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见鬼 作者:莫桑石

字体:[ ]

 
世上有两种死亡光环:一种叫万年小学生,一种叫见鬼。
前者好歹是具有一定科学道理的,而后者……
元嘉摸着猫鬼光滑柔顺的毛皮,欲哭无泪:他一点也不想见鬼啊啊啊!
猫鬼:元嘉,你为什么不选择彻底封锁见鬼的能力?
元嘉:因为我想看见你。
主攻,cp元嘉x人心猫鬼,受后期变人;日常系灵异文,不恐怖。随缘更新。 
机油鸡鸡的攻受人设互动图~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嘉 ┃ 配角:猫鬼许景焕 ┃ 其它:主攻,灵异
 
 
☆、第〇一章
 
?  元嘉用一根手指抬起厚厚的眼镜,揉了揉干涩疲惫的眼睛。现在是夜里三点多了,他正在熬夜打帮战,虽然憋了很久想上厕所,不过眼看着帮战就要结束了,带着的耳机里传来一阵鬼哭狼嚎求奶的,根本离开不了,元嘉揉眼睛的手很快放下,手继续狠快准的往自己人身上扔治疗术,不过可惜败势已定,怎么看都没有最后一分钟扭转败局的趋势,元嘉虽然没有放弃,不过呵欠也已经打上了,就等着快打完好上厕所了。
  “这帮孙子!冤家你手再快点,我红要见底了!”帮主通过帮派频道朝元嘉嘶吼,元嘉故意没理他,混蛋,不知道他最讨厌这个绰号吗!和三次元认识的人一起玩游戏就是这点不好,老是容易破坏人在二次元的形象,他起个深沉的游戏名容易么!“墓葬人”多么拽,偏偏人人都跟着这货叫他冤家。
  帮主因为元嘉没加治疗,很快倒地不动弹了,但是嘶吼还没结束,鬼哭狼嚎的骂元嘉,元嘉熬夜打游戏本来就是鬼鬼祟祟的,根本不敢开声音或者说话,于是腾出只手来打字:
  “活该!”
  他那个时候加也没用了。帮战倒计时就还几分钟了,磨蹭了一会到现在,世界频道上就开始撒花庆祝敌对帮派的胜利,元嘉舒了一口气,不管帮里的家伙怎么哭嚎,因着膀胱在他朝他发出警告,匆匆的打了句“我去上厕所,先下了”,就奔去厕所了。
  呼~嘘嘘完毕的元嘉身心舒畅,拉上拉链去洗手。虽然他已经疲倦到了极点,但是大脑仍然很亢奋,想着帮战输了没关系,本来这次帮战就缺了不少中坚战力,要不他也不会临时被同学逼着入他的帮去打帮战,他手太快也救不了啊,奶妈就他一个,他又没有圣母光辉群撒,不过明天肯定会接到帮主许建的咆哮电话,可谁让他叫他绰号的!
  元嘉以前可满意自己这名字了。这名字是他爷爷翻字典才选出来的,寓意多好!虽然小时候因为“嘉”这个字太复杂而写起名字没少苦恼,但是单从名字他就能更区分于别人,他就更高兴了。可是近几年,随着输入法上录入的词组越来越多,同学不约而同的发现打他名字全称出来后,排在第一位上的是“冤家”,他“冤家”的绰号从而飞快传播,虽然该庆幸没人叫他“小佳佳”,但是想想吧,一堆人全部叫他“冤家”,鸡皮疙瘩全起来了好么!
  洗完手,元嘉习惯性的瞧了瞧镜子。他家的等身镜子在爸妈房间里,他平时照的就是卫生间的这个半身镜,不过对他这个男生来说已经够了,唯一的问题就是镜子前面隔着洗手台,他要是想看看细节的话还得使劲前倾才能看到。
  比如说现在的这颗青春痘。
  元嘉使劲凑上去,盯着自己的青春痘不放。他以前可没长过痘,之前上高中的时候好吃好喝作息规律又没压力的,脸上一直干干净净,虽然被人打击说青春期一直不来,来时就得大爆发,但是他真的蛮自豪自己的肤质的,就算是没那么在乎相貌的男生,也不愿意脸上ding着一坨痘吧。
  只是高考完毕之后,元嘉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之前都是乖宝宝,现在熬夜却是常事,不仅眼睛常常有红血丝,现在痘痘都冒出来了。不行,以后不能熬夜了,元嘉寻思着自己得保持个好状态上大学才行。
  这颗痘长在元嘉的脸颊上,位置略靠近鼻子,刚好戴着眼镜有些阻碍观察了。戴眼镜的都知道,虽然眼镜可以提高视力,但是微小的东西反而会因为戴着眼镜而看不清楚。元嘉现在就是这样,mo着痘痘觉得蛮大,看镜子里痘痘却一点点,他只好把眼镜摘下来,凑过去眯着眼睛看。
  老实说,他还真的不想摘眼镜,特别是在这个时候。
  摘下眼镜后的世界是一片模糊的,只要他眼睛贴着的地方是清楚的,却也只有方寸大小的地方。他看到了自己的这颗痘痘,在近视眼里变的很大,有些红肿,不过看着不是很严重。拿老妈的洗面奶洗一下好了,他眼睛还瞧着镜子,手却去勾老妈的洗面奶。
