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见鬼 作者:银杏黄(上)

字体:[ ]

 
 
文案
 
平生不会见鬼,才会见鬼
李远之很倒霉,平生遵纪守法,未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
却莫名其妙地被一只厉鬼缠上,据那只鬼说,他们之间有杀身之仇……
自从被这只鬼缠上后,李远之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身边怪事一件接一件,而且每一件事看起来都是冲着他来的……
 
这是一个鬼故事,或者说这是一个人鬼情未了的故事,当然,这也是一个前世今生的故事!
 
注: 此文主受, CP为:李远之VS白乙
 
镇魂曲:
 
取汝之三千青丝,织以鸳鸯锦被共我日夜缠绵;
取汝之一张人皮,制以蟒袍披风共我冬夏冷暖;
取汝之狰狞双目,置以龙凤烛台共我黑夜白天;
取汝之鲜红血液,酿以玉壶琼浆共我喜怒哀乐;
取汝之十片指甲,疏以华服逆鳞共我君临天下;
取汝之满口白牙,饰以玉器琉璃共我惜如珍宝;
取汝之五脏六腑,泡以美酒佳肴共我艳舞笙歌;
取汝之左膀右臂,覆以龙椅双侧共我执子之手;
取汝之全身枯骨,伴以牙帐寒床共我入梦承欢……: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恐怖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远之、白乙 ┃ 配角:李馗、沈煜、季言等 ┃ 其它:平生不会见鬼才会见鬼
 
