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劫凤 作者:杜冒菜

字体:[ ]

 
书名:劫凤
作者:杜冒菜
备注:
 
文案
青龙一时兴起,同朱雀开了一个玩笑。
丹穴山的血凤箜若被选作牺牲的对象,南海龙太子尧安费尽心力,只为救他脱离这一出劫难。上天下地,寻遍五界,竟不想牵扯出千年前的故事,而置身事中的,根本不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箜若罢了。
 
何谓真,何谓假,何谓善,何谓恶。
俗尘凡事,逃不掉的怎可能只是人界一隅。
不论神佛,不论妖魔,所有事情抽丝剥茧,到了最后,唯一掩藏不住的东西都是一样。
——便只有真心。
 
(多cp,狗血分量足,主角开篇就在一起,非喜慎 入
(万年温馨流,任性玄幻,叔叔我们不做宗/教考据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尧安,箜若 ┃ 配角:blablabla... ┃ 其它:
==================
 
  ☆、楔子
 
  “箜若......箜若......”
  睁开眼的时候,听见有人在唤他。
  恍惚间分不清时辰几何,虽不觉屋外是艳阳弥天,却依旧感受到光亮刺眼。
  只有种沉睡许久的错觉,就像是一瞬间忘却往昔的所有事情,迷蒙间,只是万分肯定那几声清冷的“箜若”是自己的名字。
  眼睛感受到阳光的时候,身边那人不再唤他,低低地笑了,笑声一如方才一般清冷,似自天外而至,让人觉得疏远不可亲近,携着几分尊贵而难以触碰的气势,周身气息皆给人以忽视不得的压迫感。
  箜若的眼睛张合了几次,终于缓缓适应,亮出了清透的眸。
  入目之物重重叠叠,一片虚影。
  就在眼前的面容即将清晰之际,一只手覆上了他的眼睛,而后是一番仿若陈述陈年故事的言语。
  “箜若,你是丹穴山的雄凤,你的主是凤宫的流紫娘娘,能够同居凤宫的尊贵血凤只有四只,雄雌各为一双,你是其中之一,记住自己的名字,箜若。”
  那一声箜若唤得虚渺,仿佛被厚厚土壤掩埋,深种于潮湿阴冷的地底。
  再往后,重归寂然。
  遮挡眼睛的手还在,箜若闭眼凝神,再睁开眼睛去看时,房里已空无一人。
  额角发疼,不知方才那人是谁,入耳的那几句话在脑中四下冲撞,一字一句都是自己熟知的事实,却不知为何经由一番陈述过后,会变得恍惚而陌生。
  而此刻,记忆仿佛被洗涤过了——丹穴山的草木,凤宫的流紫娘娘,血凤岚毓、采阳、烨央,还有自己。
  可笑,这样的记忆,明明一直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而如今倒像是被强灌入脑中的意识......除此之外,隐约觉得还有什么被丢失了的其他回忆,使得脑中多出一片空白......
  门外传来几声轻响,随即,有人不等他开门就自行而入。
  来人进门便对上他茫然的眼神,愣了一愣,罢了眯眼笑来。
  “在等我?”那人缓步走到他身前,拥他入怀。
  环绕着自己的淡淡体香间有几分海域的气息,又薄薄地带着一层与方才相似的感觉。
  箜若没有回答,在他的肘间抬头去望,眸子很亮。
