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以下犯上 作者:浅问

字体:[ ]

 
文案
本文讲的是一个不要命又不要脸的角斗士,威武霸气地扑到心狠手辣又有财有貌的贵族美人这么一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角斗士誓言:我愿意把我的肉|体,精神,灵魂献给我的主人蓝息,烙上他的名字,服从他的命令——楚越
蓝息一脚踹向压过来的楚越,大怒:“混蛋,到底谁是主人?”
楚越:“我是你的,难道你不是我的?还分什么彼此?”
CP属性:霸气忠犬角斗士攻VS毒舌冷漠狠辣贵族受
扫雷:1、文文背景设定是兽人和古罗马的综合,纯属作者瞎YY,大家海涵哈。
2、没有生子,主角没有随身携带系统,都是血渍啦糊地打出来的天下,语言简单粗暴,大家悠着点哦。
3、先出来的是攻,先出来的是攻,先出来的是攻,嗯嗯。
 
内容标签:异世大陆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越 ┃ 配角:很多 ┃ 其它:强强,1v1,兽人 
 
 
 
  001 变故
 
  楚越追着一头雪狼上了亚巫山,他刚才明明在床上睡觉的,不知道为什么镜头一转,他就莫名其妙的跟在一头狼的屁股后面追。
  追啊追。
  亚巫山上已经白茫茫一片,一脚踩下去直接没了膝盖。雪很大,风也很大,夹杂着雪花呼呼地吹,能见度不到十米。
  楚越眼看着那头浑身雪白的雪狼朝着那块大青石跑去,一眨眼却不见了,正郁闷,石头后面走出来一个人。
  那人披着白色狐裘披风,里面亦是一袭白色长袍,裸着的手臂上戴着一只两指宽的银色臂钏。如果不是他头发实在黑,他几乎跟雪景一同沦为背景。在村里没见过这样打扮的人,应该是个贵族。
  楚越着魔一般走过去,近了,对上他纯净得如同蓝宝石一般的眼睛。奇怪的是却看不清他的脸,楚越使劲睁大眼睛,该死的,没用。
  但是直觉告诉他,这是个美人。
  美人朝他伸出手,清冷却又充满诱惑的声音随之响起:“把你的灵魂给我,我,就是你的。”
  那嗓音性感至极,酥酥麻麻地钻进耳朵,紧紧裹住心脏,楚越差点就跪下膜拜,恨不能亲吻美人的脚尖。
  他一把把人拽进怀里,狠狠擒住对方的唇,把人压在雪地里。
  柔软却冰冷的唇,纤细的脖颈,柔韧的腰身。楚越温柔地挺进,大力地耸动……腰眼一紧,射了。
  咚的一声,楚越从石头上狠狠摔倒地上,他半晌没爬起来,干脆就躺在地上,手伸进裤裆摸了一把,满手滑腻。
  敌人都要杀过来了,他居然睡着了!睡着了不说,还做了个春|梦!
  楚越默默操了一声,用帕子把他跑马弄出来的子子孙孙擦干净。
  不过,那个男人长的可真俊,皮肤又白又滑,特别是后边儿,贼紧。
  梦很真实,他现在都还没回过神。
  他把自己收拾妥当了就回到岗位,山下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白茫茫一片,寒风刮得脸跟刀子割似的疼。
  难道那些混蛋今晚不打算进攻了?
  他紧了紧身上的披风,把手拢在嘴边学了两声鸟叫,很快,不远处也回了两声。
  看来大家都没发现情况。
  楚越是穿来的,说起这趟糟心的穿越楚越恨不能再死一次看能不能穿回去。
  他在二十一世纪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上排前三,干一单活儿至少上百万,没事儿干的时候就专拣世界各地那些犄角旮旯钻,小日子过得既刺激又有滋有味儿。
  穿越前他正一个人玩儿穿越亚马逊,谁知途中直升飞机坠毁,再睁眼,他就到了这个不存在于地球任何时代任何空间的异世。
