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每天都看到画师在画春宫图册 作者:夏氏锦年

字体:[ ]

 
 
 
书名:每天都看到画师在画春宫图册
作者:夏氏锦年
 
王府的宫廷画师林修玉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他偷偷画了不少春宫图册,而其中主角正是当今晟王萧承烨,另一个主角则是他自己。
晟王殿下也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他亲手布了一张天罗地网,只等着这个觊觎他美貌的小画师乖乖掉进去……
食用须知
来自于下班途中的突然脑洞,忠犬腹黑王爷攻X看似软萌实则腹黑傲娇画师受。
作者煞笔无逻辑,背景架空,考据党勿扰,纯粹傻白甜谈恋爱,全程虐狗。
#小时候作得孽,要用一辈子来偿还#第二发。
萧狗蛋的封号念“成”。
#晟王府里卖肾宝#
#大俞有王名狗蛋#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爆你菊花→_→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甜文 宫斗 宅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修玉,萧承烨 ┃ 配角: ┃ 其它:节操万万碎,画师又被睡。
 
 
 
☆、林家修玉
 
?  林修玉是个文弱书生,生了一副好相貌却偏偏命不好,若是生在富贵人家怎么说也能捞上一个翩翩公子的名头,然这位公子家境清贫,早年丧母让他一直跟随父亲生活,前些日子父亲讨了邻村的一个老姑娘当老婆。
  本以为能够就此过上平静日子,以为家中有了女人操持,怎么着也比如今这幅局面来得好看,却未曾想这娶进来的并非温婉贤淑,反倒是个彻头彻尾的母老虎。
  新娶进门的张氏容貌过得去,行为举止却粗鄙非常,对于林修玉这个继子态度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他的父亲林忠阳又是个性格木讷不善言辞之人,林家虽说落魄了些,可祖上好歹也勉强称得上是一句书香门第,林忠阳却着实不是这块材料,反倒是如今方才十六却已是文采卓然的林修玉承了林家那仅存的一些书香气。
  若不是家中着实清贫了些,单单冲着他这张脸便足以成为邻村不少姑娘的夫婿人选。
  对于嫁进这林家,张氏可是百般不愿意,好在林修玉如今年纪尚小,林忠阳又不善言辞倒是方便拿捏,因此这位母老虎刚一嫁进门便是作威作福。
  林修玉年纪虽小,着实不愿意与女人计较,将对方那些着实称得上拙劣的手段径直忽略,林修玉便是准备收拾了东西搬去京城住。
  林家除了林修玉身上那块祖传的玉佩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他之所以选择跑去京城,第一呢自然是为了避开张氏这么一个母老虎,第二呢便是想要靠着自己的字画换一些银两,总归是能够贴补家用。
  尽管家中条件有限,可是林修玉对于自个儿的书画水准还是颇为自信的,尽管不奢望能够门庭若市,好歹也应该会有那么几个识货的买家。然而林修玉到底还是太过于天真了些,他一介平民百姓就算技艺再如何精湛,却终究没有多少收藏价值,自然是无人问津。
  
