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美食之末世求生 作者:张叔叔i(下)

字体:[ ]

 
    第151章 小李飞钉
 
    “如果有一天,真的将所有丧尸都斩杀干净,我们还是好朋友,情比金坚,我去哪儿把你带到哪儿,可以吗?”
    田橙冷漠的说:“不稀罕。”
    周子康:“……”
    李光明敏感的察觉到田橙细微的表情变化,语气虽然还带着冷意,但脸上的坚冰已经融化了。想牵一牵嘴角,又拼命的忍住。
    李光明长吁短叹,这是多缺爱,才哄了一句就哄好了?
    李光明看周子康,左看右看,越看越不顺眼。
    “少自作多情,”李光明木着脸道:“田橙……”
    田橙和李光明齐齐转头看他。
    李光明眉头紧锁,说不出来个一二三。
    他想说用得着你自作多情吗,你以为你很香吗?田橙可是抢手货,争着有人想要好吗?
    李光明脸涨得紫红,这句话憋在嘴里,憋了半天,硬生生给憋进肚子里去了。
    周子康奇怪的说:“田橙什么?”
    “没什么。”李光明扭头走了。
    走了几步,回头看他,毫不客气的警告道:“祸从口出,管好自己的嘴,别出口伤人,女人到底不是男人,心思敏感。而且你这么跟一个姑娘家计较,娘们儿?”
    周子康:“……”
    周子康无语的看着他的背影,你们男人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李光明不是男人啊?
    还有,你才是娘们儿呢!
    周子康得罪了田橙,无缘无故被李光明训了一通,
    田橙也有点莫名其妙,看看李光明,又扭头看周子康。
    周子康双手合十,作揖道:“姑奶奶,你可饶了我吧。你看我这不是得到教训了吗,李光明教育过我了,您大人大量,别和小的计较了。”
    田橙冷哼一声。
    周子康继续讨好道:“我这不是真把你当哥们儿吗,跟别人我也不会百无禁忌的开玩笑啊。我真没想到你会当真,我错了,我错了啊,再也不说不要你了。”
    田橙双手环胸,透过窗户看着圆滚滚的月盘,侧头朝周子康道:“你想不想干活?”
    周子康摸不清她在想什么,疑惑的看着她。
    田橙笑嘿嘿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从小没什么亲人,你们就是我最亲的人,以后不要这样说了。对了,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欢我啊?”
    周子康哪里敢说是,赶紧举起双手投降,迭声以证清白,“没有没有,我最喜欢你了,一点也不娇滴滴,就是个女汉子。又善良又正义,人见人爱。”
    田橙勉强接受了他的道歉,低头小声道:“你看我生气,你在这里哄我,郑砚他们都没有喊过我们干活了。你继续哄我,我们继续不干活。”
    周子康:“……”
    周子康想了一会,机智的问:“你是想我哄你,还是想不干活?我看你别找理由了,是想再被哄两句?”
    田橙挠挠耳朵,不好意思的笑。
    周子康不知怎么的,觉得自己可能真有点娘们儿。不然他现在为什么有一种……心酸的感觉。
    “姑奶奶,你最漂亮了,最慈祥了。”
    田橙满脸慈爱的锤他一拳。
    将二楼收拾干净之后,地板光滑,玻璃锃亮透明。上下两层楼焕然一新,又整洁又利落,看得人心里舒服亮堂。
    接下来就要置办家具,不过夜里有点不好拿捏行动。而且现在也挺累了,再从丧尸群里来去,恐怕有些危险。
    这时候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于是照着灯,将废弃家具上的铁钉都拆了下来。
    因为时间久了,上面带着一层铁锈。
    李昀讲铁钉放在手掌心,端详半天,忽然最上面的那根铁钉缓缓的漂浮起来,外表像是有东西在刮动。
    只看见细小的铁锈碎屑不断的落下来,几分钟的功夫,铁钉上的铁锈居然脱落大半,露出崭新反光的新钉出来。
    李光明看得啧啧称奇,拍着李昀的肩膀,感叹道:“行啊,李昀,好样的!”
    李昀收起长钉,笑道:“过奖。”
    天边露出鱼肚白,快天亮了。
    坐在屋里等天再亮一些就趁着能够视物,搬点家具回来,将房屋装整一下,就很有家的氛围了。
    李昀摆弄来之不易的几十根铁钉,若有所思道:“铁钉能做什么?”
    他看向建议他收集铁钉当武器的霍贤,道:“霍贤,你说说,铁钉能做什么?”
    郑砚和霍贤靠在一起,他扒着霍贤的肩膀打了个盹,现在还在轻睡。
    霍贤没说话,侧头看郑砚一眼,只朝他伸出一只手。
    李昀递给他一枚铁钉。
    霍贤四处打量,寻找合适的靶子,两指夹着铁钉,示意李昀看好看仔细了。他左手用力一扬,铁钉像脱缰的野马飞射出去,钉在墙壁上窗户的木框半指深。
    “小李飞刀……钉?”田橙难以置信道。
    霍贤拢着一双手,表情深不可测。