  “嗯?这么看我,不认识我了?”那人笑着用手点上箜若的鼻尖,道,“还是看见我就不可自拔,神魂出窍?”
  箜若被逗得笑出声,原本有些失神的表情恢复了一抹灵动的光华,偏头贴上眼前的胸膛,轻声回他:“南海龙宫的龙太子尧安,这么招蜂引蝶的角色,不认识谁都不会不认识你吧。”
  语罢,反而是自己先愣了。
  明明无比熟悉且眷恋着眼前这个人,明明举手投足、字里行间都亲近又随性,却不曾想在话落的一刻,莫名起了一刹那的陌生感。
  那一丝陌生感觉十分微弱,且一闪而过,并未长留,却惹得自己心慌,似乎失去了什么一般。
  尧安依旧是笑,手掌抚着他不及梳理的长发,道:“我哪时去招蜂引蝶过?要是蝴蝶那也是我,绕着你这只小凤凰飞。”
  腻死人的甜言蜜语。
  虽惹人羞赧,却也令人心安,熟悉的语调,终于平复下他脑中的慌乱。
  这样想着,埋在胸前的箜若悄悄勾起了微笑。半晌,才又问:“尧安,你们龙族里的所有人都有很强烈的龙息吗?”
  尧安没料想他会突然发问,便也就没作细想,随意而言:“自然是都有的,只是修为不同因而气息深浅不一,所间或的其他气息也就不一样。”
  “和你气息相近的族者都有哪些?”尧安说得轻巧,箜若却听得有意,抬起头认真地问。
  “我身上的气息是海底水龙之息,又身为龙太子,那么和我相近的自然就是皇族水龙了。怎么突然问这些?”尧安低头瞧他,额间有发缕垂下,酥酥麻麻地拂着箜若的脸庞。
  “刚刚小憩的时候,好似有人进我房中...并没有海域气息,但龙息却与你相似,且更要强烈许多。”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告诉了他。
  话语刚落,忽然双足离地,整个人被悬空抱起。尧安转身走上几步,把他放倒在床上,随即压了下来,笑着解他的衣带。
  “哦?那我瞧瞧,那个人有没有做坏事。”玩笑中带着几分认真的意思。
  “......”箜若挡开他,手却被轻易捉住,无奈道,“不是......尧安。”
  埋首在他颈间的人被假作生气地点了名字,只好笑一笑,暂且停下手间动作。
  “是真的,隐隐约约觉出龙息,却又不熟悉,”箜若微微红了脸,将人推开几寸,“难道是你们族人?”
  尧安看着他拉回衣襟的动作,斜逸着眉梢探出指去勾弄他的下颚。
  “可你说了没有海域气息。”
  “对,那个人身上的龙气比你重很多,是之前我去你们龙宫的时候所未曾感受过的。”箜若见他状似不正经,实际却把话听进了耳中的,不禁浅浅笑了笑,脸颊上的红云未散,无端端显得情/色。
  尧安看得情动,眸光稍沉,嗓音也缓了下去:“照你说的,就确实没有这样的人了,待我之后再想想......”声音越来越低,原本撑起的身子再度下沉,偏头封住了那张充满抗议的唇。
  衣衫滑落,箜若最终还是妥协,微微仰头承受着尧安突然的发情。
  这人一如往日一样霸道地在他身上徜徉,迷醉的眼神却在情到深处时显出讶异之色。
  ——说不出原由,可他却分明看到,情迷之时的箜若,胸口隐隐地勾勒出一只似凤非凤的火兽,泛着五彩的光华浅浅地图腾。
  朱雀?!
  似有一团火在尧安的眼中燃烈,漫上肢体,万般惊讶间,脑中突兀地闪过一个念头——
  虽不知目的为何,但箜若方才一直说着的那般气息,像极了一个人:
  上古四方神兽之一,青龙。
 
