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灵异事件记录簿 作者:腐色园

字体:[ ]

 
书名:灵异事件记录簿
作者:腐色园
 
此文古风诗词比较多,特别慢热,需要耐心看,没有耐心的亲还是速速点叉。
图一时清风,不图万年情,看一世风景,不如握紧手,愿人间太平,何处皆逍遥。
子不语鬼怪,无外乎情爱,说不清是非,道不明黑白,梦真梦亦假,岂能说不清。
他人笑我痴,我笑我固执,浊酒三分醉,怎能太清醒,叹娇柔做作,个中是不是?
简单的说这是一个不纯洁的大将军为了跟心爱的人永永远远在一起,于是跟着心爱的人一起双修飞升的故事。
1VS1,略虐,偶尔温馨,HE。攻是将军,受是道士。两个纯洁得不能再纯洁然后变邪恶的内涵故事!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代(风浪翼),秦吾哥 ┃ 配角:(李穆),秦政,风森,风林,空云,炎笙,木森,雨晴,瑾贵,善昕 ┃ 其它:腹黑,搞笑,BL,天师
 
 
☆、序章
 
?  ==============================孤坟思亲,直叫人心酸=====================
  “春霜打晚落叶珠,午夜霜冻寒逼人。独走小径寻孤坟,一声泪下双膝跪。自幼他乡是何年,归来早已人面生。流离失所不觉苦,只叹命运爱多舛。”
  他身穿一套白衣长袖,左手拎着三个小酒杯,右手拿着一坛小酒,就这么突然坐在一座长满荒草的孤坟上,开始念起诗来。
  轻手抚摸那无名的石碑,如同回忆当年的幸福历历在目。而如今早已烟消云散,只怕音容笑貌会慢慢淡去。莫道是时间如水水流走,记忆如云云卷舒。不谈红尘俗世事,有心还念凡中人。
  只可惜他的悲伤没来得及酝酿发酵,一声惨叫划拨了荒郊的森林,如同闪电般击碎他所有的思绪,埋葬他的悲伤,掩盖他的思念,落寞了眼神。却遗憾道出:
  “今天是我娘的忌日,你不该来。”
  “今天也是你的忌日。”
  那东西身轻如燕,迅猛如猎豹,敏捷如狮子,只扑上来便想了结他的生命。
  可惜,他左手一挥,一股烈风忽然将那东西瞬间击杀。连求饶的声音都来不及,也早已忘记这个世界上还有两个字后悔。
  “主人,是只黄猫妖,刚刚还杀了几个人。很抱歉,我跟林林没能及时扑杀,打扰了主人今天对亡母的祭奠。”
  “风森,风林。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是,主人。”
  男子并不看后面钻出两只胖的如同小水桶的兔子,而是继续往三个酒杯里面慢慢添酒,自言自语道:
  “真娘!你最不孝的儿子李代终于回来了!”
  是的,我太过想你,所以回来了。
  我也许知道此刻你宁愿我永远都不要回来,就好像你临走的那一刻也不愿意让我看见。
  可是,今天我来告诉你,我早已遁入空门,成为道士,从此了断世俗事。我知道这个做法你最希望看见。对吧?
  也对,真娘不管我做什么都会宠溺我,可惜时间不早了。我们又得母子分离,你放心,我很快又会回来看你。
  黎明破晓,夕阳初升,他带着一身沉重的霜气离开了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荒郊森林。并渐渐步入长安门口,走进俗世去做他不得不做的事情。
  所谓是红尘纷争几时休,尽是世人贪婪心。说不听,劝不进,烽火连天狼烟嚎,个个英雄多鲜血,不忧柴米忧庙堂。流芳百世争相要,怎知盛世多和平?
  男子叹叹气,整理一下自己的朝服,挥挥裙摆,两袖清风大步走入长安门。
  ===============================名利纷争,恩怨何时了=====================
  “风森,风林,你们这个两个大贪吃鬼,不要再闹出什么幺蛾子,要不然主人我也救不了你们!”
  李代的尾音尚未落下,那两个小随从早已无影无踪,调皮捣蛋让人头疼,不听话也是家常便饭,经常不吃点教训不长点记忆。