  元妈妈有很多支洗面奶,夏天用的,冬天用的,祛痘的,去鼻头的。他眯着眼睛去找出那支祛痘的挤在脸上,对着镜子揉泡沫。元嘉很少用洗面奶,ding多用块香皂,现在用着这支泡沫特别多的洗面奶,不禁起了玩心,也不着急洗,在脸上堆积着泡沫,又放在手心里想照着镜子吹。
  只是,他刚看向镜子,就觉得镜子有些奇怪,他视线里所见的,竟然是一片黑色,因着他的视力,只能辨认出来一块大片黑斑。
  他觉得奇怪,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东西找来了,于是凑近镜子假装找自己的痘,实则凑近去看那块奇怪的黑斑。
  距离近了,元嘉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黑斑,原来是他的后脑勺呢。他一动,镜子里的后脑勺也跟着动,元嘉有些犯愁,这样怎么能看清楚洗面奶的泡沫洗干净了没有呢?只好多泼了几次冷水,拿毛巾擦了脸,顺手撸了老妈的护肤品涂了,才戴上眼镜。
  眼镜可真是近视眼的福音,自己的脸被看的无比清楚。元嘉满意的照着镜子,对着镜子比了V字:
  今天我还是这么帅,耶!
  回屋睡觉!
  元嘉一觉睡到大天亮。自从元嘉高考完颓废开始,元妈妈试图管过却没用后,就不爱管了,由着元嘉自己过,反正早饭得他自己做。元嘉mo到手机看时间,原来十点多了啊。只是,手机刚换的膜上面却照出来了元嘉的后脑勺,这元嘉就不爱看了,谁愿意看自己的后脑勺啊,要看当然要看自己的帅脸好吗!这刚理发没多久的头,发型还不自然,他发型又还是学生的平头,被剃刀推过的青白头发茬还在那呢,他实在不爱看,把眼镜戴上,这次就可以顺利的照脸。
  他开始盘算开了,等着快开学头发长长了,他也得时髦一把,来个洗剪吹烫染,以前他们班老师为了鼓励他们好好学习,都说大学里漂亮姑娘格外多,他虽然内在美是足足的了,可也不能输在外在上呀。
  眼镜戴上,手机膜上映出来的就是他的脸了。自从大屏手机出来之后,元嘉就把手机屏幕当镜子用了,为了防止磨损的手机膜影响清晰度,还换膜换的特别勤快。
  然后是习以为常的又一天。元嘉温了温老妈做的饭,又坐到电脑前面。刚登录上扣扣,许健发的一连串语音消息就弹了出来,元嘉根本懒得挨个点开听,直接关掉了事。
  许健是他高中同学,之所以和他玩的好,是因为元嘉从来没有叫过他“小贱人”,虽然他叫“冤家”的时候可一点都不口软。元嘉现在玩的游戏就是许健把他拉进来的,说什么都考上了不同的学校,要是连游戏都不玩同一个,没共同语言之后就慢慢生分了,于是现在许健当帮主的这个帮派,倒是不少人都是他们班上的男生,之前他们组织了一次远足,可巧帮战开始,许健才把之前没加帮派的元嘉拉进去的。
  元嘉是奶妈,也就是牧师。这游戏叫《合璧江山》,剧情里的江山可从来没合璧过,不过倒先中西合璧了,古装服饰和奶妈骑士竟然并存,乱七八糟的,不过玩这游戏的还真不少,乱七八糟的设定真玩起来还蛮带感的。不过经过昨天的帮战,元嘉突然不想继续玩了。
  晚上才是玩游戏的好时间,可元嘉刚下定决心不熬夜,大白天的玩这个又觉得没气氛,他刷了会网页没找到好玩的,拿起钱包就出门了。
  元嘉考上的是本地的大学。本地的大学已经是一流中的一流了,没必要为了男子汉必须出去见识而舍近求远报别的大学,元嘉也不想离开家。他现在想着既然没事,不如去即将上的学校里逛逛,这之前他还真没进去过呢。
  A大学在学校郊区。元嘉真的不喜欢“郊区”这个设定,听着就觉得要出事似的,可是大学占地面积那么广,怎么想也不可能在市中心啊。好在A大有好几个校区,元嘉报的专业的校区是后来新建的,原址绝对没有什么坟墓,这可是他好好查过的,从新校区专业里选的现在报的这个专业,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
  他报专业的时候就把自己未来想好了,学成个专业前十,到时候直接在本地的国家电网里找工作,不管是爬电管还是抄电表,反正要死死赖在父母身边。
  正是因为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危险,所以才不敢远行。?
 
