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提灯映桃花 作者:淮上(下)

字体:[ ]

 
  “我身上九门皆封,三魂七魄都被镇住,腰骨还横穿一把环锁。只要出了人界的门,禁制就会在门界碑前爆炸,这具人身会被当场炸死……”
  楚河眼底稍微显出一丝混合着讥讽和自嘲的神色:“现在知道差距了吗?——有时候我也奇怪,当年成为四恶道之主的怎么是你而不是周晖,他把事情做绝的能力可比你强多了。”
  魔尊伸手触碰他皮肤上的禁制,眯起眼睛刚想说什么,突然包厢门后传来于靖忠的脚步声。
  在这时和周晖正面碰上肯定不是个好主意,魔尊松开手,退后半步。
  “骨锁不行,但九门被封是可以破禁的……我本来想赶在下一件事发生前把你弄走,不过现在应该来不及了。”
  包厢门把扭动,魔尊唇角一勾,戏谑道:“这次就让你被周晖的老情人好好坑一下吧。”
  魔尊的身影迅速消失在空气中,与此同时,于靖忠推门而入。
  包厢里桌面狼藉,茶水洒了满地,楚河用背抵着墙,一颗颗扣上衬衣。
  于副愕然道:“——你怎么了?”
  “摔了一跤。”楚河把上衣扣全,明显不愿意多解释:“怎么,你那边有事吗?”
  于靖忠感觉到不对,但情势不容许他浪费时间,只得先放过这个问题。
  “对,军委一个高官家里死了人,死得非常妖异。”他摇了摇手机,似乎有一点无奈:“周晖已经在路上了……要求我立刻过去把你还给他。”
  
  第33章 这对抢钱夫夫一个搭台一个唱戏,漫天要价,绝不还钱 
  
  正常情况下,北京出了事找周晖,西北出了事才找楚河。而且这两位地位比较特殊,不是特别大的事情都找不上他们——如果说首都保护圈地位特殊气氛敏感,稍微出点事就要把周老大拎出来镇场子的话,凤凰明王基本就是个吉祥物式的存在了,不是预测出八级以上大地震都甭想找到他。
  当然,凤凰明王偶尔也替军委政协大佬们提供一下精神信仰服务,具体就是打开办公室的门供人进来对着办公桌虔诚跪拜烧三炷香,再痛哭流涕忏悔一下自己的罪过,罪过大小从某政策制定不当(有可能)遗祸百年到治家不力儿孙不修第八房情妇的第四个儿子的第六个孙子的第N个小蜜又特么怀了,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偶尔凤四组长来上班的时候也会顺嘴搭两句,比方说:“要阻止地震的话让发改委缓调油价不就行了?”“航空不能出事,还是让发改委缓调油价吧。”以及:“怀了就生,还能怎么办,记住要为平衡国家新生儿性别比做贡献啊。”
  这帮大佬不知道凤四已经(单方面)跟天道撕破脸了,因此来自凤凰明王的建议一般都被理解为佛祖最高指示,油价不知道因此被缓调了多少次。
  由此可见,如果是北京哪里死了个人,那根本是不关楚河的事的,连卷宗放到于靖忠案头上的可能性都不会有。要不是看在军委大佬亲自打电话来以及话说得特别严重的份上,于副可能随手指派个一组组员过去,这事也就结了。
  结果于副捏着鼻子,带着楚河去事发地点一看,情况完全不是他理解的那么回事。
  首先,发现尸体的地方不是军委大院,而是这位高官的长房长孙的外宅——朝阳区某独门别墅;其次死的不是高官家里人,而是这位长房长孙昨晚钓来一夜情的酒吧坐台少爷。
  现实是丑陋的。本来这样的酒吧少爷如果死了,最多托熟人去备个案,随便扯一个心脏病突发的死因掩盖丑闻也就得了,能知道这事的人都不会超过五个。
  但坏就坏在老爷子今天兴致来了,突发奇想要去看孙子——老爷子据说刚参军是侦察兵出身,七十多岁的人了还不在家歇着,竟然没忘记年轻时侦察敌情的那一手;结果不告而入的瞬间,侦查出他孙子的床上竟然有个死人。
  老爷子被刺激得差点没过去,别墅一楼挤着十几个直系亲属,那位长房长孙看上去也吓得不轻,坐立不安的在角落里踱来踱去。
  于靖忠听完事情始末,当场怒道:“就这点破事情,叫我把一组长和四组长都带来?”
