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遇色+番外 作者:翼枫落(上)

字体:[ ]

 
为拥有强大见鬼之力的林幕谨表示他的人生还能再苦逼点么?如果不是家族中有时不时强调他的性别他都快以为自己是个女子啊不女鬼了啊喂!
不过区区一诅咒小爷他怎么就活得那么艰辛呢?望着头顶上好大一顶妇女之友啊不女鬼心灵之友(林幕谨头上冒筋:什么鬼称呼?小爷他根本不想要好伐!)表示呵呵,任你女鬼能力再强再大再凶残,也敌不过区区一顶女鬼心灵之友的好称号!!!
林幕谨黑脸表示:真想呵呵一脸是血有木有,人生苦逼艰辛至此,作为一汉子还有活着的乐趣可言么?
小攻出没:小幕,其实你还有我嘛^-^!~~
林幕谨:差评滚粗~~
注:攻受双洁 乍眼一看不好接近运气福气极高受与霉运煞命罡气十足闷骚攻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幕谨、越谨南 ┃ 配角:林氏一族、女鬼一号、女鬼二号……收鬼道士等 ┃ 其它:半架空的平行时空、欢脱风,小白伪科学、苏苏苏
 
 
 
☆、无尽的考题
 
?  林远言闷笑问道:“怎么,可是又有艳遇了?”脸上是习惯以为然的调侃式的笑容。
  林幕幕闻言只是闷闷地看了无良堂哥一眼,说得好像他是什么纨绔子弟似的。可天知道作为一灵者的他从来对所谓的‘艳遇’是多么的深痛恶绝呢。更不说因为‘艳遇’之事他不知道多少次被家人强掰入脑海中下咒,为的就是提醒自己身为一男子汉而埋女娇娥么?如此‘艳遇’也真是够醉了!堂哥不过是仗着自己隔岸观火说风凉话罢了。
  林远言戳了戳自家弟弟的因为生气而显得有些圆鼓鼓的脸,感慨了下手感之后正色幕谨问道:“谨,有没有觉得近些年来你见鬼愈多了?我是指那些——。”继而眨了眨眼睛:“你知道我指的是哪些。”
  林幕谨倒仍是气鼓鼓望着无良的堂哥,余怒未消中:“那又不是我找上门的!只不过碰巧撞上了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继续瞪着某人,别以为我不知你想岔开话题。
  好吧,小弟越来越不好打发了,林远言伸出手指挖了下耳朵伸指一弹,四十五度忧郁抬头仰望天空:哎!好怀念之间软糯糯跟着他的小包子哪,怎么越长越凶残了呢?嘤嘤嘤~他的玻璃心都碎了!再也没有一个糯糯的包子任由他愉快玩耍同乐了。(林幕谨怒:给你玩的愉快么?摔!还能不能做彼此的好兄弟了?)
  不过自家弟弟的奇葩体质也真是叫人不知如何说是好,虽然说避免与恶鬼交锋的可能,可是能拥有这等资质极高并在这一年龄中还能保持灵力如此纯净的人可是相当的少,因为他们的职业注定了不可避免地沾上煞气什么的,当然除了一些家族中拜祭专用的祭祀外。
  只是作为一天师来说林幕谨却是分外不好受了,虽然这娃现在看起来整个人活波开朗亲切像个邻家大男孩似的,在此之前吃不少苦头连旁观的林远言也觉心疼。
  想这这里心情不由低落几分,林幕谨看出大哥因为他体质缘故而沉闷下来倒是丝毫不介意:“哈,这不正说明了小弟我的艳福不浅么?怎么,现在可是羡慕妒嫉恨了?
  林远言一掌拍到林幕谨的肩膀上:“去,小爷我英俊不凡,人见人爱,美女见了自然扑过来用得着你这小毛孩么?”知道自家弟弟也是为了安慰他才故作此番姿态林远言当然十分配合。
  对于二堂哥的自恋,林幕谨只用眼神鄙视和“呵呵~”两字打发。
  完全不受林幕谨鄙视的小眼神所影响,林远言迅速侦察四周,确定无人之后,在他脸边现出一水镜,上看下看,左右瞧瞧,显然对今天的造型满意无比,果然不愧他花了几个小时来弄出的好发型。
  看到林远言用法术来当镜子使用,林幕谨连吐槽的欲望都没有。
  分明是已经习惯到麻木。
  忍不住提醒一声:“哥,你快点!”
  他们出来不是游山玩水的口胡!
  林远言仔细将额前的几缕头发弄好,在林幕谨脸色狞狰的前一秒打理好自己。
  林幕谨皱起眉尖:“今天是星期五!”
  看到林远言一脸茫然,便知二堂哥此时智商不上线中。
  “星期五,上课中!”再次强调。
  林远言这才一脸恍然:“哦,我就说怎么觉得今日不宜出行。”
  林幕谨头额冒着青筋中……心中暗念:等闲无视之,等闲无视之!
  默念了好几遍后终于冷却下来:“是你接的单!”
  深深咬牙中……
  终于将大脑带回来的林远言也不觉羞愧:“哦,我有接了新单?”十分有眼色并及时回想起来:“哦,是了,我接下芳华小学的单子!”
  林远言从衣袖中取出一日历本,果然上面有标着未完成的任务。
  囧之~
  望天望大地就是不看小堂弟,摸耳垂为自己分辨了句:“其实我还是很勤快的,这只是个意外!巧合而已!”
  不想继续这话题:“这小学怎么了?”
  林莫谨有些无辙:“你都不关心你的任务榜单的?”
