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诺亚动物诊所病历记录簿(第一季) 作者:live

字体:[ ]

 
《诺亚动物诊所病历记录簿》作者:live
 
文案
 
骆赛独自在异国求学,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动物诊所!
这是多么热血励志的故事啊!诺亚动物诊所正式营业!
第一位上门的客人竟然是……牛头人?!蛇发男、百眼巨人、不死鸟……
猎奇客人来势汹汹!别这样,他已经生意清淡难以糊口,这些神兽魔怪居然还看病不付钱!
别人捡小猫小狗,骆医生却捡了只地狱双头犬!
看家镇宅无所不能,还能变身傲娇与温柔一体的帅气青年,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只不过破坏力也是史诗级的强劲,还吃得特别多……
骆医生不得不考虑弃养的问题……
 
 
 
    《诺亚动物诊所病历记录簿》第一季
 
    文案
 
  他叫骆赛,并没有什么仇深苦大的悲惨身世,
  当然也没有豪门财阀的权势背景,
  他只是在欧洲古镇开了一家动物诊所……
  一口气签下了十年的契约,才发现他租用的地方非常偏僻!
  几乎就像对角巷里面的奥利凡德魔杖商店!
  附近还有一家大型动物医院……不不不,这还不是最悲催的,
  没人带宠物来光顾也就算了,
  能不能不要来的都是自己上门找医生的怪兽啊!!!
  啊,让我们一起为苦逼的骆医生即将遇到的苦逼事件祈祷吧!
 
