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剑成仙+番外 作者:猫蔻(中)

字体:[ ]

 
  白永寂闻言表示顿时也阴沉了下去,眉眼间的戾气浓重的让人可怕,他声音阴冷道,“楚家,楚家人都该死!他们都该死!”
  “够了……”眼看着他们的对话越来越不像话,楚然出言打断道,他目光看向白永寂,说道:“我心口有些疼。”
  白永寂闻言,顿时表情紧张,说道:“很疼吗?吃药,表哥你快吃药!”
  楚然皱了皱眉,说道:“药吃完了,你回去替我那瓶药来吧!”
  “好!”事关表哥的安危,白永寂二话不说,立马转身就跑了。
  “……”目睹了这一切的王保保。
  “你表弟……”王保保扭头对楚然说道。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不必说了。”楚然说道,“你说的那些话,我比你更清楚。”
  王保保的表情冷静下来,看着他。
  “我的外祖父,舅舅,表哥们,包括我的表弟,还有表姐妹,甚至是白家那些轻易不见人的长老族老,他们都很喜欢我。从小,从我刚到白家的时候,他们就对我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喜爱。”楚然说道,“这很奇怪,事实上,我娘她不是很喜欢我,我们母子间的感情一般般。”
  世上所有的感情都是有原因的,并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当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白家人会喜欢他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娘是白家的大小姐白慕。他们爱白慕,所以爱他。然而白慕并不喜欢他,那么白家人对他的感情必然也是有限的。更别说,他还是个病秧子,一个常人眼里的废物。
  单身,事实上白家人不但不嫌弃他,还十分喜爱他。这种喜爱有些过度了,楚然一度心有疑惑。暗中观察,不过十年下来了,白家对他的喜爱一如当初,非但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样加害他,甚至是为了他,付出了很大的精力代价去治疗他的病。这让楚然对他们放松了戒备,却并没有全然信赖。在他知道白家人对于他的这种喜爱是出自什么理由之前,他都不可能做到毫无芥蒂的信赖他们。
  “就像你说的,我的那些亲戚,白家的人,对我异常保护。”楚然说道,“或许是因为我小时候生病对他们造成的影响太大,我小时候出过几次意外,差点就死掉了。所以他们才会这样担心,事实上拜这所赐,我还真躲过几次致命的伤害。”
  王保保闻言,简直是要给楚然叹服了,他怎么能够把自己的人生过得如此多姿多彩?惊险刺激,这要是换做其他人,随便哪个,只怕都死了不止一百次了。所以,楚然的强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有理由的。
  同样是人,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真大。王保保伸手拍了拍楚然的肩膀,语气感慨的说道:“和你一比,我觉得我至今耿耿于怀的那些经历,那些伤害,真是拿不出手。我突然就释怀了,我再也不恨了。我感觉我一瞬间思想得到了升华,我得到了救赎。这是连祖师都没能做到的事情,兄弟,你做到了。”
  “你真了不起。”王保保真心实意的说道,“你拯救了我。”
  楚然闻言,只回了他一句,“滚!”
  “你和你表弟一样,不讨人喜欢。”王保保说道,然后捅了他一下,一脸头疼的表情,“真是说什么来什么,你表弟来了!”
  “你挡住,我实在是不想和这小家伙再继续面对面,太糟心了。”王保保说着就躲到他背后去了。
  白永寂跑着过来,正好看见这一幕,当即就黑了脸,怒道:“你快从我表哥身后滚出来!”
  
  第75章 酒楼
  
  白永寂因为心中挂念病发的表哥,所以用上了师门独特的追踪步法赶路,体内灵气急剧消耗,来回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等他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了王保保往楚然身后躲去,顿时是黑了脸。他精致的小脸紧绷,脸色沉了下去,声音带着孩童的软糯,却语气冷厉,“从我表哥身后滚出来!”
