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宠夫成瘾 作者:方外懒人(下)

字体:[ ]

 
 
  “想必床上功夫不错,勾|引男人有一手,那骚|逼是不是夹的你快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她在床上伺候的你爽吧,爽的你把子孙都生出来了,嗯?!凌锐,我这脑袋上的绿帽子可真是油光闪亮啊!你还敢说是陷害!”
  凌锐眼中有愤恨闪过,他小心的将谈若娅的脚拿下来,小心翼翼的说,“若娅,你,你看,你在外面也,也有男人不是?”
  ‘啪’的一声脆响,玻璃碴顺着凌锐的脑袋划下,他痛苦的大叫一身捂住后脑勺,谈若娅双手交叉于胸前嗤笑一声,蹲下身怕拍他的脸,“怎么了凌锐,你这是看不惯我玩男人报复我是吗?还是说,你觉得自己玩理所应当!你他妈的有那个资本吗?!你看看,你身上穿的皮鞋,阿玛尼,没有我谈若娅你能见到他们的面吗?你忘了当初是谁把人从一条狗变成人了吗?!”
  “我他妈玩给你玩出个儿子了吗?”谈若娅将那小孩的单独照片塞到他的领口之中,揪着领带,“狗就是狗!永远不可能变成人!好,狗有狗权,发|情了也得泻泻火,可你给我搞出来个狗崽子算什么东西!我谈若娅养着你,还得养着你那狗崽子不成!”
  “若娅……”即使是这样的侮辱,凌锐也不敢讲心中的恨意表露出来,谈若娅是给了他平台没错,可是这么多年,她谈若娅花的钱还不都是他凌锐赚的,她只知享乐,公司要是放在她手里早就垮了,这些年他凌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她谈若娅在外面花天酒地他凌锐就不可以找个人乐乐了?谈若娅不给他生儿子,难道还要让他凌家绝后不成?
  “你不服气对吧!”谈若娅一脚踩到他的□□,力道之狠,房子中满满回荡的都是杀猪一样的惨叫声,“若娅,若娅……”
  “我看看这根东西是有多结实,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竟然还能让那寡妇生下小崽子,都说寡妇寂寞春闺猛如虎,凌锐,你满足的了她吗?”谈若娅玩味的拍拍手,发狠的又是一脚,“就你这个样子,还敢给我搞个小狗崽子出来,凌锐你胆子可真不小!你这根东西可是为你们老凌家立了大功了啊!”
  凌锐疼的乌发思考,可他听着谈若娅话里话外的意思也明白了,也许谈若娅不介意他出轨,他在外面随便玩,但是弄出了孩子就是不行,那孩子是明晃晃的打她谈若娅的脸,圈子里谁不知道,这凌锐名义上是她的丈夫,实际说是她的玩物还差不多,现在竟然瞒着她暗度陈仓,跟别的女人孩子都几岁了她才知道!简直是奇耻大辱!
  凌锐疼的几乎晕过去,他缓缓伸手去拉谈若娅的胳膊,“若娅,若娅你听我说,这肯定是谈修寻想挑拨我们的关系,这母子两人都在元安村,他肯定是不想把这笔钱给我们,若娅,我们不能上他的当。”
  “凌锐。”谈若娅甩开他的手,“别人是想挑拨也得有入手的缝隙才行你说对不对?这次按道理来说我还要感谢我那侄子,要不是他,我怎么会知道自己都快变成千年绿王八了,我谈若娅的钱你给了那对母子多少?今天我就把话放这儿,这拆迁势在必行!这房子扩大装修哪个不是我谈若娅的钱,房产写着那寡妇的名字我拿不走对吧,那好拉着拆迁之后得的钱呢,凌锐你知道怎么做吧?李寡妇,房子没了钱她也别想得到!我想你在知道怎么做。”
  谈若娅冷笑一声打了120,看凌锐面白似雪,冷汗涔涔的样子,“谈氏的经理之位不是给人白坐的,你自己掂量掂量!”
  凌锐顿时一口气上不来差点晕过去,看着谈若娅的背影恨恨咬牙,要挟!又是要挟!他凌锐为谈氏做牛做马,要不是他,他们这些人能这么清闲的享福,他不就是在外面生了个儿子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个老女人不知道被多少人玩过,清高个什么劲!
  谈修寻!谈家人每一个好东西!
  □□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疼,凌锐想起身苦于没有支撑,‘蹬蹬蹬’的高跟鞋声音响起,谈若娅一身深v短裙,大波浪披散在身后直坠腰间,摇曳生风的出门丝毫没把这男人放在心上,管他命根子是不是废了,废了正好!
