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叶公子之死 作者:廑渊

字体:[ ]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
    书名:叶公子之死    
    作者:廑渊    
    
   【文案】
    秀恩爱秀到死为止。
    CP:叶公子&梅花妖,互攻。
    更类似纯粹妖怪故事……内容诡异,一路神展,短篇。
 
    1、
    叶公子便是叶公子,别无他名。
    甫出生时,便有道士上门,直道小儿命数离奇。
    叶家是当地富贵人家,二老也是精明世故人,但难抵道士仙风道骨,眼瞅着就不同寻常,心中惶急,忙求破解之法。
    道士也未推辞,言法子简单,只需不与小儿取名,阎王殿生死簿上寻不见名字,等过了而立,一切皆好。
    这法子的确简单,未料叶家二老不久双双辞世,叶公子一人独撑家业。
    叶公子除了双亲,族中竟无旁的亲友,幸而他自幼聪颖,得了遗产后,虽泼天富贵难得,做个富家子也足够。
    他人聪明,却多观笔记异闻,并不拘泥经史,自十四那年得了秀才,再不注目仕途,如此便是好几年。
    时城中太守宅邸忽遭异事,日夜难宁,深受其扰,旬月有余。也延请过诸高僧老道做法,终不得解。
    叶父与太守是故交,人虽不在,交情犹存。那日叶公子至太守府中做客,时天已昏昏,太守心中惴然,果不多时,便见屋外人影幢幢,飘忽不绝,不似人形。又闻尖啸缕缕,令人心生怯意。
    太守深受其害,早面如金纸,两股战战。
    叶公子对异状视若不见,笑问:“大人可知谁在外头?”
    太守惨无人色,并不应答。
    叶公子摇头笑了声,不顾仆从拦阻,推门而出,步履沉稳。黑风呼啸穿堂而过,吹落了厅堂中的挂轴,他却迎风而立,宽袖飘拂,面不改色,潇洒倜傥至极。
    “我便站在此处,可能奈我何?”语毕,竟大步踏出。
    不知因何缘故,风瞬息而止,怪声亦是不见,平静已极。
    叶公子慨然,大笑而归。
    太守问:“贤侄从哪得来的异术,好生厉害。”
    叶公子却笑:“我不过一书生,何来异术?那些个黑风妖气,我只当它清风拂面,又何以畏之?”
    太守心中暗骂这叶公子就是个浑人,却也不得不赞他一身胆气难得。
    说也稀奇,自此太守府再无妖物作祟,太平无事。
    叶公子长六艺,绝非弱质,常在城外狩猎,恰与太守遇见。
    太守小女年方二八,乘小轿随之,闻见叶公子声音,忍不住掀了轿帘偷看,正见公子都雅。
    两家本是世交,太守有心成全,又因叶家无人,便与叶公子道:“贤侄觉得小女如何?”
    叶公子道:“容貌不甚美。”
    太守恶他轻佻,再不提结亲之事。
    叶公子知晓缘故,不以为意。
    一夜灯下读书,月朗风清,正是良辰。
    忽闻叩门声,他以为是家中仆从,直去开门。
    未料是一毛色斑斑的老狐,后腿直立,两爪作揖,且会作人言。
    老狐自言姓胡名丹,闻说叶公子风度不凡,特来一瞧。
    叶公子也不害怕,又听他说得好玩,引之入内,烹茶待客。
    老狐正襟危坐,狐面端凝,叶公子问他些许妖类奇事,一一回答,直似故人好友。
    天明时,老狐方有去意。
    叶公子弯腰携了老狐爪,与他作别。
    直至晚间,叶公子忽见窗边多了一丛青竹,茎身清透,如绿翡翠,叶片油亮有光。
    他轻叩茎身,道:“我慕先生高华,可允一见?”
    青竹抖了抖叶片,化作个青衫男子,额高眉清,风度翩翩。
    二人交谈了几句,叶公子这日里休憩未足,精神不佳,竹先生见状,便回复原型,唯竹香悠远。
    叶公子本就是个洒脱人,虽知老狐与竹先生是妖非人,却只当他们普通朋友处着。
    这日他于案前整理书籍时忽见其中夹了瓣白梅,而府中并未种植梅花,不由略觉奇怪。
    启窗发现原先的青竹不见,变作了株枝干古拙苍劲的梅树,花色宛如新雪,十分动人。
    叶公子俯身勾了朵白梅,闭目轻嗅,忍不住赞道:“玉骨冰魂,清姿凝素。”
    话音方落,手心里的白梅成了块温温凉的暖玉。他一怔,睁眼见竟是只修长白`皙的手。
    手主人广袖深裾,峨冠博带,反手拉了叶公子手,穿墙而来,笑问:“公子只喜欢那竹先生,不喜欢我吗?”
    他口中问着,却近前伏在叶公子颈边闭目轻嗅,正如此前叶公子嗅梅香。
    二人本就只隔了一层薄薄衣衫,梅香萦绕,叶公子手抚在对方腰上,闻言道:“梅郞……我心悦之。”
    2、
    这年月,凡是读书人,多少有点风流的毛病,叶公子也难免。只是他人风流,这话却纯粹是因为对方的确风姿不凡。
    况且,梅郞并无志怪小说里精怪惯见的柔媚姿态,反倒是风姿飘逸,与那竹先生相类。
    叶公子说完那话,握了梅郞的手,引他坐下,与先前老狐同样对待,端端正正。
    梅郞指尖若有若无地划着叶公子手背,面上一派正经。