  这里的部分人可以变成野兽,俗称兽人。
  兽人一般都高大威猛,四肢发达,这让楚越尤其郁闷,像他这种在地球上数一数二的杀手在这里除了身手灵敏根本就没有别的优势,偏偏这里该死的还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生存环境。
  楚越穿过来已经两年了,他完全替代了原来的楚越,有父母,还有一个相当崇拜他的弟弟。那小子叫楚玉,长得跟楚越三分像,因为像阿妈,楚玉的面相中就有了那么几分细致的美。
  他穿来的时候浑身是伤,据说是原来的楚越惹了黑瞎子,差点就死了,是他的家人把他从鬼门关拽回来,让身为孤儿的他总算明白了家人的含义。
  “哥,哥,不好了……”楚玉跑了过来,满脸焦急:“那萧原将军根本就没想过要保我们的村子,他拿咱们的村子当诱饵,那些该死的比亚人已经杀过来了,哥,怎么办啊,阿爸阿妈还在村子里……”
  楚玉话没说完,萧原的副将带着人骑着高头大马来了,村子里的勇士也相继围过来。
  那副将沉声道:“将军有令,亚巫村众勇士火速前往背面的山谷伏击。”
  楚玉气得眼眶通红:“狗屁将军,你们言而无信,不得好死。”
  所有勇士都气愤难当,明明说好他们帮助萧原歼灭比亚人萧原保他们一村老小的,现在……
  此地本就离村子远,想到比亚人的暴虐,那一村老小哪里还有活路?
  有勇士痛哭起来,他们的父母,他们的妻儿,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小山村……
  楚玉用剑指着副官:“我要杀了你。”
  “杀了你们,你们这些魔鬼。”
  “狗娘养的,我要为我阿妈报仇。”
  ……
  副官冷冷一笑:“实话告诉你们,我过来的时候比亚人已经放火,哼,他们杀你们的父母,强|暴你们的女人,他们才是你们的仇人,懦夫们,去背面的峡谷干死他们。”
  副官身边那个满脸胡子的大汉扫视了一圈双眼血红的勇士们,骑着马到了楚玉跟前,朝楚玉大声笑道:“小白脸,知道你落到那些杂碎手里是什么下场吗?他们会用他们的老二捣烂你的菊花,哈哈。”
  “啊,我杀了你。”楚玉大吼一声,抡圆胳膊,一剑砍向那马脖子。
  马受惊,嘶叫着抬起前腿,把那大汉狠狠摔在地上,楚玉几步跨过去,一剑刺穿了对方的心脏。
  “你们……该死的……”副官慌了,调转马头就跑。
  勇士们纷纷喊着:“杀了他,不能让他跑了。”
  副官很快就跑出了五六十米远,一直没有说话的楚越拿起一杆长矛,瞄准,长矛脱手飞出,呼啸着刺破空气,噗的一声穿过了副官的脖子。
  “哥,我们现在怎么办?阿爸阿妈……”楚玉抹了一把脸上的血,他心里清楚,村子里应该没人了。
  所有人都沉默下来,齐齐看着楚越。
  楚越在楚玉头上揉了两把,沉声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应该马上离开。”
  十来个人刚下山,对面一队士兵骑马朝他们追过来,看那盔甲盾牌,不是萧原的部队是谁?
  “哥,我们走不了了。”
  “没事,有哥在。”
  厮杀,反击,刀剑砍在盾牌上火星四溅,这个夜晚无情冷酷。
  对方足足三十人,装备精良,这是纯粹的杀戮,勇士们很快就没有反击之力。
  楚玉一张俊脸在雪光中煞白,他的力气几乎用尽,十来斤的铁剑在他手里仿佛千斤重,对方的铁斧砍过来他都没办法避开。
  “小心!”楚越目呲欲裂赶紧扑过去把楚玉护在身后,用剑堪堪架住对方的斧头,却不想对方猛地收斧,笨重的盾牌咚的一声砸在楚越头上。
  陷入黑暗之前,是楚玉那张惊恐的脸和嘶声力竭的“哥……”
 
