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国王上岗说明书 作者:琰华七宝(下)

字体:[ ]

 
 
  后来,猪排饭还是吃成了,玄辛不悦归不悦,却不想饿着姜重黎,他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还把冷掉的猪排饭,用烤箱烤了一下,喂给国王吃。
  吃完,自然是不许姜重黎去帮熊军任何忙,强硬地赶着他,去睡觉了。
  姜重黎一觉睡到午后,爬起来就往国王领跑。
  领内一片热热闹闹的过节气氛,南瓜灯一盏一盏,悬挂在道路两旁,除了灯饰,还有各种蜘蛛啦吸血鬼啦巫婆啦死神啦,或可爱或恐怖的妖魔鬼怪玩具,不要钱一样,在茗玉街各处,见缝插针,都快塞满了。
  姜重黎没有看到熊军,问了人后,径直找到了靠近街口的,茗玉街2号。
  2号的地理位置绝佳,空间屏障几乎伸手可及,此时房屋外面拉起了凉棚,上面挂着牌子与食物的装饰,看上去,就是个小吃摊的样子。
  小吃摊前,摆着巨大无比的一只南瓜,南瓜被刻出了精细的镂空鬼脸,里面点了粗粗的蜡烛,烛火摇曳,看上去,像是大南瓜脑袋,在滑稽地微笑一样。
  熊军在2号的后厨不停忙碌,南瓜们被料理成各式各样的美食,香甜的气息,在空气中诱人地漂荡。
  他显然一夜未睡,但却丝毫不见萎靡,脸上的神情认真又专注,看得出来,已经准备好了,就要去打一场恶战。
  姜重黎默默退了出来,没有去打扰他。
  日落之前的准备工作,必须争分夺秒。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仆姐姐们,欢声笑语地,从外面回来,她们手中的篮子已经空了,连夜赶出的宣传单,全都散发了出去。
  茗玉街口,树立起了巨大的广告牌,上面闪烁着炫目的霓虹灯,老远就能看见,上面写着:万圣节嘉年华。
  日头缓缓落下,微蓝的夜空中,突然窜出大朵的烟花,烟花在高空爆开,形成一个个南瓜脸的形象。
  姜重黎张大了嘴看着,包紫暄也来到他身边,一起看天。
  “在这里放烟花,首都广场那边,都能看见了吧?”
  “能,所以客流不成问题。”包紫暄道。
  这件事,显然包紫暄也有暗中帮忙,没有他,怎么可能允许他们燃放烟花。
  人流被大量吸引了过来,围拢在茗玉街外不知为何,突兀出现的一大块开阔的空地上。
  国王领的空间屏障,变成了巨大的半球帷幕,将茗玉街内的种种情形,放映在半空中。各种精美的鬼怪装饰与金彩缤纷的南瓜灯交相辉映,烛火熊熊,整个世界,瞬间如梦似幻。
  人群发出止不住的惊叹,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嘉年华,议论纷纷。
  茗玉街内,三大领地开始盛装游|行。
  赤血领俊美的中世纪血族,玫瑰一般冶艳,危险中透着致命的诱惑。
  岩熊领充满现代感的丧尸,有的身穿天价名牌服装,像在参加时装秀,时髦度爆表,有的则走重金属朋克风,拨拉着电吉他,演奏另类的酷炫摇滚。
  雪梨领的装扮最为大胆可爱,有扮成雄鹿的壮汉,有身穿狮子玩偶服的青年,电锯杀人狂镜子冤魂之流,更是应有尽有,甚至还有扮成热狗肠、大龙虾、皇帝蟹的,简直横行霸道,看得人口水急速分泌。
  等等,馋涎欲滴的香气,可不是他们的错觉,不知何时显露身姿的那家路边摊,正传过来袅袅香气,馋人得让人受不了。
  “喔,这是什么,孜然南瓜烤串?老板,来五……不,来十串。”
  “还有南瓜蛋卷冰激凌?”
  “哎,小南瓜软心巧克力,好可爱。”
  “我要奶油夹心的南瓜蒸糕!”
  “这是什么,南瓜棒棒糖,一百块一根?咋这么贵!”