    
    第1章 见鬼的结拜
 
  有一个人欠了李远之家很多钱,现在却死了。
  那人是李父生前的一个朋友,叫陈艺,陈家信佛,有个规矩,就是一个人若不还清生前的债务是不可以安葬的,据李远之所知,佛教里应该没有这个规矩。
  陈艺生前命很不好,有病,具体什么病,李远之也不清楚,可能是糖尿病、可能是高血压、也可能是高血脂,据说还有胃病,但李远之怀疑是胃癌。每次他给陈艺送钱过去的时候,总会看见他坐在一片檀香雾气中,攥着一把白色的药片,放在嘴里嚼,表情相当穷凶恶极,像在吸毒。
  葬礼上,李太后一身素色衣衫,苦大仇深地看着躺在门板上的陈艺,主持葬礼的俞大爷问陈艺的亲属:“陈先生生前亏欠过别人财物吗?”只有得到否定的回答,他才能继续为死者诵经。
  陈家的亲戚转头,看向李太后,沟壑纵横的老脸满是愁苦,陈艺的病早就耗尽了家财,哪里还有钱来偿还,但是不还钱,死人就不能入土安葬,真是糟心。
  情急之下,那位陈家的亲戚转身进屋,翻箱倒柜,噼里啪啦一阵响,出来递给李太后一块青白玉章,一辆早该送到博物馆里的凤凰牌28寸自行车,要求抵债。
  李太后很为难,打电话给李远之,商量该怎么办。
  李太后说:“远之,你说我要老旧的自行车做什么呢?”
  李远之说:“留着自己骑呗!”
  李太后说:“我有汽车,哪里用得着自行车!”
  李远之说:“那就不要呗!”
  李太后说:“可是……我又很想要……”
  李远之说:“你要它做什么?”
  李太后说:“留着自己骑呗!”
  下午,天色阴沉下来,陈艺的墓碑封上之后,李太后兴冲冲地给李远之打电话::“远之,我决定了,要把那辆自行车留下来送给你!等会儿我给你送到老宅去。”
  李远之吓了一跳:“我要它做什么?”
  “等开学后,可以骑着去上课啊,你们学校那么远。”
  “我开车就可以了。”李远之现在住的地方是李家在上方山下的老宅,离学校30分钟的路程,并不算远。
  “汽车耗油,自行车多好,绿色清洁,环保无污染,还能锻炼身体,约会女同学时,你背着她,她搂着你的腰,穿过郁郁葱葱的杏林大道,跨上千米长的罗湖大桥,再绕过老宅后面的上方山,多浪漫……”
  李远之听得一头汗:“可是,妈,你确定那辆自行车各项功能还完好?”
  李太后转头,瞅了一眼墙角由两个圆和一个三角形组成的自行车车体,无刹车,无铃铛,无牌照……唯一能处理这辆车的方法大概就是卖给废品收购站……
  十年前,李远之刚学会骑车,一心想要一辆又黑又酷的凤凰牌自行车的,但是家里已经有了一辆粉色的女式自行车,所以这个愿望便被无限搁置了。李远之每天骑着小粉红在一堆黑色炫酷的车队里,觉得相当丢脸,经过一哭二闹三上吊,李远之缠着父亲最终把小粉红改头换面,涂成了小黑,同时用红漆在前车杠上画了一只鸟不像鸟,鸡不像鸡的凤凰,山寨凤凰牌自行车被独创了出来。
  几年后,这辆车车的最终归宿也是废品收购站……
  傍晚,天空飘起了小雨,雨丝绵密,雾一样笼罩着整个城市,李远之从学校图书馆出来,驱车去城西太后的住处吃晚饭,菜色是糖醋小排骨,白灼虾,椒盐茄子,冬瓜鲫鱼汤,都是他喜欢的。
  “什么东西?”李远之擦着嘴巴,接过太后亲扔过来的东西。
  “你陈叔抵债的玉章!”李太后见他对着壁灯仔细端详,说:“上面没字,值不了几个钱,你拿去玩吧。”
  玉章四四方方的,通体莹白,中间泛着两圈青绿色,像个转轮,灯光照射下,波光流动,莹莹惑惑。
  “要是觉得单调,拿给你小叔,让他给你刻些字。”
  “嗯。”李远之轻轻应了一声,潜意识里他并没有打算刻字,总觉得若是刻字,这玉章就毁了。
  “对了,远之,下午我回来烤了一些饼干,加了核桃仁,你带些回去当明天的早饭。”李太后把装好的饼干袋递给他,“还有,明天中元节,早点起来,陪我去菜场买菜。”
  “要去接爷爷和小叔吗?”李远之脸色有些难看,他们家有个古怪的习惯,中秋节,春节这两个合家团圆的节日不回老宅过,倒是每年农历七月十五的鬼节,无论人在哪里,一定要回老宅团聚。
  “不用,你小叔会直接带你爷爷过去。”李太后的语气淡淡的,又叮嘱了几句,才把人赶走。
  外面的雨已经变大,李远之驱车回到老宅,开门,一股潮湿的热气扑面而来,让人有些喘不过气,忙打开空调,按了除湿的功能键,一冷一热的刺激下,他立刻打了一串的喷嚏,停下来时,顿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心想,怕是要感冒了。
  洗完澡,冲了一杯板蓝根喝下,李远之才上床睡觉,脑袋昏昏沉沉的,很快便入了梦,枕头边放着那块青白玉章,夜色中,玉章中间两圈青色像活了一般,缓缓流动动了起来。
