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国师很忙 作者:jodl1945

字体:[ ]

 
 
 
 
《国师很忙》作者:jodl1945
 
内容简介:
 
老神仙下凡cos最后被小皇帝啊呜吃掉的故事,睡前萌一萌最近有点心累,圈地自萌一下。是个古早的脑洞,写一下。
 
段落式大纲文,不带逻辑省脑细胞。
 
第一人称受,第一人称受,第一人称受。本篇大名国师很忙,小名皇帝吼坏
 
 
    第一章
    
    我是国师,国师很忙。
    我已经忙了十年,先皇儿子少要来找我,太子生病要来找我,赣南没雨要来找我,江南大涝要来找我,连夜里月亮少了一块也要找我。
    我摊摊手,只好拿些糖丸哄哄想要虎壮龙精的先皇和不想上学的太子,再设坛作作法,元神离个体找龙王帮帮忙。
    至于月亮到底是不是杨戬那只哮天犬吃掉的,管他呢!
    我只消说一句:“人间有冤,陛下宜大赦天下。”先皇遂许,皆大欢喜。
    我这么忙了十年,熬到了先皇驾崩太子继位,我想是时候撤了。
    这些天,我形貌看着越发虚弱,自己照照镜子也是颇为满意,一副病入膏肓之相,嗯,离功德圆满飞升之日不远矣。
    玄天宫里终日焚香,八百弟子诵经不绝,为的是给我,大国师元聿续命。我怎么劝,那群小鬼就是不听,看他们个个神色哀戚我也于心不忍,念就念吧,我听着。
    我整日里在床上卧着,装病装得甚是无聊,心里不免感慨:燕琼这小子,真是有良心的很,如今做了皇帝,翅膀硬了,连我这大师傅快死了也不来看看。
    转念一想,罢了罢了,凡人的脸六月的天,说变就变,我也算见多了。待我再装几日,死的时机自然了,我就回沧溟岛去。
    正在我阖目养神的时候,听见门外小离轻声说道:“师父,陛下来看您来了。”
    我哼了一声,沉声道:“陛下龙体要紧,莫过了老朽的病气。”
    听了这话,燕琼在门外缓缓说道:“我命云娘做了些糕点……”
    “陛下真龙护体,自然是无碍的,有劳陛下挂念,进来吧。”
    推门进来的只有燕琼一人,我看他一身月白长衫,青丝履地,玉白的面容在光下半明半暗看不出神色,倒比我这镇国大国师还有几分仙气。
    这玄天宫是景朝历代国师居所,远离人烟。怕沾生气,皇帝来了也要焚香沐浴,我闻着那股好闻的木叶清香,晓得燕琼没偷懒,心里甚是满意。
    待他进来,深沉的眸子打量了我一眼,便径自端了杯子倒了茶。
    我扫了一眼,竟没发现有糕点的踪影,心里暗自懊恼,居然叫这小子耍了。
    也不好说什么,我只好作势咳了几声,假作挣扎着要起,又重力咳了一下。
    燕琼缓步走过来,伸手将我扶起,掖了掖被角,坐到了床边。
    他如今二十了,刚登基为天下之主,再过些日子就要立皇后纳后宫开枝散叶。
    我看着他长大,心里还是颇为欣慰的。
    十年前,他随父皇去京郊围场狩猎,逞强独自去猎虎,被猛虎险些咬断脖子。
    当时我豢养的灵兽“不知”偷偷溜下界玩,被我寻踪而至竟机缘巧合救了他。
    我原以为自己算结了一桩功德,哪里晓得这小太子是紫微星化身,命中当有此劫,渡过之后便能成正果。我出来一搅合,他无劫可渡,修行难成星象衰弱,帝星若此天下必将大乱。于是乎,我这好管闲事之人被拎出来收拾残局。
    说收拾倒也不难,只消我好好守着他登基为皇,紫微星归位即可。这十年来,我拿自己的灵气护着那星轨,还要在凡间忍受这小子所有的臭脾气和怪毛病,真是憋屈。
