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等星 作者:九画

字体:[ ]

 
 
书名:一等星
作者:九画
 
沈修一是黑暗哨兵,在星塔里被冰冻了不知道多少年。
某一天,他醒了,脑子里只有一点模糊的记忆。
夏枫晚,刚升上次级向导,接了个“照顾”搭档沈修一的任务。
本文大概世界观:
哨兵:五感发达、拥有超越常人的体能、耐力、爆发力的觉醒者。
向导:拥有较强的精神力量,可以引导、辅助哨兵作战也可以安抚哨兵躁动的情绪的觉醒者。
半觉醒者:不完全哨兵与不完全向导
精神体:哨兵和向导都拥有自己的精神体,一般是各种各样的动物。精神体和主人相似,有自己的意识。不会受到物理攻击影响,只有哨兵向导能看见与碰触。
长夜、永昼现象——哨兵、向导意识消失的地方,灵魂黑洞。
结合热:哨兵向导信息素需要配型【说的好含蓄哦】
印记:古老的哨兵向导标记方式
以上设定多来自百度百科【诶嘿】
 
内容标签:科幻 异能 未来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枫晚,沈修一 ┃ 配角:莫子欣,胡佳,吴宇,夏萌,贺桐,梁旭阳 ┃ 其它:哨兵向导,架空,大概甜文?
 
 
 
