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诺亚动物诊所病历记录簿(第四季) 作者:live

字体:[ ]

 
 
    《诺亚动物诊所病历记录簿》第四季
 
    文案:
 
    踏上了家乡的土地,松一口气的悲催医生终于摆脱了那些稀奇古怪看病不给钱的怪物们,殊不知,他的人生只不过是从一张放了刀叉杯碟的西式餐桌换到了另一张放满锅碗瓢盆的中式餐桌上……
    跟浸yín在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长河的妖怪比起来,只有脑袋比较多只会喷个火的西方怪物简直弱爆了啊!
 
    内容标签:魔法时刻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骆赛,俄耳,特洛斯 ┃ 配角: ┃ 其它:怪物,动物,诊所序
 
    
    第84章 《病历记录八十四页:邻座旅客》
    
    直飞中国的空中客车正在蔚蓝的天空中翱翔,坐在飞机里的旅客经过了近八小时枯燥的长途飞行,几乎所有人都已经露出了疲态,要么闭着眼睛听音乐,要么直接呼呼大睡,要么就像小鸡啄米地磕着脑袋。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机舱中部靠窗的一个座位上,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却始终保持着打鸡血的精神状态。
    在上了飞机后他吃了两份飞机餐,看了两套电影,要了两杯果汁,折腾完了居然还没休息,又从随身的背包里翻出一本《如何把不乖的犬宝宝训练成忠犬II》来看,看了十多页之后,他又抬起头开始瞅飞机外面皑皑的云彩,接着往下看看广垠的地面,好像在确认自己飞到了哪里,什么时候能够达到,当然事实上他什么也没看出来……
    是的,他就是离开了欧洲小镇正赶回家乡参加姐姐婚礼的骆赛。
    在接到“红色炸弹”之后,诊所里好一阵子的鸡飞狗跳。要知道骆家的姐姐那绝对是彪悍系御姐,打小就把骆赛以及一众弟弟收拾得妥妥帖帖,要是不参加她的婚礼,骆赛知道自己未来将是比世界末日的黑暗还要黑暗。
    动物诊所只能是暂停营业了,不过就他那位处偏僻无人光顾的悲催营业状态,加上那些坑爹的不知道要付人类可使用货币的奇怪动物客人们,营业跟不营业其实差别还真不大。再加上某位怪物老妈最近不懈努力的纠缠,骆赛毅然决定出去歇业整顿,顺便出去躲躲清静绝对有利于身心健康。
    家里的狗狗当然不能就这么丢在家里。
    开玩笑吧?要是把俄尔和特洛斯独自留在家,回来之后他的动物诊所不是被地狱火夷为平地就是变成僵尸犬农场。
    为了把他们一块带回国,诊所里头又是一番鸡飞狗跳的准备工作,身为兽医,自然要把一切宠物长途旅行所必须的东西预先安排好。
    比如说坐飞机时用的笼子,那必须用结实的钢筋结构,得有出风口,再用垫子绑了底盘避免大小便污染机舱,里面要有固定好的饮水器,足够多的饮用水以便狗狗在长途旅行中不至于口渴难受,考虑到温差的问题,还要穿上保暖的衣物什么的……
    而作为问题的中心,俄尔和特洛斯一直蹲在旁边,一个是完全不知道那个笼子用来干嘛,一个是知道干嘛却假装不知道地装乖。
    等骆赛弄好了一切,甚至打电话去咨询了哪家航空公司允许携带宠物,还预订了最好最贵的VIP优先照顾宠物服务之后,才发现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俄尔和特洛斯还没办宠物出境手续!
    要知道带宠物出国比人出国还要复杂,而且他家的狗狗显然是完全不合格的类型!