  而当凌锐万分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忍痛拉着护士的手断断续续询问,提心吊胆的时候,谈若娅正骑在齐武的身上浪|叫连连,“……啊!好大好棒……齐老板快点,再快点……爽死了……啊……”
  “小骚|货……老子……老子插的你爽吗?”齐武双手抓着那胸前白玉一样的大□□挤出各种各样的形状,不断的揉搓撕扯,死死疼痛更刺激了谈若娅,叫声更大。
  齐武一个受不住将她压倒趴在他身后,黑紫色的丑陋东西进进出出,不断的拍打着谈若娅肥大的臀肉,“浪货……夹紧点……给老子……伺候,伺候爽了……”
  两人yín|声浪|语不断,过了半个小时齐武死猪一样趴在谈若娅身上急促的喘息,餍足不已,同时眼中满是愤恨,难道,难道自己真的不中用了?!这次可是足足用了三次的量啊!
  谈若娅在下方直翻白眼,这老东西别看老,用起来还不错,力气也行,技术也过关。
  “小妖精,你是不是在嫌弃我!”齐武抓住谈若娅胸前两团狠狠一掐,谈若娅顿时疼的脸色一变。
  她扭头搂住齐武翻个白眼,娇笑着说,“说什么胡话呢?齐哥这么厉害弄的若娅快虚脱了呢,这么好的技术,现在小年轻几个能有,人家啊,喜欢的不行。”
  说着还去挑拨齐武,齐武被她一席话捧得眉开眼笑,谈若娅继续道,“您这时间可够久的,现在有些小年轻也比不上呢,这样才更显得齐哥你宝刀未老啊,你说是不是?”
  这‘更’之一字让齐武抱着她狠狠亲了几口,“小宝贝这嘴比蜜还甜。”只是心里无端的想起了丁夜的话,眉间添了几分阴郁,他自己的身体他是再清楚不过了,刚刚前前后后竟然才半个小时!这传出去真是个笑话,况且还是吃了三次的量,这药效本就猛……
  “齐哥,我问你个事儿啊?”谈若娅趴在他怀里画圈圈。
  齐武被她伺候吹捧一番,这时候心情不错,摸着她光滑的脊背yín|笑,“若娅尽管说。”
  “我那侄子,听说在搞什么拆迁遇到了□□烦!”
  “哦?你这是为他求情来了!”齐武顿时有些不高兴。
  “你想哪里去了。”谈若娅嗔怪的看着他,“我们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是势同水火,他成不成功与我有什么关系,只是,只可恨,可恨……”
  谈若娅泫然若泣嘤嘤哭了起来,齐武顿时心疼,“这是怎么了?宝贝给齐哥说说!”
  “可恨那凌锐拿着齐哥给我的钱养了个寡妇!还生了孩子,这孩子如今都快上小学了啊!拿着我们的钱修补房子,这次拆迁正还是他们那村子,这次肯定要赚一大笔,我怎么甘心啊!”
  “那若娅想怎么做?让他拆迁不成?”
  “这怎么行?拆迁不成那岂不是还住着用我的钱装修的房子,我要让他们房财两空,房子拆了,最后,这钱他们也得不到!”谈若娅狠声说完又开始哭起来,“齐哥你可得帮帮我,我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好过,齐哥……齐哥……”
  滑嫩嫩的双手在齐武身上游走,主动坐上去上下摇摆,“你说……你帮是不帮……拆迁对齐哥你来说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嗯……齐哥真棒……帮帮若娅……嗯……”
  齐武被他伺候的几乎爽翻天,谈若娅床上功夫一绝,齐武有点不知今夕何夕,这事他本就在犹豫,就怕不知该如何向女儿交代,此时被谈若娅小娇一撒,再想想丁夜所说的话,若自己不答应不、举、早、泄之事岂不是满天飞,那些人本就有些瞧不起自己,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他的面子要往哪儿搁……
  “齐哥……你倒是说啊……你不答应,今天若娅就吸干你……”谈若娅娇笑不断,下足了工夫。
  齐武恍恍惚惚说道,“……应了……应了……”这也算是两全其美,闺女也不能怪他不是。
  谈若娅顿时得意的笑,这老家伙最是大男子主义,一旦松了口,她自然不会给他收回去的机会……凌锐!
 
