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仙]穿越倒霉修仙 作者:风吹沙璃(上)

字体:[ ]

 
书名:[修仙]穿越倒霉修仙
作者:风吹沙璃
 
小废材宅男原宵穿越修仙世界,发现自己成了傀儡,被迫签订不平等主仆契约,他拥有天火之身,是个天然大暖炉,某个主人天生寒毒侵体,虽然是救命的事情,可是!救人就算了,还要兼职暖床?
PS:总之就素个倒霉穿越者穿到修□□的木自由的傀儡身上修仙和自个主人搅基的故事,主角受,略小白,CP确定基本无虐,HE保证
友情提示,攻在正文第七章出场,勿站错CP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红莲(原宵),原止妖 ┃ 配角: ┃ 其它:穿越架空,修仙,修真
 
 
 
☆、楔子
 
?作者有话要说:  重新构思修改了大纲之后,慢慢把修改后的章节发上来,一般来说,改一章解锁一章                        
  幽冥血海,万里鲜红。
  这是幽冥界最危险的禁区之一,无边的血海,却死气沉沉,没有浪花,鹅毛难浮。亘古以来,这里的天空永远阴霾,红色的海水暗流涌动,阳光也无法穿透厚厚的云层。
  此刻,有个小小的火红色身影在朝着血海狂奔而来,这是一个大约只有四五岁的人类模样的小孩,奔跑的速度却无比惊人,隐隐有风雷之声,甚至带出了道道残影,尽管地面十分不平整,嶙峋的石块不时挡在面前,但他躲避纵越毫不拖泥带水。
  小孩抿着嘴,白玉般的小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仔细看却能看出眉宇间有丝丝焦急,脚步也有加快的趋势,似是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身后窥伺。
  近了近了,已经能看到血海的边缘,凛冽的风带来阵阵腥气,他的眸中似乎燃起烈火,整个人都泛着一种透体欲出的红光,炽热的气息喷薄,连原本乌黑的长发也流转着诡异的红色光泽。
  希望似乎很近,他的眼中却有了一丝绝望的色彩,忽然一个急停转身向后,小小的身影有种悲壮感,本应该违和又意外相衬。
  “陶衍之,身为堂堂的南凉国主,藏头露尾算什么?”小孩的声音十分冷漠决绝。
  话音刚落,石林中的怪石许多开始移动起来,甚至开始伸展,不一会就多出了一些“石巨人”,将他包围在了中央。相比之下,小孩显得更加瘦小而弱不禁风,但他不为所动,只是静静地瞧着,只有身上的红光更加明显了些。
  石巨人之后,走来了一个穿着玄色衣裳的男人,他不紧不慢地走着,但是瞬息间由远而近,很快就到了小孩面前。
  男人的手里抱着一直通体雪白的猫,却有着碧绿的眼睛,安静地享受着主人有一下没一下的爱抚,不时舒服地咪咪眼。
  “红莲,我早就说过你跑不了的,你三番四次地擅自离开,我也很困扰的。身为国主,我很忙。”男人开口了,声音沙哑而慵懒,就像他怀里的那只猫。
  被称作红莲的小孩倔强地瞪着他,“你想把我变成跟这些没脑筋的东西一样么,做梦!”
  “受人所托忠人之事,你要是在我手里丢了,就没法跟天璇交代了。”男人说话的语气速度丝毫不变,一点也没为红莲动怒。
  “卑鄙的人类修真者,我绝不会让你们得偿所愿。”红莲说着,全身压抑不住的红光化作了冲天烈焰,头发也彻底变成了红色,一个纵身扑入石巨人之中,他身上的火焰十分厉害,每个碰到一星半点的石巨人都被淹没在火海中。
  男人的眉头皱了皱,抬手结了个印,之后那些石巨人便都退开了。
  红莲停手站在原地,仍然面无表情,但是眼神挑衅地看着这位南凉国主,“你就打算拿这些垃圾玩具捉我回去么?”
  话虽然扔的潇洒,但是红莲自己知道他已是强弩之末,趁乱打破结界跑出南凉皇宫,一路不停歇地逃到这里,又经历了一番战斗,能量早就透支了,现在不过就靠着一口气勉强支撑着,毕竟他还年幼。
  男人没有回答,依然似笑非笑地瞧着,只是把怀里的猫抛了出去,继续结手印,白猫跳到空中,停顿了一瞬,一声尖啸,身体发出白光,变得十分巨大,身后伸出九条尾巴,向着红莲卷去,红莲脸色微微一变,伸手欲挡,但是浑身的火焰却慢慢的消失了,头发也变回黑色,小小的身子轻易被白猫的尾巴卷在中央,举到了男人的跟前。
  “幸好你还年幼,不然要抓你真的要费一番力气了,为什么不等到成年再跑呢,只要进了血海,谁也抓不住你了。”男人看着被卷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的红莲道。
  “你当我是傻的么,对我做了那些卑鄙的事情之后,永远不可能自己长大了。”红莲嘴角溢出一丝鲜红,眸底又开始凝聚出丝丝火焰,然后诡异地露出笑容,喷出了一口鲜血。
  玄衣男子脸色微变,一个箭步抢上前接住了突然昏过去的红莲,握住手腕输入一丝真元探查,然后抱着人原路返回。白猫收起尾巴,又变回了小巧的模样,凌空一跃,落在了主人肩头,抱着尾巴舔净了上面的血迹。 
  他们的身后,血海依旧那么充满死气,红莲永远也没能到达那个代表自由的地方。
  ?
 