    如今我也算守得云开见月明,就等着眼一闭腿一蹬升天了。
    想到这儿,我有些不舍得,便有些忧伤地对他说道:“琼儿,大师傅如今是不行了,望你日后勤政爱民做个好皇帝,不能再耍小孩脾气了。”
    其实说到这儿我还是有些心虚的,燕琼不愧是帝王的命格,十几岁起就一副老成样了,只是我常常拿他小时候的事糗他而已。
    燕琼注视着我,拽起我的手紧了紧,轻身说道:“大师傅,我听过一个故事,想讲与你听。”
    我点点头。
    他低头打量着我的手,徐徐说道:“岭南道那儿有个樵夫,自幼父母双亡,亲戚皆无,一人住在山脚下砍柴狩猎度日。一日他进山砍柴,发现一只白狐被兽夹夹住,腿上鲜血淋漓。他原本想将这只白狐剥皮卖了,却见它眸光凄凄,似在哀求,心中不忍便将这只白狐带回家中救治。”
    我听到这儿,不由得点点头:“这樵夫倒是善心,想必必有善果。只是琼儿,你什么时候喜欢看志怪故事?”
    燕琼也不理会,继续说道:“数日后白狐伤势好转,竟不见了。樵夫心中有些失落,但也就此作罢。待到一年后,樵夫在山中遇上一个美貌女子,说是家人遭劫,她拼命跑脱藏身在了山洞中。樵夫见她可怜,便将她带回家中。”
    “是了,这美貌女子就是那只白狐。”
    虽说这故事有些老套,但我难得碰上燕琼讲故事,所以只好装作一脸兴味地继续听下去。
    “那女子为报恩以身相许,樵夫也欢喜,便和她结为夫妇。婚后男猎女织,日子过得也算平和。后来有人撞见了樵夫这美貌媳妇,偷偷给城中的纨绔恶霸报了信。恶霸带了人过来强抢,樵夫被打成重伤昏迷过去,醒过来的时候正在那狐仙的洞府里。”
    燕琼顿了顿,抬头问道:“你猜那樵夫作何反应?”
    我想了想回道:“怕是吓傻了。”
    凡人传说里,狐精都是吸人精血害人性命的东西,他们焉能不怕?
    燕琼不置可否,继续说道:“那女子含泪泣诉,告诉樵夫自己真身乃是他所救的白狐,让樵夫自行决定去留。樵夫选择留下,与她继续做夫妻。白狐这才知道,樵夫早知她不是凡人,却始终不作声。”
    听到这儿,我不由得笑道:“这樵夫倒也不一般。”
    燕琼握住我的手,沉声说道:“那樵夫早知妻子有异却不声张,你道为何,不过是怕将她惊走。若不是那恶霸,他们便能一直和和美美过下去。”
    我使使劲想把手挣出来,却又不得不装作一副病弱的样子,看着燕琼闪烁的眸光,顿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了。
    这混小子,你大师傅我现在可是个四五十的糟老头啊!
    我着实不知,元聿这副看一眼就够看两眼多余的模样居然会叫燕琼这么个翩翩少年郎露出这般情深的眼神,罪过啊!
    我清清喉咙,将头歪向内侧低低说道:“琼儿你晓得来探探病,大师傅很欢喜了,听了这么久故事有些费神,我要睡了。我身染沉疴,怕是命不久矣,你莫要再过来沾染病气了。如今你是天下之主,一举一动都关系黎民苍生,需慎之又慎。这般叮嘱你莫要嫌烦,我怕是,再没什么机会说了。”
    燕琼就是不撒手,面色阴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叹了口气抬声喊道:“小离,送陛下。”
    听得他缓缓叹了一口气,人走开了。
    我歪在床里头,也是一阵心烦。
    
