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病娇的相处理论 作者:提灯小鬼

字体:[ ]

 
迷之生物因拥有极高的危险性而被人们所惧怕,却有研究协会贪婪其利用价值,抱着想要坐享其成的想法,将偷猎到手的幼崽转送到同样被人们所惧怕的异能者手中。
病娇值点满的迷之生物cp鬼畜值点满的欺诈师研究协会全体:一对上异能团我们就智商低!
异能团的欺诈师:原谅我这一生帅到敌人没智商
迷之生物:看到楼上我的病娇症就复发!
TAG标签:养成系 鬼畜攻cp病娇受 可惜是两个变态 非科学世界
迷之生物的碎碎念:
我们这些做病娇的,攻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啊
说痴汉就痴汉,说黑化就黑化啦
我们还能怎样?难道还能领医药费吗?
IS异能团设定致敬幻影旅团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异世大陆 甜文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瞬(迷之生物) ┃ 配角:赫索 ┃ 其它:养成系甜文,读作异能写作中二
 
 
 
 
☆、第一口
 
?  在这个黑暗的小空间中,它第一次听到了声音,那些人窃窃讨论的声音。冰冷的玻璃壁阻隔它与外界空间,即便它啪嗒啪嗒的撞在玻璃壁上弄出响动,也没有人来将盖在玻璃瓶外的黑布掀下。
  “那东西已经破壳而出了,必须要快点想办法才行,它是很危险的生物!”
  “但如果能够把那东西利用好,对我们的好处简直就是太大了。”
  嗯……明明就是有谁在的,为什么它看不见呢?破壳而出后的世界,也是黑黑一片,狭窄的小空间。
  浑身覆盖着银白色细鳞片的球状物在小小的空间中滚来滚去,一下又一下的撞到玻璃壁上,想要像弄碎蛋壳一样把这小空间也击碎掉。
  外面的声音还在继续着。
  “它是天性邪恶的物种,不能留,普通人根本无法控制,如果失控了……”
  “那就,交给那些人吧,异能者,如果是他们就有办法控制吧?”
  “可行吗?他们一样危险,风险太大了。”
  “没问题的,那些人中,有一个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下了。你们还有什么疑问吗?”
  一时间好像没有谁再出声了,安静下来了。
  原本以为就此就沉寂了,安静了。
  但有人的声音大起来的,忽然的一下,将玻璃瓶里的小东西都吓的连跳了好几下。
  