  他也无可奈何,如果真要责怪,这两个家伙就会一起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求饶,让人哭笑不得,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所幸的是这两个家伙就是贪吃点,也没闹出什么过分的事情,顶多就是吃饱撑着变回原形,差点被路人给捡去煮了吃。幸亏他出来寻它们及时,要不然这两只兔子早就不知道进入谁的肚子去了。
  罢了,罢了,也很难得来长安一次,就让它们尽兴玩个痛快。李代当下默默做出决定,然后整理一下衣冠,准备进入皇宫门口。却被一声叫唤给停下脚步:
  “哟,事隔十八年,十皇子,不,风神大人您终于回来了。微臣有幸见到,还请皇子多多关照。”
  李代身高七尺有余,面貌俊美却不够言笑,又经常一袭白衣一把折扇被人津津乐道,站在人群也算是挺拔出众,非常耀眼的人物。
  他微微颔首,表示礼貌示意一下,不露声色带点圆滑说道:“李林甫李大人见笑了。微臣早闻大人能力出众,深受皇帝宠爱,在下不过是皇帝弃子,倒是希望李大人多美言几句才是。”
  李林甫虽然有着贼眉鼠眼的脸却是一个察言观色能力极强的人,又善于逢场作戏,背地里的小手段更是用的数不胜数。关键他还是一个斤斤计较,又睚眦必报必报的小人,最喜欢对谁都和颜悦色,但实际上谁也保不准何时就被插上一刀。
  李代不愿意自己重新卷入这种纷争,对于他而言,他早已不理俗世,谦卑做人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自在,更开心而已。
  李林甫看见李代不卑不亢,既没有刻意的阿谀奉承,也没有世俗的冷嘲热讽,对于他的为人处世还算满意,故而笑着说道:“哪里,哪里。大人过谦了。时间也不早了,咱们一同面圣吧。”
  李代微微侧身,表示让李林甫先走。这对于等级分明的古代而言,已经完全是给与最大的尊敬跟忍让。
  可惜门口还没走到一半,刚到中殿,一直看不惯李代的女子突然开口说道:“何来的狗奴才,见到本宫还不下跪!本宫可是皇上名正言顺册封的安平公主,难道你这个狗奴才不知道吗?”
  安平公主表面是在对自己的随从侍女说话,但实际却嘲讽了李代这个被遗弃流放的皇子。虽然她外表天真可爱,绝代佳人模样,但脾气却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而且她还是皇帝最受宠的公主。
  李代微微抬头,默不作声,只是继续往前走。对于他跟安平的恩怨,一时半会也没有办法解决,与其发生正面冲突,倒不如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可是有时候你不找麻烦,但麻烦偏偏找上你。安平公主故意走到李代的前面,扬起手差点就甩了一个耳光给李代,李代瞬间侧身,安平不小心扑了个空,李代没能接住,安平重重跌倒在地,快速爬起如同火山喷发一样:“好你个狗奴才,谁让你闪开的。来人,给我拖下去,重重杖责五百,本宫若不好好教训这个狗奴才,我怕他眼光朝天,连本宫都不放在眼里。”
  其他人都犹豫了一下,就算李代不是皇子的身份,可好歹也是名正言顺的风神大人,是皇帝亲自颁令下来册封。就算要打要杀朝廷重臣,也轮不到后宫管事。再说了杖责五百,这根本等于要人家人头落地,谁要是去打,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所以侍卫们一犹豫,安平公主顿时恼羞成怒吼道:“你们都是聋子吗?本宫的话你们都没听见,非要本宫摘掉你们的脑袋才听话吗?”
  侍卫彼此面面相觑,最后一咬牙狠狠心将李代压倒在地上。而李代却不得不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仇恨只怕会越积越深,到时候想要化解更加困难了。
  就在侍卫真的落下木棍,唐玄宗皇帝刚好路过中殿看望杨贵妃,看见李代回来却被安平欺负,顿时恼火吼道:“都给朕住手!安平,你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李代抢先安平接话,他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想让仇恨加深,尽管安平可能根本不领情,但是他还是会说:“回皇上的话,是微臣一时大意冒犯了安平公主,公主责罚微臣也是合乎情理。”
