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嫁衣·神攻 作者:盐无味

字体:[ ]

 
 
嫁衣·神攻
作者:盐无味
 
文案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 
苍璧表示,即使莫名其妙的绑定了“嫁衣系统”,那种损己利人的“圣母”也和他八竿子搭不着关系。 
尤其是,他最近很不开心! 
太过频繁的穿越害得他连个喘气的机会都没有。好不容易呼叫到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系统君,还没等说话,对方就高贵冷艳的回了他一句,没事别来打扰我。 
于是,苍璧表示自己更不开心了。他淡淡的笑笑,只希望下一个所谓的男主,千万别撞在自己的枪口上…… 
 
×<◆>×…
 
PS:主受文 伪系统 虐渣攻
 
内容标签: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苍璧诉觞 ┃ 配角:烛衾 ┃ 其它:1v1虐渣攻
 
==================
 
  ☆、第1章 炉鼎
 
邻仙镇位于大夏国的边陲,西面是绵延不尽的深山。有传言说避开里面的结界,就可以看到风姿绝世、御剑而飞的仙人……
    七月酷暑,烈日当空,一列马车自林间飞驰而过。此时正值晌午,本应是一天之中最为炎热难耐的时刻,但赶车之人却无一不用厚厚的棉衣将自己包裹的只剩一双眼睛。
    “老李……呵……换班了换班了,进去暖暖吧。”
    那个被唤作老李的男人僵硬的擦了擦眉毛上的白霜,缓慢的爬进了马车。
    替班的男人看了看自己被冻的青紫的指甲,呵气搓了搓双手,重新戴上了手套。这一路他们已经走了半月有余,四周倒是仍保持着盛夏的柳绿花红,只可惜中看不中用,被马车轻轻一碰,就全部化为齑米分,消失于无形。
    这他娘的鬼天气!男人望了望身后的车队,在心底咒骂了一声,一鞭子狠狠地抽在马屁股上。不成想,“啪”的一声过后,这匹黑色的骏马竟前蹄一软,轰然倒地,它的口中不断溢出白沫,硕大的鼻孔不停地喷出雾气。
    男子不甚灵便的跳下马车,探了探马的脖颈,然后向后打了一个手势,气急败坏的摔了鞭子,朝第一辆马车走去。
    “林管事,这已经第三匹了,再这么下去,不只是马,兄弟们也都受不了了。”男人气愤的吼声还隐隐的带着颤音。
    端坐在车里的中年男子听着身后不断的嘶鸣声,不耐烦地皱了皱眉,“继续!”
    “可是……”
    “继……”续字还等没出口,一个青年摸样的男子突然掀开帘子,带着寒气钻进了马车,冲外面朗声道:“我爹知道各位辛苦,不会亏待大家的。这事若是成了,也是各位的脸面。就劳烦大家多为我们老爷、少爷尽尽心。”
    “……”窗外的汉子沉默了,过了好一会,才火气未消,生硬的说道:“小兄弟说的是,在下告辞了。”
    成功解决了一桩麻烦。
    青年拍了拍手,得意的笑容还没等完全绽开,就被一句话打回了原形。
    “你又去看他了是不是?!”
    来人的唇角一下子绷得很直。
    男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叹了口气:“罢了……”
    青年下意识的抓住了砸进他怀里的东西。
    “这是最后一次蒙汗药了,给他吃下去。”
    “爹……”青年蹑嚅道。
    “不要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也永远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和任务。去吧。”
    青年握着瓶子的手紧了紧,他咬咬牙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
    盛夏的风,却是透骨的寒冷,似乎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将骄阳隔绝在了这片森林之外。青年竖起了衣领,加快步伐翻进了其中一辆马车,并小心翼翼的将帘子遮严。
    “我……我又回来了……”他痴痴地看着裹在被子里的身影,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对不起,我救不了你。”
    青年沉默着坐了半晌,才慢慢的地拔掉了蒙汗药的瓶塞。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他看着臂弯里的睡颜,手指堪堪抚上少年纤长的睫毛,又颤颤的收了回来。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转手拿起蒙汗药凑近了少年淡色的唇。
    可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异变突起。
    “咳咳……”
    青年用手狠狠地抓住自己脖子上缠绕的衣带,希望能缓解它的力道,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已经昏睡了至少半个月的少年,竟会有这样敏捷的速度和如此强大的爆发力。
    “误……会,有话……有话好好说。咳咳……”
    青年温柔的看着对方的眼睛,希望能让他放松戒备,但令他失望的是,少年的眼神空空的,里面似乎什么也没有。
    “咳……呵……”青年扯着带子,明显感觉自己的呼吸更加不顺,他慌忙的嘶声喊道:“是我……呵……是我们救了你。”