  见林远言有些讪讪:“现在就过去,小谨帮我查看一下我这个的积分如何?”
  心中倒是丝紧张,貌似这个月来他都将精力投入到其地的地方去了。现在临时抱佛脚真的没问题的吧?!应该没问题的吧!?林远言看了眼林慕谨后不确定想道。
  学校里早有人在候着。
  看到有人,林远言下意识看了时间。确定无误之后倒是扬起眉锋:看来事情应该还真的挺严重,否则也不会有人专门在此守着!
  林慕谨的感觉不是很好。
  不动声色扫视一眼,毫无意外的发现这些人气色不佳,脸上带着明显的浮躁之色。
  林远言也同样看到,心中倒是暗忖:想来这次问题似乎有些不对?
  怎么都觉得没有如此夸张才对,怎么现在似乎情况不大妙?
  看到林远言和林慕谨的出现,在场众人这才松了口气:“来了!”“终于到了!”诸如此类的嘀咕被耳目灵敏的两人听见。
  听到这话,林慕谨微微有些不好意思了。
  毕竟这一次是因为堂哥的原因,可他若是赶赶,可能就会早些到了。
  对于林家兄弟的到来,留在学校里的几人却是很高兴。
  因为学校里所发生的怪事,别人可能会觉得是讹传,可他们却是真身体验过这一把灵异事件了。
  原本对此还抱有怀疑的都迅速闭了嘴。
  他们可不想再一次感受那无尽的考题与题库了!
  见他们眼中满是怀疑或疑惑之色,林远言也不加以理会:“谁能跟我说说这里出了些什么事,嗯?”
  环视他们几人,确定了些事后,林远言淡定下来。
  心中笃定:这单子应该不难!
  只见几人怀疑与犹豫中定,挣扎半晌后,其中一女子一副死马当活马医的表情中说了出来:“我是那个教室班级的班主任,原本这事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就是一平常的考试,到了收卷时,我发现班里的学生都还在不停地写。我叫了几次后感觉不对,看到班里有一学生眼泪都掉了出来还是不停的写。平时他们都很听,一到时间都会交试卷了的。”
  只见那位于班主任皱起眉头,似乎对那天仍心有余悸。
  林慕谨悄然无声释放一下定魂术过去。
  有了定魂术的安抚,那名于班主任似乎镇定了些。
  她继续道:“只是那天特别奇怪,他们似乎没有听到我的声音,还继续写个不停。”
  顿了顿又继续:“本来只是有几个人这样做也没什么的,可是全班的学生都这样做,场面有些吓人。”于老师白了白脸色,仍能淡定道:“而且我看到在座位前面的一个学生的笔芯都没了还继续写时,感觉有些不对了。可是我怎么叫,他们都没有反映。”
  顺手指了在场的几人:“校长和主任也有看到的。现在那群学生还在写个不停,我们都没办法了!”
  嗯,听完了于老师的诉说,林远言心中有了大致的方案。
  林慕谨却开口了:“现在教室里确定没人了?”
  于班主任与主任们面面相觑,对林慕谨的突然说话不是很明白,眼中的疑惑也显而易见。
  林远言倒是有丝明了:“里面有人?”
  林慕谨有些犹豫地“嗯”了声。
  他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有人,凡是有生灵的波动他都能感觉得出来。
  于老师有些不高兴:“我都将班里的学生带走了,确定是没有人在了的。”而且经过那天的事,一开始学校还不信邪继续在那个教室里上课。可后面那些学生只要一进教室,都不由自主的抓起笔拼命写起字来,有些被吓到的于老师,当然不可能将这些学生放在这教室中。
  学校又不是一间空余的教室都腾不出来。
  可不管怎么改,她教导的那班学生一到上课,都不由自主走到原来的教室中去,并且主动抓起笔来写写画画,连最为顽劣的调皮出了名的那些,也不例外!怎么不叫她心惊。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好,可是到后来却愈加恶劣起来。
  似乎知道他们拿那教室无辙,那个教室经常发生将学生围困在里面,还有时不时飘出一些试卷来。只有答对并且写完了才能出来。对老师和学校里的主任也有着它一套方式,就是将学生困在里面,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将门给打开。
  这下事情一出,麻烦可就大了。
  而后来他们才去找那间教室的事,方知在十多年前,这间教室确是有发生过一起命案之后,心里更是凉了半截。
  对于这教室也不得不向这些异人求救。
  只是门前来的几人却是摇摇头,摆摆手。说了句今天会有人出现来处理后,再不见踪影。
  学校里的老师和主任也只能认命了。
  结果看到林远言兄弟两人后,心中不免失望。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会懂得多少。
  尤其是当林远言发问起事委时,心中更是苦涩一片。
  而现在听到林慕谨突然开口,说教室里还有‘人’时,不由心惊肉跳。
  ?
 
