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剑成仙+番外 作者:猫蔻(下)

字体:[ ]

 
  鹤真道人一脸为难的说道:“这哪里是羞辱你?若是你能拿出灵珠,自然就可以住上好的房间。”
  旁边的楚然听着,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一脸慈眉善目老好人一样的鹤真道人还真能把人给逼疯。徐清河要是再晕一次过去,他一点也不意外。
  楚然目光看了一眼坐在甲板上浑身狼狈脸色铁青的徐清河,拿出了十颗灵珠放在他面前,然后一言不发转身走了。
  徐清河目光看了一眼地上的灵珠,又抬头看了一眼转身离去的楚然,半响,咬着牙愤恨骂道:“滚!用不着你假好心!”
  站在人群中的楼宵便皱眉说道:“你瞎叫什么呢!你知道这灵珠有多珍贵难得吗?楚兄弟,自己都不够用!他一天还十颗灵珠的房钱呢!”
  “给你,你还不识好人心!”楼宵怒道。
  他是真怒了,因为他也是属付不出每日五颗灵珠的那群人之一。他早在拿到灵珠的第一时间,就用来修炼吸收了。鹤真道人也没提早说,船上的一切开销花费都是需要灵珠的啊!这十颗灵珠,顶他两日的房租了。
  徐清河坐在地板上,浑身湿漉漉的,脸色苍白,身上有伤,这让他看上去异常狼狈。他目光盯着前面一身红衣张扬艳丽身形瘦削离去的楚然,四面八方朝他射来的目光,指指点点,让他难堪又愤恨。看向楚然的目光也迸发出仇恨的火光,那狰狞的表情大有不死不休的意味。
  半响,他缓缓站起了身子,伸手抓起了地上的灵珠,今日羞辱,他日必百倍奉还!
  一袭青袍站在角落里的姜若禾冷冷看着他的表情,微微皱了眉,他这般做,打乱命运的轨迹,该死的人未死,对于未来造成的影响,到底是好还是坏?
  一瞬间,姜若禾自己也迷惑了。
  楚然走了几步,忽然面前走出一个人,拦住他的脚步。
  楚然抬起头看着他,说道:“何事?”
  文书轻摇着手中的羽扇,笑的斯文对他说道:“还记住今天我说的话吗?你有血光之灾。”
  楚然皱了皱眉,显然是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里,在他看来,文书……大抵就是一个江湖骗子。那种专门在大街上摆个摊,挂着一个横幅,上面写着盲人摸骨算命的那种。
  文书看着他的表情,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今日远离水。”文书叮嘱了他一句,然后摇着羽扇便要离开。
  楚然看着他的身影,忽的说道:“有个问题,我想问很久了。”
  文书停住脚步,目光看着他。
  “你手上的那把羽扇……”楚然说道,目光看向他手里拿着的那把羽扇,和之前文书送给他的那把一模一样。
  “你说这个?”文书笑着说道,“三文钱一把,和送你的那把一样的,我瞅着便宜,一口气买了十几把。”
  “……”楚然。
  难怪,他看的那么眼熟。
  “都是凤凰羽。”文书说道,“那卖扇的老板告诉我,这些都是凤凰羽制成的。”
  他笑了一下说道:“这世上哪来的那么多凤凰羽,老板是将我当成傻子来骗了。”
  文书摇着羽扇就施施然离去了,嘴上说着,“你若是喜欢,我还可以再送你几把。我那,多的是。”
  楚然站在原地半响,皱了眉,没有说话。
  他总感觉,他手上的那把羽扇是不一样的。他握着它的时候,上面流淌着强烈的蓬勃的炙热的滚烫的生命力,宛若活物一样。
  文书……是真的未曾察觉,还是……
  **********************************************************************************************************************************************************************
  站在原地沉思了半天,最终楚然皱着眉,抬脚朝房间走去。
  推门而入,就宛若是置身在洞天福地里,里头的那个房间,和外面截然不同,就像是两个世界。那清灵而浓郁的灵气,让楚然浑身都感到舒服。
  楚然进了房间,坐在桌子前,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茶,坐了一会。然后起身,进入了屏风后面的里间,一瞬间,清冷的宛若回到了冰魄峰。
  楚然表情不禁一怔,他为何会想到冰魄峰?想起峰上的人。既然想了,不如多想一点。楚然就想起了,那个冷冰冰的男人,他的师父,此时在做些生命?