    第二章
    
    死是什么东西呢?我从来也不知道。
    我是昔日天父化山川河海时凝结的一颗灵珠,落在九重天外沧溟岛,自化了形悠游了三千年。直到灵气为仙界感知,天帝派人送来金册封我为沧溟上仙,我才知道我这沧溟岛三千里浩海之外,还有天地人三界。
    天界其实挺没意思,我生来仙胎,靠着吸收日月精华化形通智有了神识。可天界大多数仙人是修炼飞升的,他们热爱学习,便是成仙了还要隔三差五约在一处论法讲经提升觉悟。
    我与他们玩不到一处。
    而天帝一群天子天孙不知道是不是得了他的吩咐,见到我便是喊灵珠老祖。有个豁牙的天曾孙每每见到我就是灵书老祖灵书老祖,天宫仆役也是齐刷刷地呼我老祖,恭谨得很。
    我确实年纪大了些,但我心态年轻,他们太不懂我了。
    偌大天界,寂寞如雪。所以即便在天界仙册上挂了名,我也几乎都是窝在我的老窝沧溟岛,是个缥缈难寻踪迹,活在大家心里的老仙。
    如今想想,我之所以会粉墨登场,跑去人间做小太子的保姆,还是寂寞惹的祸。
    我不该养那只糟心的宠物。
    “不知”是我随手在昆仑山上捡的,通体雪白,长着一对翅膀。那时候它翅膀受伤,我就带回了沧溟岛为它医治。它只会“不知”“不知”地叫,我就给它取了这么个名。
    养了它千八百年,我问过它要回昆仑吗,它只会说“不知不知”。我也舍不得它了,我从有五感起,就是一个人,与我相处最多的是沧溟岛上的飞鸟游鱼,可它们不会停驻,一批一批来一批一批去,好没意思。如今有只活物,什么时候都高兴挨着我,真是再好不过了。
    可是不知有个坏毛病,经常乱跑去人间,我总是费尽心力去寻它。它当初受伤,我便看出是箭矢所致,它流连人间才会被伤,却还时不时记挂着要去人间。凡人性狡我是知道的,我自己虽未吃过亏,可我有个仙友,对,我前头说的不全面,我在天界还是有朋友的。那位仙友在人间也有洞府,被一道人无意间寻得。神仙犹信因缘,他便教那位道人修炼的功法,结果两个人居然双修起来。这不算什么,双修嘛,我懂,可是他最后被算计得修为几乎折损殆尽,我亲手封住他和那个贼道人的神魂,便等他醒来后处置。
    他多通透的一个人啊,往昔与我在一处,谈玄说理唬得我是睡都睡不着,最后却被一个凡人骗得那么惨,差点灰飞烟灭。
    这究竟是不是他动情上天降罚,我也说不清,也不想想明白。
    不知也是,被人伤了不记打,东奔西跑累我寻它。最后还摊上这事。
    我心里一开始苦的很。
    燕琼小时候不好带,他是嫡长子,从小就被立为太子。母家又势力极大,太子的宝座坐得稳稳的。要说起来,他人生中唯一的一次重大挫折就是围猎遇虎,但依他的金贵命格,正是可以逢凶化吉的,只不过半路杀出一个我,弄巧成拙罢了。
    可这里头的凶险,他一点都不知道,自十岁拜换了芯子的国师元聿为大师傅后,我就到了他身边当牛做马。他不上进我得管教,他生病了我得照看,他耍脾气了我要哄着。
    我快不是什么灵珠老祖了,叫我灵珠老母得了。
    可后来苦日子是到了头,燕琼不愧是紫微星转世,天生帝王命格。他到了十五岁上的年纪,越发懂事了,待我也越发恭谨有礼,有个徒弟的模样了。
    我顺遂了几年,如今是要功德圆满了。
    死一死罢了。
    我没尝过死的滋味,借元聿这凡胎体会一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