    首先必须的狂犬病疫苗注册证书——没有。地狱犬打什么狂犬疫苗啊,能熬过高腐蚀性唾液和焚烧灵魂的高温地狱火的病毒找出来一个来看看!
    然后是官方出具的健康证明书——也没有。健康状况无容置疑,身为兽医的骆赛可以证明,但问题是这玩意儿需要官方签章,谁会给一头两颗脑袋的杜宾犬发健康证啊?!
    就算这两件事都搞定,入境后俄尔和特洛斯需要在口岸动植物检疫局指定的隔离点隔离检疫四十五天……检疫局会被夷为平地吧?!
    “医生。”在骆赛头都大了的时候,俄尔凑过来蹭了蹭他,体贴地说,“你不用安排我们了,冥王哈迪斯和中国的地狱君主经常有外交往来,所以两界之间有一条特殊外宾通道,我们从那里入境就可以了。”
    “……”
    “医生,你要不要也走那条通道回去?”俄尔的眼神很是闪亮,“不但能省钱,而且比坐飞机还快到达哦!”
    “……不用了。”谁要为了省飞机票去死一死啊?要这样他宁愿走路回国!
    那边还没搞清楚状况的特洛斯没事做地用爪子拨了拨散落的资料,看了几眼后才终于无比后知后觉地明白骆赛刚才那一团忙活是为的什么,立马就暴走:“谁他妈的要检疫?!谁他妈的要打疫苗?!谁他妈的要钻笼子啊啊啊啊?!!”
    倒霉的笼子彻底被烤焦了,由此证明,让地狱双头犬Boss坐飞机这种事……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最麻烦的宠物出境问题意外地轻松解决了。骆赛关好了动物诊所的大门,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坐上了火车,然后换成了直航中国的飞机。
    想到终于可以摆脱掉那些三不五时出现的蛇发男、大蝎子孕妇和狮头羊身蛇尾合成兽之类的奇怪客人,骆赛撒花了。
    现在他坐在已经远离欧洲大陆的飞机上,无比轻松地喝着果汁,看着机舱外的浮云,赞叹着“绳命是剁么的回晃,绳命是入刺的井猜”。
    “你好,请问我可以借你手上书看看吗?”
    旁座传来一把浑厚的声音,把在云端撒花的骆赛给拉了回来。
    骆赛转过头来,这才注意到他身边一直坐着一位身材魁梧的旅客。
    事实上这趟飞机旅客并不多,而他坐的这一排只有他和旁边的这位旅客。只不过之前鸡血打过了头,所以没有留意到。
    邻座的旅客也是位中国人。身形相当魁梧,肩宽体横,就算身处欧洲人群中也毫不逊色,坐在椅子上也是腰板挺拔,一头精悍干练的短发,脸部五官甚是端正,天庭饱满,浓眉尾向上扬,浓似卧蚕,又见双目狭长,微呈钩状眼角上翘犹似丹凤,目光锐利,不怒而威。
    他投向骆赛手中拿着的那本书的眼神尤其郑重,好像骆赛手里拿的那本不是训练宠物的趣味书籍,而是一本传世古籍珍藏孤本。
    “呃,当然可以。”
    骆赛把书递了过去,对方郑重地双手接过,然后打开了前面座椅靠背处的小餐桌,把书本放在上面,打开了第一页。
    “果然不错,正是这本天书!”
    他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拿着那本封面印着卖萌小狗、内页边缘印着狗爪子的书简直是爱不惜手。
    不至于吧?……骆赛有种乌鸦在头顶曲线带黑点飞过的感觉,不过对方往那一坐就是一副正气凛然的气势,实在让人不太敢过分吐槽。
    骆赛想着对方大概也是家里有养狗狗的,所以才会对这本书那么有兴趣,于是就说:“你一定是看过第一册吧?我也觉得这个系列的书挺有意思,不过可能因为印量不大,所以很多书店都找不到。”
    对方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实在是遍寻不获,幸得兄台借与一鉴,幸甚,幸甚。”
    要不是他还坐在飞机上,骆赛觉得自己八成是穿越了,不过听说最近时兴复古情怀,估计这位也是喜欢中国古文化的粉丝吧?