  上清宗,冰魄峰。
  冰天雪地,大雪纷飞。
  今年的天气格外的诡异,在楚然离开上清宗出海之后不久,临海便从冰原刮来了一阵寒风,伴随着大雪而落。这雪越下越大,不见减弱,风雪呼啸覆盖了整个临海地区。
  一身单薄简单的白衣的齐修宁坐在屋子前,手里拿着一把刻刀,雕刻着一块木头。低着头,精致的眉目冰冷,俊美的脸上面无表情,只是手里的刻刀在不停的动着,眼神专注的雕刻手上的木头。
  隐约的,可以看这个人见木头被雕刻出来的轮廓,那是一个人。仔细看,这个人长的有点像远在海域之上万宝船内的齐修宁。
  齐修宁的雕工不错,手中的木人雕刻的活灵活现,那眉目之间,满是楚然的神韵。若非是用心关注,用心雕刻,雕不出这般神韵,简直就像是活人一样。
  忽的,他的刻刀划伤了手指,瞬间有鲜血流出。
  齐修宁停下手中动作,皱起了眉,抬头目光看着远方东边,那里是万宝船航行的轨迹。
  他手中的鲜血滴落在手上的木人上,一滴一滴滴在它的脸上。
  而此时,在万宝船。
  玄字一号房,屏风后面,楚然目光看了一眼那一汪灵泉。灵气氤氲成白雾,仙境一般。一瞬间,楚然想起了今日文书对他说的话,“你有血光之灾,远离水。”
  楚然表情不禁怔了怔,今日对他说这句话的人,不仅是文书一人,还有癫道士和姜若禾。三人同时对他说,他有血光之灾,难道他真的今天流年不利,命犯血光?楚然由不得就多想了,只是……这三人,一个江湖骗子,一个癫子,傻子,说的话真的能信?他们不会是在驴他吧?
  半响……
  楚然目光定定的看了那许久那个灵泉,最终转身,走向了旁边的昆仑玉石床。
  
  第133章 血光灾
  
  血光之灾?
  楚然坐在昆仑石玉床上,阖着眼睛打坐。灵气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周天,一个时辰后睁开了眼睛。他目光朝前方灵泉看了一眼,微微皱了眉,然后下了玉石床。
  他来到灵泉边,脸上表情冷淡,皱眉看了一眼灵泉。脑海里还想着那句血光之灾,这句话到底是预言还是随口一说,到底是准还是不准?楚然思索了半天,还是没想出个准确的答案来,算命卜卦这种事情向来都是如此……不管应不应验,最终都是要人饱受折磨。
  楚然站在灵泉池边,沉思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抵挡住泡灵泉的诱惑,脱了衣服,踏入了灵泉里。毕竟这可是花了十颗灵珠一天的玄字一号房,放着这么一个灵泉不用,那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做人,不能浪费啊!
