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紫微不天帝 作者:琉小歌

字体:[ ]

 
 
文案
人人都道紫微天帝是封神异数,没半点法力平白捡个天帝当,真是命好。
高高在上法力无边的青华天帝恨恨道:“紫微天帝凭什么目中无人?”就因为仙阶比本天帝高那么一点?
紫微天帝轻轻一笑。
封神异数?命好天帝?谁说的。
纨绔女王受,睿智冷艳攻。1V1,偶逆(提醒自备防雷装置)。
 
中期脑洞有点大,慎入。
后期甜死人,不过也有可能大多数是伪甜,慎入。
he,he,he!!!
全文两卷。
全文存稿,边更边改。11时更,全文十五万字左右,前十万字日更有保证,之后……年底工作忙,你们懂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紫微天帝,青华天帝 ┃ 配角:勾陈天帝,魔君 ┃ 其它:东皇太一,鸿钧道祖
 
  1.仙风道骨(修)
 
  天上神仙数不清,个个仙风道骨,仪表非凡。
  除了仙术有高低,比一场就能分高下之外,自命不凡的神仙很少会承认自已不如另一个神仙,尤其外貌,你神勇威武,我玉树临风,审美标准各有不同,很难分出谁胜一筹。
  但有一个神仙却能被公认最好看。
  有多好看?
  好看到用仙术都变不出那一身仙姿。
  从封神大战始建天庭起,那位好看的神仙一直稳居美仙榜首,无论后来飞升了多少漂亮的妖魔人鬼,从没有人能盖过他的光芒。
  可惜这位神仙终年寡居在霜雪封锁的极北,神仙们难睹他真颜。唯有天庭盛宴时,玉皇大帝派仙鹤使者送了仙贴去,他才会出紫微星宫到天庭宴中坐一坐。
  于是每每天庭的盛会时,各路神仙无论被邀请的还是没有被邀请的,都特乐意去走一趟,虽然不一定能吃上王母娘娘的蟠桃,但只要能见到紫薇天帝的一抹背景便不枉此行。
  三月三,王母寿辰,天庭开圣诞盛会,宴请众仙。瑶池外早排满了前来贺寿的各路神仙,熙熙攘攘好生热闹。
  时辰尚早,尊位空着。
  北方传来悠长的龙吟,瑶池外顿时沸腾起来。
  一众神仙什么世面没见过,也不知是想看什么热闹,个个都伸长脖子趋之若鹜的样子,实在有失仙仪。
  队首几位位尊的上仙勒令座下小仙禁声要有点神仙的样子,却也不自禁朝北边睁大了眼,摆好揖礼。
  紫色的仙光层层叠叠地降下来,一层层荡开去。
  紫金九龙御辇上下来一袭紫袍身影,丰姿冶丽,凤仪灼灼,那人向人群走来,像是开了一路清梅,一顾一颦之间,凝了天地。
  原本喧闹的瑶池仙境,刹那间静得换了天地。
  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紫微天帝”,人群才反应过来纷纷跪拜作揖。
  那人施然行来,落座于主座下首位。
  统御万星的紫薇天帝协助玉皇执掌天经地纬、日、月、星、辰、四时气候,能呼风唤雨,役使鬼神,为万象之宗师、万星之教主。仙阶之高,仅次于玉皇大帝。
  高高在上的紫薇天帝从来不摆架子,每次天庭盛会都是四方天帝中到的最早的,对仙众和颜悦色,让人如沐春风。
  比起四御天帝中另外三方天帝,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
  不多时:
  南方红光夺目,南极长生天帝缓缓而至。
  西方青光耀眼,雷霆万丈,勾陈天帝瞬息而至。
  东方祥云奔涌,金光万丈,青华天帝凛然而来。
  紫微天帝淡淡抿一口仙酿,神态如常,长长的眼睫根根分明。
  玉皇大帝和王母时辰掐的正好,四方天帝落座,他们摆架上座。
  紫微天帝沉默寡言,不管多热闹的场合,他都沉静端坐,像是一座化不开的冰。等他站起来,就是要走的意思了。
  圣诞的礼节程序才走完,王母刚宣布众仙自便,紫微天帝就举着玉杯向玉帝王母走去。
  彼此都是天庭里万年的老熟人,王母一看就知道紫微天帝这是要撤。端起酒杯客气地和紫微天帝隔空碰了一杯。
  漂亮的人儿,总是让人看不够,连王母都忍不住多看两眼,意犹未尽地回头,正看到身边的玉帝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紫微天帝缓缓走远的背景。王母若有所思地回到座位,默算:紫微天帝到天庭有九千年了吧。