☆、第〇二章
 
?  元嘉所在的城市是Z省的省会S市,国内数得着的大城市,不管还是经济还是高新科技都是极为发达的,市政府更是不遗余力的建设城市的基础设施,好展现城市面貌,也让市民生活出行更为方便,比如说地铁,S市的地铁四通八达,只要是个稍微有名的地方,就没有不能到的。
  从元嘉家坐地铁去A大,就特别方便,坐半个小时就到了,不过元嘉除了迫不得已,从来不坐地铁,就算坐公交车得又绕又转的得一个小时,他也不介意。
  这迫不得已的的底线,在元嘉心里特别特别高,高到他现在,都没坐过地铁,因着他同时还避免坐电梯、去医院,家里人总以为他有密闭恐惧症等心理疾病,差点就把他拉到医院精神科那里鉴定了,元嘉好说歹说,才让他们相信了“不是害怕,只是推崇更为自然的生活态度”这样比较高大上的理由。在元嘉的影响下,没办法,在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总不能还分两路走吧,所以家人都会顺着元嘉,也渐渐跟着习惯了这样的出行方式。
  元嘉只是防患于未然罢了。他看过很多恐怖片,只要是经典的片子都会去看,还有都市传说,他也了然于心,对于那些故事里容易出事的地方,也都一直警惕着,更是混入了一个恐怖故事论坛,对里面的关于“电影主角如何自我作死”、“论最容易出事地点”、“经典鬼故事套路”等技术贴更是直接收藏,里面的内容都会背下来了。
  别看这些只是故事,但是大多数灵异类恐怖电影,都是根据真实现实改编的,那“现实”是人为还是那个为就不说了,但是一种场合,只要人为附加的害怕意念多了,那还就真容易出事,因为人一看到了,心里自然而然会害怕,“害怕”这种恐惧情绪,可是最讨那些非人类喜欢的。
  不过元嘉唯一不害怕的是学校。这是因为他从来没有住宿过,初中的时候下午放学就回家了,落下什么都不会折回去拿,更不会参与傍晚学校里学生的小活动;高中的时候必须得上晚自习,为了不显的太特殊,元嘉也没提出不上,不过晚上灯光通明,一堆学生都在那,放学的时候更是蜂拥涌出,更不会出事。到现在,他都没在学校这种生活最久的场合里遇到过奇怪的事情。
  只是现在元嘉去上大学,就得住校了,顶多周末回家住一晚。他原本还想直接在家里住的,不只只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父母。他现在不担心事的意外,反而却常常担心来自于非人的意外,虽然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元嘉一直守着家里,也没出什么事,平时更没听过来自身边的特殊事情,但是他仍然害怕,谁让他见过呢?见过了,就没法坦然自若的不去担心,就怕那个意外。
  可惜大学必须住宿,谁让亲戚都觉得他没有自主能力,再不出去住宿舍,就不能锻炼自己呢?而且大学事情多,多半是在挨个宿舍通知,平时联系也都是以宿舍为单位,不住宿舍容易耽误事不说,还会不合群,所以元妈妈直接毙掉了元嘉想住家里的想法。
  元嘉从公交车上下来。S市的道路非常宽敞平坦,公交车更是定期更换,行驶起来丝毫不颠簸,所以坐一个小时也不累。公交站牌旁边就是A大的大门,门口零零星星的出入学生,现在还是假期,仍然留在这里的学生多半是留在这里考研和准备其他考试的。
  所以,现在学校里师生非常少。元嘉站在大门前,突然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了。其实灵异之事从不多见,元嘉也没有招灵体质,但是从小到大累积到现在,看到的还真不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