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仙]穿越倒霉修仙 作者:风吹沙璃(下)

字体:[ ]

 
 
 
  原宵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本来他只是随着柯凌云几人走哪算哪,只知道外门弟子的考验任务便是看妖兽内丹的数量多少,前面他们解决了不少妖兽,内丹也拿的不少,只是都在黎远清那里保管着,原宵什么也没得到。
  泷奚无言,简直想再跑一次原宵的梦世界看看他在想什么,这孩子不被坑,谁会被坑?
  不过泷奚没有说什么,有些时候,被坑了也是经验教训,至少下次他不会再栽在同一批人手里,而且原宵虽说不太在意别人做些什么,是不是对他不利,但也要看是谁,像这种明显有预谋的坑害和背叛,他绝对不能原谅。
  原宵手痒痒,他特别想掀开泷奚的盖头,啊不,斗笠,看看泷奚这么温柔的人模样是不是也特别温柔,但是再怎么蠢蠢欲动,手上却不敢有什么动作的,只好努力克制克制再克制。
  “阿宵你怎么了?”他眼中的渴望太明显,泷奚忍不住开口询问,话中也隐含担忧,害怕他是不是心魔没驱除干净。
  原宵被看破,有点讪讪,但是他又不能直说,谁知道泷奚是因为什么原因不肯以真面目示人,最坏的可能,万一是因为长相异于常人害怕遭人歧视岂不糟糕?他自己是觉得不管泷奚长得什么模样都无所谓,但是泷奚自己肯定会介意。
  他就这么脑补了一个从小遭人歧视,后来发愤图强成为金字塔顶尖强者的泷奚形象,然后越想越觉得是真的,看着泷奚的眼神不由得带了点怜惜。
  泷奚大概能猜出来一点,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飞离了森林范围。
  是夜,他们彻底离开了森林,到了沙漠地带,这个小秘境做的既广大又逼真,俨然是另一个小世界一般,各种生态环境都有包含,只是没有什么联系,接触点变换有些生硬,不如自然形成的那般流畅有美感。
  泷奚在一座小沙丘上停下,夜晚的沙漠很冷,几乎滴水成冰,但是对修士影响有限,有些修为的人都不会被这种寒冷所侵。
  他们落下的时候沙丘边生长着一片仙人掌,深绿的颜色,带着针刺,有些甚至结了艳红色的果实。
  原宵生平没见过这么巨大的仙人掌,他的阅历少也不是第一天说的,但是谁都有不知道的时候,慢慢来总会好的,秉持着探索精神,原宵找到一棵看起来最娇小的仙人掌,围着转了两圈,作深沉状。
  泷奚跟在他身后,也不阻止他,就想看看他要做什么,原宵经常性犯二,他自己都习惯了,人总是吃一堑长一智,只要不摔在同一处就是进步。
  不料仙人掌居然说话了,“你们想做什么?我……我不怕你们,人类!”
  原宵:“……”他这是什么样的运气,随便看看就找到了一只妖精,自从天地巨变,灵气失衡,幽冥界已经很少诞生妖了,妖兽都是灵智不开的。
  仙人掌的语气撑得太勉强,它好像真的挺害怕,身上的针都微微地抖,又不愿意示弱,而且泷奚的气场实在太可怕,妖类总是更为敏感,直觉比什么都灵敏,虽然认不出来这是魔的气息,但是对妖来说人类与魔都是异族,其本质也没多大差别。
  原宵听出它的恐惧,就不去逗它了,欺负一只小妖他还做不出来,这只妖平时自然不会出什么纰漏,只需仔细躲着,只是今天栽在了原宵的好奇心里。
  为了显示自己的善意,原宵特意拖着泷奚离得远了些,茫茫沙海,虽无灿烂星空悬空点缀,有些许遗憾,但是那种浩瀚的感觉还是在的,夜风如刀,卷着沙砾滚滚而过,尘沙漫天飞舞。
  原宵问道,“今天是要在这里露营吧?”随即更正道,“露营就是露天休息。”
