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诺亚动物诊所病历记录簿(第五季) 作者:live

字体:[ ]

 
《诺亚动物诊所病历记录簿(第五季)》作者:live
 
文案:
 
骆赛拖着他的小行李箱,回到了欧洲小镇。
啊,回来了,我可爱的小诊所!
哟,瞧那蔓藤,长得是那么的繁茂,等一下!都快把诊所给湮没了好不好!俄耳,你离开前是不是给它们下了什么肥料啊?诊所看上去都快要像住着亡灵的古屋了!
嘿,隔壁来了位新邻居?太好了,至少斜角巷般的旮旯窝不至于这么森森寂寞了。诶?还有狗吠声,邻居家也养了小狗狗吗?太好了,俄耳和特洛斯终于不用寂寞,可以跟小伙伴一起玩闹了……慢着,这个“内有恶犬,非请勿进”的牌子是肿么一回事?!
回到了欧洲小镇的医生,依然继续着他无比悲催的人生。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魔法时刻
搜索关键字:主角:骆赛,俄耳,特洛斯 ┃ 配角:米诺陶洛斯,斯忒诺 ┃ 其它:动物,诊所,双头犬
 
==================
 
☆、第1章 102-01
 
  
  《病历记录一百零二页:我可爱的动物诊所》
 
  这座古老的欧洲小镇,其历史可以追溯到中世纪时期,即使如今在四周已建起了钢筋混凝土的各式漂亮现代化建筑,但旧城区却未被改动,以安逸、宁静,并远离城市的烦嚣存在于小镇的深处。
  结构松散的古老建筑,没有摩天大厦的压迫感,在它们之间的蜿蜒小街穿行,几乎就像走进了迷宫。
  连鸟儿都还没睡醒的清晨,夜雾还笼罩着这座小镇……
  “喀拉拉拉——”
  不太好使的行李箱滑轮划拉过石头街面的声音,惹来了这附近“居民们”的抗议。
  “喵呜!——”一只刚眯了眼睛的黑色猫咪吓得直接炸毛,尾巴竖起老高,一扭屁股蹦下墙头。
  “汪汪!!——”一头在垃圾箱里翻找食物的流浪犬抬起头大叫,不过很快就夹着尾巴跑走了。
  “唧——”一只躲在地洞里的小老鼠好奇地探头,随即“咻”地缩了回去。
  “呼呼——”墙角的黑影响起了野兽的低喘声……晨光还未升起,夜的深色还没完全褪去,有些随着黑夜而至的东西并没有离开,黑暗的深处,一双双绿幽的瞳孔,贪婪地盯紧对石板街上移动的人影,一只锋利的黑色爪子,已迫不及待地伸出黑暗,摸向被路灯拉长的人影的头顶。
  可那锋利的指尖还没来得及触碰人影一星半点,就被一只厚重的靴子给踩住了。一头褐发的高个子青年抱臂低头,撇嘴冷哼道:“小样儿,动手之前有没有先打听清楚,这是谁的地盘?”
  “——”鬼魅细长的身体疯狂地扭动,可是因为爪子被狠狠踩住了,怎么也逃不掉,它猛地张开大嘴,两排黑森森像鳄鱼一样锋利的牙齿,威胁地向踩着他的家伙咆哮。
  好看的嘴角微微上翘,青年挖了挖耳朵:“嘿,还是只拎不清的!”他突然一压身,整个人在瞬间变成一头黑色恶犬,肩胛上长出来的是两条长脖和两颗脑袋,一颗脑袋轻轻启齿,牙缝间牵引出银丝状的唾液,一滴落在地面,“咝咝——”瞬间涌出了泡沫,地表转眼就被剧毒腐蚀出一个小坑来。
  另一颗脑袋更直接了,无比凶暴地张开嘴巴,露出了了剪齿咬合的利牙,其锋利的程度毫无疑问可以咬穿龙的坚韧皮肉,比鬼魅更凶猛的咆哮,还带着地狱火的黑焰,被它咆哮喷出的火焰气息喷到的鬼魅,直接就炮灰了。
  在黑暗阴影中,那些刚才还放肆觊觎生灵的眼睛,立马惊恐地纷纷缩回漆黑之中,再也不敢冒头。
  “特洛斯,你就不能斯文点吗?”合起满是剧毒唾液的嘴巴,凶犬的其中一颗脑袋收敛了凶相,一抖脖子,颈部不再棘毛倒竖,线条变得流畅顺滑,优雅的轮廓保持了内敛的力量,但姿态却变得更为骄傲和优雅,这是一头无论是体态还是气质,都完全达到AKC国际标准的杜宾犬。
  只不过旁边那个脑袋就完全失格了,那副凶巴巴地不知收敛的模样,嘴角还“呵哧呵哧”地漏出丝丝焦烟的气息,完全就是生人勿近、谁敢惹我就一口地狱火喷死他的恶犬模样,估计拉出去遛都有问题。
  “还敢打医生的主意?真是……嗯……哦,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睛!”
