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终极反派[西幻] 作者:无渊可秋

字体:[ ]

 
文案 
唐渊沉浸在一个又一个阴谋编织的游戏中,行走在死亡的刀刃上,享受着绝望带来的快感。
他从不否认他是个疯子。
精神世界已经坍塌,不是个疯子还能是什么呢?
只是一觉醒来,突然陷入永恒的黑暗。他成了深渊之王,他并不惊奇,并从容不迫地顺带捡了颗大白蛋。
没有预料到的是这颗大白蛋居然成为了他的救赎……
 
然而,这真的是救赎吗?
深渊永远比你所想的更深……
请无视作者一本正经的冷笑话,这真的是篇小萌文,这只是一个谈恋爱,顺便秀恩爱,然后一不小心毁灭世界(划掉)的故事,发现阴谋,纯属你看清了真相(扯淡)
 
前方高能预警:主攻哟,深渊恶魔攻X杀戮天使受,受宠攻
 
内容标签:强强 幻想空间 西方罗曼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渊、希拉 ┃ 配角:太多哒不想列 ┃ 其它:主攻 
 
  ☆、第 1 章(捉虫)
 
  环顾四周,尽是裸〒_〒露的瘠土,荒芜的不见一丝生命的迹象。没有星星没有月亮,也没有水和太阳。唯有流动的熔浆和奇形怪状的岩石,眺望远方,有的只是浓雾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仿佛时间也已经在此处静止。
  这里是比地狱七层更深的深渊之域,能在这里生存的只有远古强大的恶魔。
  唐渊睁开双眼后所见的就是这样一幅荒凉的景色,虽说一觉醒来就发觉自己换了个地方这种事对正常人是很惊悚的一件事,但奈不住他不是正常人啊。
  想起他的私人医生几天前,对他仿佛世界末日般的宣布,他那几乎列满一整张病单的精神病状又恶化了,他已进入精神病晚期,再也没有人能救他的情景,他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不就是吃了他养了几年和他很亲密的狗吗?他只是想看看他养的狗和外面养的肉狗有什么不同罢了,他充其量不过是好奇心重了点吧……
  那眼前的景色是不是他的哪一个老朋友开的愚蠢的玩笑呢?
  他有些兴奋的站起来,想去看看他们在镜头后的丑陋嘴脸。然而在他站起来的那一刻他意识到这不是玩笑,他连壳子都换了。
  毛绒绒的脚掌,像刀一样锋利的爪子,如果没有感觉错,他还有一对卷曲坚硬的角和两只面积不是很小的翅膀。所以他现在的形象是一只长了翅膀的羊吗?
  他饶有兴致地顶着这具新壳子转了几圈,还试着拍打了几下翅膀,他的身体缓缓离开地面几厘米,然后就一个重心不稳,摔在了地上……
  他慢悠悠地再次站了起来,并没有为之前的囧态感到羞耻,反而满意地抖了抖身上的灰,事实证明,他是能飞的,只需要多加练习……
  突然,一个不明物体从黑暗中窜出,扑倒在唐渊的腿边,喜极而泣道:“王,臣终于找到你了!”
  唐渊微垂头颅,自上而下的俯视他,容貌坚毅俊美,身着修身皮甲,腰上负者一把重剑,全身因激动而微微颤抖的大概二十八〒_〒九的成年男子。
  他刚才叫他王,难道是这个身体之前的旧部?