  见泷奚点头认可,他便兴奋起来,神秘道,“给你看样东西。”说着取出了一顶帐篷,没错就是帐篷,虽然做的造型有些奇怪,不过很好看,这是出自青青之手,还是一件防御性的灵宝,以前止妖在云泉闭关的时候,他就会把帐篷拿出来,就当露营了。
  泷奚看他麻利地把帐篷搭好,俨然做过无数次的模样,似乎轻笑了一声,笑声被大漠的寒风吹散,不留一丝痕迹。
  “既然阿宵说要露营,如此良辰美景,岂可无酒?”泷奚说道,丢给了原宵一只酒囊。
  原宵也不客气,拔掉塞子灌了一口,那醇香的口感居然是云酿的味道,他当然不是什么品酒高手,只是彤云派生活了这么多年,酒是唯一一种入口有味道的东西,他也比较喜欢,所以修士好酒的也不少,他喝得多,自然一入口便知道。
  “居然是云酿。”
  泷奚淡定道,“我跟彤云派有些渊源,”说完反过来问了一句,“阿宵也知道云酿么?”
  原宵含糊地“唔”了一声,才发现自己说漏了,改口道,“听说过云酿,曾经有幸喝过一回。”这谎说的没什么技术含量,按照“原宵”的人生轨迹,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可不就仗着泷奚不清楚么?
  泷奚没有追问,他只是和原宵你一口我一口分享着云酿,感受着大漠静夜的浩瀚寂寥,以及互相陪伴的情绪。
  仙人掌小妖不知何时化了形,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看着他们,大概是看这两个异族真的没有伤害它,好奇心勾起来了,不敢靠太近也不愿就此离去。
  原宵瞥到了这只小妖,还是个小童的模样,他喝得有点多,似乎有些醉,乐呵呵地把酒囊直接扔了过去,落在小妖面前,小妖警惕地瞧了半天。
  原宵见他不动,冲着那边喊了一嗓子,“小妖喝吧,没毒,你看我们都喝了这么多。”小妖还是没能顶住酒香的诱惑,先是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然后便欢喜地直接抱走了酒囊。
  原宵不满地嘟囔道,“小妖真狡猾,连酒囊一并带走了。”
  泷奚给他扶正歪的没边的身形,苦笑,“你醉了。”
  原宵醉的只知道傻乐,“泷奚你真温柔,比我家小止还温柔,那死孩子还会欺负我,你就一点不会。”说着又声音又低落下来,“他欺负我也挺高兴的啊,只要小止回来,回来……”
  泷奚果然很温柔,照顾醉鬼,“他会回来的,你要对他有点信心。”
  “有信心,嗯,我对小止有信心,”醉眼迷蒙道,“还有没有酒?”
  “没有了,云酿不能喝太多,你会吸收不了其中的灵气的。”
  原宵有听没有懂,但是那句没有却是听到了,小声抱怨道,“真小气。”然后闭上眼,大概梦周公去了。
  泷奚见他似乎入睡了,便把他抱进了帐篷,黑暗和斗笠都不能阻挡他的视线,把原宵的醉态尽收眼底,衣襟上有些酒渍浸染,只因原宵偏高的体温很快蒸干了,只留下一点皱皱的痕迹,往一边敞开了些许。
  泷奚渐渐地靠过去,凉凉的鼻息拂过原宵的脸颊,他大概觉得有点痒,忽然睁开眼喊了一句,“小止,泷奚。”又睡过去了。
  泷奚停顿了一下,只在颊边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伸手摸摸他的脸,“如果你知道我是魔,是否还会依然如此待我,对我这般亲近,丝毫没有防备?”
  原宵彻底醉了,不知今夕何夕,只是瑟缩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与魔同行,他压根没往那方面去想,试问残忍的魔物怎会如此温柔?
  泷奚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不会得到回答,明天又会是新的一天。?
 
