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藏月之妖+番外 作者:陆小师叔

字体:[ ]

 
文案无能。
强强,算是年下,严格来说其实是年年年年下……中间会小虐结局HE。
绝对绝对不坑!
新人发文,多多指教。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离,青檀 ┃ 配角:苏君迁,黎青菀,君书,黎晴 ┃ 其它:强强,HE
 
 
 
☆、第一章
 
?  已是深夜,整个荣安镇一片黑暗,镇上最富庶的孙家寂静的有些不寻常,后院的上空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
  城西的破庙里生着的一堆火已经灭了下去,只剩下木炭的碎屑在风吹来时闪烁着微弱的红光。火堆不远处铺了一层稻草,上面躺着一个衣衫破烂的少年,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看上去睡得正熟,却不知为何忽然猛地坐起身来,握住那把连睡觉也紧紧抱在怀里的剑,神色紧张。然而黑夜寂静一片,没有任何异动。少年重新躺下去,皱起的眉头舒展开,嘴角也微微弯起,似乎做起什么美梦来。
  天才微微透出亮光,孙家丫鬟知琴刚刚睡醒,坐起来愣了一会儿神,才伸了伸胳膊穿好衣服,洗漱完,开窗看了看,差不多是时间服侍夫人起床了。像往日一样出门打了水端进内室,谁知进去没一会儿,房里就传来水盆“哐当”落地的声音,伴随着极度恐惧的尖叫。其他仆人丫鬟不是刚刚起来就是还在床上半梦半醒,却都被这声尖叫吓得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荣安镇的早市已经热闹起来,李家包子铺的香气传来,破庙里的少年鼻翼动了动,眼睛一睁坐起身来,嘴角一咧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喃喃地说了句:“今儿个有钱赚了。”
  连续下了几天的雨,终于等来一个大晴天,李家包子铺早早开门搬上一屉刚出锅的包子,那香气一飘可不就几里远,李二等着客人上门,却等来一个衣衫破烂的小乞丐。
  “老板,来十个包子。”陆离看着刚出锅的热包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好嘞,五文钱。”怕眼前这个小乞丐没钱赖账,李二并没有忙着装包子,而是伸出五个手指招了招。
  陆离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递过去。
  “呦,这刚开张零钱不太够啊。”李二接过银子掂了掂,从怀里掏出一把铜钱,“要不我多给您拿点包子。”
  “不用了,太多了我也吃不下,下次再来吧。”说完接过包子和李二找的零钱便走。
  “好嘞,我记着您呢!”李二看着边吃边走的少年,心道果然人不可貌相。
  少年边吃边走,面上全是满足,心道包子可真是好东西,各家有各家的特色,百吃不厌。包子吃完时恰巧走到一家客栈门口,牌匾上写着“荣安客栈”几个鎏金大字,颇有几分气势。
  迎着小二鄙夷的目光大步走进去,少年将一块银子放到柜台上,“打尖,一间房,一桶热水。”
  孙府上下已经乱成一锅粥,另一名丫鬟闻声进去时,也被吓得惊叫起来,孙夫人的床上竟然是一张粘着血的人皮,从上半身正中撕裂开,别说腹中空无一物,整个骨架都从皮下剥离,而知琴已经不知所踪。
  孙家老爷孙领是个商人,外出经商见过不少世面,虽不忍直视孙夫人的惨状,却也冷静许多,命人封锁了房间并贴出告示重金悬赏奇人异世。
  荣安镇地处交通要塞,客栈更是人来人往,鱼龙混杂,人多时几个人围上一桌,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喝上几杯就天南海北的扯起来。这天中午,荣安客栈十分热闹。
  “听说了吗,孙府闹鬼呢,半夜把孙夫人给索去了。”
  “哎,不对,那哪是闹鬼啊,明明就是妖怪把孙夫人给吃了,连骨头都不带剩的。”
  “我看那孙夫人就是个妖精,长得那个小脸儿,那身段儿,啧啧。” 
  “哎呦,合着你见过啊。”
  听着这堆人越扯越不靠谱,桌边一位鹤发童颜的道人咳了几声。
  黎国人多是敬重修道之人的,于是一人忙赔罪道:“哎呦,污言秽语扰了道长清修,道长莫怪。”
  “无妨,无妨,出家人六根清净,何来污言秽语之说。”道人的声音有种说不出的清澈干净,让人听了如沐春风,就连举杯饮茶间也透着几分仙风道骨。
  “不知道长不知师从何派?”一人好奇问道。