  林修玉还期盼着能够将这些书画换些银两,他便能够买上一些鸡鸭带回去给父亲改善一下伙食,却未曾想到这书画吸引力着实凄凉,反倒是有那么些个纨绔被他的容貌所吸引,借着看画的名头过来占些便宜调戏一二。
  对于男风之好,林修玉听说过一些,面对这些人的搭讪,竟当真只是以为他们是过来买画的,顿时勾唇一笑,兴致勃勃地开始推荐:“这是我临摹赵霁大师所绘《临江图》,旁边的诗是我亲自提的,字虽比不得大师本人,却也还算刚正飘逸。几位若是喜欢,我可以便宜一些出手的,不知这位公子言下何意?”
  那纨绔子弟叫张元,乃是吏部尚书张竭之子,素来霸道横行惯了,欺男霸女的事儿是一件也没有少干,偏偏父亲有实权,受害者除了忍气吞声竟是没有丝毫应对之策。
  而今儿个张元便将目标停在了林修玉身上,少年面若冠玉又身形消瘦,眉宇间又透着一种不知该如何形容的气质,本就吸引人,如今见生意即将开锣,他又忍不住勾唇轻笑,这幅容姿便着实让人移不开眼睛。
  张元本是准备掀开了他的摊子,再招人揍他一顿出出心中恶气,只不过如今他却是改了个主意,朝着身旁的几个小跟班使了个眼色,对方愣了一会,着实想不明白为何这大少爷会将心思停在这小弱鸡身上,实在是令人费解。
  那小跟班走上前一把抓住了林修玉的细胳膊,脸上露出了自以为非常和善的笑容,开口道:“这位小哥,我家公子有心请你去府上做客,不知可否赏个面子?”
  林修玉一愣,见对方面色不善着实不像是有心来买画的,还以为是过来找茬的却完全没有往自己那张脸上去想,额上已经出了些细汗,讪笑了一声,有些怯怯地开口道:“你且放开我,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可别动手伤了和气。”
  那张元见他满头大汗的模样,脑海之中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看着他的目光竟是更加露骨了些。林修玉尽管粗神经了些,可张元的目光着实过于炙热,他想要无视都有些困难。
  这些人都京城之中惹不起的贵公子,他一个小小布衣着实没有这个力量反抗,看了看自己那些尚未摊开的画作,林修玉咬了咬牙,便是故作出一副惊讶至极的表情指着他们身后,满是诧异地惊呼道:“啊!晟王殿下!”
  那些人下意识地转头去看,林修玉也就趁着他们不注意拔腿就跑,甚至于自己那些宝贝画作都没有心思搭理。
  晟王殿下战功赫赫,尽管如今闲赋在家,可其威慑力在这一辈的京城纨绔之中可并非一般,因此林修玉也就完全得来了有效的逃跑时间,他看着是柔弱了些,可是自小锻炼体力倒是不得差,倒也幸运没有被这些人抓住欺辱。
  林修玉喘着粗气靠在墙上休息,见没有人追上来才是彻底松了一口气,晟王殿下在百姓之中威望甚高,今儿个冒险搬出他的名头迎敌全然是个意外,好在如今没了危险,应该也不会再有什么问题。
  只不过日后这京城卖画的法子怕是再也行不通了,想到这一点,林修玉不由得皱起脸,苦巴巴地叹了一口气,今天一文钱都没有赚到也就罢了,还白白赔了那么多副画,这可是他日夜煎熬出来的心血呢,尽数毁了还没法要赔偿着实是太过于可惜了,好在捡回了一条命,林修玉也能送上一口气。
  张元可是快要气疯了,林修玉跑得太快,他正准备派人去追,便是听得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充满磁性的冷冽声音:“嫌弃你爹的乌纱帽太紧了吗?可否要本王派人相助一二,嗯?”
  最后那上扬的尾音听着慵懒,张元却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转过身便是看到那俊朗英挺的卓然身姿,忙不迭地跪倒在地,磕了一个响头,讪笑了一声,颤颤巍巍地开口道:“不,不,晟王殿下手下留情。我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晟王抬起眸子瞧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弯下腰将稍才不小心滑落在地的画卷捡了起来,打开卷轴便是忍不住挑了挑眉,却并未对此多作评语,反倒是轻笑了一声,道:“你若是再犯,明儿个你爹便会收到贬谪出京的折子。”
  张元连忙磕头谢罪,一直到晟王殿下离开方才松了一口气,心中对于那个小画师却是无端生出了几分恨意,只不过这股子心思却不敢在外表露一二,就怕到时候晟王一时想不开真的拿他爹出气。
  一旦离开了京城失去了护佑,他们也就遭殃了,这一点张元比谁都要清楚。暗中思忖着,就算晟王殿下在朝中声望颇高,可好歹这也是天子眼皮子底下,他也应该不会将手伸得那么长便是,便是暗中计划到时候一定要在尝过那小画师滋味之后好生将其教训一顿,就算不丢去男风馆也要好生折辱一番方才能够消气。
  晟王萧承烨点了点手中画卷,递给了一旁始终未曾说话的黑衣男子,轻声笑道:“调查一下这小画师的具体背景,若是没有问题便安排到我府上去。”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顿了顿,继续补充道:“就以宫廷画师的身份。”
  说罢便是转身朝着一旁的茶楼雅间走去,那黑衣男子应了一声,也没有再多话,依旧是规规矩矩地跟在他的身后。可若是有心之人仔细观察便可得知,这黑衣男子竟是没有发出丝毫声响,且步法诡异想来是精通暗杀之道。
  晟王殿下雷霆手段,且与当朝皇帝又是同一个娘胎里头一块出生的好兄弟,关系甚是亲近全然没有一点皇家兄弟应有的敌对气场,因此圣宠从未断过,而他身边这黑衣男子便是他自小培养出来的暗卫,无论是刺杀亦或者是刺探情报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想要动些手段将一个小小画师安排到晟王府倒是完全不成问题。
  只不过这以宫廷画师的身份就当真有些困难了,如今大俞朝设有墨阁,乃是皇族所用宫廷画师就职之所,待遇自然是极好,可想要考进去可就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儿。
  萧承烨自然不是开玩笑,他稍才有打开瞧过那小画师的画卷,尽管一直以武将在职,可文学丹青上的底蕴萧承烨也是丝毫不差的,自然清楚这位小画师所绘画卷的可贵之处。
  如今墨阁之中大多都是一些年过半百的糟老头子,平日里给皇族亲贵画的那些画卷在萧承烨看来着实是有些惨不忍睹,偏偏这小画师基础是差了些,笔墨之间却有着灵气,且对于色彩构造搭配也有着自己的一番风格,寻常之人也模仿不来,正是晟王殿下期盼着的。
  更何况近来京中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他平日里又无聊得紧,跑去宫里找皇兄解闷也还是会被踢出来。如今林修玉这么一个小绵羊送到了自己眼皮子底下,为了日后过得有滋有味,他自然乐得接过来放在自己身边充当调剂。
  暗一的速度非常之快,次日一早关于林修玉的大部□□份信息便是送到了晟王爷的案头上,清清白白的倒也没有什么问题,只道对方年幼时似乎生过一场重病,得过一世外高人相助方才解除危机。只不过也正因如此,他的身子虚弱,已经失了习武的可能性,只当老老实实地做一个文弱小书生。
  萧承烨挑了挑眉,将手中的书卷放在烛火上烧尽,深邃黑眸之中竟是旁人瞧不懂的玩味之色。
  这出戏,竟是比想象之中要更热闹了些呢。?
 