    旅客大概觉得边看书边与别人说话并不礼貌,于是先合上了书页,然后又道:“上回得览天书,确实获益良多。我那小狗总喜四处啃咬,惹得近邻不得安生,常去追撵邻家白兔,便连那过路的猴子也不肯放过。”
    骆赛不由得默默叹息。
    看来听话的狗狗一个样,不听话的狗狗千千万,边牧挠墙壁,金毛啃墙砖,哈士奇把家拆着搬。
    至于他家的狗狗……想起被地狱火烧焦的天花板和被严重腐蚀的地砖,也很让人泪奔啊!
    估计是都是养狗的人气场比较接近,那位旅客话也多了起来:“也怪我往日对它多有纵容,才令它不服管教,后来依书训之,颇为见效,只是……唉,近日来又有了变数,我正想寻书解难,却未想遍寻不获。”
    “你家养的是什么犬种?”骆赛也是一时好奇,职业病发作问了一句。
    “你且一看。”旅客拿出了手机按了几下,显示屏上出现了一只狗狗的照片。
    骆赛凑过去一看,什么小狗啊?!很大一只啊好不好!
    宽阔的头部,呈锥形下垂状,鼻梁平直吻尖而细长。一身平滑贴身的油亮被毛,远看似是黑色,看仔细了却原来是青灰颜色,耳根处有丝质柔软的毛长长至耳尖。虽说是大型犬种,不过相对于其他犬种的魁梧体型,它的体型相对纤瘦一些,体态结实呈流线型圆拱,髋骨突出腰窝上提,收背弓起,四肢也是修长笔直。尾部更长了漂亮华丽的羽状饰毛,如同凤凰尾巴。
    纤细单薄却并不等于脆弱可欺,骆赛可没有忽略掉那双杏仁形状的眼睛里的凌厉,肌肉极其发达的后躯足以让它拥有可怕的爆发力,微微张开的嘴巴露出来的两排剪刀状利牙,更是为了牢牢咬住猎物不让对方有一丝逃跑机会,这可是一头狩猎犬的范儿啊!
    “这是中华细犬?”骆赛有点意外。
    这个犬种可是中国古老的狩猎犬种,毕竟狩猎犬的作用并不是太大,加上国内人们都喜欢驯养拉风的外国猎犬,中华细犬还真是有点少见了。
    “正是。我这小狗自小就在身边驯养,捕击猎物实为好手,只是如今已少有争斗,便也好吃好喝伺候着,近日却见它终日郁郁,实在不知缘由。”说到这里,旅客露出忧心表情,眉心也皱了起来。
    身为兽医,骆赛自然明白自家狗狗生病时主人焦急的心情,虽然只是看了一张照片无法详细做诊断,但他还是能够给到一些专业意见:“我想是它应该是缺乏运动。”
    “何以见得?”那位旅客将信将疑。
    “狩猎犬种需要足够的空间和充分的运动,因为它们天生喜欢追捕狩猎,老是呆在家里狭小的空间,先不说到哪找兔子给它们去追猎,就算是多跑几步都要撞墙,压抑天性很容易对狗狗的心理产生影响。”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旅客听他说得头头是道,不由得眼神一亮,连忙追问:“那该如何是好?”
    “中华细犬是优秀的狩猎犬,它的奔跑和跳跃能力非常优秀。如果条件许可的话,可以给它开辟一个宽敞一点的运动场所,实在不行就多带它出去遛遛,除了跑步之外还可以带它多练习跳跃,比如说玩跳杆、上楼梯之类的运动都可以多做一些。”
    “原来如此!看来驯养犬只还有许多学问,如今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旅客虽然看上去是个冷硬派的人物,但说到自家狗狗,却也愿意虚心受教,看得出他对自己的狗狗是真心喜爱,而且那份紧张和关怀,与其说是关心宠物,倒更像是关心家人朋友一样。
    尽管这样的免费咨询对于一位专业兽医来说费力不讨好,但骆赛却乐意多给他说些针对驯养中华细犬的建议。并不是要等到狗狗病了才需要兽医堂皇登场,其实对于狗狗来说,主人平时能够注意细节,反而更有益于狗狗的身心健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