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雪浮图 作者:白墨楼

字体:[ ]

 
文案
  七年前,一时心软让他救下年幼鲛人
  从未想过,一旦招惹,便再也逃脱不掉
  武力值爆表外冷内热美人攻and为报大仇别有心思接近他的小弱受~
  CP:傅少棠×顾雪衣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报仇雪恨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少棠,顾雪衣 ┃ 配角:方既白,林淮衣 ┃ 其它:碧空涯,龙骨莲,鲛人
==================
  
  ☆、第1章 楔子
  
  三月,春山如笑。
  傅少棠想,正是练剑好时节。
  渊山芳花烂漫,淡冶如笑,天下剑修圣地,亦有一派大好春光。山谷嫏嬛书阁剑典万千浩若烟海,至刚至猛者有,至轻至快者有,灵巧飘逸者有,徐缓沉着者有,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数道齐备。
  盏茶时分,已出剑阁,傅少棠心无杂念,沿寻灵台明光,拾得残页,名为《连山》。
  师尊风挽裳眸光轻扫:“此剑甚难。”
  傅少棠只握残卷。
  “乾、兑、离、震、巽、坎、艮、坤,连山名为一剑,却有八大剑道,两两相生,又添变化,繁复艰深,入门不易,进展亦缓。且需往世间至处领会八剑之势,剑势未取,则屏障不破;屏障不破,则炼神无期。”
  傅少棠道:“我知晓。”
  风挽裳一言不语,静待下文。
  “非我择它,它亦选我。”
  “剑者,当一往无前,不惧艰险。”
  风挽裳倏尔一笑,春光亦失了明媚颜色:“好,就学连山剑。”
  .
  六月,夏山如怒。
  傅少棠想,正是练剑好时节。
  剑道已选,当先取势。乾天一路,渊山虽好,却亦有别处不逊于此,风挽裳问明他意,便将他提至碧空涯。
  长空万里,晴霄一碧,沧浪水浩浩汤汤悬天而下,清者于天之上,浊者地之下,抬望眼,烟水缭缭,银光灿灿,若九天星河倒悬。
  化灵气为水之体,以剑意为水之源,其名为水,其实为剑。
  傅少棠手中无剑,折枝为剑,一路挥洒,纵意自如。至酣处放声长啸,畅快淋漓,虽衣物、肌肤为锋锐剑气所伤,亦不掩心中快意。
  涯内年龄相仿者,月脉传人谢清明不请而至,笑得清清朗朗,却不掩其中促狭之色。
  傅少棠挥枝而向,谢清明折花以迎。
  最后击碎对方花枝的是傅少棠,身上白色单衣全被汗浸透了,湿漉漉黑发遮着前额,瞳色却明亮异常。
  手中空空的是谢清明,促狭神色与体内灵力皆耗得干净,脸色苍白,神情却极是坚定。
  “明日再来!”
  异口同声,面上皆有浅浅讶异之色,最后相视一笑,却自有默契生于其间。
  至此两人勤修练剑,日夜不缀。
  .
  九月,秋山如牧。
  傅少棠想,正是练剑好时节。
  碧空涯上无日月,倏倏两年而过。乾天初具,当取坤地,稷下学宫数里之遥,却正是此节好去处。
  乘轻舟,行水路,看一路湖色山光。重峦叠嶂,明净如妆,与友同行,而至沧渌。
  谢清明只说己身谢家弟子,傅少棠却从不掩饰身份。渊山名声甚隆,好奇者多,挑战者众。稷下无不是青年一代佼佼者,目光所及处,闪烁的都是蓬勃向上的野心。
  更有好事之徒,言其容华静时若重楼飞雪,动时若春江月夜,南荒鲛族亦不及其万一,言语轻佻,心思昭然若揭。
  傅少棠不笑不怒,白衣清越,独立天元之位。
  十九道痕迹刀削斧凿,笔直深刻,棋秤光可鉴人,若藏云烟。上面疏疏落落搁着数枚棋子,黑白分明,乃是一盘残局。
  千钧棋秤,十丈方圆,傅少棠独立白子,欲战者立黑子,落地出局。
  各派俊彦飞身而上,又身飞而下。
  中天月上,照他人如玉树堆雪,剑却堪比风雷之烈。
  傅少棠痛痛快快地练了一天的剑。
  尔后,稷下学宫内,再无人敢撄其锋芒。
  .
  十二月,冬山如睡。
  傅少棠想,正是练剑好时节。
  春来秋往,四年寒暑。下渊山时春光甚好,归来时却是冬风惨淡时节。
  离时修为不过炼气,回时乾坤已取。
  连山剑者,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风雷相薄,水火不相射。如今乾天坤地,两相变化,连山剑道,方初窥门径。
  师尊衣容如旧,一番考校,神色颇有赞许。
  由是而言心中所想,离山四年,皆以草木代剑,而今初窥剑道,惟愿得一兵刃。
  三九腊月里寻遍渊山剑冢,凛冽冬风加身,前辈神兵相持,乾坤剑势打磨得愈是纯熟圆融,便愈让他明白,宝剑虽利,却与他无缘。
  是年,冰嘶雪融,青帝重回。
  渊山传人往南荒取石铸剑。
  