☆、墨阁甄选
 
?  晟王爷在京中威望甚高,虽说战功赫赫却也并未因此与如今皇上关系生分,左右他们二人作为同胞兄弟,又是一道扶持着走到如今这般地步,感情比之其他兄弟自然是要亲厚些。
  如今尚且留守在京的王爷无非是淑太妃所出的襄王萧承昭,还有皇太妃孙氏所出明王萧承应,襄王与他二人关系尚且不错,闲暇之余也会去对方府邸走上一圈。
  至于那位明王殿下,这不是个好相与的,关系自然算不上有多好,这同父异母的兄弟二人竟是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左右皇家亲兄弟之间相处地这般和谐已是难得,尽管关系不亲厚者也有,却也不会摆在明面上来,总归能留些余地。
  对于这些皇族中的种种秘事,林修玉倒是全然不知,此时此刻他正在积极努力地准备着即将到来的墨阁甄选考试,若是能凭此称为墨阁中宫廷画师的话,不仅有一份固定的工作,而且自个儿的身份地位也都会有显著性提高。
  在大俞朝对于这些宫廷画师可一直是颇为尊重,况且能够考进墨阁的也绝非普通画者,无论是才学亦或者其他方面都必须要有所涉猎,否则的话只有可能吃下一桶闭门羹。
  林修玉对于自个儿的实力摸得很清楚,他也明白依照自己的实力估计也就只有摸摸墨阁的大门,之所以会参与甄选,也无非是想要搏一个名声,到时候他出门卖画也能顶上这么一个明显高端不少的名头,到时候生意虽说不会门庭若市,总比如今门可罗雀来得强。
  由于前几天在京城卖画发生的那档子糟心事,林修玉的大部分得意之作都已经被丢弃,如今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而为了这马上就要到来的甄选考试,他也不得不打起精神这几日熬夜紧赶慢赶总算是画出了一副京郊山水图,作品已经完成,林修玉总算是能够稍微送上一口气。
  他眼皮底下的青黑已经快要拖到下巴,整个精神也是疲惫得不行,见距离甄选考试尚且还有那么两三天,他便是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将自己砸进了柔软的床榻之上,却由于太过于激动一不小心磕到了头。
  一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林修玉皱着一张脸趴在自己的床榻上,这些日子不眠不休总算是完成了画作,精神放松了下来他也能够好好休息一下。没一会儿,被褥之中便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林修玉皱着鼻子抱着棉被睡得正香,竟是全然没有发现自己房外竟然站了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