 
☆、第一章
 
?  晴天,酷热。
  汗水从夏枫晚的额头经过脸颊流进敞开的领口,隐没在黑色的衣领里,四周围静悄悄,天气燥热的虫子都受不住,鸣叫都没了力气。他面色沉静的盯着面前的建筑物,蝶翅般的眼睫毛随着不远处突然爆发出的躁动在空气中快速的扫了几下。
  感应到危险,夏枫晚毫不犹豫的放出精神触丝进行勘测,淡绿色的触丝轻而易举的攻入了敌人的精神空间,就像陷入无尽的长夜一般,黑洞洞的。但很快的,对方的精神空间便消失了,他的精神触丝找不到着落点。
  “吼!”巨大的吼声让夏枫晚的耳膜一震,打斗的声响逐渐变大,夏枫晚皱了皱眉,动作迅速的从仓库唯一的通气扇钻了进去。他一边放出精神触丝一边移动,穿过杂乱堆放的物品之后,就见一个身形稍微有些巨大的怪物躬身想要捉住手持软鞭与它对战的姑娘。
  夏枫晚立刻用精神触丝织了细细密密的精神网,温和而坚定的攻破了那堵若有若无的精神屏障,把怪物的行动缓住,眼前一闪而过的精神图景倒是让夏枫晚呆住了。那怪物顿了顿似乎发现了夏枫晚,扭头就朝他冲了过去,夏枫晚暗道不好急忙左躲右闪,好几次差点没躲过去。
  一条软鞭“啪”的圈住了怪物的腰使劲一拉,“轰”的一下怪物被甩翻在地,受伤的地方流出了粘稠的不明液体,那姑娘似乎是吓了一跳,不过在见到夏枫晚后便笑了,一边灵活的跳跃攻击怪物一边说道:“告诉我它的弱点。”
  夏枫晚稳了稳心神,“脖颈和脑后,别碰到它伤口流出的液体。”
  “好嘞!”
  知晓了弱点后,对付怪物就不难了。那怪物体型不算很大,看起来就好像普通人肿了两倍一样,五官挤压的很模糊。姑娘穿的衣服是特殊材质制成,不过为了安全起见避开了那散发出恶臭的液体,周旋了半刻钟后怪物轰然倒地。
  我不想死……
  夏枫晚像被咬了一口似得脑子一疼,意识海里突然响起一句话。他惊讶的看着一动不动趴在地上的大块头发呆。那边的姑娘一见事情解决就拉出通信通知人来善后,满脸笑盈盈的跑到夏枫晚身边站定。
  大喇喇的一拍夏枫晚的肩膀,“嘿!想什么呢!”
  夏枫晚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这个大块头有哨兵的气息。”
  莫子欣点头,“这是范博士那个疯子的实验体,全是哨兵,塔里清除的差不多了,这是最后一个。”
  “他有向导。”
  “……哈?”莫子欣张大了嘴,“可是那批实验体不是未开化的哨兵吗?怎么会有向导?”
  夏枫晚脸色有些不太好,“嗯,他杀了自己的向导。”
  所以他才在那个怪物没有眼白黑洞洞的眼睛里看到了如同长夜一般的绝望,就连精神空间都舍弃了,把自己锁在意识里,只靠身体本能行动。
  “啧……”莫子欣咬牙切齿的,“他竟然有向导,竟然有向导……我都没有!”
  “……”
  夏枫晚叹了口气,不想理会这个关注点一直跑偏的好友,慢悠悠的向前走。莫子欣三两步追上他还絮絮叨叨的,“我说小夏,真的不能求绑定吗?你看你是向导我是哨兵,虽然咱们匹配才68%,但是目前就我和你匹配最高了,呐,绑定么?!”
  “你不是一直觉得向导麻烦的吗?怎么突然想开了?而且,喜欢你的向导不少吧?”
  莫子欣扭扭捏捏的晃了晃脑袋,“我是觉得被控制的感觉很糟糕,意识被人侵占看个精光一点隐私都没有。不过小夏你不一样啊,你不会控制自己的哨兵,而且啊,也不会和其他向导一样柔柔弱弱的一捏就碎啊,体术也很强,配合那么多次出任务感觉很棒啊,真的不能求绑定吗?!”
  夏枫晚叹气,“互相标记的哨兵和向导是不会在意控制的问题,我不控制哨兵是因为我还没有哨兵,就算有了也不会……说到匹配度,我和夏萌的匹配度有79%呢。”
  说完,夏枫晚就上了车的副驾驶座闭目养神了。
  莫子欣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干瞪眼,脸涨得通红,“夏萌是你姐!”
  “那又怎样?而且,我都不知道看过多少哨兵的意识海,你那点隐私估计早就不是隐私了。”
  莫子欣眉头一挑,强迫自己冷静的启动车子,“……你们向导聊天的时候都喜欢讨论哨兵的脑子是什么颜色的么?”
  “向导姑娘们是挺喜欢的。”
  “你竟然也去参与了?啧啧看不出来啊你这么闷骚!”
  夏枫晚揉了揉眉心,半睁着眼看着迅速到达现场的善后人员进了屋子,他皱眉问道:“他……还有救么?”
  莫子欣努努嘴把车子开到路上,“还有口气,不过回收了会被塔里处理的,总会死。你问这个做什么?”
  “能不能留下?”
  “哈哈哈哈哈哈!”莫子欣笑的有些爽朗,“你什么情况?塔里一堆哨兵不选你竟然看上个有过向导还要被处决的实验体,而且还长那样……不行了我再笑要出事儿,噗嗤哈哈哈哈哈……”
  “……”
  莫子欣擦了擦莫须有的眼泪,猛的把车停到路边,脸色铁青的看着夏枫晚,“小夏,你不是认真的吧?”
  夏枫晚没有回答,只是低垂着头掏出联络器编辑了条信息,犹豫不决。
  莫子欣难得的叹了口气,道:“这种情况,只有军部能和塔里要人了,毕竟是秘密的实验体。”
  “嗯。”
  “如果你要留人,估计只能和你家老爷子妥协了。”
  “我知道。”夏枫晚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点了发送。
  莫子欣挑眉,颇有幸灾乐祸的架势,“小夏,你单身的日子要到头啦,去疯狂的过过单身节么?”
  “不用,把你咧开的嘴闭上,脑洞也收收。”
  “哈哈哈我有点好奇啊,老爷子会不会满天下的给你相亲啊?”莫子欣笑了一阵。
  “应该不会那么快……吧?”
  莫子欣耸耸肩摸着下巴好奇的问,“我说,那个哨兵没什么用了吧,留下来很痛苦的。你究竟怎么了?”
  夏枫晚看着联络器上被秒回的信息,轻轻按住自己的心口闭上眼。
  “因为,太吵了啊……”
  “哈?”
  吵得他心口疼痛,只余下一片毫无星辰的长夜,以及蔓延到骨子里令人发冷的黑色。
  求你,救他。
  ?
 
