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桌上的植物总在移动 作者:墨蒹葭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桌上的植物总在移动
  作者:墨蒹葭
 
  文案
  每个长得好看又没靠山又想红的小明星都逃不出被潜的悲剧,陈郁远也不小心成了那个悲剧。
  更悲剧的是,陈郁远经过一番内心斗争之后决定遵守娱乐圈规律被潜了,所谓的金主根本看不上他。
  心塞不已的陈郁远发现自己成了一盆盆景。
  一个被放在那位看不上他的金主桌上的盆景......
  贺钧扬作为无论是商业还是跟他占得上莫大关系的娱乐圈都是为举足轻重的人物,有个不算坏习惯的恶习,他喜欢在工作的时候扯自己办公桌上盆景的叶子。
  所以他桌子上的盆景每隔一个月都要换一次。
  贺钧扬却发现这次他桌上的盆景有些古怪。
 
  内容标签:娱乐圈 灵魂转换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郁远、贺钧扬 ┃ 配角: ┃ 其它:
  
 
☆、1、变成植物
  陈郁远是被一阵剧痛痛醒的。
  那种痛,怎么形容,就跟有个人生生把他头发扯下来一撮一样。
  怎么回事?
  陈郁远不情愿地睁开朦胧的睡眼,他虽然是个三线小演员,专业跑龙套,但怎么算也是个艺人,平时也挺累的,这会儿好不容易被放个长假睡个懒觉,实在不愿意在梦中醒来。
  不过陈郁远的睡意很快没有了。
  因为他睁开眼,就看到那个近来被他在心里不知道扎了几百次小人的贺先生正坐在他的面前。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谁来告诉他这个贺先生为什么变得这么大!
  坐的隔他只有一步远的样子,却被放大了好几倍,穿着黑色的西装,五官深邃,面容沉静,拿着一份文件正在看着,手上还捏着一片叶子。
  陈郁远几乎要蹦起来,可他发现他根本蹦不起来,他的身体就和灌了铅一般,连半分都难以移动。
  他一定是在做梦,不然这个前阵子还在嫌弃他的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一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天心里扎他小人扎得太多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错觉。陈郁远如是想着,闭上眼睛想继续睡。
  没过多久头上却又传来一阵剧痛,还是那种被硬扯头发的痛感,这会儿他的意识是清醒的,所在头上有痛的时候立刻睁开了眼,却发现一只比平时大了好几倍的手从自己的头顶移开,手上还捏着一片铜钱草的叶子。
  那只手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文件的贺钧扬贺大老板。
  “喂,你这人怎么回事?”陈郁远想质问这么一句,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真是活不见鬼了。
  无论是痛感,还是面前人、事物的轮廓都清晰得不像是个梦,陈郁远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不对劲,他才抬手,却发现自己根本感觉不到手的存在。
  他他他,他难道是被剁了手脚割了舌头扔在这里?可眼前的贺钧扬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其实是个喜欢虐人的变态所以把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然后扔在他旁边,供他一点点地虐待,扯头发然后挖眼睛割鼻子么。
  陈郁远被自己的想法吓得简直要跳起来,事实证明他真的挪动了一点,而且动静还不小,但此刻门外传来敲门声,掩盖了他的声音,所以他的动静根本没引起任何注意。
  “舅舅。”
  门口传来一个青年的声音,贺钧扬从文件中抬起头,见到来人,温和地笑了笑,“旭治来了,坐。”
  “哎呀不用客气不用客气,”王旭治忙摆手,把手上一个红色的折子放在贺钧扬的办公桌上,看向陈郁远的方向,眼睛似乎亮了一下,“哎舅舅你这盆铜钱草真是异常茂盛啊。”
  贺钧扬作为无论是商业还是跟他占得上莫大关系的娱乐圈都是为举足轻重的人物,有个无伤大雅的坏习惯,他喜欢在工作的时候扯自己办公桌上盆景的叶子。
  几十年如一日地扯,时间带走了他桌上一盆又一盆被扯秃的植物,但从来没带走他的恶习。
  所以很多知道他习惯的人进他办公室第一眼就要先注意他桌上的那盆盆景,用他的私人助理肖秘书的话来说就是,来客根据盆景上被扯叶子的形状和程度来判断贺钧扬心情的好坏。
  王旭治难得看到自己舅舅桌上有这么丰茂的盆栽,这盆盆栽不是平常不是平时固定合作的鲜花店里送的,而是肖秘书在经过花鸟市场的时候偶然淘的的。
  这盆铜钱草枝繁叶茂,叶子长的十分紧密,挨在一起,葱葱郁郁的,看上去小小的一盆不占地方叶子却出奇地多,以肖秘书服侍了贺大老板三年的经验看,这盆植物绝对够贺大老板扯一个半月!