    叶公子只当他与先前老狐、竹先生一般,偶尔往来,做个朋友,不想自那晚起,梅郞便在他府中住下,几与他形影不离。
    时而人形与他相伴,时而附在他袖上,变作一缕梅花香,晚间入梦时,清香仍在。叶公子自认坦荡,也被他引得心多跳了几下,手心又热了些。
    事有反常即为妖,况且梅郞本就是妖。叶公子只作不知,与梅郞平常处着。
    这日天黑得异常早,梅郞与平常相较,竟多了些许局促。待到天上再无半点亮光,更是拉着叶公子衣袖,半分不松。
    叶公子猜着缘由,也任他去了。
    此时节正是严冬腊月,他耳边却朦胧听见蒙隆隆雷声,梅郞高呼了一声:“郎君!”伸手死死搂住了他。
    屋外有雷无雨,叶公子放眼瞧去,天上乌黑浓重的云朵攒成一团,梅郞搂他腰的手愈发紧了些。
    他道:“这便是天劫?”
    梅郞呼吸咫尺可闻,气息略有不畅:“是了,那便是天劫,郎君救我。”
    叶公子抚着他背安抚:“莫怕,不过是鼓声稍大了些。”
    老狐蜷在了屋外青竹下,瑟瑟发抖,竹先生青翠的叶片也耷拉大半,了无生气。
    梅郞抱着叶公子暖和的身体,心内满足地叹了一声,面上神色更凄惶几分。
    天上闪电最终未曾落下,或者说,叶公子方瞧清了大概模样,便如泡沫般碎了。
    如此十数多,连乌云都散去了。
    梅郞却未松手,唇贴着叶公子修长的脖颈,张口含住了那小小的喉结,然后舌尖从喉口一路滑到衣襟下的锁骨处。
    叶公子眉头终于动了动。
    他微妙地有种“被风流”的感觉。
    梅郞伸指描摹着叶公子面上轮廓,也难得有了点下不了手的感觉。只怪这公子容貌虽好,目光却太平和。他一咬牙,发狠直接将手探进叶公子衣里,捏了一把。
    叶公子“咝”了一声,梅郞问:“郎君舒服吗?”
    对方是个坦荡人,或者如太守所说是个浑人,虽然第一次面对现下情况,也尤其坦荡。
    “舒服,若是下手轻上三分,便更好了。”
    梅郞推了叶公子入榻,抬手摘了自己发冠,俯下`身去,勾开了叶公子半遮半掩的衣襟。他手放在对方胸膛上,指甲轻轻划过,眼可见地叶公子身子抖了抖,又问:“这回舒服吗?”
    叶公子轻喘了下,道:“舒服。”
    梅郞将手又往腰上去了:“这样呢?”
    “挺好。”
    梅郞手已经往下面摸去,叶公子倒吸了口气,不用回答了。
    后者虽然风流,但此前还没风流到男色上去,此次倒是第一遭。梅郞是个刚过了天劫的老妖,千年道行,手段自然繁多,交锋之下,却是他面红耳赤,只因对方坦荡地让他都有些难为情了。
    叶公子浑然不觉,虽被压在榻上处于弱势,却闭目细品其间滋味,还不忘提点两句,到底是轻了还是慢了。他每开一次口,梅郞面上便多一丝红。
    如此一番云`雨下来,梅郞被叶公子害得气喘不定,暗道到底谁是妖怪。
    叶公子初识男色,仍未满足,反身压了梅郞,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似在品评。
    梅郞略侧了头,低声唤道:“郎君……”
    叶公子低头咬住他薄薄的耳垂,嗅了一嗅:“梅郞身上好香啊。”
    明明是句普普通通的句子,梅郞的呼吸却可悲地窒了窒。
    3、
    老狐领了群修成人形的狐子狐孙,替了府中仆役之职,往来间所见俱是姣童美婢。原本只一丛孤零零的竹子,一夜间变作了片竹林,时有清俊男子在此间弈棋吟诗,风雅得很。
    叶公子自然不是寻常人,只作没见。
    梅郞仍是孤家寡人,或者说,成了府中半个主人。
    对于他,叶公子没有哪处不满意的。若论容貌,自是上佳,连着风度气质也好,论脾性,桩桩顺着他来,也没有斗气时候,自是极好的。
    梅郞是个大妖怪,活了没有千年也有好几百年,什么人都见过,还偏偏没见过叶公子这样的,以他看来,就是十足的妙人。
    太守府的事情不是秘密,据当事妖说,他是被活生生给逼走的,要不然哪会有如此多的精怪前仆后继地往叶府一窥究竟。这一来,才发现此地真是个好地方。
    连天劫都不敢落下,世间可还有比此处更好的?
    也不是没有精怪心怀恶意的,却连近身都难,遑论加害。如此一来,这叶公子真是全身上下都是个谜。
    叶公子近来的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狐类天生魅惑,老狐从未在他面前现过人形,那些个小狐狸却不同,化出的形容一个赛一个美貌,各有千秋,都是国色天香,皆且知心解意,事事做得熨贴。而风度翩翩的竹家子们,精通经史杂文,琴棋书画也不在话下,尽是难得雅士。
    纵然床笫之间,还有个梅郞候着,全凭他心意,无论何种花样,只管说便是,从无拒绝。如此,叶公子在温柔乡里腻了好一阵子。而与梅郞看来,他自己亦是陷在了温柔乡中,叶公子在床上的坦荡程度,真是他平生仅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