  唐渊有些为难地看着他,不知怎样措辞才能让他接受他的王已经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死掉了,现在在他身体里的是另外一个人?
  而男子看见唐渊似是带着困扰的眼神,微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从胸前的口袋中抽出一张纸巾,擦完眼泪撸完鼻涕,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后,才微带歉意的垂首道:“抱歉,让您看笑话了。请王接下来保持安静,我会为您解答一切问题。”
  “王,我知道您现在不认识我,认为我找的人不是你,但这一切都是您的错觉,您只是又再次……”
  “失忆了。”
  说着,男子不忍再次哽咽起来,他有个每次见面都失忆的王他容易吗?真的是分分钟哭晕在厕所的节奏啊!
  唐渊不置可否,微扬下巴,示意他继续说。
  男子自称赛奥,在他的介绍中,这里是深渊之域,这里仿照王国制度,上下等级森严,而唐渊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是深渊之域的唯一王者,他是侍卫长。
  这具身体之前是各种不靠谱,每几十年总会失踪一次,但失踪的年数不会超过五十年,然而这一次他整整失踪了一百年,久到王国内部已经有人想重新立一个王了,而侍卫长等一众王的死忠党自然不会同意,于是就出来找他了。
  唐渊懒懒地靠在巨岩上,羽翼有一下每一下地扑打者,尾巴百无聊赖地敲击地面,淡淡地问道:“他们想推举谁?”
  赛奥将右手握成拳敲击了一下胸口,恭敬地答道:“是您的胞弟巴萨尔……”
  “那个乱臣贼子在您走后不到五十年就开始掀动内乱,但因王的威严仍在,没酿成什么恶果……”
  “但就在几个月前,巴萨尔不知从哪里找到一只和您的角很像的一只角,煽动流言说您已经死了……”
  “王国现在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您若在不回去,巴萨尔的阴谋就要得逞了!”
  “但,我现在不想回去。”出乎意料地唐渊并没有接受赛奥的建议。
  “王,你的臣民……”塞奥焦急道。
  唐渊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温润地像是只羊一样萌萌哒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一个人的时候,就像无机质的玻璃珠子,美则美矣,却没有任何感情,仿佛在说和我有关系吗?
  然后他转过头去,兽型的嘴角裂开一个诡异的弧,似是在嘲讽着什么。
  他望着漆黑的天空,轻轻地说:“那么我们就在巴萨尔登基的那一天杀死他,好不好,赛奥?”
  赛奥沉默了半响,垂下了头颅表示服从。眼中迸射出锋锐的冷光,即便这样会死很多人,但叛乱本就需要鲜血的洗礼,他永远都是王手中最锋利的剑!                          
作者有话要说:  可以可怜一下手残的作者君吗?QAQ
我手一抖就把第一章发出去了,然而第一章和第二章实际上是连在一起的,如果不介意可以顺便点开第二章吗?
主角真的是个大萌货啊,请相信作者君的节操!
 