    少年疑惑的皱皱眉,然后青年惊喜的感觉到压迫在自己脖子上的力道一松。
    “你……”少年一开口,脸色就是一变。
    他把手按在自己的脖颈上又尝试了一次,随即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青年看着他两次开口,没有一丝声音发出,脑海中也是一片空白。
    “你们、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少年卡住他的脖子,一字一句的质问。
    熟悉的窒息感把青年从沉思中拉了出来,他看着少年的口型,慌乱的回答:“没有,没有。”
    少年讥诮的笑了笑。
    青年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掉落在一旁的蒙汗药,他瞬间有一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这是哪?你们要带我去哪?”
    青年费了一番功夫才猜懂了他的意思,他看了看仍然卡在自己脖子上的那只手,只好解释道:“这里是临仙镇的后山,我们……我们要去琼英崖。”
    临仙镇……琼英崖……这究竟是哪里?少年突然感觉头部一阵剧痛,我……我又是谁?
    “你怎么了?”青年看着少年有些痛苦的扶着头,不由得有些紧张。
    少年按了按自己的眉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中间有过几次清醒的预兆,却都不知怎的,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失忆……失声……或许是因为药物的缘故,日后或有转好的可能。
    这人……少年上下打量他,看着倒是不坏,可惜无论他有没有恶意,此地都不宜久留。
    ……
    不、不对。
    少年猛地想懂了之前他一直觉得违和的地方。这马车从刚刚开始就不在动了。
    他松开青年,小心翼翼的将帘子掀开一丝缝隙,凛冽的风扑面而来,他有些惊异的看到四周绿树环绕,鲜花盛开。如此寒冷的天气,他一直以为过的是是冬天。
    少年在心里暗暗加强了戒备,周围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车上那个人分明说的是“我们救了你”,看他那双手,这里至少还应该有一个车夫,可是……
    “人呢?”
    “我、我不知道……”青年有些惊讶也有些慌恐,这是他第一次随父亲上琼英崖,据说琼英仙门的山门设在临仙镇的后山,看似极近,可他们为了避开结界已经走了大半个月了。这本不是他们被允许上山的日子,如果真的遇到什么不测……
    少年看着他的神色不似作伪,不禁也皱了皱眉,这个地方当真古怪。他掀开帘子,下了马车,试探性的向前走了两步。不曾想,他微微一动,身后的骏马竟一声长鸣,载着车上的青年飞驰而去。
    中计了!
    少年心道不好,再想动时便已经迟了,隐匿在树丛里的那批人早将他团团围住。
    为首的中年男人挥了挥手:“把他拿下。”
    少年暗暗咬了咬牙,他巡视四周,猛地发力朝一个方向奔去。
    “拦住他!”
    虽然记不起自己的从前,可这具身体当真不是一般的好用。
    少年灵活的闪身,顺手解决掉了两个彪形大汉。这样的身手,着实让他对自己的从前的身份产生了一丝兴趣。
    “追!”
    少年灵活的在树林里躲闪,毕竟已经昏睡了这么久,他也知道自己撑不了太长时间……
    “别动!!!”
    正当少年感觉体力逐渐不支的时候,他猛然听到身后一声变了调了的嘶吼,那人的声音因为惊恐而不自觉的拔高,让他觉得莫名的危险。他下意识地要停住,可由于刚刚奔跑的速度太快,他还是一脚踏了出去。
    “不!”
    随着这声近乎于绝望的吼叫,整个山体开始大幅度的动摇起来。
    少年下意识的想要扶住些什么,然后他惊异的看到了这些翠绿的植物在剧烈晃动中一点一点的化为米分末……
    良久之后,树林才完全稳定下来,但少年却发现身后的那群追兵,不仅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反而一个个的面色更加苍白。
    “何人胆敢擅闯琼英。”
    少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向天空,片刻之后,不由得撑大了眼睛。
    如此酷寒,这两人竟然仅穿着单薄的道袍立于飞剑之上!
    少年垂下头,脸色愈加苍白,御剑飞行,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仙长大人,仙长大人,”中年男子整个人都匍匐在地上,“小人……小人姓林,是临仙镇南府的管事,此次上山是为灵虚真人进贡药人。”
    上空中的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冷笑道:“南家向真人的供奉并非这几日,琼英仙门近日封山,看在南师弟的面子上,我们不予追究,你等速回吧。”
    “仙长留步。”眼看两人就要乘剑离去,林管事咬咬牙,硬着头皮道:“小人此次前来,还有一事。家主嘱托,送此人上山侍奉。”
    林管事用手一指,那人赫然便是对此一无所知的少年。
    上山侍奉?先前说话那人垂头看着少年乌黑的发顶,又打量了他的衣着,笑意中就流露出一丝讥讽,他轻一挥手,“无需多言,尔等速速下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