  “哦哦,原来棒棒糖附赠游|行队伍中吸血鬼小姐的限量版香吻唇印,我买我买!”
  “有没有吸血鬼先生的?”
  “我要丧尸歌星偶像的唇印,什么,为什么只有爪子印,好吧爪子印我也要,那是老娘的,不许跟我抢!”
  “那只小狮子的肉肉爪印,还有大螃蟹的钳子印,萌萌哒~给我给我!”
  穿着熊熊玩偶装的熊老板摊子前,人潮汹涌,混乱起来,周宇立刻带着十多名面目冷峻的黑衣人出现,维持现场秩序,惹得围观群众又是一阵兴奋的大叫。
  小吃摊前,排起了蜿蜒的长龙,熊老板实在忙不过来,体贴的男佣女仆们,就也过来帮忙收钱。
  热热闹闹的万圣节嘉年华,一|夜|欢声笑语,一直持续到微微天明。
  
 
第82章 余韵
  节日过后的街道上,还残留着欢乐的余韵。
  昨晚参加了万圣游|行的,各个领地精选出来的俊男美女们,不管需不需要睡觉,都懒洋洋地,磨蹭到了日上三竿,才慢腾腾出现在了茗玉街各处,互相谈笑着,收拾节日垃圾。
  那些灯饰啦小玩偶啦,全都是狮心莫莫塔准备的,他很大方地告诉大家,可以随便拿回家,当作参加节日活动的纪念。
  帅哥美女们,谁都不缺那点小玩意,可过节嘛,图的就是一个欢乐的气氛,他们中的有些人,甚至都不舍得脱下昨天的戏服,对于要摘下万圣节的装饰,更是十分的遗憾。
  群魔乱舞的疯狂一夜,显然大家都玩得十分开心。
  不过要说最大的赢家,自然要数开了一整晚独门生意的小吃摊。
  熊军一张一张,来来回回,把昨天的营业额,点了三遍,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怪不得听说很多商场,平日里门可罗雀,就靠着过节的时候,开张吃三年呢,原来,这竟是真实可能发生的事情,并非夸大其词的都市传说。
  他把钱全都仔仔细细的理好,装在一只大盒子里,放在小吃摊的桌子上,他自己则坐在一旁,望向洋溢着轻松愉快气氛的茗玉街,眼中流露着不舍之情。
  这里,可真是个好地方,大家全都那么的开朗,善良,乐于伸出援手,帮助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
  小姜生活在这样的人们之中,一定会过得十分幸福的。
  熊军攥紧了拳头,想要忍下别离的黯然,却越是忍耐,就越是难以承受。
  不,不能灰心,不能沮丧,更不应该放弃。
  与其牵肠挂肚的回去,不如换个方式努力,虽说在首都讨生活大不易,但他能吃苦,哪怕只是与小姜共同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中,他也会开心。
  走之前,也不知能不能再看看小姜,他昨天好像也在盛装队伍里,扮成了一只南瓜色的香蕉,手里挥舞着黄瓜,都玩疯了,现在一定还在睡呢。
  熊军拍了拍装钱的大盒子,想了想,不愿意告别,于是站了起来,默默背上行李包。
  “你要走?还挺识趣。”不知何时,玄辛披风乌云般飘扬,无声无息出现在熊军身后。
  “也没那么识趣,”熊军转身,看着那个华丽的面具男人,“我就算不能在这里开店,也会尽力住得近些,常常过来,探望小姜。”
  “哦?”玄辛侧了侧头,“你打算怎么做?”