  此刻,梦里的李远之正站在一座庙里,高台上供着一座泥塑的雕像,看不出是哪路鬼神,老头长眉白须,额头上的漆色已尽脱落,露出黑色的泥胎,使得原本慈眉善目的面目隐约带上了煞气,高台下的艾草蒲团上跪着两个小孩,正在结拜。
  “我,白乙。”
  “我,沈陌。”扎着包包头的小孩板着小脸一本正经,说:“此生愿与白乙共结连理……”
  “等等,这个……义结金兰的誓言是这么说的吗?”叫白乙的小男孩出声打断,粉雕玉砌的小脸有些迟疑。
  “怎么不是?我爹和我娘当年就是这么结拜的。”包子头小孩语气说的信誓旦旦,为了增加可信度,还大力点了一下头,催促道:“我们还是快些结拜吧,别误了良辰吉时。”
  “可是……我在山下听说,你们人……两人结拜之前有一个喝血的仪式,我们还没有做呢。”
  “喝血?你是说歃血为盟吗?”包子头小孩看着白乙白白嫩嫩的小手,神色不舍,再对比自己短粗的手指,想了想,毫不犹豫地在手指上狠狠咬了一口,然后把血淋淋的手指递到白乙的嘴边,豪放地说道:“喝我的血就行。”
  包子头小孩见白乙舔掉他手指上的血珠,才拉着他的手继续刚才的仪式,“好了,我们结拜吧,白乙,你跟着我念,我念一句,你念一句……苍天在上,厚土在下,我,沈陌,在此起誓。”
  “苍天在上,厚土在下,我,白乙,在此起誓。”
  “此生愿与白乙共结连理,比翼双飞,不惧生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包子头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嗯,还有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两小孩说完,郑重的向高台上端坐的老头磕了三个响头。
  看完一出好戏的李远之眼角抽的厉害,驴唇不对马嘴的誓言,私定终身与义结金兰可是差着十万八千里呢,能结拜成兄弟才怪……
  “谁在那里?”快要走出庙门,叫白乙的小孩突然回头,看向李远之所在的地方,厉声喝道。
  李远之一惊,顿觉一股劲风迎面袭来,眼前一黑,往后跌去,大叫一声,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家床上,一身冷汗。
  薄暮的天光透过百叶窗射进来,在地板上形成一格一格的光斑,李远之撑着脑袋,回忆刚才所做梦中情景,除了最后两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誓言不停的在脑海里回荡之外,其他什么也没想起来。
  伸手摸到枕头边的玉章,发现玉章中间的两圈青色颜色变深了一些,圆圈中间还多了两条青色,李远之一惊,忙找出放大镜,细看之下,玉章中的青碧色竟是梵文体的往生咒轮。
  要说这往生咒,李远之简直太熟悉了,可以用苦大仇深来形容,他八岁开始,每年七月十五的鬼节,都要沐浴,漱口,燃香,跪在家里供放的佛像前抄写梵文往生咒。那时,对于一个连汉字都还没写周正的朋友来说,用毛笔写梵文,简直是生不如死,这使他对鬼神之类的封建迷信特别厌恶。
  而且之后,他每增加一岁就要多抄写一遍,往生咒抄写好了之后和冥纸一起烧掉,每次过中元节,李远之都觉得这往生咒不是用来超度他家祖宗的,而是用来超度他自己的。
  摩挲着手中的玉章,想着今天还没有抄写的二十四张往生咒,李远之心里计较起来,只是这章似乎不能印,原因很简单,因为字体是在玉章里面的……唉,也不知道这玉章是哪个鬼才做出来的。
  “咦!”李远之突然觉得鼻孔里有热流淌出来,用手一摸,竟是流鼻血了,哎呦,这是肝火太旺了么?
  也是,没有女朋友,他的右手已经几个月没有和自己的小兄弟亲密接触了……
  又一滴血流了出来,正好落在手中的玉章上,李远之仰头,伸手去抽纸巾,往浴室走去,准备洗澡,顺便和自己的小兄弟约个会。
  屋内的温度不知何时降了下来,窗户玻璃上已经凝上了雾气,不到片刻,便结了一层厚厚的霜,使得屋内的光线愈加灰暗,书桌上的玉章立在一叠宣纸上,上面的血迹很快便渗入玉章内,与青色往生咒轮融合一体,泛起妖艳诡异的红光,几秒钟之后,那妖异的红色又从玉章内渗了出来,沿着宣纸的纹路蜿蜒流动,现出红色的字体,竟是往生咒轮。
  等到玉章不再向外渗血的时候,屋内突然平地升起一股阴风,一张张印着血色往生咒轮的宣纸随风而起,风声里似有凄厉的恶鬼在哭嚎,浴室里,李远之正沉浸在无尽快感之中,只觉得室温凉爽,正合心意。
  院子里的阳光炽热耀眼,一团黑色的阴影立在桃树下,冷眼看着屋里血光四溢,片刻后,叹息了一声,“一念瞋心起,百万障门开,孽缘,孽缘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