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遇色+番外 作者:翼枫落(下)

字体:[ ]

 
☆、无间地狱
 
  在柯仲正焦急时,柯佐和柯佑两人也遭遇了他们自出山以来的唯二大危机。
  柯佐和柯佑两人倒是比越谨南这边幸运得多。
  他们并没有遇上异物的附体,反而正面迎上了不少的火蝎。
  尤其是那火蝎有大腿粗,再加上它那摆起来的尾巴和倒刺,在火光中,看上去竟有几分异样的美感。
  柯佐和柯佑看到这物时,面色不由一变。
  他们兄弟两人在之前中可是没有遇上过这些东西,今天怎么会遇上了?
  柯家俩兄弟心中皆感疑惑,这里面分明有古怪!
  双双对视一眼,再瞧了眼那火蝎子。
  果不出其所然,那火蝎子与普通的蝎子外表一致,可远比普通蝎子要大得多,连尾尖倒刺的地方都带上几分隐隐的火花。无须其他,柯家兄弟便能肯定,这火蝎的毒性不小。
  连他们这些人沾上也会好生为难。
  尤其是在这里,并没有什么解毒剂什么的存在。
  令柯家兄弟更为小心对待。
  这些火蝎并不惧火,而他们兄弟二人不仅要避开这些火势,更加躲闪火蝎的毒液攻击。
  看到那婴儿小臂粗的尖钩,柯家兄弟怎么也不会愣乎乎与火蝎正面对上。
  火蝎耐心等了一会,有些不耐出手。对于猎物,它们的耐性向来好得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两猎物身上,它嗅到引诱它非常的气息。在距离近之后,更加难以忍受。
  而且火蝎奈下渴望潜伏了一会后,发现猎物没有出手的意图后,它便开始出手了。
  那对猎身虽然隐隐给它危机感,可那身上的气息却是它不能抵御的。
  柯佐和柯佑怎么也没有想到。
  自他们对第一只火蝎出手后,也不知道那火蝎临死前留下了些什么信息,他们兄弟两人瞬间感应不到彼此。
  同样,也无法感应得到柯仲了。
  如果不是刚才两人呆在一起,连他们自己都不敢相信,那火蝎居然将他们自幼一起长大的心灵相通给破了!
  柯佑恨恨道:“看来我们还是小看了这火蝎。”
  柯佐也有些无奈:“我们都不怎么熟悉这鬼地方,尤其是这些火蝎的出现,有些古怪。”
  突然间出现一大波,这又不是什么打僵尸游戏。
  并且消失得也有些古怪,而他们两人在经历这些事后,也没有恢复他们之间的心灵感应。
  沉吟了会:“也不知道二弟那边是不是也遇上这类的事情。”
  他们放心的太早,早早确认了这些没有危机后,便独自行动,可□□的事实告诉了他们,这里并非如他们所料般无害。反而愈是平静,其危险就愈大。
  柯佑突然眼睛一花,感觉右手臂被什么刺了下。
  有些疑惑抬起手臂瞄了下,似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连刚才觉得刺痛的地方都没有红痕。
  柯佐倒是细心察觉这一动作,因为之间的心灵相通被火蝎所切断。自然也无从察觉到柯佑的不适:“怎么了?”
  柯佑皱皱眉:“没事。”
  只是仍有疑惑看了眼这刺痛的地方,现在已经不痛了。而这里也不见伤口,是错觉么
  既然如此,柯佑也提下心来,估摸了下时间:“时候不早了,我们也是该回去看看。”
  柯佑有些放心不下,柯佐同样如此。
  尤其是那账篷中还有柯仲在,他们兄弟俩人是不会走远的。
  倒是不知柯仲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了。
  柯佐和柯佑心焦往回走,不料却发现,他们一路和火蝎打斗,倒是将他们在遗留在地狱火中的路标给弄坏了,不复存在。
  如此一来,他们再想沿路回去,可就有些艰难。
  感觉腹中空空,兄弟俩倒也挑,就着死去的火蝎掏了几下。
  将火蝎里四肢的肉淘了出来,并弄熟开吃。
  而火蝎的那壳却是取了些。
  因为柯佐和柯佑发现,这火蝎肉放在火中烤能吃,可是那火蝎的壳却是不惧这些狱火的。
  收集起来,柯佐和柯佑倒也自有妙用。
  盾到柯佐的动作,柯佑很是无奈随着柯佐的动作一起。
  边收拾中边问:“哥,等会怎么回去呀?”
  当然,他们回去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柯仲还在那里疗伤中,不好挪动。否则他们兄弟两人早就将人给搬动离开了,也不用受那个冷面神的冷气。