    李昀看懂了,却觉得难度甚大,道:“你用的是力量,我要用异能……两者不一样,不过如果练得成,会很好用。”
    那时候他就是远距离攻击手,用铁钉或铁刀,就能御敌。
    “领教了。”李昀点头道。
    天很快亮了大半,郑砚坐着睡也能睡得着,且有越睡越香的征兆。
    霍贤看了他好几回,最后决定由着他睡,从他身上取下铜板,圈绕在手腕上。
    随机示意李光明坐过来,将靠在他身上的青年往旁边轻轻的推靠。
    郑砚不自知的被霍贤推到李光明身上,霍贤站起身来,走进一楼的一间卧室,从空间选出一张床放出来,铺上崭新柔软的被褥,还有干净素雅的床单。
    铺好床铺之后,霍贤回到客厅,无视张大嘴巴看他的众人,摇摇郑砚的肩膀,“乖,去床上睡。”
    郑砚迷迷糊糊被他搀起来,进卧室后将门带上,除去衣服。
    郑砚软骨头一样往床上一趴,一副起不来的样子,嘴里喃喃的说:“拿家具,拿床,拿……”
    霍贤嗯了一声,转身出门。
    客厅里的人觉得三观都被颠覆了!
    他们这不是有床吗,干嘛还去家具店去拿?
    霍贤一出来,田橙周子康就楚楚可怜的看他,“床啊床,我都记不清我多长时间没睡床了,给我一张吧求你了。”
    霍贤不为所动,默然看他们。
    看他这幅表情,田橙一副我看透了你的表情,摆手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要把郑砚搬出来当挡箭牌!”
    霍贤绕过她往门口走。
    郑砚这人性格矛盾又复杂,如果确实没有吃没有喝没有床,他很乐意分享自己的。比如说吃的时候,人人平等,很少吃独食。
    但是如果说别处有类似相同的东西,他就变得小心抠门了。
    比如说现在,既然知道不远处有家具店,他就缩手缩脚,分得出来远近了,不愿意再跟人分享。
    他有的再多,也是他的,他的比别人的都好。
    当然李昀几人也不会跟他计较,此人大善,有点不伤大雅的小毛病也情有可原,人无完人。
    看霍贤大步往外走,客厅里坐着的人下意识要跟上,田橙看看快走的霍贤,又回头看看郑砚,不放心的在背后喊道:“我们要出去吗?郑砚怎么办,得有个人留下守着他的吧?”
    霍贤脚速放缓,只道:“我出去,你们留在这里。”
    “啊?”田橙愣愣的说。
    霍贤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继续快步向前,李光明和李昀不约而同站起来,追上前去,“你自己去?太危险了,带上我们!”
    霍贤不太领情,走得更快了,尤其是翻墙的速度,李昀和李光明快马加鞭也没追得上。
    两人堵在墙里,面面相觑。
    只得回来客厅里,在原地背靠墙坐着。
    过去大约半个多小时,郑砚还没醒,胡非忽然惊叫一声,指着门外道:“霍叔叔!”
    这么快?
    抬头看过去,果然看见霍贤正好从墙上跳下来,两手空空,走的特别快。
    “这么快就回来了?”周子康呆呆的问。
    霍贤扫他一眼,用眼神询问这有什么难的?
    周子康默默闭上了嘴。
    进入客厅之后,霍贤先是走进卧室,站在门外看了一眼里面,没有人喊他打搅,睡得很香。
    “房间分配好了吗?”霍贤关上房门,低头拍了拍衣服上的木屑。
    “啊……分房间……还没分。”田橙道。
    他们把这茬给忘了。
    霍贤靠着门框,蹙起眉头又伸展开来,幽深的眼睛望着他们。
    时不我待,田橙赶快坐起来,说:“楼下两间卧室,楼上两间卧室,霍贤和郑砚占了楼下的一间,剩下的呢?”
    李光明道:“女士优先,你先选吧。”
    田橙笑了笑,道:“我睡在哪儿都一样,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住在二楼的一间。一楼人来人往,不太方便。”
    这时候霍贤想到什么,举步走来道:“我和郑砚住二楼。”
    李昀讶然看他,道:“那就剩楼下两间,我正要选楼下,不用上下楼梯,方便。”
    还剩下一间,归李光明和胡非。
    分完房间,就是分配家具。
    霍贤将郑砚喊醒,床也收起来,先在二楼的房间摆上床,让他继续睡。
    才合上房门出来安排其他人。
    
    第152章 车站
 
    虽是暂时的居住地,但家具应有尽有。每个房间除了基本的大床和床柜之外,书桌沙发电脑都很齐全,甚至于大夏天里,田橙还在房间铺上一层毛茸茸的地毯。
    周子康光脚在上边踩了踩,浑身冒起鸡皮疙瘩,飞快的跳开,“你有病!你有病!”正常人怎么会铺地毯?
    田橙完全不理他,哼着歌搭蚊帐。其实房间里清扫的很干净,而且有蚊香盘,插电的不插电的都有,完全没有搭蚊帐的必要。她只不过是为了好看罢了。
    短短的半个多小时,客厅、厨房、卫生间都更新一遍,处处崭新敞亮,让人赏心悦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