  ☆、第2章 复春归
  
  十数载来沧陆风云变幻,各门诸派此方唱罢彼方登场,明争暗斗好不痛快。今日干戈明日玉帛,今日为朋明日成仇,夺的不过是一个势,为的不过是一个利,取的不过是一个名。
  年轻后辈若雨后春笋层出不穷,灵修武修各有英杰一时瑜亮。或化作刀下亡魂一抔热血尽付黄土,或为长空星汉供人膜拜瞻仰。
  三尺冰封下潜流激涌,然而冰封之上亦是朔风凛冽。说不得便是一派万里北国,雪飘景象。
  倏忽间,隙中驹、石中火,二十年弹指一挥而过。
  .
  二十年来太初太始越发剑拔弩张,虽一者居于东莱仙洲,一者位于西极昆山,万里之遥却未见矛盾少许,反而越演越烈,大有更甚百年前之势。
  盖因两者,一如骄烈之日,一若清辉之月,向来只见日光月华,交相辉映,却万万未见九天之上,双曜并行。
  矛盾之所以是矛盾,那必然便有不可调和的理由。修炼之道,向死求生,乃是逆天改命之举,自然容不得他人分过去半点天地气运。相峙已久,说不得,便谋求些其他手段,以期压过对方。
  .
  北漠渊山凭借风挽裳一力支撑屹立不倒,虽门内同辈云游已久,然而她一人一剑,却并不堕沧陆剑修圣地威名。
  四十年前稷下大比风挽裳一剑折桂,自此名声方起,以其女子之身,竟也无人敢缨其锋。
  .
  北漠峭渊山,南荒覆海族。
  数年以来南荒海族游离于沧陆之外,疏离之态淋漓尽显,并无意于沧陆上争端。只因南荒海族多为鲛人,生性并不喜争端,且生活在万顷碧涛之下,自然习性迥异于沧陆。
  沧陆武修百里挑一,若问灵修更是万中无一之数,然而南荒鲛人,生来却十之八九,皆有灵力,更有一半几率,生有先天之灵,兼之容华秀彻颜色昳丽,自有一种曼妙风姿。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身负异宝,自然引得各方出手。海族震怒,万顷碧涛化作修罗杀场,怒海狂澜,惊风激烈,一战葬送千万人性命,饶是如此,亦未挡下沧陆灵修觊觎之心。
  只因一战之后,再无余力,相传是因圣物失落,方至今日局面。
  .
  尔后灵修掳掠,族人流离,沧陆自此而有蓄养鲛人之风。海族逼不得已闭国,却仍有年幼无知者跑出,成为灵修猎物。
  然而前往南荒寻宝者虽众,万顷碧涛下掩埋白骨更多。狂海惊澜绝非凡人之力能够抵挡,何况海族与灵修血海深恨,若有相遇,更是难免一番争端。是以若非绝顶高手,恐怕自保也难以做到。
  沧陆人话南荒事,便时常有打赌年青一代有谁会栽在那里,这些年,赶往南荒的络绎不绝,从此渺无音信的更是一个比一个多,好似一个萝卜一个坑,偏偏南荒遍地是宝藏,也遍地多大坑。
  这不,便听得有传言来,渊山这一代传人,名讳傅少棠的那位,也似大白萝卜一头栽进了南荒坑里。
  有人最后一次见他,尚还是两年前在陨星川下。正是惊雷阵阵时节,傅少棠却不顾众人阻挡,执着一把“春水别”,毅然而然深入南荒。
  自此之后,音信渺茫。
  .
  南荒万里何其之广,然而自其中返回者,却无一人见到他踪迹。初时众人皆以为他为练剑闭关,然而时日一久,却教人生出些不好联想。说不定便是凶多吉少,失踪在了狂海惊澜之中。
  由此唏嘘叹惋,风挽裳这一代只收的他一个弟子,说不得,渊山传承便会就此断绝。
  .
  渊山传人失踪,沧涯避世已久,由是各方刀光剑影,蠢蠢欲动。
  然而纵使心思昭然若揭,也各有一点顾忌,不敢冒然而动。
  沧陆口口相传,孺子老翁皆是通晓——
  剑起渊山,灵始沧涯。
  .
  渊山九重剑路,碧空沧涯飞瀑,各为剑、灵二道敬仰。
  纵使渊山传人失踪日久,亦少有人敢上门寻衅。
  是以各自蓄力,以期潜藏手段,夺得头筹。
  倏忽间,又是一年稷下大比将至。
  .
  各族各派如风吹流沙时聚时散,有那杀人夺宝之能,却无更改四季之力,是以虽说东莱西极剑拔弩张刀光啸啸,不见暖意唯见雪影,沧陆大地,却又是一年青帝重回。
  秋风冬雪,复春归。
  