  “……特洛斯,我发现你从医生的家乡回来,中文水平提高了不少呢!”
  “那是!我是普通的狗吗?老子可是传说中的地狱双头犬!哇咔咔汪汪汪——”刚才还凶神恶煞生人勿近的炸毛恶犬,瞬间变回傻傻大狗脸,还得瑟不已地摇头晃脑,小小短尾巴更是不受控制地摇摇摇起来。
  俄耳翻了个大白眼,它还能不知道怎么回事吗?背包里面放着的由网游神兽战友们馈赠的那本《中国俗话大全》,特洛斯一开始对之嗤之以鼻,可在它翻的时候,特洛斯在旁边假装打瞌睡,其实一直睁着一只眼睛在偷瞄。
  它们虽然有不同的脑袋,却共同拥有同一个身体,可是说特洛斯翘起个小尾巴,俄耳都知道它是想便便还是尿尿,它那点小心思,又怎么瞒得过俄耳?
  不过俄耳懒得拆穿它,它扬起长长的脖子,闻了闻空气中气味。
  尽管鬼魅已经被他们吓跑了,但残留在巷子里的空气依然带着冰冷冷的森森气息。这种冷,是一种冷得让鼻腔都有种冻僵的森寒气息,让俄耳瞬间想起它们出生的地方,被三重漆黑厚幕覆盖的天空,不要说阳光,就连奥林匹斯山的圣光也无法穿透,三堵连泰坦巨人也无法跨越的铜墙将此地重重包围,那里,就是地狱双头犬出生的地方——无限黑暗深渊地狱,塔耳塔洛斯(Tartaros)。
  “特洛斯……”侧过来的锥形杜宾犬头部,鼻子到外耳几乎如一条笔直直线的侧脸,半隐在阴影中,更显凝重,“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太奇怪了!”
  “你也发现了……”
  特洛斯就像看到了诸神黄昏般惊恐地嗷嗷叫:“这家宠物商店居然这个点都没开门!带去的牛奶球杂锦牛肉口味成犬粮已经全部吃光了怎么办!?还有鸡肝饼干、牛肉条、芝士粒什么的,全部都已经没有了!!”
  它猛地想起来,临走的时候它把诊所所有的狗粮和零食库存都清空了,而且还全部吃了个精光,这是要饿死的前奏吗?!诸神的黄昏都没有那么恐怖啊汪那个汪!
  “……”
  “汪呜——疼、疼、疼!俄耳,你咬我干什么……”
  被咬了耳朵的特洛斯嗷嗷叫,俄耳叼住特洛斯一只尖耳朵使劲甩了几下:“你这个笨蛋!就知道吃!你难道闻不到空气中有些不寻常的气味吗?”
  “汪……”特洛斯被提醒了之后,连忙四下嗅了嗅,杏仁状眼瞳顿时变得犀利起来,“这是——死亡的气息?”
  “就是这种气息把地狱的鬼魅吸引来了。”俄耳稍稍俯下脖子,带着一种警戒的姿态打量平静的四周。
  自从来到人间,生活在骆赛的身边,无论是俄耳还是特洛斯,都几乎快要遗忘掉那个漆黑不见天日的塔耳塔洛斯,而这种渗透了地狱每一个角落的死亡气息也仿佛早已离它们很遥远。
  这个时候突然闻到这股气息,让俄耳猛地警醒过来,是谁,带来了这死亡的气息……
  双头犬全身的肌肉收紧出现了随时扑咬的状态,俄耳的目光更加锐利,耳朵竖起,对周围的气味、景象,甚至一丝一毫的声音变化都保持了高度戒备,至于特洛斯,也不再像刚才那样只顾着吃,龇开了剪式咬合的上下门齿,严阵以待。
  “……”
  “……”
  突然,一阵脚步声令它们紧绷的神经被拉高到了极致的高度……
  “俄耳!特洛斯!!我说过多少遍了……”
  杜宾犬的小尾巴僵硬地竖直了,脖子“嘎吱嘎吱”地回过头来。
  就看见戴眼镜的青年圆规式地站在它们身后,旁边放着行李拖箱,手里拿着它们刚才变身成双头犬之后丢下了的衣服裤子,一缕晨光正好落在他的脸上,眼镜上泛光的反射,捉摸不透的表情让连地狱鬼魅都能随便踩死的地狱双头犬那颗小心脏颤抖地激灵了一下。
  “裸奔有风险,脱衣需谨慎啊!!”
  “……”俄耳的耳朵抖了抖,“医生……我们没有裸奔……”
  特洛斯猛地想起了问题的重点:“家里没有牛奶球杂锦牛肉口味成犬粮了!医生我们赶快去入货吧!”
  “什么?!我明明买了一大袋藏在楼梯下面,难道也被你发现了?!”
  “居然藏在那里!医生!!你太奸诈了!”
  “……”严阵以待什么的根本不需要吧?帅气的杜宾大狗俄耳囧囧有神地歪过脸去,恐怕就算面对世界末日,这两位估计也会一个淡定吃爆谷,一个淡定吃狗粮吧?
作者有话要说:  
医生狗狗们归来了~~
 