  柯佐顿了顿:“收拾好后,就回去。”
  将他们斩杀的火蝎收集起来,连带着火蝎毒都收集了一小瓶之多。
  柯佐和柯佑这才意犹未尽停下手来。
  今天一行,虽有意外,可其收获也是不错的。只有柯佐犹有些可惜,刚才的打斗中,那些火蝎本身就浪费了不少的毒液,否则,他们手头上的毒液还应该更多一些的。
  柯家俩兄弟正对着毒液感慨叹息时,柯仲却是闹开了。
  即使被异物附身,作为修者的他们意志还算是坚强的,自然也有着自我的意识。
  在林慕谨的安魂咒和定魂咒帮助之下,赵光明和柯仲很快恢复原样。
  精神也饱满起来,柯仲也有余力去感知他那两兄弟的存在了。
  对于柯仲来说,心灵相通不是那么好断开的。
  可现在,却是断开没了下文反应了。
  怎么可能叫柯仲不捉急?
  自是不依,闹了起来。
  越谨南倒有些莫可奈何,不过他的剑气通了路之后,在明天之前不出这地方,那么他的剑气自是浪费。
  林慕谨也不会让越谨南这般白白浪费,更何况在这荒无人烟且地狱火延延绵绵不绝之地,能出去才是最好的。
  故而面对柯仲的不依,林慕谨十分冷静:“我们自然会过去找他们,可是如果在离开后,你身上若是发生了些什么事,可与我们无关。”
  柯仲只能点头赞同。
  林慕谨这才拉着林远言:“哥,你帮我们看一下光明,并且准备一下离开。”
  林远言有些惊喜:“你们找到出路了。”
  林慕谨犹豫了一会:“是谨南破开的路,我和谨南出去寻那对兄弟后再回头汇合,哥,你看好身边那家伙。”
  对于赵光明身上的异物,林慕谨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要知道,赵光明可是向他透露过,他是从未来中回来的。即使没了未来的修为,可其境界还是在的,可事实上,赵光明被异物附身的那只魔物,其实并不算强大,可是却能轻易上了赵光明的身。
  这令林慕谨感觉有异。
  越谨南垂下眼睑:又是这样,慕谨的目光总是会被其他事物所吸引,什么时候,慕谨才会留意到一直在身后的他呢?
  不过内心如此波涛汹涌澎湃,越谨南面上不动声色,淡漠恍若天人,无喜也无悲。
  林远言看着这样的越谨南,再看看一脸懵懂无所知的林慕谨,心中轻叹一声,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越谨南对井井的心思,林远言在旁看得很清楚。
  可是井井对越谨南的心思,林远言却是不能把握。
  纵然他也觉得越谨南这十多年如一日的坚持略有些苦逼,好吧,林远言还是理智上是有些同情越谨南的。可情感上却是绝对偏向他弟弟的。
  有着越谨南和林慕谨的相助,柯仲倒是很顺利找到柯佐和柯佑两人。
  却原来是柯佐和柯佑两人知晓自己迷失坐标后,两人倒也不敢乱用灵力,唯恐又会出现什么火蝎之流的生物出来。
  尤其是在这里,对他们的灵力恢复并不好。
  且看赵光明和柯仲其恢复能力比在寻常时慢上几倍便可得知,在这里,没有了灵力,他们就只能等死。
  一时之间,在收集完战利品后,两兄弟竟是无法可想,无事可做。
  还好的是,柯仲心感不安,寻了过来。
  柯家三兄弟互互对视,再也不敢蔑视这地狱之火。
  纵然这里并不是无间地狱,可却也是个非同寻常之地。
  他们恐怕灵力白白耗费,直至力尽被这里的火蚁给啃噬干净。
  此时,看到柯仲的出现,怎么会一点惊喜都没有呢?
  能得的,柯佐和佑心理一致同调:以后面对这灵体时,他们可没那么理直气壮了。
  又转眼看向柯仲,柯佐心道自己多思,还能想些什么呢?
  灵体一事,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做主的,尤其是心誓之言,可不是能做假的。
  再怎么眼谗,他们不能也不会再对林慕谨出手。
  至此,柯佐和柯佑眼底中对越谨南和林慕谨的不满才消失。
  越谨南看得分明,这才松了口气。
  固然,过来寻这对兄弟是有着他的私心在,可是越谨南也不想让这三兄弟对他心怀芥蒂。在他用剑气破开一小路时,他发现了个小秘密。
  并且这个秘密可是要他们几人同心协力方能出去。
  而且越谨南也确认了一番。这里,其实就是无间地狱的一角。
  从这里出去之后,他们将面临无间地狱中的魔类和无间地狱里的生物,在此之前,他们几人最好便是能同心协力合作。
  否则,面临他们的将会是什么,越谨南也不能保证。
  ?
 