  老爷子的长子姓廖,现在已经是国家某部的实权副部长了,平时电视上看也斯文儒雅风度翩翩,眼下却急得满脸通红:“不不不,老头本意是请周组长来看看就行了,毕竟人死得比较怪……”廖副部长心说四组长是你自己带来的,没事谁愿意招惹这么个前夫出轨我宁成魔的刺儿头啊,人家可是上一秒还姿容绝世普度众生,下一秒就特么拿起屠刀立地成魔了!
  于靖忠却觉得十有八九这红三代在床上玩脱弄死了人,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借特别处的手来给自己擦屁股。他特别腻歪这些事,根本不想听废话,直接掉头就走:“该收尸收尸该报警报警,没事别乱动用特别处的资源,回头我一定派组员过来给你们个心理安慰。”
  楚河在本职工作调派上一向比较随和,闻言毫无异议跟着于靖忠往外走去,但刚两步就被廖副部长冲过来迎面拦住了:“等等,等等!人真不是我们害死的!问题是这事没法报警,那、那尸体现在还——”
  于靖忠今天本来就窝着火,几乎立刻就要忍不住了,却只见那副部长满脸都是急出来的冷汗,终于说了实话:“——那尸体现在还蹦跶着呢!”
  于靖忠一愣,回头只见楚河正抬起头,向楼上望去。
  嘭!嘭!嘭!
  他们头顶上的天花板,正传来诡异而持续的撞击声。
  “跳尸嘛,我还当是什么呢。”
  所有人目光转向门口,只见周晖正推开门,施施然走了进来。
  这人耍帅真的已经耍成习惯了,简直是不装逼不能成活。同样的黑西装,穿在楚河身上是清瘦禁欲严谨工整,穿在他身上就是荷尔蒙爆发X激素乱窜;他要是朵花的话,估计能把满世界其他花都咬死,然后把那只名叫楚河的蜜蜂强行抓过来,狼吞虎咽一股脑吃下去才算完。
  “跳尸是小事情,你们去547单位报个备,先排上队,过半个月左右差不多任务就能指派下来了。”周晖轻松道:“在此期间整个小区要封锁,不能进活人和动物,随便派一个连的武警持枪看守就好了——来前妻,那边危险不要站着,过来我抱你。”
  周晖伸出手,楚河却没有动。
  廖副部长像是见到了救星,哭丧着脸扑过去恨不得抱住周晖的大腿:“周组长!我们真来不及去特别处排队了!那件事要是曝光的话我们家就完了,你们特别处也不希望军委派系再震动对吧,你们国安刚刚才动乱过……”
  周晖没有理他,手维持着伸向楚河的姿态,微笑着点头示意。
  他的眼睛非常深邃,眉骨高而鼻梁挺直,五官异常立体分明。这种面孔英俊到一定程度,就会显得有点邪性,尤其笑起来的时候,总给人一种极为强势而冰冷的压迫感。
  “过来,”他说,“别站在那。”
  楚河默然片刻,终于走过去,被周晖拉过手腕。
  他在楚河脉搏上压了一下,“唔”了一声,听不出是满意还是不满意。随即他就这么握着楚河的腕骨没放,转向廖副部长,懒洋洋笑道:“走流程就是有等待时间,事情这么多我们也没办法的嘛——吃着国家的财政,我们也是身不由己的啊。”
  头顶上砰砰砰的声音更剧烈了,甚至连吊灯都随之而晃动,落下纷纷细小的灰尘。
  地下那些孝子贤孙都慌了,赶紧搬着老爷子向后撤,还有几个胆小的当时就哆哆嗦嗦吓成一团。
  “好说,好说,”廖副部长不愧是官场磨练出来的人精,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还能闻弦歌而知雅意,立刻表示:“我们可以不走流程,以私人名义聘请一组长和四组长出面解决事态,麻烦于副也亲自到场指导一下,事后自然有一份心意送上……”
  周晖捏着鼻子道:“别开玩笑了,我前妻不收钱,你跪他办公桌前烧三个月的香还差不多。”
  廖副部长立刻坚拒:“心意送上了哪还有收回来的道理?既然四组长不喜欢这个,那送给周老大也是一样的!您看这个数怎么样?”说着比出一个五的手势。
  于靖忠在边上嘴角微微抽搐,周晖却安之若素:“不不不,不一样的,不一样的,你还是先去烧香比较好。”
  廖副部长立刻比出七:“不好意思刚才急昏头了,那个……”
  “檀香买高级点的,”周晖和颜悦色:“便宜货熏得头晕,那个老山檀就不错。”
  于副捂住眼睛,简直都没法看了。廖副部长咬咬牙,大概被楼上越来越密集的撞击声搞得实在慌不择路,急得竖起一根手指:“这个数!事成另加一倍!只要能在天黑前解决就行!”