☆、第二十章  兄控出没注意
 
?  “你凝聚真元的时间太长了。”泷奚淡定地点评道。
  原宵刚刚艰苦地解决了一只沙丘兽,闻言顿时垮了,“泷奚,你不要总给我负能量啊。”
  泷奚摇头不答,只是继续指点道,“反应不够快,动作拖沓,犹豫不决,”最后来个总结,“你还差得远呢。”
  原宵默默咽下一口血,尼玛泷奚你敢不敢不要第二天就来个大变身,温柔好基友变成严厉战斗导师什么的太伤不起了。
  说起这个原宵唯有泪千行,前一晚不是喝酒谈天探讨人生说的很投机么,怎么今儿一大早就被挖起来,还严肃告知自己要开始战斗训练?
  泷奚戴着斗笠,看不到脸上的表情,只是很悠哉地找了一处高点的地方,一边告诉原宵该去哪里找合适的妖兽磨练战斗能力,一边不知道从哪里又摸出一只酒囊继续有一口没一口地品着,还能抽空打击他的拙劣战斗力两句。
  原宵虽然苦着脸,但是心里也知道泷奚是为自己好,泷奚修为高,眼界自然不是一般修士能比的,可以说能够得到泷奚的指点,能少走不少弯路,以前止妖太纵容他,由着他不思进取地混日子,导致自己越来越懒,废材程度不降反升。
  性格温柔不等于优柔寡断,泷奚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想要什么,所以下手毫不手软,虽然每每心疼,也克制住了,看着原宵在尘沙里摸爬滚打,因为不能飞行战斗,又没有武器而狼狈不堪,不是不想把人带回来好好疼着宠着,护在自己的羽翼下,但是他明确地知道不行。
  泷奚终是要回魔界的,原宵也始终要回去丹门,他们的交集也就是在这小秘境的短短时日,分离只是早晚,两人虽然谁都不提,但是心里有数,
  原宵不是他的附庸,虽为傀儡之身,却不是任何人的傀儡,他有自己的人生和选择,丹门不是什么世外桃源,他若回去,必然要面对那些所谓同伴的质疑和刁难,要面对门中弟子的明争暗斗,岂能没有自保之力?
  退一万步讲,即便泷奚强硬地把人带去魔界,魔界又岂是好相与的,原宵自己不进步,在魔界有人护佑也不行,魔之所以是魔,就是实力为尊,想依靠别人生存也是艰难无比,泷奚的温柔不是假的,怎会愿意原宵受这样的苦楚。
  在泷奚近乎变态的训练下,原宵在生死之际飞速地进步,因为泷奚不会帮他,是真的不会帮,有多少次,妖兽的利爪和尖喙眼看要招呼到或者已经招呼到原宵身上脸上,泷奚都没有上前挡过哪怕一下,溺他则是害他。
  又一天战斗结束,原宵即使真元耗竭,还是逼着自己盘膝坐下梳理经脉,收纳散乱的真元,运转周天,到得夜半时分,身上闪过一道白光,他突破了。
  原宵惊喜地睁开眼,第一时间去搜寻泷奚的身影,泷奚负手在一边为他掠阵,听到动静回身道,“突破了?”
  原宵点点头,高兴道,“是,我突破筑基进入旋照了。”他自己也说不出什么滋味,不知道是前面十几年的基础打得好,所以轻易就回到了旋照的修为,还是绯炎的改造真的那么神效,亦或是魔鬼训练的功劳?
  泷奚见他一身的狼狈也掩不住兴奋的神情,拿袖子擦掉他脸上的沙土,原宵不好意思地扭过脸,却露出了脖子上长长的一道血痕,虽然已经结痂,仍然触目惊心,一直延伸到衣服里。
  泷奚手停了停,直接抚上了那道伤,原宵瑟缩了一下,并没有躲开,泷奚便拿真元给他治伤,这是每天必经的步骤,战斗,恢复,疗伤。
  这时候不得不说泷奚实在是高瞻远瞩,之前递给原宵的一储物袋的衣物很好地派上了用场,几乎天天有的换,原宵也曾好奇地问过当时为什么丢给他这么多衣服,泷奚只是笑而不答,逼得紧了也只是说,“恰好多了我用不着。”
  鬼才信你!
  这些天一路战斗一路往有山的方向移动,说起来沙漠边沿竟然是山脉,不愧是小秘境——很有想象力。
  柯凌云一心竞争的死敌,俞晴和段云泽就在这片山脉中,他们和另一位内门的师兄一路,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各自有各自的人脉和手段,实则是半斤八两,不过一方是一个人另一方是两个,柯凌云总是比较吃亏,却也可见心机手腕。
  俞晴两个人跟随的是一位莫姓师兄,一路上也算太平,这处小秘境多用作弟子们采集些材料以及比试筛选,也确实没有什么逆天的妖兽和危险,若有,也不多,避开危险地带并不困难,端看你能力如何,只是有那些心比天高的,利欲熏心,不顾自身本事非要闯一闯险地,命丧于此也就怨不得他人了。
  陶芯很着急,只是他的面瘫脸看不出来,自从进了小秘境,一开始他还能知道准确的方向,玉简的指示毫不含糊,从原宵遇到泷奚开始,他就失去了线索,不管怎么试,玉简就是没反应了,大祭司又不在,求助无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