  “但是那东西在幼年期!存活率也很低啊!交给那些外行?说到底…兰堤先生你不过是想借此机会多接触那些家伙吧!”
  “没有但是!那些人也都是重要的研究目标……就这么定了。用这东西作为饵的话,一举两得。”
  银色的小球忽然停止滚动,它感受到有什么在靠近。
  从软鳞片中露出两只软趴趴的前爪来,还黏着蛋液的软爪两侧还有连着薄膜的鳍。
  谜样的生物贴在玻璃壁上,双爪上的黏液全部涂在了光滑的壁上。它察觉到了有什么在靠近,紧接着,黑暗的小世界发生了动荡。
  忽然降了高度,又左摇右晃的。这下就算它不愿意再滚来滚去,也只能像只小皮球一样啪啪啪的在玻璃壁上来回碰撞,未发育完全的四只短小的爪根本没法在这种状态下支持它自身的平稳。
  “吆——伊!”这次是正脸拍墙,银白色的球体,两只黑色宝珠样的圆眼睛眨了眨,不满的吆喝了一声后呲牙想要对着光滑的壁啃上一口。
  “安静点!你这家伙……真是精力旺盛。”外面的声音呢,很近。
  ‘嘭——!’关着它的小世界发出巨大的响声,震荡了一下,然后彻底又平静了。
  是呢,刚刚玻璃瓶被呵斥这迷之生物的人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
  瓶子里的银色小球上下弹跳了数下。
  即便被阻隔着,也能感受到外面的人的恶意,停止反弹后,玻璃罐子内的小生物失落的发出一声弱弱的‘哟…’的叫声。
  难过,两只黑色的豆豆眼短短的时间内被水雾覆满,哭声真的就是“嘤嘤嘤嘤”的弱气声音。
  出生之后接收到的情绪也都是负面的,那种排斥、惧怕、厌恶……它全都感受到了。
  即便为了寻找存在感引起外面那些人的注意力迷之生物也是蛮拼的在蹦跶,但在它能看到的范围内,依旧除了黑暗再无其他。
  “喂?赫索吗?”外面那个声音忽然变的和善起来,嗯……至少听上去是这样,“现在能过来一趟吗?”
  “啊是这样的,是这样的。刚发现的新品种呢,交给你的话,Isolated里其他的异能者也会帮忙养活吧?”停顿了一会儿后,声音又接着响起,“我们也很头疼呢,这东西的存活率太低了,你之前不是提到过Isolated中有能够读心的人吗?这样饲养起来也很方便吧?”
  ……
  “你感兴趣的话就太好了,准备今天过来吗?我可就等着你来了,那就这样了,晚上见!”
  ‘咔!’他说完那些话后,好像将什么东西合上了。
  被黑布蒙盖着的玻璃罐,没有时间的概念,刚出生的迷之生物,也不懂时间概念。
  它只知道,这里安静下来了,那个人离开了。
  然后过了很久,久到它都贴着玻璃壁睡着打呼噜了,才又听到小世界外有活着的声音。
  “你能来真是太好了。”
  有两个人走近周围的声音,其中一个情绪激动的说着话,就是刚刚那位挪动了玻璃罐的兰堤。
  “你真的不考虑我的建议吗?协助我的研究……让外界那些人了解你们的话,也就会减少排斥吧!”两个人在一定距离的地方停下,说话的依旧是兰堤,“不如我们坐下谈谈呢?”
  “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跟你谈这些的,教授。”没有听过的声音,也不是之前与兰堤起争执的任何一个人的声音,罐子里的迷之生物觉得这个人的声音非常非常的好听,想更多的听到。于是那个人也又接着说了,每句话都带着上扬的尾音,“其他人的想法,对我来说无关紧要呢。不如我们直接进入正题?你准备给我什么呢?”
  “当然、当然……这就拿给你。可以的话,之后你也要定期来跟我汇报这东西的情况。”那个人说着话又靠近了,“你亲自带着这东西来是最好的。”
  离的很近很近了,隔着玻璃罐也能感受到生命体的靠近。
  然后这个对于罐子里生物来说的小世界又一次被托了起来,移动着,又在另一个生命体的面前停下,盖着黑布的罐子被交了出去。
  “这么小的瓶子?”拿着玻璃罐子的人感到手上的罐子太轻了,像是没有装任何东西,他将其摇了摇,然后听到了有什么东西来回弹动的声音,“你在里面装了个弹球吗~?教授?”
  好听的尾音又扬起了,罐子里的球体立刻黏在了玻璃壁的一个方向,贴近那个生命体,拿着这个小世界的生命体。
  人类的手正隔着黑布贴在玻璃壁外,而罐子里的生物贴着那玻璃壁感受到了生命的热度,喜欢、喜欢、想要一口吃掉的喜欢。