  第55章 不举
 
  吃完晚饭,微风习习,带着淡淡的凉爽吹得人很是舒服,丁夜蹲在花园之中摆弄草药,谈修寻坐在不远处的摇椅之上半躺着支着脑袋看他,脸上带着惬意的微笑。
  大黑跟在丁夜身旁不时的蹭来蹭去,丁夜咯咯笑,“快回去,踩到我的药材我饶不了你!”
  大黑得意的摇摇尾巴表示自己这么聪明才不会办这么蠢的事情,丁夜挠挠他的下巴纵容的笑笑,大黑其实挺有灵性,平时还会趴在这里帮忙赶喜鹊,倒也不担心他踩坏药材,只是逗他一逗。
  看小主人那么温柔的笑,大黑顿时想得寸进尺的上去舔舔,他已经好久没跟小主人那么亲近过了。
  “大黑!”然而他只是刚刚一个动作就听到谈修寻的沉喝声,“你给我滚过来!”
  大黑顿时蔫蔫的耷拉着脑袋,只许他自己亲,不许别人舔舔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大主人忒霸道!
  丁夜有些无奈的看了谈修寻一眼,“寻哥哥你别总是吓他。”
  “我吓他?”谈修寻慢步走过来,看着大黑嗤笑一声,“这蠢货,宝贝你不能让他得寸进尺,你是我媳妇知道吗?”
  谈修寻蹲下身子刮刮丁夜的鼻子宠溺的笑笑,“小花猫,看看把自己弄成什么样了?”
  丁夜刚刚给药材浇了水,还种了点小菜,丁夜总觉得买的蔬菜不如自己种的好吃,反正也不费多少功夫,可能翻土有泥水溅到脸上了,他一时看不到自己的样子,听着谈修寻的话称呼尽管忽视还是有些烧脸,嘿嘿笑着蹭进谈修寻怀里,脸在谈修寻脸上乱蹭,“给你占占便宜。”
  看他这调皮的样子,谈修寻挑眉轻笑,吻上他的唇瓣,“哥来教教你什么才是占便宜,小破孩!”
  两个人吻成一团,大黑瞪大澄澈的双眼看着,有些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看着也想加入进去,却被谈修寻眼风一扫瞬间吓跑了。
  管家端着水果过来瞬间呆愣在原地,双手抓紧托盘泛起青白,谈修寻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将丁夜搂的更紧,吻的更深,丁夜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软到在他的怀里脸颊酡红,不断有轻吟溢出。
  管家咽咽口水缓缓后退,看见远处走来的张嫂心下一紧上去将人拦住带往一旁,这,这都是什么事啊?少爷那是什么意思?小少爷呢?这,这怎么就纠缠在一起了呢?
  怎么办?他想起两人平时相处那黏糊劲,少爷那是将小少爷心尖子一样的疼着,真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手里怕化了,如果是玩玩就算了,可这怎么可能是玩玩这么简单,要是玩玩少爷再怎么混账也不会拿自己的救命恩人去玩!何况那救命恩人可是小少爷!
  那小少爷呢,他对着感情知道吗?小少爷还小,难保不是被少爷勾着这么做!
  哎呦!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就算两人两情相悦,他想想远在b市的高老爷子就心颤!那铁血世家出来的人能同意他们在一起,这,这将来可怎么办?这两位少爷要是被强行拆开可如何是好?
  一件件一桩桩,谢管家整个人都快要炸了!这!这都是什么事儿啊这是!
  谢管家这边头痛欲裂,而两位当事人的气氛可谓是再甜蜜不过,丁夜坐在摇椅上谈修寻蹲在他面前拿着毛巾将他脸上的泥土擦拭干净,点点他的脑袋,“小东西,还是这么皮。”
  丁夜嘻嘻笑晃着腿,将脸凑过去,“这边,这边也擦擦,有点痒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