  ☆、第 2 章(捉虫)
 
  看到赛奥一副甘愿沦为刽子手的模样,唐渊却是突然笑了起来。圆滚滚的眼睛弯成一条缝,两颊的毛一颤一颤,然后慢悠悠地说:“骗你的。”
  “……”赛奥面无表情,心却已经裂成了两半,凉风萧瑟地吹过,却还要捡起来黏在一起,麻木的安慰到王只是太可爱了,萌得他一脸血,就算有点不正常也是萌点吧。
  他不知道在遥远的东方这种人被称为萌萌哒蛇精病……
  硫磺的烟气氤氲在火山口周围,炙热的熔浆缓缓流淌,将大地染成黑红两色,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感。 
  然而在火山口一片赤红的熔浆池中,却有一块不和谐的黑,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头如水纹般袅袅散开的长发。
  而黑发的主人只余脖颈以上裸T^T露在岩浆外,两只黑中泛着些许红色的角自发中向前蜿蜒,几近病态的苍白覆盖了他的皮肤,细长的眉,上挑的眼角,如血一般冶艳的唇,衬着眉角那一颗朱砂痣,让人有种触目惊心的惊艳感。
  四周一片沉寂,唯有静谧与永恒的沉眠。
  “扑通”,不知名的物体从天上直直地坠下,溅起一丈高的熔浆,唐渊眉心微蹙,缓缓睁开双眼,眼底泛上浅浅的红,嘴角微微上扬,他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然后用指甲刮了刮掌心。
  藏在骨子里的阴冷与暴虐轰然爆发,他想无论是谁打扰了他,他都会让他知道有时死了比活着更好,谁让他不仅让他的洁癖爆发还正好撞上他精神暴躁症发作的时候呢……
  他不急不慢地笑着望向罪魁祸首,然后挑了挑眉,有些讶异,原来是个……东西吗?
  浮在熔浆不远处的是一颗半人高的巨蛋,蛋面上没有半点花纹,单调极了,如果缩小几圈,不就是超市里随处可见按打装的鸭蛋吗?
  所以,他应该现在打破它煎了吃还是做成咸鸭蛋,但那么大的锅和罐应该不是太好找吧。
  那么把他先孵出来,养出感情来再吃掉?嗯,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等等,赛奥曾经说过深渊之上还有地狱和天堂,所以他这算住在楼下,被楼上扔垃圾砸到了?
  看来他日后很有必要去上面逛两圈,表示一下自己的抗议呢……
  所以说有时候仇就在这样不明不白的情况下结下了。
  “王,您终于变成人了?!”听到动静的赛奥担心唐渊的安全,连忙赶了过来,惊讶而欣喜地看着熔浆中的艳丽青年。
  唐渊一听,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如果说之前是因为兽型太熟悉,那么刚才他的话里明明透露出没有见过他人型的样子,那么他又为什么一眼就能认出他呢?
  赛奥一脸骄傲地说:“我绝不会忘记王的灵魂气息。”
  “我为什么感受不到?”唐渊从来没有感受到什么气息,他下意识地刮了刮掌心,难道他的身体出问题了?
  “不用担心,王……您只是有那么一点天生分不清灵魂气息罢了。不过您要相信,您是最优秀的,一点小问题不算什么!”赛奥有些口不对心地说道。
  “那么你刚才说的‘终于变成人了’是怎么回事?难道之前我不能转化人型吗?”唐渊善解人意地转移了话题。
  “不,您之前只是未成年!” 赛奥连忙解释道,深怕王因此备受打击。
  “……”所以他之前不仅经常失忆,还不能认人,更是个未成年吗?总觉得深渊有点不靠谱呢……
  唐渊转身打量了那颗蛋许久,然后摸了摸,凉凉的,滑滑的,手感还不错,那就拖回去收藏吧,顺便收点利息。
  当赛奥看到那颗蛋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又开始了脑补。
  心酸而悲哀的想到原来王已经沦落只能吃水煮蛋的地步了吗,难怪变成人型后瘦了那么多,等回到王宫后一定要斯迪卡好好给王补补。
  而在遥远的天堂中,坐在会议室的米迦勒严肃地看着加百列等天使长们,宣布了一个坏消息:“孕育池中一颗天使蛋丢了。”
  “如果只是丢了颗天使蛋你怎么会这么苦恼?”拉斐尔疑惑道。
  米迦勒捏了一下眉心,疲惫地说:“不是普通的蛋……”
  加百列心中一冷,有些不敢置信地惊呼:“难道……”
  米迦勒点了点头,肯定他的猜测:“没错,是杀戮天使,希拉。”
  “如果他被孵化了?难道要迎来又一次净化吗?”一向沉默是金的乌列也皱起眉来。
  “如果往最坏的结果想,他的枷锁也解开了呢?这是神也不愿看到的”米迦勒点出最糟糕的一点,然后继续道:“最后探查到他的位置是深渊附近,而深渊是神的光无法照到的位置,里面有多危险谁都不知道。”
  “所以”,米迦勒望向其他人,沉重地说:“这一次我们可能要和地狱合作。”
作者有话要说:  在这里对大发慈悲地原谅了手残作者,点开第二章的读者们表示感谢≧﹏≦
 
  ☆、第 3 章
 
  暗淡的光透过参差的瓦缝投落在巴萨尔略显阴柔的侧脸上,巴萨尔眯了眯眼,转头望向前方金碧辉煌的宫殿,不久那里的主人就会是他了,他会拥有那个人拥有的一切,以及那个人所不曾拥有的一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