  周晖终于似乎有点意动的样子,深情款款转向楚河:“前妻,你看……这个数够下聘吗?”
  楚河一言不发,周晖立刻补充:“只是下聘,彩礼另算。”
  所有人眼巴巴看着楚河,目光火热得犹如盛夏骄阳,要是地上有一枚鸡蛋的话现在应该已经被凭空烤熟了。
  众目睽睽中楚河沉默了一会,终于道:“两百万。”
  不待廖副部长有反应,他又慢吞吞加了句:“每人两百万……包括于副。”
  ·
  于副在廖副部长父子的带领下上了楼,一边回头对周晖咬牙切齿:“你特么手法太熟练了,老实交代以前用这个方法捞了多少?!一具跳尸换来六百万,也太手黑了!”
  周晖立刻叫屈:“又不是我要的,他们自愿向明王殿下进献香火钱嘛!”紧接着他回头低声问楚河:“亲爱的你终于懂得市场经济运作的重要性了,不过说好的冷艳高贵人设呢?我记得你以前买个冰棍儿都从我怀里掏钱的啊。”
  “……”楚河说:“现在改人设也不迟吧。”
  一行人来到楼上,只见卧室门是实心桃木,因为太结实的原因暂时还没塌,但看着也差不多了。大门连着墙的部分呈现出大片龟裂纹,正随着下一轮撞击而颤抖,不断掉下簌簌的墙灰。
  “就是这里了,”廖副部长面如土色的站在走廊尽头,根本不敢过来:“都是犬子不洁身自好,胡乱招惹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回家,结果搞出这么多事情……廖亮!给你我滚回来!”
  长房长孙廖亮大概过了一个非常销魂的晚上,衬衣上还沾着脂粉,但神情明显带着不安:“我去给他们开一下门……”
  “滚回来!”廖副部长爱子心切,一把将独子拉回来吼道。
  周晖还在那教育前妻:“男人的财力很重要的,自然界里也是这样,只有成为最强大的雄性才有资格赢得雌性的心,在确保提供足够食物和安全巢穴的情况下,才可以让雌性怀孕……所以我前几年一直在人界投资实业和房地产,虽然梵罗那家伙名义上拥有整个四恶道,但我的流动资金绝对不比他少……”
  楚河有一点郁闷:“你想多了,我真不知道魔尊有多少钱。”
  “在市场金融改革的浪潮下,人界的经济发展绝对不会比魔界慢,虽然魔界的矿产资源丰富远超天道,但人界的金融市场活跃度和可操作度远远甩了魔界十条街……”
  “我真的不知道。”楚河极为无奈:“要不去问问摩诃?摩诃应该在地狱道吧,叫他把魔尊殿里值钱的东西搬两样回来好了。”
  周晖竟然还有点意动的思考了一会,大概在暗暗比较魔尊殿里的贵重物品和长子回来探亲可能造成的各种损失哪个比较大。
  “算了,”他终于作出决定:“大毛事业发展得挺好的,没事还是别叫他回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