  王保保有心逗他,说道:“我不出来,就是不出来!”边说着,边往楚然身后躲去,楚然那么瘦,怎么能挡住他那胖身材?所以,这落在白永寂眼里那就是,王保保躲在他表哥身后,不断的对着他扭腰,那小肥腰使劲的扭啊扭。
  他这是在嘲笑我,他在挑衅我!白永寂如此想到。
  顿时,他气得脸都红了,他再怎么沉稳,也不过才是十岁的孩童。多少带着孩童的天性,他心下气得要死,脸上表情却愈发沉稳,沉声说道:“躲在别人身后算什么,有本事你出来和我打!“王保保一听顿时乐了,这小孩真有意思,年起小小就喊打喊杀的,颇有他师父之风。七绝剑君是见过的,那也是个一言不合就拔剑伤人的狠角色。王保保心道,果然择师需谨慎,以后他有了孩子绝对要给他千挑万选找个好师父,第一条就是,他得是个人,还是个正常人!
  看着这两人又闹上了,楚然顿时是头疼,他出声说道:“王保保,从我身后滚出来,你的屁股撞到我了。”
  “……”正在扭腰的王保保动作僵住了。
  白永寂气得拔剑了。
  *******************************************************************************
  被楚然那么一说,自觉地脸上挂不住的王保保老实了,他一言不发的坐在了一旁守着摊子,一脸忧郁的表情,目光惆怅的看着远方,就这样让他做一个安静的小胖子吧!
  白永寂目光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扭头,看着楚然吞下一颗红色的药丸,看着他表情没事了,这才松了口气。
  然后他问道,“表哥你房子怎么了?怎么塌了?”
  “难道有人欺负你?是谁!”
  “谁敢欺负表哥,我去杀了他!”白小包子杀气腾腾的说道。
  楚然目光无语的看着他,语重心长的劝道:“永寂,以后不要轻易地杀人,杀人是要沾因果的。这对修行不利,众生平等,杀孽少造。”
  “杀该杀之人,不杀有得之人。”楚然说道,“滥造杀孽,迟早有一天,因果罪业会加诸应验在你身上。”
  白永寂闻言仔细的思考了一下表哥的话说道,“我明白表哥你的意思,我不会滥杀人的。不过师父也说了,欺我者,辱我者,负我者,杀之!”
  “无惧因果,不畏天道,制霸天下,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这是霸道之剑,无惧天下苍生。”白永寂说的那叫一个霸气侧漏,无畏无惧。
  楚然听得顿时心一哽,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背过气去。七绝剑君到底都教了你些什么!早知道那混蛋不是好人!当初第一次见面,就拿剑指着他咽喉威胁人。
  事关白永寂的剑道,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那是他的道。楚然只说了一句话,叹气道:“杀人者人恒杀之。”
  白永寂也一脸郑重的说道:“你说的我都知道,表哥你不用担心。师父说了,杀人太多渡天劫的时候会被雷劈的,就像他一样。”
  说完之后,白永寂才撇了撇嘴,一脸嫌弃道:“我才不要像他一样。”
  “……”楚然。
  不需要渡天劫就被雷劈的楚然,感觉膝盖中了一箭。
  “所以表哥,你的房子到底是怎么塌的?你都没回答我的问题。”白永寂不依不饶追问道。
  楚然无奈,就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了他,然后说道:“反正我已经筑基,迟早要离开昭华峰,也不必多此一举的去重新造一间房。”其实他就是懒。
  白永寂闻言,顿时声音不满道:“怎么会是多此一举呢?没了房子,表哥你住哪?难道你要幕天席地吗?”
  语罢,他顿时大惊之色道。
  “……”楚然。
  谁告诉你,我是幕天席地的?
  不过考虑到白永寂是个小醋包,他就不把他住在隔壁陆湛那里的事情告诉他了,转移话题道,“你从哪找来这个药瓶的?”
  楚然让白永寂去拿药不过是为了支开他,一时情急倒也忘了他的屋子早塌了,所以,白永寂是从哪找来这个药瓶的?