☆、无尽的考题
 
?  难不成里面又出现了些什么变故不成?
  于班主任作为老师多年,自然知道有些调皮的小孩越说越不听。所以她一直紧紧盯着这些调皮大王。听到林慕谨说里面还有人时,她当然是生气。这对她的职业行为指责什么的,是可忍孰不能忍!
  提高了声音:“怎么可能?我都是带着他们一起走的!”再次强调自己的职责。
  被于班主任突然尖锐的声音吓了一跳。
  对林慕谨而言,那间寂静的教室里的气息有多么明显。
  没错!
  在他们这些异人面前,那间教室太嚣张,也太显眼,一望即知。
  而且,林远言和林慕谨双眼面色微沉。
  那间教室里的气息弥漫着污浊不堪的气息,对灵体的林慕谨可不是什么好事。
  半举左手,阻挡了林慕谨的靠前。
  “井井,守着这里。”
  说罢,从袖口取出一符纸,再从符纸取出若干净化与几张空白符纸。
  将空白符纸递给林慕谨,林慕谨闻弦知雅意,迅速而熟练以指尖拟笔输出灵力画好符纸。同时将自己懂的最大攻击的符文画了出来。
  虽然没有符笔,可有着林慕谨的灵力也算得是上品的符纸了罢。
  没有着其他的人对比,林慕谨并不知晓自己的符文威力有多惊人。只是有些意犹未尽:“哥,要不要给一点我的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