  ☆、第3章 明月楼
  
  时值初春,暖风熏人。
  木城为湘水上游水陆转运之地,向来繁华。恰逢天光明媚,游人来往,络绎不绝。景明湖胖,明月楼上,亦是一派热闹景象。
  眼中景,杯中酒,赏了这景明湖,不可缺流霞酿,而两者同得,更是快哉。这一时,天色将晚,余霞如绮,众多酒客斟的是壶中之酒,听的却是说书之人。
  明月楼内的说书先生惯会卖弄唇舌,在酒客里也颇有些名气。朝着堂上大马金刀的一坐,捡起来沧陆上一众旧事传说,听得众多酒客目不转睛。偏偏又是个眼睛钻到铜钱眼子里去的,就喜欢停在关键那一处,吊足众人胃口。
  这时候正巧说到紧要关头,说书先生嘴巴却闭的跟锯嘴葫芦也似,任你抓耳挠腮,他自岿然不动。
  半空里不知道谁砸了一记碎银,好巧不巧落在说书先生茶碗里。那说书先生登时回头,却被半敞的雕花木窗挡住视线,只隐约瞧得见是个白衣身影。
  虽瞧不见打赏的人,但银钱已入手,说书先生皱的跟苦瓜似的脸就舒展开,锯嘴葫芦嘴巴也跟着回来了:“……接下来将有件江湖盛事,不知道诸位是否知晓?”
  “嘿嘿,莫不是那稷下大比?”有人便接了一句,一言既出,四下皆是惊动。
  稷下大比二十年一次,乃是灵修、武修划分势力最好时机,门派世家、各族诸国手段齐出,只为夺得鳌头,且并不禁常人平民参加,乃是沧陆上一等一的盛事。这说书先生一提,众人一想,算算日子,竟是快要到了。
  说书先生捋了一把胡子,一把羽毛扇摇得慢慢悠悠,却只顾摇头:“错矣错矣!”
  “诸位未免太急,须知离前次稷下大比,不过才十九年光景,少说也还有一年要等……我要说的,却是另一件盛事。诸位可知晓,这小镜湖将开的辛夷花会?”
  堂内一个黑脸大汉急性子,立时便嚷起来:“我只知晓那稷下大比,这劳什子辛夷花会,却从没听说过!”
  说书先生橘皮老脸转过来,嘿然笑道:“嘿!诸位只知道稷下大比是各派俊彦出名之时,却没想过,那些错过了稷下大比的,却要怎么将自己名气给闯出来?”
  黑脸大汉垂头不语,显是被难住了。说书先生见状,也只羽扇轻摇:“若说辛夷花会,不若说是少年英杰大会……除却稷下大比这般十分重要的,总要有其他供少年英才们切磋的机会。这小镜湖辛夷花会,广邀沧陆少年英雄前往,赏花是假,论道是真……我却听说了一传闻,这小镜湖主的位置,恐怕也会变一变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