  熊军平静道:“我回去后,就把店卖了,加上一些存款,虽然可能不够本钱在首都做生意,但租间离这里近些的房子,还是可以的。我有力气,白天出去工作,晚上放工了,就可以过来,看看小姜,给他带点好吃的。”
  玄辛冷笑,“可惜,那都是白费力气,只要我不想,保证你连茗玉街的边都摸不到。”
  “你是很有本领,这我知道,可小姜又不是你的小猫小狗小玩具,做什么这样拦着……”
  “他不是我的,难道是你的!”玄辛突然怒了。
  熊军怔了怔,他刚才说的重点,好像不是这个。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小姜他是个人,你不能……”
  “蹲下!”玄辛冷厉地道。
  熊军又是一愣,他沉下了脸,满面不悦,就像一头被激怒的大型野兽,浑身肌肉贲张,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他不忿的双目,直通通地怒视玄辛,却在看到玄辛那双燃烧着幽深怒火的凌丽双瞳时,不知不觉呆住了。
  熊军注视着玄辛,注视了很久,很久,然后,被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所驱动,他缓缓弯下雄壮的身躯,单膝点地,蹲在了玄辛面前。
  说是蹲,但远远看去,更像单膝跪地。
  熊军顺从了玄辛,玄辛的怒火,便渐渐熄了。
  他坐在了熊军之前的椅子上,打开现金盒子,随意扫了一眼。
  “赚了不少?”
  “嗯。”
  “总数?”
  “二十一万八千一百三十三块。”
  玄辛挑眉。
  熊军低着脑袋,不吭声。
  “还以为,你赚了这么多,会要求留下呢。”玄辛开口。
  熊军攥了攥拳头,“那都是因为,受到了大家的帮衬。如果光靠我的本事,根本不可能完成你交代的任务。”
  所以,尽管钱数超出了任务目标一倍有余,熊军却丝毫没有任何沾沾自喜的情绪。
  事实上,昨晚的盛况,并非来自于他的能力,他不可能将茗玉街那么多人共同的努力成果,没脸没皮地占为己有。
  “讨人厌的正直。”玄辛皱起眉,喃喃低语。
  熊军抬起头,懵懂地看向男人。
  “我说错了?过分正直,就是迂腐。这个世界上,有谁是完全不需要借助别人的力量,光凭着赤手空拳,就能够获得成功的么。要想成事,天时地利人和,以及自身的努力,缺一不可。”
  玄辛点了点现金盒子,“万圣节是天时,国王领的环境是地利,那些乐于组织起盛大活动的人们是人和,再加上你自身足够拼命,才有了眼前真金白银的成果。我对你的好恶是一回事,但无端否定你的成绩,却也不符合我的处事原则。”
  南瓜小吃什么的,都卖的不贵,完全可以说是薄利多销的数量攻势,而棒棒糖虽然取了巧,但100元一根,也要最少卖出去一千根,才能保证达成十万的任务目标。
  要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准备出足足卖出二十多万rmb的食物,还花式众多,外观可爱,味道诱人,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都当得起“足够努力”四字。
  熊军傻乎乎地看着玄辛,傻了好几秒钟后,才忽然反应过来了一样,兴奋得红了脸庞。
  玄辛一脸厌烦,“低头,蹲好,别让我看见你那个愚蠢的熊样。”
  “哦。”熊军赶紧低下脑袋,却还是止不住地,暗暗咧着嘴傻笑。
  玄辛站起来,袍袖一扫,收起了现金盒子。
  “以后,你就在这个茗玉街2号,开店做生意,我会将街口附近,设为交叉空间缓冲区域,无论华国人还是九洲人,你都要进行买卖。华国人收rmb,九洲人收猫币,除了维持店铺运转的基本资金之外,其余一切收益,必须统统上交给我,明白吗?”
  要是被姜重黎看见玄辛此时的形象,绝对会大叫周扒皮。
  熊军有些懵懵的,显然肩膀上那个毛茸茸的大脑袋,有些不够用了。
  他懦懦着,好半天后,才小声问:“什么是猫币?”
  玄辛简单粗暴地道:“一种外币。少说话,多做事!”
  熊军赶紧老老实实点头。
  玄辛说完了,转身就走,熊军有些急,大着胆子叫住他,“我……我现在该做什么?”
  “滚回去,卖店,提取存款,装修新店面,买材料,订菜单,自己想办法弄只猫钱包,开业。”玄辛冷冰冰道,“要不要我连怎么上厕所,都一并手把手的教你?”
  熊军只能眨巴着眼睛,眼睁睁看着玄辛走了。
  虽然挨了训,但此时熊军心中,却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屈辱郁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