    序 一个好的开始
 
    本故事是关於某个苦逼男在苦逼到了极点的生活中发生的一系列苦逼事件,啊,让我们一起为他的苦逼祈祷吧!
    这是一座建立在七座丘陵之间的欧洲小城,因为历史悠久的缘故,依山而建的古老建筑被保存了下来,而崭新的建筑物则围绕在老城区之外,把这座古城包围了起来。
    虽然建筑师们可以的保留了统一的建筑风格,但用钢筋混凝土建造的新建筑拥有光鲜的外表,错落有致的设计,以及间隔细致的花草,漂亮高大的仿古路灯,一切显得生机勃勃,市民们更愿意住在这种沐浴在阳光下闻到花香的屋子里。
    而经历了岁月以及战火洗礼的古老城区,那不规则布局,显得凌乱杂密的小路小巷,摇摇欲坠的老房子就像快要死亡的标本一样散发出一股历史的霉味。除了到这里旅游参观的游客,还有选择了城市历史题材当论文题目的学生,几乎不会有人兴致勃勃地踏进老城区的补丁一样的小路。
    一个年轻人胳膊夹著一卷报纸,手里抱著一个装满了罐头长条面包的大纸袋,从兴奋地拍照的游人们身边走过。
    与这个城市里总是悠闲生活的市民比起来,他的脚步看起来有些匆忙。黑色的头发以及异於欧洲人白皙的淡黄肤色,显示了亚裔人种的特征。
    旧城区复杂的小巷有时就像迷宫一样复杂,就算拿著地图也不一定能够找到正确的方向,可是在年轻人的脚下却像一条早已做好了无数标记的道路。
    他在一幢已经无法分辨建筑年龄的屋子前停了下来,有著维多利亚时代气息的屋子也许曾经非常漂亮,门口的位置甚至有一盏古旧黑铜质的煤油灯,可惜在历史的长河里,它已经垂垂老去,破旧的砖墙、缝隙间的绿苔和蔓藤,就像老妇人脸上的皱纹。
    年轻人从兜里拿出了钥匙,插进钥匙孔里,拧了几下,没能打开,又用力反复地拧了几下,显然里面的铁锈让锁孔非常的不灵活。
    想起不久之前明明找过锁匠修理过,可现在还没过一个星期又不行了,年轻人不由得後悔当初为什麽没多花两三英镑直接换个锁……
    虽然他很想直接一脚把门给踹开,但考虑过那肯定又得多花二十英镑把门修好的後果,年轻人只好继续将门锁又拉又推又使劲拽,花费了近十分锺,总算把门打开了。
    当年轻人消失在门里面的黑暗中,玻璃门相当自然地自己重重拍了回去,而在门框上面不远挂著的一个黑铜架子勾著的招牌被震得稍微歪了一下。
    铜丝拉出了非常艺术的潦草英文:“Noah Animal Clinic”──“诺亚动物诊所”。
    好吧,那麽在我们为他祷告之前,就先来介绍一下这位在异国他乡独自生活的年轻人的情况吧!
    他叫骆赛,并没有什麽仇深苦大的悲惨身世,当然也没有豪门财阀的权势背景,普通小公务员出身的爸爸妈妈建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老当益壮,上面三位姐姐两名哥哥,麽子的他在已经处於饱和状态的家庭里实在没什麽地位可言,在赶时髦的出国潮中,一次闭门的家庭会议後,住校而无法参加的他很快就被告知了全票通过到国外读书的决定,没来及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打包丢上了飞机,跨越了亚欧大陆的界限,回过神来的时候眼睛就只看到金色棕色火红色的一颗颗脑袋,这才意识到,他出国了!!
    在学校读书的骆同学并没有什麽表现出惊才豔豔的机会,事实上他也没有。更没有过那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当讲师教授是白痴、学生会只手遮天的校园生活。也绝对就没有被什麽贵族公主富家少爷什麽的围著团团转,经历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跨国恋情。
    当然东方人的他也不是没有受到过关注,但他作为一个极具传统的中国人,很难习惯那种夸张的派对生活,加上也知道家里确实不富裕,虽然老爸胸口拍得!!响,但老妈手里的银行本有多少钱他还是知道的。
    於是在和无数留学生一样像修道士一样努力修行的校园生活,大学的几门课三年勉强考了过去,拿满了学分然後再选择专业,骆同学非常有自知之明,他不是什麽当金融经济人力资源工商管理那些白领高层的料子,鉴於中国人有句话叫“工作寓於娱乐”,想到自己喜欢小动物,所以横下心挑了一门不算热门也不算冷门的兽医专业,又学了四年时间,总算熬到了大学毕业,考到了兽医证,於是投出了简历幸运地在正式的动物诊所干了几年。
    小日子还过得挺不错的,可惜随著老板带著老婆孩子奔向了浪漫的法国的怀抱,骆医生失业了。
    在了解过方圆百里的新城区所有的动物医院医生数量已饱和到再不可能挤出一条缝让他钻进去之後,於是他盯著自己银行的存款数目相当一段时间,忽然下定了决心。
    他要开诊所!!
    然而他显然忽略了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时候,绝对是不能够单单凭一腔热血冲动行事的,以他那副小身板显然就是血量不足的典型。
    等他找到了能够负担屋租的地方,一口气签下了十年的契约,然後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把内部装修得跟医院一样正规,又购买了足够的医疗用品用品,当他推开门兴高采烈开张大吉的时候,赫然发现他租用的地方实在非常偏僻!几乎就像对角巷里面的奥利凡德魔杖商店!
    不但鸟不拉屎,最最致命的是,在进入他所在的这个偏僻小巷口之前,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那里已经有了一家外表漆得非常光鲜,简直就像从新城区整栋搬过来的动物医院!!虽然与旧城区的气氛格格不入,但这不能阻止它对身为宠物主人的市民们的吸引力!毕竟谁都愿意相信一家外表正规的医院,而不是躲在哪个角落茬子里的破诊所!
    他曾经兴奋地向祖国的爹妈报告了自己开张当老板,而导致爹妈又在亲戚圈里面大肆宣传了一番让他成为榜样典型之後,他是不可能结业的。十年的契约要是毁约的话赔都能赔死他,那更不可能搬走的悲*情况下,我们悲催的小骆医生开始了他悲催的兽医生涯。
    