  所以这盆铜钱草被放在了老板的桌上。
  “这边来喝茶。”
  贺钧扬的办公室旁边有个小小的茶水间,用来与来客泡茶聊天用,王旭治却对那盆铜钱草特别感兴趣,来回扫弄了几回叶子不够,还把花盆捧起来观赏,“舅舅您别客气了,我就不耽误您工作了,只是趁着这回能逮到您在公司,来告诉您一声,这周六我们家小子满月宴,要劳烦您来一趟。”
  贺钧扬说了什么陈郁远已经无心去听了,他被王旭治拨弄了一番觉得满身就痒得要命就算了,王旭治还把他拿起来。
  没错,是拿起来,拿在手里的拿。
  如果刚才他没听错的话,王旭治叫他——铜!钱!草!
  陈郁远知道真相的时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谁来告诉他这不是真的,他没死没病没出任何事故,怎么转眼就投胎了还成了一棵铜钱草。
  还是栽在贺钧扬那个混蛋的办公桌上的办公桌上的铜钱草。
  他觉得整个人都是梦幻的。
  王旭治没做多久的逗留就走了,办公室转眼又剩下他和贺钧扬两个人,贺钧扬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坐下,继续拿起刚才那份文件看。
  没过多久,还在冥思苦想哪个环节不对才会使自己变成草的陈郁远看到一只手朝自己的头上伸来,然后,头上又传来已经算是不陌生的剧痛——他又被扯叶子了。
  靠之!
  他和贺钧扬既没冤也没仇,最多在心里小小地咒过他几次,但也不足以受到这样子的惩罚吧,变成桌上的盆栽,还被扯叶子,被扯叶子就算了他的痛觉还这么明显。
  而且明明更应该贺钧扬更对不起他才对。
  在娱乐圈,每个长得好看又没靠山又想红的小明星都逃不出被潜的悲剧,陈郁远也不小心成了那个悲剧。
  陈郁远X影学院毕业也一年多了,一直一个名不见传的小演员,除了演了几个不轻不重的配角之外,没有任何出境的机会。其实他硬件条件并不差,人长得清新帅气,演技也因为是X影毕业的,差不到那里去,但总少了那点机遇,所以红不起来。
  毕竟想红的人那么多,优秀的也不少。
  然后机遇就来了。
  带他的经纪人李晓算是待他不薄,一下就给他安排到了在商业圈和影视圈都算是举足轻重的贺先生,这贺先生虽然老了点,年近四十了,可是比起那些啤酒肚秃顶甚至还有不良嗜好的老板来说,条件不知道优越到了哪里。
  陈郁远并不是什么有情怀的人,既然当初选择了这条路,也就知道不可避免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主角变成男的而已,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就没扭捏地答应了下来。
  可是的可是,剧情却不是按照李晓的剧本来的,尽管那天陈郁远穿得骚包至极要说他不是基佬都让人难以信服,贺钧扬却对他没有半分兴趣,随便应了一下场子露了个面就要走了。
  陈郁远自尊心严重受挫,本来就是个尴尴尬尬名不见传的小演员,在这么多人面前被这样冷漠对待,简直成了天大的笑话,陈郁远忍了忍没忍住,在贺钧扬正准备起身走的时候贴上他,用自己都要恶心的口气撒娇问道:“贺先生,我自问无论样貌身材都不差,您到底哪里不喜欢我,我改。”
  贺钧扬被他抱着臂,闻言忍不住皱起眉头,熟知他的人都知道他们温和的老板出现这个表情的时候是要坏事了,可陈郁远一点眼色都没有,大概是被逼急了,甚至还用身体有意无意地蹭贺钧扬,那饥渴的样子连他自己后面想起来自己的行为都忍不住想穿越回去抽自己两巴掌。
  “因为你太老。”贺钧扬丢下这句话,强制把他从自己身上掰下来,拂袖而去,留下傻了眼的陈郁远和掩不住幸灾乐祸的众人。
  陈郁远承认自己没法和那些水嫩嫩得可以捏出水来的小嫩模小鲜肉比,可他哪里老了哪里老了。他才22岁,风华正茂,怎么就老了。他都要四十岁了还嫌弃一个小了他近二十岁的人老。
