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捉到一只妖神怎么整? 作者:麦由由

字体:[ ]

 
 
捉到一只妖神怎么整?!
作者:麦由由
 
文案
 
乔平扬是捉妖世家第18代传人,日常就是捉捉小妖、坑坑侄女,座右铭是向钱赚,向厚看,只要给钱,你就是爷!
没想到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一不小心就捉了只大的……
唉,要是实在圈养不成……被扑倒,就安心躺好吧_(:зゝ∠)_
 
初期相处模式大概如下
↓↓↓
泠风眠:朕就是王法。
乔平扬:臣妾做不到啊! 
 
PS:
1.1V1,HE
2.主受,摸摸。可能涉及0.5,笔者表示不负责> v<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平扬,泠风眠 ┃ 配角:雪音、乔千语、李跃等 ┃ 其它:现代,捉妖
 
==================
 
  ☆、第1章 有大鱼上门
 
乔平扬是捉妖世家乔氏的第十八代正式传人。
    上世纪曾辉煌一时的乔氏到了如今也趋于落寞,到乔平扬这一代,已然成为一代单传,与旁门支系间也几乎都断了联系。
    乔平扬,性别男,爱好男,年方三十,头发微微天然卷,身体健康,活蹦乱跳。风度翩翩,绝代风华。后两个词是他自己加的。只是因为这断袖之癖,他无法为乔氏诞下下一代传人,因此,唯一的侄女乔千语被赶鸭子上架接手了不靠谱的准第十九代。叔侄二人联手捉妖,口号是“只要给钱,nothingisimpossible。”
    可能各位看客有人疑惑,这都什么世纪了还捉哪门子妖哇,讲点科学好不好?
    呜呼哀哉,世间万事皆有因有果,时间往前流逝到哪个年代都一样,六道轮回乃不变的真理。
    有人,就必有妖。
    大多数时候人与妖相安无事。可一旦闹起事来,乔家就有活干了。
    虽说现如今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捉妖世家一一败落,乔平扬也只能“勉强”糊口。但他继承了乔氏祖传下来的几处房屋物件,自己住着带小院落最宽敞的乔家院,其余的出租,每月到手的租金倒也够他潇洒度日。
    乔千语与乔平扬只相差八岁,爸妈走得早,从十岁起便是乔平扬一个大男人一手带大的。跟着小叔住在胡同里的乔家院一住就是十年。成年后外出念完大学,自然而然就自个儿出去租了房子住,只有逢年过节才回到乔家院看看。所以现在的乔家院里基本只有乔平扬一个人。
    对乔千语来说,小叔是她唯一的亲人,也是最好的朋友,虽然经常被小叔坑一脸,但他们之间无话不谈、无言不诉。
    滴答。
    短促的一声手机铃响引起了乔千语的注意。
    正在擦头发的她把毛巾随意地搭在脖子里,拿起手机解锁一看,是编辑部发来的截稿日提醒。
    “啊——差点忘了,这个月还有篇书评来着,离截稿日还有——嗯,三天吗…”乔千语皱着白皙的小脸自言自语了几句,脑袋里默默计算三天够不够凑出质量还过得去的三千字的书评。
    接着她就发现在她冲澡期间有个未接来电,来自小叔。
    不假思索地回拨了过去,乔千语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又扯过毛巾揉起了还冒着水汽的长发。
    对面几乎是一秒就接通了。
    乔平扬带着点沙哑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配合他稍显吊儿郎当的语气,颇有一番“道上混”的感觉:“小语儿,有活,市北轻水路那儿有个富人区知道吧,是李家!这单很能捞啊!”
    “去不了,截稿日赶稿子呢。”乔千语一口就回绝了。毫不留情。
    “欸别啊,小语儿,你不是刚分十二期买了双新鞋?这单到手我们对半开,够你还清再飞意大利买几个包呢。”
    这么能赚?小叔不是又忽悠我呢吧…乔千语思考着突然发现自己重点错了,有点气急败坏地吼道,“…乔平扬!你怎么擅自查我信用卡账单!懂不懂什么叫隐私啊!”
    “你自己嫌收信麻烦把流水单都寄回乔家院,怪我咯?”乔平扬也是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
    “我寄回去你也不能看,写着我的大名呢你瞎吗?行了不扯了,我不去。真有稿子。就这样啊,拜小叔!”
    噼里啪啦一通说完没等乔平扬回答就飞快地按掉了通话,并设置到飞行模式。
    乔千语呼出一口气,把手机扔到一边,懒洋洋地在沙发上躺下身。
    小叔真是想一出是一出,我这自由撰稿人再自由也有档期的好吧。乔千语不满地脑内弹幕一条又一条弹劾着乔平扬。当初还不是为了以后接委托方便,小叔才硬要我选择自由职业,竟然还真想让我随叫随到!什么都要我这十九代上,那还要你这十八代干什么!
    乔千语自认已经做出了“高尚的个人牺牲”,才不会无限对乔平扬的要求妥协。
    那箱,乔平扬望着“嘟—嘟—嘟—”的手机愣了下神。
    “小语儿tat……你就这么对小叔,白眼狼哟……女大不中留哟……”唉声叹气了许久,乔平扬还是得面对现实。
    今天是白露。由夏转秋的节点,有些小什物吃饱了三伏天昼夜充沛的天地精华,修为大增的同时,也可能使得其焦躁不安,急切地想破茧成蝶。这个时段,易生妖。
    下午天阴,乔平扬在院门口点了根烟,银杏树下乘风凉。是李跃带着活来找他。
    “老乔,本家出了点情况,想来想去只有来找你了。”
    李跃穿着正装,衬衣西裤领带袖扣皮鞋一样不缺,西装揣在手里,个儿高挑挺拔,十分当得起一表人才这四个字。与之对比,一身老头短袖老头垮裤且好几天没刮胡子的乔平扬显得不大正经。不,是相当的不正经。
    李跃是本市名门望族李家的侄子,算分家,只不过从小和李家大小公子都是竹马弄青梅一伙儿长大,因此与本家走得也颇近。近年来也渐渐在家族企业中担任要职,为人和能力都得到了李老爷子的信任。
    “李公子,这风能把你刮来,看来是阵‘妖风’了。”
    乔平扬笑嘻嘻地掐了烟,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李跃也不摆架子,随意往银杏树一靠,松了松领带。
    他和乔平扬是旧识,挺投缘,有事没事一起出去喝个酒聊聊心头苦闷讲讲近来生活,算是比较要好的朋友。也从乔平扬嘴里听说了不少乔氏的事迹,但当初是万万没想到真的会有来请他帮忙的一天。
    “唉——真的是,我都愁死了。天泽昏迷三天了。市北最有名的医生都请遍了,都说他什么事也没有只是陷入睡眠状态,可就是怎么也叫不醒。现在整天挂着葡萄糖输液。唉——”说着李跃愁着眉苦着脸又大大地叹了一声。
    “你是说李天泽?”乔平扬不无惊讶地扬了扬眉。
    他当然知道李天泽,李家大公子,年纪轻轻就杀进了董事会,从来不轻易抛头露面,媒体很少拍到他的照片,更别说采访了,一概是由秘书出面答复的。是真正的天之骄子。这个李天泽,昏迷不醒?
    “是,就是这个李天泽。天熠本来人在瑞士做长期项目,这次也赶回国了。”李天熠,李家二公子。相较李天泽,更常在媒体上见到他活跃的身影。李跃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娓娓说明情况,忽的抬起头来认真地望向乔平扬,“老乔,本家真是没辙了,老爷子看医生一个个都看不出名堂也被气得不轻,差点犯心脏病。我来找你,也不懂到底该不该找你,是真走投无路。你帮帮我,酬劳好说。”
    “我们这交情,给你打个八折不成问题。”才怪。李家这尾大鱼,此时不宰更待何时。
    乔平扬轻轻勾了勾嘴角,算是答应了。
 