☆、无间地狱
 
?  在越谨南用剑气破开地狱火的时,与此同时,地狱溶岩深处一双眼眸蓦然睁开。
  “哈哈哈~,苍天有眼!”
  只见他赤发红眸,连其胡子也带了点点赤色,与这熔岩间成为一色。
  而他的手脚却都被粗大的黑链给锁了起来,也不知是什么材料,那黑锁在熔岩中也不见融化半分。
  除了睁开眼外,竟然动弹不得。
  可这人还是嘶声哑笑道,泪水无声蓄满眼眶,沿着脸颊滴落,融入岩浆中,带起嘶嘶的声响。
  双目中茫然一了会,低声自语道:“能破下我的迷魔阵,那么他们会寻过来吗?”
  望着这个专门为他而设的牢笼,继而丧气:“无论是谁,能来到这里,即使是其他族,吾也会放他一命罢。”
  话语间,不乏自我堕落和自嘲之意。
  他被关在这里多久了?
  赤发赤眼的魔表示,他已经开始忘记了。
  可是被什么人关起来的,还有那小人的仇,他却仍是记得的。
  夺了他位,仍以他的名字占据着这魔的位置,不知那人会不会有一丝愧疚。
  悔恨,无尽的悔恨。
  痛恨他自己当初怎么会瞎了眼?
  后悔自己当时被人蒙蔽了心智。
  悔不当初……
  可如果重来一次,他仍可能会被迷惑,做出现在的选择。所以,赤发赤眼的魔最痛恨的其实是自己!
  而今,他也得到教训了。
  被人囚在这深渊笼牢里,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
  不知年岁,不知时日,不见天光。唯有熔浆带伴。这就是他轻信于他人的后果?
  却说越谨南一行人沿着越谨南的剑气走出去,途中经过多少危险也就不一一诉说了。
  果不出其所然,有着柯家三兄弟的相助,林远言和赵光明以及林慕谨还有越谨南,都均觉轻松不少。
  虽然他们间不可能也不会成为知己好友,可在这地狱中的合作却十分不鏎。
  毕竟柯家三兄弟为孪生子,他们的心灵相通程度非常之高。
  连带着其攻击防御互成一体。
  至少令越谨南暂时无后顾之忧。
  即使有着剑气开路,越谨南在离开时,也不得不将墨剑取出来,作为指引。
  这个地方诡异得很,虽然越谨南是破开了这里没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