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美食之末世求生 作者:张叔叔i(上)

字体:[ ]

 
文案:
末世重生 有丧尸 有美食 有空间 有种田 有自然型天气环境灾害
郑砚重生回末世一年前,空间在手,美食我有。
一边收拾极品亲戚,一边收集各地特色小吃,酸辣粉、灌汤包、热干面、手抓饼、麻辣烫、酸菜面、烤面筋、酥油饼……等等
武力值爆表狠毒寡言护短攻VS好吃仓鼠(储藏食物)受。
 
提示:
①本文慢热种田,好人比坏人多。
②主受,主角好吃嘴,常有美食出没。护短攻,攻宠受,受是攻的短。
 
小剧场卖萌:
郑砚:“你觉得和我在一起之前,和在一起之后,有什么变化?”
霍贤想了想,说:“之前后顾无忧,之后后顾有忧。”
“……”郑砚:“我有手有脚能吃能喝,你忧什么啊!”
霍贤道:“怕你渴怕你饿,怕你冷怕你热,怕你事少闲着怕你事多累着……等。”
郑砚:“……”
 
内容标签: 重生 末世 美食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砚,霍贤 ┃ 配角:帅助手,李光明,田橙,小非,麻姐 ┃ 其它:重生,末世,美食,系统,攻宠受,随身空间,种田
 
 
编辑评价:
 
美食家郑砚重生回末世一年前,遇到两根金手指。一根是空间在手美食我有,收集物资普度众生;一根是霍贤长得帅能打能干能赚钱,专一刻板器大活好。该文末世有丧尸,有恶劣的气温灾害加持,团队热血冒险,战友生命彼此交托,同生共死。惊险中带有刺激和感动,上演一出从陌生到熟识,让人笑中有泪的老友记。
本文行文诙谐,人物刻画生动丰满。作者擅长感情戏,霍贤武力值Max,铁汉柔情,对郑砚猛虎轻嗅蔷薇式的爱护让人神而往之。配角各有各的特色,张力十足,嘴贱卖萌有之,沉默寡言有之,却有一个共同点,不忘初心,与人为善。好人比坏人多,传达正能量,值得一品。
 
 
 