  “紫微封神登帝之时,天庭尚无玉皇大帝,中天北极紫微大帝统率天庭,而后紫微天帝迁离中天,玉帝受封入主中天,紫微天帝甘居北极,再不问朝事,九千年来,他真不怨么?”王母娘娘暗想,悄悄又瞧一眼玉帝,玉帝若有所思地下视众仙。王母娘娘又叹一口气,九千年之长,如今看来,不过白驹过隙……
  紫微天帝是九千年前封神大礼时首位受封的神仙,姜子牙的打神鞭在封神之战里威力平平,空有无数大道符箓环绕,不见“天罚之鞭”之威,却是从落在紫微天帝身上起,沾了帝血的木鞭,终于开了神光。
  紫微天帝乃凡人封神,于凡人时未曾修行,封神时没有半点法力,却能以自身帝血为打神鞭这等极品先天灵宝开光,打神鞭经紫微天帝开光后,威力之巨,让所有神仙闻鞭丧胆,打神鞭镇万神,天庭神仙无不唯命是从。
  打神鞭乃天罚至宝,是助玉帝掌控众神的至宝,打神鞭由紫微天帝开光,而非玉帝……此事,在天庭讳莫如深。
  同样让众仙不能妄议的还有一人。
  天庭里众仙最不敢惹的人是谁?
  玉帝?不是,玉帝哪有王母难对付。
  王母?还不是,王母再厉害,也仅是玉帝的妻子,爬不到玉帝头上去。
  那是谁?
  所有神仙都心知肚名,在天庭里最不能惹的就是青华天帝。触怒了玉帝大不了被革去仙职、抽掉仙骨,惹毛了青华天帝,这辈子下辈子几辈子都别想在天界,哦不,还要加上人间和地府都别想混了。
  青华天帝是什么人物,他能比玉帝还大?
  单从仙阶上看,玉帝是天庭当仁不让的老大,紫微天帝排第二,青华天帝排到第三,而且前面还挤进了一个妻凭夫贵的王母。
  实际上,各路神仙都知道,青华天帝才是天庭势力最大之人。他是能救度一切众生的最高天神,他是地狱的最高统治者,他甚至统管天庭最富饶的土地东天,住在星宿中象征终极崇拜的太阳宫。
  更有神仙私传,玉帝法力其实不如青华天帝……
  但这些在比起青华天帝的背景来说,根本不足为道。
  他是元始天尊的儿子!
  独子!
  是元始用自己精元化出的唯一的儿子!
  天庭初建时的三百六十五位正神都是元始天尊的徒弟姜子牙封的,玉帝是元始一纸符召封的,青华作为元始天尊的儿子,还用多说么。
  所以命比天高的青华天帝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连玉帝都得让着他,凭什么紫微天帝连个正眼都不给一个?”青华天帝恨恨想,“他紫微天帝真当自己是亚君,仙阶比本天帝高那么一点就能目中无人?”
  青华天帝目光一直粘在渐渐行远的紫微天帝身上,随着紫微天帝一拐弯,青华天帝眼中的那一抹紫色“嗖”地不见,青华天帝眼中白光闪过,心头某个角落像被抽了气似的无着无落,他愣了半晌才恍恍惚惚地回神,拍一下身边的勾陈天帝:“紫微天帝封神之前叫姬考?”
  “啥?”勾陈天帝正在品酒,被青华天帝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问得晕头晕脑的。
  “听说世人都叫他伯邑考。”青华天帝又问。
  “你问他做甚?”勾陈天帝终于回过味来,紫微天帝是天庭的老人,九千多仙年了,大家早把紫微天帝的凡名抛诸脑后,怎的青华天帝忽然提起?
  “就你麻烦,他一个亚君,我仙阶不如他,便是连问问都不可?”青华天帝微嗔。
  “他姓姬名考,人称他伯邑考,是因他是周文王长子排行为伯,邑指世子他为西歧储王,他若未先于周文王逝,恐怕周武……”恐怕周武王便不是姬发,或许主持封神之战的帝王便是姬考,或许姬考最后被奉进三皇殿,便不用受辖制于天庭,被玉皇大帝几千年来小心提防……勾陈天帝思绪一时想远。
  “你怎的如些清楚?”青华天帝讶异。
  “我比你早来天庭二千年,知道的比你多了去了,我虽然打不过你,但天庭诸事,定然比你知晓甚多,此事你休想与我作比。”勾陈天帝理理思绪,把刚才一点恍然掩过去。
  青华天帝从小和勾陈打闹惯了,被勾陈天帝一激,张口就呛他:“如此,勾陈天帝倒是说说紫微天帝怎的不与我等三方天帝来往,本天帝洗耳恭听?”
  “……”勾陈天帝咂舌。
  青华天帝虽是呛勾陈天帝,实则心中确实想知其中原委,他见勾陈不知所以的模样,和勾陈天帝大眼瞪小眼了一阵,便有些兴趣索然。
  他又瞧了瞧宴厅外拐角的地方,缭绕的仙光中早没了那抹紫色,他撇撇嘴,爱惯了热闹的青华天帝突然觉得这盛会有些无趣。
 