  “贫道无门无派,不过蓬莱一散人。”
  几人一听蓬莱,更是多了几分敬重,隔桌一人抱拳道:“在下镇安镖局吴震天,不知道长如何称呼?”
  “离清子,”道人抚了抚胡须,似是想起什么止了笑问道:“你们方才说这镇子闹鬼?”
  吴震天看这道长也许有些道行,他与孙老爷交情不错,也正着急,便起身走到离清子面前,抱拳道: “是孙家出了些事,吴某同孙家有些交情,孙老爷现在正着急,不知道长肯否帮上一忙。”
  离清子点点头,“此乃贫道之职。”
  吴震天把道长带到孙府,片刻也不耽搁,便问昨夜发生的事情,孙领将孙夫人的事情说完,离清子提出要去孙夫人房间查看,看见那张人皮后,一直淡然的表情才有了些微的变化,那不像是被掏空了身体,倒像是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破出而造成的。
  离清子问孙领:“孙夫人是否怀有身孕?”
  “我夫人在三个月前方产下一子,”说到这里,孙领脸上露出悲痛之色,“夫人爱子,一直坚持亲自喂养,不肯交给奶娘,没想到连孩子也不见了。”
  “还请节哀,”离清子说完,又看了那人皮一眼,“贫道要施些法术,不便有人在场,还请各位先回避片刻。”
  众人都退出去后,离清子在桌边坐了下来,举起胳膊双手握拳,似乎是要作法了,没想到他竟是身了个懒腰,嘴里还嘟囔着:“可累死小爷我了。”
  仔细一看,原来是破庙里的那个少年。看着床上的东西,少年皱起眉来,知道事情恐怕有些棘手,不仅出了两条人命,死状又如此诡异,不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妖。
  少年抖了抖宽大的袖子,之前去给人捉妖,因为年纪小没少被轰出来,才想了这么个办法,而且还十分好用,就是装模作样的累了些。
  舒展了一下一直紧绷的身体,少年才往床边走去,低头仔细看了片刻,又嗅了嗅。随后站直了身子,有些不耐烦的拨了拨搔得人发痒的假胡子,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拔开塞子,只见一只长得像蜻蜓的小虫从里面爬了出来。
  少年轻轻地摸了摸小虫圆圆的头,轻声道:“小乖,去吧。”
  小虫似乎有些兴奋地拍了拍翅膀,向床上飞去,在那张人皮上方盘旋了几圈后落了下去,竟然从上面撕下一小块吞了下去,然后才飞向少年,落在少年的肩膀上钻进衣褶里不见了踪影。少年笑了笑,挺直身板清了清嗓子走出房门。
  孙领和吴震天一起围了上来,表情急切。
  见离清子伸出手掌往下压了压,似乎胸有成竹才稍稍安了安心,“二位稍安勿躁,我已经知道了那妖的踪迹,现在就动身去捉,以免其他百姓受害。”
  吴震天胆子很大,年少时学了一身功夫也鲜少有真正用上的时候,便要一同前去,也好帮个忙。
  荣安镇北不远处有一片绵延的山脉,最高的那一座叫做荣山,荣安镇正是因此得名。带路的是那只白胖的小虫子,穿过一片树林后到了一座山前,山前有一个小水潭,小虫越过飞到对岸,停在一处石壁上不再动弹。
  离清子捋了捋他那假胡须,有些疑惑地皱起眉,这个地方半点妖气也没有。对面的山壁像是被斧劈开一般,直上直下十分陡峭,上面寸草不生光秃秃一片也藏不住什么。于是转而看向这那一小片潭水,潭水看上去十分清澈却不见底,总觉得有什么古怪之处,却又说不出来哪里古怪。
  吴震天见离清子盯着水潭发呆,走过来笑到:“许是今年夏天雨水多,积了这一池水,想来也不深。”
  “你是说原来这里并没有这个水潭?”脑中灵光一闪,这里土质多是沙石留不住雨水,那么这个水潭其实根本不存在。
  吴震天只见离清子口中念了句咒语,二指向谭中一指,一个“破”字出口,那一片水潭忽然不见了踪影,石壁上露出一个不到半人高的洞口。
  吴震天暗暗称奇,还不及说话,离清子已经朝洞口走去,弯身钻了进去,于是也赶紧跟了上去。
  洞里黑漆漆一片,越往里空间却越开阔,没多久已经能直起身子了。两个人又走了不远,过了一处转弯后,忽然豁然开朗。眼前是一个山洞,可是洞里的东西却让人开朗不起来。只见地上到处都是散落的尸骨,人的、动物的,看上去还都十分新鲜,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直令人作呕。
  洞中央盘旋着一条巨蟒一样的虫子,也许是那妖吃饱了睡得正香,有些迟缓地动了动身子,抬起头来,两个人这才看见,虫子的上半身竟是人形,被剥掉了一层皮的孙夫人的模样,更诡异的是,她的怀里还抱着个和她一样没有皮血淋淋的婴儿。
  吴震天就算胆子再大,也是被眼前这景象吓得软了腿,险些就跪了下去。却见离清子依旧镇定,心道这道长果然是道行高深。
  ?
 