  唐玄宗看了一下李代,知道这是给皇帝面子,也顺着台阶走下,说道:“既然是无意冒犯,那就算了。安平,你这个惹祸的丫头,还不快给朕滚回去!李林甫。”
  “臣在!”
  “今晚朕要备酒给代儿接风洗尘,你给我好好准备去。”
  “微臣遵旨!微臣告退。”
  安平还想说什么,早已被身边的宫女侍卫拉走,而随后李林甫也紧跟着离开。
  “微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起来,让父皇好好看看你,都十八年了,你过得可好。代儿,有些事父皇也是无可奈何,让你受尽委屈,为父也是百般心疼。你就在宫中留段时间,让父皇好好补偿你,可好?”
  “微臣谢主隆恩,但无奈有要事在身,必须及时回复家师,虽不能久住宫中,但小住一晚也是可以的。”
  李代这番话一方面是不愿卷入宫中是非,尽早离开对他乃是上上之策。另外一方面也不好驳斥皇帝的命令,尽管他已经不是俗世中人,但皇帝生为人君,即使是神仙也必须礼让三分。所以也算是抚慰了一下皇帝的面子。
  唐玄宗自然明白,也不好强加阻拦,但是对李代心存愧疚,多少还是有点强硬说道:“住一晚也是住,那就再多住几晚。国师那边,朕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
  李代也不好再说什么,附身敬礼,说道:“谢皇上宠爱。那允许微臣先行告退,洗刷休息一下。”
  唐玄宗看见李代也没有争议,满心欢喜让他离开。
  ===========================烦恼如丝,一夜白三千========================
  昔日冷宫人声沸,如今门雀不多见。不问寒暖问权势,谁又重走旧故居。
  李代站在德喜宫的门口,一时思绪万千,百感交集,心中有千千言也化作满腔悲凉一声长叹。
  “真娘,我回家了。”
  走进德喜宫,李代的眼泪簌簌落下,映入眼帘,荒草杂生,丛林灌木遍长,蛛丝绕屋,走进门口,一股尘烟满地飘。满屋狼藉,狼狈不堪,轻轻触碰,遍零散落地。
  他走出大厅,走入后院,一颗参天大树笔挺矗立在西北角,满院都是杂草,偶尔还时不时听见虫鸣鸟叫。
  他一步步走过去,把头靠在大树木上,偎依在大树的怀抱如同好像母亲又回来了。他还是做不到心平气和,他仍旧心底为母亲忿忿不平,如果不是这个皇宫,一次次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把母亲逼上绝路,此刻他应该是幸福的,一家团圆。
  可是,被逐出流放十八年后他还要为这个昏君办事,他内心的恨啊,依旧波涛翻涌着。所以,他选择离开,逃避这一切。
  自古潇洒多风流,多情总比无情苦。不做才子做仙人,快乐随酒消万愁。
  不知何时,两个穿着白衣的少年推推嚷嚷,彼此拖拖拉拉的走进来,一看见李代就喊:“主人,您回来了。我跟风林已经将卧室打扫干净了,您可以去休息一下。”
  其中一个迫不及待喊话未停,另外一个又继续接茬道:“是啊,主人。我还给您做了点小酒菜,烧了点水。您看,您是先洗澡还是先吃饭?”
  李代背着他们,轻轻擦拭眼眶,随后转身恢复平静说道:“那就先吃个饭。风林,我要在这里吃饭,你端上来吧。风森,你跟风林一起去。”
  风林是一个俏皮可爱的小女孩,长着一张可爱的小圆脸,每当微微笑着,嘴角总露出两个浅浅酒窝,煞是迷人。而风森比风林个子稍微高一点点,是一个孔武有力的少年,虽然身材偏瘦,但力气无比之大。不过,这两个人的性格都有一个特点就是爱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吵嘴。
  “你看吧,我就说主人肯定是要吃饭,你这洗澡水肯定等一下要凉了。”
  “要你多管。还不赶快去端菜,等一下菜凉了肯定是你的错。”
  “诶你这个人,怎么就不知道感谢两个字怎么写,你是不是没读过书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