  球体瞬间胀了气,弹跳起来张开嘴朝有温热传来的位置啃咬过去,当然结果不过去被玻璃撞扁了脸。
  “那只幼崽今天上午才刚刚破壳而出,实际上它现在比弹球大不了多少。”兰堤顿了顿,继续道:“因为是很少出现在人类视线里的生物,所以我们对它的了解也甚少,在我们手里可能也难以存活。”
  当然兰堤没有说碰上这东西发狂了,他们也很难存活。
  “所以你觉得‘Isolated’里有人会知道怎么饲养这东西吗?”正双手拿着这小玻璃罐子的人反问着,“我不能现在掀开这块儿黑布看看吗?”
  “当然,不过这种生物的学习能力很强,我是说……”兰堤的话里多少透露出一些不稳定因素在其中,“总之最好不要让它接触到外界太多、让它看到罐子以外的或者跑出罐子之类的。”
  那个人改用一只手将玻璃罐子托高一些,然后掀开黑布的一角,一边带着上扬的音符说着话
  “你就好像在害怕这小东西呢?还是在忌惮我呢?”那个人在说话,他有着寂静的…灰蓝色的眼睛,眼角轻微上挑着幅度,可却是在笑着的样子。除了眼睛之外,在能看见的范围内,还有左边眼角下的一点痣。
  好听的声音,就是他吗?
  那是罐子里的生物见过第一抹光,第一个生物,第一次除了黑暗以外的样子。
  罐子里银白色的小球体眨巴眨巴两只黑色的豆豆眼看着那张脸,在它影响里长相奇怪的生物,但是很喜欢!
  不管是声音、温度、还是样子,都喜欢!
  隔着这玻璃罐子虽然闻不到味道,但迷之生物觉得外面那个家伙的味道也一定很好。
  “哟嗷~”大小还没超过乒乓球的生物张开附在银白色鳞片下的嘴,冲着玻璃罐外的脸,发出嗷嗷叫的声音。
  “是赫索你想多了吧,就像你看到的,那么小的东西哈…”年轻的教授干笑了两声,接着道:“我们也是不短时间的朋友了,怎么会是忌惮你?”
  被撩开的一小块黑布范围内,并看不到除了眼前这只生物以外的东西,所以迷之生物也只是听见另一个人的讲话声,和结尾时的不自然笑声。
  当然它也只是听着这声音,并听不太懂其中的含义,它紧紧趴在玻璃壁在,伸出红色的小舌头对着隔着玻璃壁的脸一阵狂舔。
  那个人像是看够了,又将黑布放了下来。
  视线中失去了第一眼看到的人,银色的小球顿时不乐意的在玻璃罐子里大力翻滚起来,撞的玻璃瓶发出‘嘭嘭嘭!’的声音。
  “看上去很有活力?”外面的人又开始讲起话来,虽然并不是对着瓶子里的生物说的,但依旧让它安静了下来,“算是一点小小的回礼……这一撮是其中一个团员的头发,上次起冲突的时候不小心顺手揪掉了。”
  “这是真的?!我可以拿去研究?”听上去很高兴的样子,又带着意外的情绪在话里。
  说话的人还一边轻笑,“已经给你了,当然随便你。”
  听着那个人的声音,隔着这么近,罐子里的小球都快酥成小馒头了,还样式满足的贴着玻璃壁叹了口气,‘哈~’的短促的一小声。
  得到了点研究物资的教授想要再多要一些,“那关于那位团员的……”
  “个人信息吗?这个弹球可没有那些团员有趣呢,在我看来。”赫索边说着,带着笑声,“所以暂时没有拿那些家伙的情报来换这个东西的想法。”?
 
☆、第二口
 
?  兰堤立刻收回了试探之意,“这也是拜托你照顾的东西,是寄养在你那里,并没有拿它换什么的意思。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认识了这么久,我也还不知道你的能力是什么,能告诉我吗?关于你的异能。”
  “当然能。”那个淡紫色碎发的男人将嘴角上翘的幅度又提升了些,虽然这么回答,但一点也没有要告诉对方的意思。他一手上下抛着手里盖着黑布的玻璃瓶把玩着,一边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既然没有其他事了,那么我就先离开了。”
  跟其他人的IS团员的异能能力不同,或许一些能力告诉别人会让人敬而远之,可他的能力若是让其他人知道的话。
  呵……可不是自寻坟墓吗?
  到现在为止也就只有IS的团长知道他的一项能力,不过没办法,对着那个人即便是被称为欺诈师的赫索,也很难瞒住太多啊,所以干脆故意泄露其中一项能力作为障眼法,也方便平时配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