  “是一个穿着黑衣的师弟给我的。”白永寂说道。
  楚然的神色若有所思,说道:“他是不是叫陆湛?”
  “表哥你怎么知道?”白永寂表情疑惑道。
  我还是不告诉你,我已经在你口中的那个黑衣师弟房间里住了好几天了。楚然心道,看来陆湛还真是挺懂他的,知道他是忽悠他表弟的。
  话说,白永寂被楚然以去拿药的借口支开。等白永寂急匆匆的跑到楚然的屋子前的时候,看着一地的废墟瓦砾,整个人都傻了?表哥,你没告诉我,我要从一片废墟里找药啊!这要是正常人,估计就得反应过来,楚然这是在驴他。可惜,兄控脑残粉这种生物,从来都不是划归为正常人的范畴内。
  就在白永寂站在一堆废墟前傻眼的时候,神助攻陆湛从外面走回来了。他看着这个穿着剑袍粉雕玉琢的小孩站在楚然倒塌的屋子前,侧目看了一眼,停住了脚步,说道:“你是谁?来此有何目的?”
  傻了的白永寂说道,“我表哥让我来拿药。”
  “什么药?”陆湛问道。
  “治病的药。”
  “你表哥是谁?”
  “他叫楚然。”
  陆湛闻言,顿时心里有底了,知道楚然这八成是在驴自家表弟,并且很不幸的忘记了自家的屋子早在几天前塌了,这是露馅了。
  陆湛看着傻傻的还没反应过来被自家表哥驴了的白永寂,然后拿出一个药瓶,说道:“这是这间屋子倒塌的时候,我从里面找到的,或许你是找到东西。”
  白永寂闻言,顿时转头目光看着陆湛,语气感激的说道:“你真是个好人!”
  然后拿着药蹬蹬蹬的就跑了。
  被发了好人卡的陆湛站在原地,看着跑远的白团子,心中诧异道,楚然竟有个这么天真单纯的表弟。当然,后面,他就被残酷的现实给啪啪啪的打脸了。
  听白永寂说完了前因后果的楚然也是醉了,表弟你这么这么好骗!这一听就是假的,破绽百出啊!被表哥我骗了也就罢了,你居然还被陆湛哪根木头给骗了!
  楚然忍不住就叹气,伸手摸了摸白永寂的头,说道:“表弟,你以后可长点心啊!”
  白永寂一脸懵懂的看着他,神情带着孩童的不谙世事。
  ************************************************************************************
  被白永寂这么一打岔,楚然今天的生意是黄了,楚然也没心思再继续摆摊。干脆就早早收了摊子,准备带表弟下山去搓一顿。他顺便问了一句身旁的王保保,“我们去万仙楼吃饭,你去不去?”
  “你请客?”王保保道。
  “嗯。”楚然说道。
  于是,正安静的做一个小胖子的王保保,顿时欢天喜地道:“去!怎么不去!”
  万仙楼是开在上清宗山脚下的一间酒楼,这在整个上清宗都很有名气。物美当然价格也不菲,一般人消费不起。
  但是楚然不缺灵石,他赚钱有一套,所以花起来也没什么心疼。三人在万仙楼要了一个包间,点了满满一桌的菜,大部分都是王保保这个小胖子点的。
  反正不要钱,不吃白不吃。王保保如是说道,于是毫不客气的就专挑贵的点,点完之后,看着一桌的精致佳肴,眉开眼笑。
  白永寂表示不高兴,你坑我表哥的灵石!鼻子里冷哼一口气,满脸的不服。
  有好吃的王保保表示才不和一个小破孩计较,拿起筷子就吃的欢天喜地。而就在这时,门外面传来一阵吵闹。
  “谁说没有包厢了?这不就是?”门外面传来一声趾高气扬的声音,“什么有人的?谁敢抢我赵山的包厢?不想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