩漂亮的手,从黑晶石中提取了颗粒物加入药剂,这个药剂被喂给了一批人,然后那些人开始变得奇怪,画面一黑,满是鲜血,脑中突然响起野兽般震耳的嘶吼声。
    幕西山来不及思考为什么异能会发生变异,能在听到声音的同时,看到包裹画面的凶气,但需要的信息已经摊在眼前:
    黑晶石,是血腥的开端。
    紧接着柳书画发出宣战,他立刻决定放弃原来的发言,阻止黑晶石在北方的传播。
    “你怎么看待黑晶石?”幕西山如此反问。
    “在这个传说被造谣出来时,我就失去了兴趣。”蒋麒看出幕西山并非转移话题,据实答道,“我只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任何‘传说’在被证实之前,都只是传说。”
    幕西山垂头思考一瞬,坦白道:“其实我除开言灵,还有一个异能,叫预见……当我看到那些石头时,就预感到它们有问题,然后‘预见’告诉我,黑晶石带来的不是长寿与利益,而是畸形与血腥。但我没有任何证据,也没有足够的威信去阻止m基地城主用它招揽人心,但我的底限,也没到坐视事态发展依然沉默的地步。”
    “你采取的方法,就是你任性狂妄的姿态?”
    “柳书画的行为给了我灵感,我决定‘反向激将’……既然在他们看来,伴侣的身份是我狂妄的底气,那么作为一个狂妄的人,我不必再给我的行为找理由,狂妄就是我的理由。”
    “因为没有证据,所以你干脆不找证据。”蒋麒明白了幕西山的意思。
    “是的,我激怒他们时,他们会把目光汇聚在我身上,等在商品交流中看我的笑话,然后商品的惊人之处必然会引起他们的错愕,这样不会减少侏儒的价值,完成了我第一个目的。同时,也可以顺理成章地展开第二个,只是需要一个中间人。”
    幕西山看向蒋麒,蒋麒直言道:“需要我做什么?”
    幕西山道:“我的‘黑名单’成为商品交流的阻力,被摆了一道的城主们肯定愤愤不平,这时你出面,以我伴侣的身份劝阻我,我面对‘压力’经过‘考量’后选择让步,取消黑名单,而我自打脸面会抬升其他城主的优越感,但是我的‘狂妄’使我对让步心存不满,为了安抚我的情绪,那些自觉胜利而得意的城主必然会愿意满足我小小的愿望,然后我会表现得像柳书画一样,黑晶石和s基地的商品,只能二选其一。”
    “这些的前提是,你的商品要有不逊于黑晶石的价值。”蒋麒问出了问题关键。
    幕西山道:“黑晶石的传说,是让一个体内残留蚊毒的男人长寿,虽然我不知道它是否具有其他作用,但光是排除体内沉积毒素这点,我的商品未必会输。”
    一叶锦可是在魔法材料中都赫赫有名的解毒圣品,两方博弈,自然是以己之长,攻彼之短。
    蒋麒看向旁边墙面悬挂的表,离下半场还有五分钟。他凝视幕西山的双眼,对方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微碧的眸中是一望到底的坦诚,这一切告诉他一个信息:
    幕西山没有说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