  ☆、第2章 探李宅
 
乔平扬虽然身为十八代掌门人,对捉妖有丰富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但唯有一点是远远不及侄女乔千语的,那就是天眼。乔千语一出生额上便有淡淡的银色光亮,随着她的成长光亮越来越弱,最后深埋于她体内融为五脏六腑之一。只要她想看,那就算变换百种形态,也没有她找不见的妖。当时乔家上上下下皆惊诧不已。开了天眼的乔氏传人,十几代以来不过两三个,这是乔千语生为天生的捉妖师最好的印证。
    乔平扬可没有天眼这么便利的能力,所以这次也想拖着乔千语一起去李宅本家,让她看一眼,可以省他好多功夫。
    可惜侄女不帮忙,只能一个人寂寞地先去探探情况。
    事不迟疑,怕是李天泽的身体拖不了太久,李跃约了乔平扬第二天上午一早接他去本家拜访。
    李宅本家在轻水路的别墅区,区别于成片的联排别墅,李宅是独栋独院,占地面积可观。以至于李跃驱车进入李宅范围后,还开了差不多五分钟才到别墅门口。
    有管家在门口将他们迎了进去。
    李老爷子在客厅正中央的沙发上落座,左手边富态的老妇人想来是李老夫人。
    “伯伯,伯母,这位就是我和您二位提过的乔平扬,乔老师。”李跃出声起了头,随后左右张望了一下似乎在找人,“天熠呢?怎么不在?”
    李老爷子慢慢点了点头,厚重混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天熠在天泽房里守着他。等着你呢。”说着他缓慢地打量了一下乔平扬,似乎在估量此人是否可信,半晌,他问道,“乔先生,听闻你是乔氏第十八代传人,那你可知道乔燃?”
    乔平扬谦和地点了点头,“他是我爷爷。”
    话音刚落,李老爷子浑浊的双目中突然迸发出一丝希望的光芒,“那位半仙竟是你爷爷!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好,很好,小跃你赶快带着乔先生去看看天泽吧……”
    李跃忙不迭地答应着,欠了欠身带着乔平扬上楼梯往三楼去了。
    于是乔平扬在三楼清清冷冷性冷淡室内风格的卧室里第一次见到了李家大小公子真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手背还戳着吊瓶的明显是大公子李天泽,坐在床边眉头紧蹙甚至看起来印堂发黑、与平日里媒体上意气风发形象相去甚远的,想必便是小公子李天熠没错了。
    李跃轻咳一声,又依葫芦画瓢把乔平扬介绍了一番。
    李天熠忙站起身和乔平扬握手,看他脸色铁青大概是连夜照看李天泽几宿都没阖眼了。
    “乔老师,跃哥找你来一定是信任你,你快来看看我哥这到底是怎么了。又没磕没碰的怎么会突然就成这样了…”李天熠语气十分迫切,握着乔平扬的手死紧,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乔平扬与他寒暄两句,抽回手,转身去床边端详李天泽的情况。只见眉清目秀的李大公子闭着眼睛,嘴唇轻启,盖着薄被的胸膛随着均匀的呼吸轻微地上下起伏着,如果不考虑他已经睡了好几天且无法叫醒的话,完全是熟睡酣甜的模样,甚至有几分惹人怜爱。
    这李家公子俩长得丝毫不像啊。李天熠和李老爷子挺神似,浓眉大眼、下颚骨方正有力、皮肤也是健康的麦色,怎么李天泽看起来清汤寡水,肤色病态的苍白,唇色却是淡淡的米分红,有几分出水芙蓉的意思。倒是和他性冷淡的卧室风格相辉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