  2.混世天帝(修)
 
  此等盛会,青华天帝一般都参加,有热闹不掺和不是他这种风华正茂张扬嚣张天帝的作风。
  青华天帝长了一副绝世皮囊,加上天帝本人孔雀心理,走到哪儿都要耀眼夺目。这一回盛会,他之前来时摇摇摆摆下了御辇,原以为会像平日那样接受众仙热切的目光,却没想到只有稀稀拉拉的目光。众仙的目光都朝着上首的看着某一个点。
  看的是谁呢?
  当时青华天帝面色不郁地朝那个方向看,只见一袭紫色的身影,说不出的清雅,又掩不住的华丽,居然有人能将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中和的毫不违合,青华天帝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青华天帝素日里常与勾陈天帝厮混在一起,他扭过头问身边的勾陈天帝:“那位是谁?”
  勾陈天帝嘴角抽了抽答:“紫微天帝。”
  青华天帝那时真没想到在蟠桃宴上能见到传说中的紫微天帝。
  青华天帝没把勾陈天帝奇怪的表情当回事,顺着视线又望过去,距离近了,看清了那人如墨的青丝束进高高的紫金玉冠,一缕青丝滑到耳际,如磨如琢的耳廓下面是流畅的侧脸,像打磨如镜的白玉。青华天帝见过的美人何其多,头一次被一个侧脸美到窒息。脚下的步子不觉加快,朝着那袭身影迈过去,却被人往回拉了一下。
  勾陈天帝扯着嘴角朝就近上座努了努:得坐这边儿。
  青华天帝这才回了神,跟着勾天帝陈落了座。
  青华天帝的位置在主座右手首位,正对着的就是左手首位的紫微天帝,正方便他大大方方打量对面。
  因为各种各样的巧合和,青华天帝从未见过紫微天帝。
  天地间竟有长得如此好看的人?青华天帝看得竟有些痴了。无法形容的美丽,超越了男女的漂亮,青华天帝的目光嚣张又着迷地望向紫微天帝。
  对方却混似没看到他,略略低着头,光洁的额头下面两抹青山黛飞入鬓角。似乎有所感应,对面那人抬眸往青华天帝这边看。
  青华天帝睁大的眼里不自觉地带上了些示好,他有些诧异于自己居然想跟对方打个招呼。
  可对方分明不领情,眼神掠过他落在了某个不知名的点,淡然又悠远。
  一点点不快涌上心头,夹杂着被人抚了面子的尴尬,连想起从前紫微天帝缺席自己登基大典的怨怒,变成了愤懑满满。
  青华天帝扭头问坐在身边的勾陈天帝:“你说那紫微天帝到底是男是女,长成那副模样?”
  发现勾陈别别扭扭地正偷偷瞧对面的紫微天帝,一点好东西被人觊觎的不快冒出来,青华天帝对勾陈天帝正色道:“勾陈天帝看哪儿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