  用现在很流行的网络名词来说,药店碧莲!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这件事情很快就被圈里面很大一部分人都知道了,虽然没传到媒体耳中影响也够恶劣了,本来就是个只能演演配角的小演员,这回连配角都没了,经纪人李晓无法,这件事他的也有一大部分责任,只好跟公司申请,给他休个长假,等过了这阵风头再想办法。
  被放了长假的陈郁远虽然不甘心,但眼下之计也只能是这样子,可这长假才刚开始,他就成了一棵草。
  主人还是害他成为那样子的人。
  陈郁远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虽然没有手,身体上的茎啊叶子啊也不受他的控制,但他整个儿是可以移动的,只是比较费力点。陈郁远纠结着要不要奋起一下砸死眼前这个老混蛋的时候,老混蛋的手又伸出来扯了一片他的叶子。
  疼得他忍不住想踹贺钧扬一脚。
  明明看上去一副衣冠楚楚温和儒雅的样子,为什么会有虐待小植物的变态心理。
  陈郁远是真的想从桌子上跳起来砸眼前这个老混蛋,不过毕竟不是小孩子了,理智还是有的,且不论他的身体笨重使尽全力能蹦多高,等下没砸死还暴露了自己“成精”的事实。
  这老混蛋会选择一把火烧死他,还是把他交给什么植物研究所,让他被各种研究,想想那画面,陈郁远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还是选择被扯光叶子吧。
  作者有话要说:
  
 
☆、2、变成植物
  幸而贺钧扬作为大忙人,事情很多,没坐多久就出去开会了,被扯得处在暴走边缘的陈郁远暂时得到了解放。
  目送贺钧扬离去,门被掩上,陈郁远几乎迫不及待地在桌上蹦了几下,想测试一下自己的灵活程度,不想栽着他的瓷盆子和木质的桌面相撞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呆在外间的肖秘书听到动静,以为是什么倒掉了,推门进去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都整齐安好,只当自己听错了,又看了眼自家老板桌上那盆葱郁的铜钱草,顺手拿过用来浇花的小花洒,给陈郁远的根部浇了点水。
  陈郁远甚至感觉到了自己全身毛孔都舒展开吸收水分的幸福感。
  这种感觉简直让陈郁远毛骨悚然,他的感觉完全就与植物融为一体了,所以说,他是真的成了一棵植物?
  陈郁远简直哭出来的心都有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死了还是怎么回事。
  肖秘书顺便简单收拾了一下贺钧扬的办公桌,将刚才已经蹦歪的陈郁远摆正,再次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没问题之后才带上门出去。
  吸取教训的陈郁远再也不敢随意蹦跳了,只在桌子上小幅度挪动,目标是窗户。
  就算成了植物,他宁愿做路边的小野草也不要被放在贺钧扬的办公桌上被虐待死。
  那个变态,假如他还有机会成为人,一定要把他这么不文明喜欢破坏小花小草的陋习暴露出来,让外面的人知道这位看上去温尔文雅衣冠楚楚的老男人心理有多阴暗。
  陈郁远发现一旦适应了自己没手没脚的样子,还是挺灵活的,他能控制自己往不同的方向以不同的幅度移动,而且控制好力度,完全和走路一般,并不会发出太大的动静,虽然不及双脚方便,但总比动都不能动在那边坐以待毙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