☆、第一章 这里的美人有点怪
 
?  “我是谁?”穿着玄色衣服的男人问。
  “。。。。。。”你是谁干嘛问我,某人内心吐槽,半靠在床头,一语不发。
  “你是谁?”继续问。
  “。。。。。。”我不知道我现在是谁。
  “看来真的不记得了,不然哪有这么乖。”玄衣男子喃喃自语,摸摸自己怀里的白猫,随即又说道,“不记得也好,只要知道你叫陶辛,是我南凉太子就可以了。”
  “。。。。。。陶辛太子?”
  “对,暂时是。”玄衣男子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慵懒地靠着椅背,嘴角噙着一抹笑,慢悠悠地补充道,“我是你父皇,南凉国主陶衍之。”
  “暂时。。。父皇。。。”某人傻傻地重复,他的迷茫完全真实。
  玄衣男子眯了眯眼睛,那种慵懒的风情,即使明显是个男人,也让人觉得像妖孽。
  床上的某人不自在地挪开视线,心里大呼坑爹,你是个男人吧男人吧,这样随便放电真的没关系么。
  “你受了伤,还是好好休息吧,我会让青青来照顾你的,不必多想。”交代完之后,自称南凉国主的玄衣男子抱着他的白猫,施施然站起身打开门出去了,只留下一团乱麻的某人在床上独自纠结。
  原宵忧伤地瞧着手里那个貌似很无辜的毛笔状玉质小挂件,前一刻自己明明被车撞了,后一刻醒来就到了这里,变成了一个穿着古装的小孩,之后就是那个长的很妖孽的奇怪男人,跟自己说了一些没头没脑的话。
  要不是手里还攥着这个挂件,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呢,居然碰上了穿越这事。被迫告别电脑网络的原宵不经悲从中来。
  看了半天也没能研究出这个小挂件有什么不一样的,只好找了根绳子穿着挂在了脖子上,幸好古代的衣服遮的严严实实,塞在里面一点也看不出来,打算以后慢慢再说。
  刚刚那个人对他说自己暂时是太子,难道还会随时更换?这太奇怪了。南凉国又是哪里,虽然自己历史不好,但是可以肯定从来没有听说过。
  胡思乱想之间,窗外响起一声清越的啼鸣,悠扬而高亢,在这寂静的时刻显得尤为突兀,之后开始一声接一声,似是数只禽鸟互相应和。 
  不久后门被推开了,原团子还没来得及想,为什么不敲门这个事关隐私安全的严肃问题,穿着天蓝色侍女服的美人已经跨了进来。
  美人!没错,就是一个不施粉黛,却依然清秀可人的美人,肌肤白嫩细腻,纤腰素手,乌发垂顺,挽着一个很简单的侍女发髻,低眉敛目的的模样带出一丝柔弱。
  美人在桌案上放下了托盘,然后对着原宵福了福身道,“您的衣服和丹药都在这里,奴婢会每天给您送新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美人再次行了个礼,用和她进来一样赏心悦目的走姿转身出去了,还非常体贴地关上了门。
  某团子如梦初醒,急忙朝缓缓合上的门扑过去喊道,“等一等QAQ”
  但是显然晚了一步,并且很惨烈地撞上了木制的门框,立刻捂着撞的通红的鼻子蹲了下去,痛的眼泪狂飙,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刚刚关上门,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酿成一桩血案的美人,频率精确地走动的脚步微微一顿,转头看了看房门,一直掩在睫毛下的秋水般美丽却迷茫的眸子似是闪过一丝疑惑,仔细侧耳倾听又没有任何声音。便恢复了刚刚的步伐,穿过门廊向庭院走去了。