☆、第2章 102-02
 
  “啊哈——”骆赛长大了嘴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镜后面的眼睛都飙出眼泪来了,晨光初现本来该是精神气最足的时候,可惜他刚从坐着飞机跨越了半个地球,倒时差让他觉得现在其实已经是在梦游了。
  在迷宫一样的巷子里走了好一阵子,终于再一个转角就到了,身边的双头杜宾大狗已经抑制不住兴奋,欢快地汪汪叫着,撒腿开始往诊所的方向奔去。
  确实,就算医生家乡的美食是多么的馋人,无论是滑蛋虾仁还是京都排骨抑或是中式牛柳、西芹鸡柳、红烧豆腐、豉汁排骨、干炒牛河、叉烧煎蛋、鱼香茄子、白汁鸡丝跟饭或意粉、西炒饭、咕噜肉、烟肉蛋、盐焗鸡、金沙骨、扎肉河、咸鱼鸡粒饭、葡汁焗四蔬、蚬肉菠菜面、西西里牛肉、日式照烧鸡、清汤牛白腩、卤水鹅肉拼卤蛋、刁草汁焗石斑、烧肉鸡、鸡油鸡、叉油鸡、叉切鸡、鸡油鸡切鸡、鸡叉烧肉、烧肉叉烧肉、叉鸡叉油鸡、油鸡濑、叉烧濑、叉烧油鸡烧鹅濑、乳猪饭、乳猪叉油鸡、油鸭饭、油鸡米、叉烧油鸡米、火腩油鸡叉烧米、油豆腐、火腩油鸭、豉油皇炒米或者是好靓的润肠……都始终无法令特洛斯忘记家里的那包混入了美味牛奶球的杂锦牛肉口味成犬粮。
  晨光中的屋子,依然平静祥和。
  有着维多利亚时代极具文艺复兴气息的屋子,也许曾经住过某位渴望拥有跟贵族同等高雅生活的新兴富商,但在历史长河的洗礼中,爬满了绿苔和蔓藤的砖墙已不复昔日的辉煌。门口位置下的古老黑铜油灯即使失去了作用,也没有被换下来,门框上面挂着一个黑铜拉丝的招牌——“Noah Animal Clinic”——“诺亚动物诊所”。
  “回来了!”从屋顶漏出了细碎阳光,骆赛眯了眯眼,也许在那些高档写字楼内优雅办公号令天下莫敢不从的大老板的眼里这座小诊所真算不上什么,比起一单就几百万上下的大生意,几十块的诊费还经常收不到的状况真心坑爹,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作为他的一份事业!
  比起骆赛,特洛斯简直就高兴到发狂似的撒欢了,虽然比起地狱的老家,连厕所都比这座小屋子大一百倍,可这里承载着的,却是宽敞的殿堂、华丽的床铺所无法比拟的。老旧却舒服的沙发、像云朵一样柔软可以随便流口水的坐垫、医生的破棉布拖鞋……啊,对了,还有埋在小院某个角落的宝物,那对于它来说,那是不亚于所罗门宝藏的存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