  002 被救
 
  再次醒来,眼前没有楚玉,只有萧原。
  他是被冷水浇醒的,冻得直接从地上蹦起来。
  “我弟在哪?”
  “噢,应该在……性|奴交易市场……”
  “我操|你大爷!”楚越一脚踹翻了萧原面前的桌子,死死瞪着这个该死的男人:“放了他,有什么你他妈冲我来。”
  萧原也是个人类,在人类中他也算英武不凡一类,不过跟那些高壮的兽人比起来,他就显得娘了吧唧的,尤其是这人比较白,脸刮的比屁股还干净。
  “贱民,你杀了我的副官……”他一把掐住楚越的脖子,满脸阴狠:“你害我整个作战计划打乱,延误了……”
  “去你妈的。”楚越突然屈膝顶向萧原的裤裆:“我弟在哪?我他妈踹死你。”
  楚越被人摁住,动弹不得,萧原捂着裤裆半天没有说话。
  “把他给我带下去,看我不弄死他我。”
  楚越脖子一麻,又陷入了昏迷。
  不知过了多久,楚越渐渐醒来。
  耳边是惊天动地的欢呼声,抬头,隔着一道铁门,他看见了让他毛骨悚然的一幕--一个满身盔甲的勇士一剑削掉了他对面那人的头颅,那头颅随着惯性飞到半空打着旋儿掉在地上,失去头颅的身体喷着血过了三五秒才倒下去,鲜红的血瞬间浸湿他身下的土地。四周的看台上,无数男女欢呼着,神情癫狂。
  楚越想到了古罗马的竞技场。
  听说凯瑟城就有竞技场,还有一所这片大陆闻名遐迩的竞技学院。
  楚越吞了吞口水,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他心中一凛,缓缓回过头,顿时头皮发麻。
  只见他身后的通道里躺满了尸体,这些人几乎全身赤果,只下|身穿了短裤。尸体上的致命创伤多是被一剑割断了喉咙,或者拦腰横切。尸体的血几乎把通道染红,饶是楚越这种把杀人当做职业的杀手都被眼前的场面搞得胃里直翻腾。
  哐当哐当,一名身穿铠甲的勇士过来,扔给楚越一把剑和一只盾牌。
  楚越心中一震,下意识看向竞技场中振臂欢呼的勇士,手中的剑紧了紧。
  很显然,萧原把他丢进了竞技场,他的下场很可能就跟刚才那个倒霉鬼一样,被人一剑削飞脑袋。
  铁门开了,楚越被推了出去。
  他一现身,四周的观众立刻静下来,紧接着又同时爆发出狂热的呐喊声:“杀,杀,杀。”
  楚越真的没想到他会有这一天,也许这就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叫你杀人,现在等着被杀。
  楚越一步一步走向那名勇士,几乎可以闻到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这些血必然不是他的,他很强壮,不过应该不是角斗士,看着像军队里的猛将。
  楚越心里很虚,他身上的衣服被剥光了,只剩一条短裤。该死的是,他不习惯用这种古老的剑和盾牌,对方又全身盔甲刀枪不入,完全没有任何胜算。
  “杀!”勇士振臂大喊,观众的热情又被调动起来,齐齐喊着:“杀,杀,杀。”
  杀你大爷,楚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吐完才发现自己又渴又饿,也不知道几天没吃东西了,脑袋阵阵发晕。
  萧原,老子今天如果不死,死的必然是你。
  想到楚玉,楚越立刻浑身充满了力气。是的,不能死,还要替阿爸阿妈报仇,还要找楚玉,楚越,你不许输,不许死!
  “来吧,狗|杂|种!”楚越举着剑冲向勇士,身体腾空而起,一剑砍向勇士的脑袋。
  那勇士没有躲开,楚越的剑被他的头盔弹开,震得虎口发麻。
  “去死,小白脸。”高壮的勇士反手一剑从下往上斜斜划拉上来,楚越灵巧躲开,对方又一重剑砍来,哐当一声砍在楚越的盾牌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