    
    第1章 人为食亡
 
  作者有话要说:  末世重生,有美食,攻宠受,护短攻,受是攻的短。
  ——
  下文会有极品亲戚出现,鉴于在末世前,不会及时打脸。作者在此重点强调:极品会虐,使劲虐,但要放在末世之后,绝逼打脸啪啪啪。
  若不喜欢可以点叉,作者祝福你们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文,不用人、身、攻、击!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请口下留德,作者也是人,也会难受,谢谢。
  郑砚出完任务回来,离家门还有几十米远,门口玩耍的小女孩就扑腾跳起来,拔足朝他狂奔。
  郑砚从兜里摸出一颗黏糊糊的糖球,撕开糖纸。莉莉脚跟蹬地,在他跟前急刹车,好悬没撞到脸。他半弯着腰,捏着糖球在小丫头眼前晃了晃。
  莉莉的小脑袋随着郑砚的动作摇来摇去,两眼电闪雷鸣,含着口水口齿不清的喊他:“郑叔叔……”
  郑砚还晃着手逗她,莉莉两只小手快如闪电,攥住他手腕一拉,踮起脚尖把糖球抢进嘴里。尝到甜甜的滋味,满足的呼出一口气,才想起正事,急急道:“不好啦郑叔叔!你家被人抢啦!”
  郑砚一巴掌拍她后脑勺,板起脸道:“小祖宗,能不能吐回象牙?”
  说完不再理她,拖着疲乏的脚步,绕过莉莉往家走。
  他这次出行的任务是去沦陷的A市寻找粮食和医药。A市在末世前是繁荣发达的一线都市,7000平方公里的面积,常住人口逾3000多万,是末世初期沦陷最迅速的城市之一。
  大城市中的丧尸数量远非偏远的农村可比,幸存的人类多会自觉避开这些丧尸成海的区域,相比而言,其中的物资保存的较为完善。
  这次任务的发起人同是看中这点,险中求富贵,以极丰厚的报酬收招了五十一名身强体壮的年轻队员,包括十八名异能者。因为是第一批去A市出任务的团队,他们的后备资源准备的非常充足。有枪有粮,每人配备一颗手榴弹。
  这等手笔,在全基地也是让人咋舌的,只是到底轻敌了。
  车队为避免和丧尸群正面交锋,一路小心避开国道,走田野小路,又慎而重之的保持安静。车队在A市郊外便洗空了三所小超市,开工大吉使队员信心倍增。然而运气没有一直眷顾他们,继续朝A市内部行驶,原本零零散散的丧尸开始成群结队的出现。前进了不足三公里,跟随车队周围的丧尸越来越多。后面的还没甩开,前面又有丧尸争先恐后、潮水般涌来,顷刻间,就把车队淹没了。
  他们的车都是经过改装的,轿车外层加有厚厚的铁板,丧尸短时间想打破车辆的防护也不是易事。尽管如此,面对源源不绝数以万计的丧尸,众人不约而同打了退堂鼓,一致掉头返回。  
  即使撤退的及时,五十多人的队伍仍然折损近一半,只余二十八人安全归来。
  这次任务可谓大败而归,付出的代价和收获的成果完全不成正比。先前为节省空间,三家超市的物资集中在两辆车上,其中一辆在逃亡途中,车轮下积满了丧尸,寸步难行。几分钟里丧尸密密层层的爬满车身,低吼着打破车窗。子弹打光后,车内的八名队员求生无望,所幸划破手臂吸引丧尸朝他们聚拢,继而引爆了手榴弹……为他人争取到活命的机会。
  九死一生归来,郑砚心神皆疲,脑海中都是队员生前鲜活的面孔。这种事无论重演多少遍,他都不能习惯。
  此时此刻,他只想回家安静的睡一觉。
  莉莉还在身后絮絮叨叨,郑砚敷衍道:“谁抢你郑叔?你周姨可不是吃素的。”
  周思敏是郑砚萍水相逢的伙伴。相遇时她才二十三岁,在加油站当收银员。城中丧尸突现,郑砚在朋友掩护下出城避难,行至人口稀少的郊外加油,才摇下车窗喊人,一个白净清秀的姑娘哇哇叫着冲过来,身后跟着两个穿橘色工作服的丧尸,嘴角挂着肉丝,张牙舞爪扑来。郑砚嗖缩回脑袋,哆哆嗦嗦的踩油门。
  周思敏是个身手敏捷的,趁着郑砚手忙脚乱发动车的间隙,麻利的爬上车顶趴好。四轮车疾风一样冲出去,两人死里逃生,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莉莉秀气的眉毛皱成一团,更加焦灼道:“就是周姨带人抢的你!”
  郑砚半信半疑,加快脚步。小姑娘不知和思敏有什么深仇大恨,很喜欢说她坏话。
  说话间两人回到家里,郑砚推开门。
  十平米的小黑屋一览无遗,没有窗户透气透光,屋里乌沉沉的漫出一股霉味。靠着两边灰黄的墙壁,各支着一张单薄瘦弱的小木床,当中挂着一张破床单当屏风,隔成两个小房间。
  如此简陋寒酸的家跟末世是不能比的,但现在算是比较良好的居住环境了。至少是单间,要知道还有更多的人,不分男女老幼,一律睡大通铺。
  因为屋里太潮湿,隔三差五就得拖着被褥出去除除臭气,顺便晒太阳。
  只是这时再看,两张本就苟延残喘命不久矣的小床塌了半边,另半边自强不息的支在原地。被褥掀到地上,盖着几张黑鞋印。屋里唯一的家具是一个三条腿的木柜——平时放些杂物兼当饭桌吃饭,现在也卧倒在地,抽屉朝下倒扣,他闲暇收藏的硬币和漂亮的石头洒落一地,满室狼藉。