  ☆、第一章
 
  丹穴山地处偏僻之所,是位于人界的虚无缥缈之境,若非机缘巧合,凡人绝无可能踏足。而传闻中隐匿于世的奇异鸟族——凤凰一族便筑凤宫于此山中。
  凤宫掌宫者为凤王,历千年换一宫主,从雄雌四血凤中择一资优者当此大权,统领凤凰族人。现如今的凤王是流紫娘娘,座下四血凤分别为雄凤箜若、烨央以及雌凰采阳、岚毓。
  流紫娘娘掌宫已有九百多年之久,最后一百年间正是丹穴山热闹之时,新任凤王为谁已成为各氏凤凰族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更有甚者,少数时常流连于人间的凤凰已经学着凡人开起了赌桌,点钱下注。
  惟有心明者知道,这看似悬念重重的问题实际早已有了定论。
  早在三百年前,雄凤烨央不知因何缘故,只身跳入了轮回道,历了一世凡劫。让人不曾想到的是,轮回道的因果测不出他的凡尘气息,混乱间让他投生帝王家,做了一世君主。
  历劫归来的烨央多了几分沉稳,不似以前那般不羁,也再不见原先的浪荡笑颜,一身凤凰灵气中融入了身为帝王的龙子精魂,龙凤相协,生生把流紫娘娘的灵息都压了少许。
  集龙凤灵于一身的人,还能有谁比他更能胜任凤王之位?
  凤宫内的族人都是愈渐恭敬地对待烨央,惟有箜若为他暗感心疼。
  自幼一同成长,箜若与烨央的交情已有数千年之久,然而看了几千年的欢快笑颜却在某一天消失在了烨央的脸上。
  他只记得那一天的对饮琼酿,醉醒之时,烨央已坠身轮回之中。等到再次相见,早已事隔百年。
  箜若看着不远处倚树愣神的烨央,眉头轻轻蹙起。
  一方面在回忆着关于烨央的事情,而另一方面,如先前那般怅然若失的感觉依旧存在。最近几日,不论想着什么事情,都总会觉得记忆里多出了一片空白。
  脑子里像是平添了一部分空间,内里却静无一物。
  ——那么到底忘记了的事情是什么,关于谁?
  紧蹙的眉头被一只手轻轻抚平,箜若抬头,见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尧安。
  “一个人在这儿想什么事?”这人眉梢温柔下顺,见他失神,出口言语便比往常多出些关切。
  见着来人,箜若一直憋在心头的一股闷气缓缓地呼出,松了眉头不再思考,侧头看时,树下烨央早已不知何时离开了。于是回道:“没想什么,这两天精神不太好。”
  尧安伸手抚他发顶,体贴道:“最近我要忙些琐事,不来丹穴山,你若是想见我,就去南海龙宫吧。”
  箜若点一点头。
  这人又道:“等我忙完了事,就带你去凡世热闹的地方走走吧,也可松懈一番。”
  “嗯。”箜若觉得愉快,想着人界浮华微微有些心动。应声回答时,尧安已经松开了他,低头在他的腮边浅浅地印上一吻,准备离去。
  “好好照顾自己。”
  箜若笑容愈甚,看着眼前专程跑来就为说这两句话的人,眸光漾漾地回他:“别担心。”语罢,安抚似的扯了扯尧安的衣袖。
  这人却忽然神色怪异,望着他微微一顿,犹疑出声:“你......”
  “什么?”
  尧安沉默不言,暗暗揣测着方才从袖口处感受到的一丝烈焰,罢了轻松笑道:“没事,我走了。”
  箜若颔首,看着眼前的人一点一点隐去身形。
  院里树下依旧无人,箜若安静地站了一会,转身回房。不曾发现,掩藏在袖里的指尖上,不知何时微弱泛起的银光正慢慢地消散......
  忘了是从哪一天开始,一场离奇的梦境总会在夜深时造访。
  梦中的四周是一片空白,茫茫然让人不知身处何境。
  箜若站在原处没有向前走。太过空白的地方总有着未知的危险,既然不熟悉,不如不去触碰,静静地在原地等候。
  于是席地而坐,合着眸子去听并不安静的苍茫中所夹杂的声音。声音杂乱无章,比及说像闹市,不如说像自己曾听过的饿鬼道更为贴切。
  不觉害怕,只是渐渐有些不耐,想要离开,却在起身之前,听见一个万分熟悉又回想不起的嗓音,从万千纷杂中突兀而出,清晰地穿透耳廊。
  “天界处处是云,是不是太过单调了,嗯?”
  “今日下棋,赢了青龙一子,他便偷了我收藏的人间璞玉,当真是孩子气,惹人嫌得很。”
  “走神了好一会儿,不知又过了多久,你说人间现在是昼是夜?”
  ......
  一字一句,都像是曾经听过无数次,如今再听,却不记得是谁对自己说过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