  此刻的门廊里,有好几位穿着不同款式风格的侍女服的女子与她一道走向庭院,如果仔细观看就会发现,她们的着装虽然有差异,容貌各有高低,步伐姿势却惊人的一致,连微微垂眸的角度,安静的表情都别无二致。
  窗外的啼鸣声愈加高亢,几只彩羽的巨大禽鸟从院中那棵高大繁茂的树上落到雪地上,准确地停在几个侍女的面前,她们点了点脚尖便轻飘飘地落在了禽鸟的背上,鸟儿们又互相应和了几声,便扇动彩羽飞向了不知名的远方。
  原宵刚刚安抚好了可怜的鼻子奔到窗户边,此时只能无力地伸着小短手,到口的呼唤硬生生地卡在喉咙口怎么也吐不出来。
  这个世界太玄幻了,那些华美的彩羽,那样轻描淡写的腾空攫住了呼吸。等他回过神,一碧如洗的天空连影子都瞧不见了。
  沮丧的心情难以言表,这个侍女应该就是那个男人说会来照顾自己的青青吧,可是,送点东西就叫照顾了么,挠墙!!!
  皇宫的另一边,国主大人轻轻地抚摸着怀里的猫道,“你的意思是,红莲还要在我这里待三年么,天璇?”
  桌上的传讯灵珠一闪一闪,一个冷冰冰的男性声线传出来,“抱歉,衍之,那些人盯得紧,不过最多三年,我一定会解决的。”
  国主大人的声音依旧不紧不慢,“我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之前红莲一直逃跑的时候还有点伤脑筋,但是如今他失忆了,事情就简单多了。”
  灵珠再次闪动,“多谢。”
  “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客气,只要记得来的时候带上你彤云派的云酿就好。”国主大人一边给猫顺毛一边提要求。
  “我什么时候缺了你的云酿么。”珠子里冷冷的声音似乎也有了一丝无奈,随即归于沉寂。
  国主大人摇摇头,似是在跟白猫说话,又似乎是自言自语,“现在的红莲好像比较好玩。”
  不知道自己被惦记上的原宵,现在觉得饿了,摸摸自穿越来还没吃过任何东西的小肚子,瘪瘪嘴,真心觉得自己蛮苦逼的,这什么国家,自己做的都什么太子啊,连吃的也不给。
  眼角瞄到刚刚美人送来的衣服,这会他才注意到桌案上的东西。
  原来美人送来的不仅仅是一件衣服,还有个不大的雕花木盒子。
  小胳膊小腿费力地爬上桌边的椅子,权衡了一下,认为不会有人在木盒子里放类似暗器之类的东西,来害还是个小萝卜头的他,于是很迅速地打开了,里面只有糖豆模样的丹丸,似是泛着微微的莹润光泽,凑近闻闻,有一股若有似无的清冽的香气。
  
  原宵饿的狠了,捻了一粒扔到嘴里,刚想含着感受下滋味,丸子却是入口即化,只有那种残留的清冽香气证明不是幻觉。
  皱皱眉头,怎么这么不经吃(你以为真是糖丸么),不过随即就觉得一点也不饿了。不管怎么说,有作用就好。
  看看窗外的天色,发现太阳已经到了天空的正中央,终于后知后觉自己一直没穿外衣的人,这才想起被遗忘的衣物,衣服倒是没看出什么特别的。
  时间还很早,原宵索性就想出去走走,之后按玉片里介绍的方式别扭的穿上这件看起来很舒适的衣服,到房里大大的落地镜前照了照,看着镜子里那个玉雪可爱的小男孩,叹了口气,仍然觉得不那么真实,之后打开房门,小心地走出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