  莉莉把糖在嘴里拱来拱去,在一旁道:“我没骗你吧?”
  郑砚没理她,三步并两步奔到木柜前,在地上翻了翻,便发现积攒大半年的晶核悉数不见了。顾不上心疼,郑砚又蹲到墙角,挖出一根王中王火腿肠。
  郑砚松了口气。
  比起晶核,火腿要稀罕多了。
  晶核是丧尸脑袋里的能源体,黄豆一样大小,用水冲去污垢后,透明的像颗水晶,难以理解丑陋腥臭的丧尸身上会有这样晶莹剔透的核体。晶核用途广泛,能净化水源,充当货币交易物品,市场还有人专门收购晶核,一百颗晶核能换一斤糠面、二两小米。
  对于郑砚来说,晶核没了可以再打。而火腿这东西基本属于一次性消耗品,没了就是没了,很难找到第二根。
  火腿还是郑砚两月前杀丧尸时从一户农家翻到的,估摸是父母买给孩子解馋吃,火腿还没破包装,一家五口全变了丧尸。一包火腿被老鼠咬坏六根,剩下四根完好的。
  末世以前,郑砚也是养尊处优的小公子,丧尸潮爆发,他被迫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磨练成七尺好汉。只是即便适应现今的生活,还是难免思念末世前吃香喝辣的生活。
  作为一只地地道道的吃……美食家,他平生一不贪金权,二不好女色,唯独贪嘴。人生信条:若吃和生不可兼得,和吃同归于尽也。
  末世三年,这火腿早就变质了,他是吃一根拉一天,三试三灵,不过他拉得心甘情愿,对火腿用情至深。
  郑砚把火腿揣进袖筒,紧张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
  抬手招来莉莉,郑砚问她:“周阿姨是不是跟一个矮矮胖胖的叔叔走的?”
  莉莉翻翻白眼,这一带横行霸道的孙平谁不认识呀?莉莉说:“是他,开蓝色跑车的叔叔。”
  经过末世洗礼,绝大多数活下来的是男人,幸存的女性大概只占幸存人类的三分之一。女人是很稀缺的,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周思敏算不上美人,不过胜在年轻,二十五岁的年纪,脸庞清秀皮肤白润。郑砚把她照顾的不错,自从在基地定居,她留守家中,基本没再和丧尸打过照面。每天把自己收拾的光鲜亮丽,不务正业的乱溜达。不久前,在逛街的时候,被地方恶霸孙平看中了。
  这孙平不是个能上得台面的。
  基地有军队驻扎辖管,除开政府不谈,还另有一股神秘强大的势力与其分庭抗礼,连军队都不会正面交锋。
  人们口耳相传,这股势力的领头姓霍,单名一个贤字。据说长得英俊挺拔,人高鸟大……末世金钱如粪土,实力为尊,这霍贤不知觉醒的什么异能,传闻一人能歼灭万千丧尸,在丧尸大军中来去自如,手中握有数不清的物资。
  末世浩劫,绝境见人心。霍贤与人为善,每隔一月开仓赈济难民,除此之外,更是时不时给儿童发放饼干牛奶课本。
  郑砚刚来基地时也吃过霍贤的杂粮饼,对此人行事作风深感佩服。只是他实力不济,和常人一样,从未有幸得见他一眼。
  孙平的主子自称是霍贤的一门远房亲戚,是不是真亲戚没人可以证实,而霍贤那方也没有明确的出面否认。他便借着霍贤的名义作威作福,连带手下的狗都在基地狂吠,十分横行无忌。
  看上周思敏的这个孙平是远方亲戚的小喽啰,是亲戚的狗腿的跑腿。虽然是个马屁精,算不上大人物,但是在郑砚所在的地盘是能横着走的。人们在基地大多只求自保活命,平时能躲则躲能避则避,吃亏受气只能咬碎牙吞肚里,更遑论主动招惹这帮人。
  莉莉站在一旁,看到一贯没正形的郑叔叔神情这般凝重,忍不住走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
  郑砚正在天人交战中。
  孙平纠缠周思敏两个多月,她时常向自己抱怨孙平流氓行径,对她动手动脚。郑砚心里计较,孙平这狗孙子多半是失去耐心,趁他不在,强行掳周思敏走。周思敏和他相识三年,他断然不能袖手旁观。
  下定决心,郑砚把兜里剩下的糖都掏出来给莉莉,手掌在脸颊用力搓了搓,深吸口气壮胆,就起身出了门。
  他在基地没依没靠,活到现在全仗着年轻和力气,受过的皮肉之苦不计可数。况且没有觉醒异能,这番向孙平讨人,实力相差悬殊,单枪匹马形同自尽。
  他这次出任务得了一盒中华烟和二两小酒,兑成晶核雇了几个托,在孙平家门口敲锣打鼓,把动静搞大。孙平立敌不少,果不其然有人看不管孙平所为,站在他这边。人多力量大,群众拧成一股绳,声讨孙平放人。看到这幅阵仗,郑砚提到嗓眼的心放下大半,顶着民愤这道压力,最好闹到军队上,但凡有点眼力见,都不会跟群众对着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