☆、第二章
 
?  好想死。
  夏枫晚此时的脑子里无尽回荡着这三个字,脸上还得带着礼节性的微笑。他是没有想到自己家的爷爷竟然会这么着急他的终身大事,着急到恨不得只要是个匹配度与他合适的哨兵都行的地步。
  只能说老爷子不愧是不吃亏的主,就算是亲孙子也是坑的没商量。按着夏枫晚的要求要回了那个奄奄一息的哨兵后,确认了人没死还能活着。结果就一个晚上的时间,老爷子就发了军部里单身的哨兵信息过去,板着脸要求夏枫晚一定要去见一见。
  老爷子的名言是:匹配度这种东西只要不太低,感情可以后天培养嘛,最重要的是默契、默契。
  这不,眼前这个使出浑身解数散发荷尔蒙的哨兵就是他的相亲对象。
  今天见的第三个了,前两个都是妹子。看这哨兵的表现不难看出,他恨不得让夏枫晚出现结合热,然后来个灵与肉的结合再迫不及待的戳个印子。可惜,夏枫晚对他带着黏腻香水味的荷尔蒙不感兴趣,甚至还觉得窒息……
  夏枫晚是个见人就三分笑的性子,温和的有些吓人,几乎没什么事能让他生气。这哨兵黏的太紧还动手动脚的让他有些受不了,再加上有老爷子这层在,他没好意思发火。不过泥人尚有三分脾性何况是人,好在莫子欣救场及时,说是有任务把人给劫走了才免于一场灾难。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任务花了一周时间完成,才回到塔里报告没多久,夏枫晚就被通知晚上和塔里这一届的向导毕业生参加晚会。美其名曰晚会,说白了就是相亲大会,有看对眼的哨兵向导啪啪啪一晚第二天就是好搭档,顺便解决一下终身大事,各种意义上的。所谓的白天上战场,晚上是另一种战场。
  这个世界除了男女之分外,还有普通人与觉醒者之分,哨兵向导就在这觉醒者的分类里。塔是国家为了更加合理的管理这类觉醒者而建立的,哨兵与向导一旦确定,必须在塔登记、受训、服役。塔同时也是向导的基地,而哨兵则是住在离塔隔了小半个城市的哨兵营。
  塔的下属阶层分好多个分会,专门负责处理一些“疑难杂症”。夏枫晚从塔里毕业后没去军部,选择留在塔里。然而他的好几届学弟妹们都找到了灵魂伴侣,就算是上战场也能腻腻歪歪的,他依旧孤身一个。
  没人要,大概。
  夏枫晚身份特殊,且能力不错,坚持了三年没对一个哨兵有反应,也没有哨兵敢对他来硬的。毕竟今非昔比,就算找不到看对眼的,也有向导素啊哨兵环能混混日子骗骗本能。可这次的晚会竟然来了之前与他相过亲的那个哨兵,军营的一个A的次级哨兵,等级挺高。
  那哨兵整个一移动的荷尔蒙库,就是看上他了跟个狗皮膏药似得黏得紧。夏枫晚无奈只好借机溜,他来过一次哨兵营,从会场的礼堂侧门撒丫子跑了。哨兵与向导求爱结合是不会有人管闲事的,谁知道你的反抗是不是乐意的搞情趣呢,反正先跑为敬!
  夏枫晚背靠着棵大树拍胸口喘气,心想着那个哨兵真是执着,追了老半天还没放弃!他都用精神力暗示攻击他放弃了竟然没用,这股子急于找个“安抚器”的精神真是可怕。
  “悉悉索索……”
  草丛里一阵响动,惊了夏枫晚一跳。
  他皱着眉头借着月光看不远处的草丛,就见“啪嗒”一下,咕噜噜的滚出来一只像猫一样的小动物,通体雪白,只余下四肢爪子上是点点血红。它趴着仰起头,迅速的跑过去扒住了夏枫晚的裤腿,“呜呜”几声,似乎在撒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