    第1章 《病历记录第一页:纤细的王子》
    
    古旧的屋子,在午後特别有一种安静的感觉,因为厚重的砖墙阻隔了阳光,令屋里的光线不是很亮,让人很容易产生慵懒的情绪。
    穿著白色医生袍的年轻兽医坐在应付客人的前台,刚开始经营的骆赛当然不敢聘请护士,这里的人工可不便宜,没准一摊活干下来赚到的就全得给付护士的薪酬。
    老屋子房间不是很够用,但是正厅的位置比较宽敞,为了保持隔离不让後面的客人刺激到病中的小动物,所以他用帘子隔出了一个小诊疗室,後面除了厨厕之外的两个房间一个用来放置药物和杂物,另一个比较宽敞的则放置了一些玻璃箱和笼子。
    为了节省租金他已经从之前的屋子退了租,搬进了这里的阁楼,不管怎麽说,上下班是方便了。
    玻璃门外翻出了“正在营业”的牌子,不过他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个上午,也没有一位客人推门进来。这种状态已经至少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他托著下巴,抵抗著午後的瞌睡虫骚扰,半眯著眼睛。
    这算是广东人所说的“拍乌蝇”的状态吗?
    可是现在连一只苍蝇都不肯飞进来啊……完蛋了,这个月的租金怎麽办啊……
    在骆兽医沮丧到已经没有形象地把脑袋搁到前台下面的桌面上,叹气已经让屋子里快要怨气冲天的程度时,忽然门上嵌著的小铜铃铛忽然“叮当──”清脆地响了一声。
    在骆赛耳中,这简直就等同於收银机发出的悦耳声响。
    “你好!欢迎光临!”
    他连忙从前台笔直地竖起来,因为门口逆光的缘故,他没能一下子看清楚对方的模样,只是进来的人身体非常魁梧,几乎把整个门框都占个满满,彻底把光线都遮住了,而他的脑袋甚至隐藏在高於门框以上的阴影中。
    欧洲人种身形高大,骆赛已经是习以为常了,特别是对於亚洲人的他来说,那几乎是不可逾越的高度,因为是第一次接待客人,所以他有些手忙脚乱,明明就摆在手边的病历单、登记簿,非得拉开抽屉翻找了一通。
    不过这位客人显然非常有耐心,并没有因为他的生涩和慌张而掉头就走。
    好歹是终於找齐了东西,骆赛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把登记簿放到客人面前,并把一直笔头是可爱奶牛造型的签字笔递了过去:“麻烦您先登记一下。”
    “好。”对方的声音很厚重,沈甸甸的男人声线,“你的笔很可爱。”
    “谢谢。”因为客人实在非常高大,骆赛的视线也就到对方的胸膛,当然也不好意思马上抬头去瞧,於是拿起自己的病历单,埋头边写边问:“请问您的宠物哪里不舒服?”
    “吃苹果的时候不小心噎到了。”
    苹果?骆赛有些奇怪,不过还是仔细地写在了病历单上。
    忽然想起自己连对方的宠物是什麽品种都还没问,骆赛为自己的大意感到非常不好意思,没办法,以前在兽医医院的时候都有前台的护士把资料填好料理清楚了才送进来,他只需要看病就行了,哪像现在自己开诊所一手一脚全都得自己干。
    “不好意思,可以问一下您的宠物是什麽动物吗?”
    “是……”对方显得有些犹豫,骆赛莫名其妙地甚至觉得对方的声音有些羞涩的颤抖,“是……牛。”
    “牛?!”虽然大惊小怪并不好,但骆赛可没法想象自己这个小诊所怎麽可以容纳一条牛!!
    可就在他抬头要问个清楚的时候,他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嘴巴!!
    是的,巨大的嘴巴。
    彻底拉开了上下颌而完全裸露出鲜红的口腔,又宽又深连喉咙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的巨大口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