☆、第二章
 
?  虫妖伸过狰狞的脸张开嘴巴对着两人吼了一声却没有攻击,也许是吃得太饱懒得动,只想把两人赶走。
  少年扯掉碍事的头套和胡子,脱下了道袍。吴震天刚从方才场景的惊吓中缓过神来,不禁又被离清子的一连串动作惊得一呆。
  “大哥见谅,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妖看上去不好对付,你还是去外面等着吧,两刻钟后我要是还没出去,你们就另请高明吧。”说完催动剑朝虫妖飞去,剑刺中虫身流出鲜红色的血液,虫妖痛得一声巨吼,朝两人蠕动过来。
  少年见吴震天愣着没动,伸手把他推进弯道,喊了一声“走”,自己闪向另一侧。
  少年把剑召唤回来后立刻握剑向着巨虫的头砍去,奇怪的是它竟然躲也不躲,少年暗叫不好,然而身体已经被虫妖的尾巴缠住双脚离地举了起来,那张狰狞的脸上似乎露出一个笑容一样的表情。看得少年十分不爽,心说一个虫子竟敢嘲笑自己,抬剑就要砍缠住自己的虫身,那虫子也不傻,上半身忽的甩过来,血淋淋的手要抓那把剑。少年唇角弯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只听“嗞啦”一声,虫妖的手碰到那把剑时竟如同放到烙铁上一般,痛得连尾巴也松开了。
  少年落到地面后立刻再次发动进攻,可惜接连几次都没能刺中要害,那妖怪痛得不行发起狂来,把怀里的婴儿扔了出去,趁他喘口气的功夫不管不顾的用尾巴卷住剑就往一边甩去。毕竟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哪敌得过这巨虫的力气,不仅没能握住剑,还被带着摔了一个跟头,虫妖乘胜追击又迅速甩回尾巴鞭子一样抽得陆离在地上滚了几圈,然后将少年的手脚一并缠住,把人卷到了自己面前。
  虫妖口中发出一声怪笑,一只长着黑色长指甲的血手摸上了少年的脸,让他不禁腹中一阵翻涌恶心得要吐出来,那只手已经掐住他细细的脖子,一点一点慢慢收紧。
  少年苦苦挣扎,却被缠得更紧,心想这次可算载了。索性闭上眼睛不看那张怪脸,呼吸渐渐滞涩,迷迷糊糊想着,反正爷爷也死了,爹娘更是连面也没见过,更别说什么虚无缥缈的妖都藏月,自己一个人活得那么辛苦,还不如就死了算了。
  想到这里,少年的脸上露出一个释然又带着苦涩的笑,窒息感越来越强烈。意识模糊间却忽然听见妖怪一声怪叫,身上的束缚竟都松开了,少年落到地上痛呼一声,捂住脖子剧烈地咳嗽起来。
  虫妖后颈上插着陆离的那把剑,一寸寸化作一缕青烟散去了,一个人影在青烟散去后清晰起来,是一个身形纤细的白衣少年,无法形容的漂亮精致,最吸引人的是那双眼睛,如同严冬冰封的寒潭,清冷得透着寒气,越看越是漆黑幽深,望不到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