  楚然半个身子泡在灵泉里,心想,哪怕是血光之灾,也总不会在他泡灵泉的时候发生吧?没这么丧心病狂。这般想着,他就心安了,脱了衣服就下了灵泉,整个人泡在池子里。泉水是温热的,浸泡在里面,整个人浑身都舒泰,毛孔张开,一道道精纯的灵气洗涮着体内的经脉。
  而就在楚然闭着眼睛浸泡在灵泉池子里的时候,一条金色的拇指粗筷子长的游蛇一样的东西顺着屏风往里爬。它灵活的游动在光洁的白玉地板上,忽的顿住了,抬起头,头上长着两角,一双金色的竖瞳往前看,白雾氤氲的灵泉池子里,楚然正闭着眼浸泡在其中。
  那双金色的竖瞳忽的迸发一道亮光,朝前移动的速度更快了,它来到灵泉池边,然后整个的就往池子里钻去,游入水中。
  而此时,楚然浸泡在灵泉池子里,一无所觉。
  那金色的头上长着两角的蛇一样的生物,在灵泉池子里如鱼得水,游动的欢快。起初是只敢在池边上游动,后来见楚然没反应,就胆大的朝他靠近,一步步的缩短距离,结果楚然还是闭着眼不动,无知无觉。它就大胆的游到了楚然的身边,在他身前欢快的游动,围着他打着圈。
  楚然虽然是闭着眼睛,放空精神,浸泡在泉水里。但是并非是毫无警惕性,对于外界并不是一无所觉。他敏锐的察觉到了自身周边的变化,有什么东西闯进来了。
  但是他不动声色,假装没有发现。他倒是要看看,这东西要做什么。结果……结果就是这东西特么什么都没做,就是围着他打圈。
  “……”楚然。
  此时,他也是无语了。
  半响之后,楚然睁开了眼。
  他是忽然的就睁开眼,然后就看见了他面前游动在泉水里的金色的……小蛇?
  这是蛇吗?
  不,并不是。
  楚然目光看着面前那金色头上长有两角的蛇一样的生物,想起了一句话,头上长角是为龙,无角则为蛟。龙?楚然目光不动声色的想到,龙就这德行?
  拇指粗,筷子长,除了那一身酷炫的金色,和头上的两只角,简直就是一条小蛇。还在水里游的那么欢快,简直就像是个傻白甜。
  金色的疑似龙的生物,忽的顿住了,游动的动作一僵,因为它察觉到了背后那如芒在背的目光。被发现了?一瞬间,就僵住不敢动了。
  果然是太得意忘形了。
  楚然伸出手,快如闪电,一把将它抓入手中。捏在手里,仔细的看着,手上传来鳞片的触感。楚然这才发现,原来这是金色的鳞片。
  虽然这并不是蛇,但是楚然却用打蛇的方式打它,掐住它的七寸,以防它逃脱。然而,却还是失算了。那小东西,回头就是反咬他一口,咬在他手背上,肌肤顿时就被锋利的牙给刺穿了。血珠当时就渗了出来,那小东西当即便贪婪的吮吸他的血,这下根本不用楚然去抓,甩都甩不开它。
  一瞬间,楚然脑海里就浮现出一句话,血光之灾,不宜近水。
  果然是血光之灾,果然是不宜近水!楚然嘴角抽了抽,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以这个方式应验了这个血光之灾,没想到文书那个江湖骗子,癫道士那个癫子,姜若禾那个傻子,竟然说了一句大实话,没骗他!
  手背上传来的疼痛感,让楚然微微皱了眉,体内鲜血的流逝让他的脸色逐渐的苍白,失去了血色。楚然另一只手快速的探了过去,一把捏住它的头,狠狠一抓,将它整个的就给抓了起来。
  楚然目光对着他,冷笑,“想吸我的血?”
  那金色的蛇一样的生物,昂起头,一双金色的眸子盯着他看。
  “我决定……”楚然说道,“把你拿去泡酒!”
  一瞬间,金蛇的眼眸里闪过无语的目光。
  楚然一声冷笑,他决定把这东西给吃了!补回来他流失的元气和血气。他的血很珍贵的好吗?像他这么脆弱的人,一滴血那都是命好吗?这不怕死的东西,竟敢吸他的血!
  “你在玩火,你知道吗?”楚然对着那金蛇冷笑,说道:“没人能救得了你!神仙都不能!”
  金蛇眼眸的里的目光越发无语了。
  而就在这时候,忽然船身一阵剧烈的晃动,楚然身形也不禁一晃,手上的力道稍稍松了点。那金蛇趁机就溜了,临走之前还不忘再咬楚然一口,吸他的血。
  楚然皱着眉,松了手,看着那金蛇逃离,迅速的便不见了。这时候,船身已经不晃了,楚然上了池边,露出白皙修长的腿,穿上了墨衣红袖,腰系同色腰带的曲裾,然后脚上桌了一双木屐,就转身出去了。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