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师+番外 作者:乐逍遥/天行逍遥(下)

字体:[ ]

 


    “……你们可知缠绕在其中的魔气,除了幽冥道的,还有苏银希的。”看着众人惊愕的目光,任天行喘几口气,脸色十分苍白地低声道:“幽冥道,擅长结界术法和掌控人的黑暗面。银希因为曾经走火入魔,即使最後有清醒过来,但那份魔气却始终存在,而这份魔障根源,就是苏婴。”
    “什麽?!”莫清风和翠儿等人同时大叫,虞欣急忙忙地说:“为什麽这会和苏婴有关?”
    “因为在多年以前,天师曾发生一桩悲剧,这桩悲剧,就是银希所造成。他因为怨恨天道的不公,怨恨木夺走他的母亲,这使他在修炼仙魔残卷之际走火入魔,因而错杀了苏婴。”任天行低低喘息,额头上淌下冷汗,他低声道:“而这,就是造就他心魔的最大主因。这样你们懂了吗?苏银希内心的魔根来自错杀苏婴的罪恶感和心痛,还有那份得不到原谅的悔恨。”
    “即使表面上不说,但多年来银希始终认为苏婴没有原谅他,甚至是恨他的。我想这点苏银叶和吕明都很清楚,所以吕明才会和他说出当年苏婴曾和他说过的话,但他却没有因此而放下内心的芥蒂。”
    “心中有魔,就不容易破除。墨颜,我想你应该也有发现,若不是你和霜儿跟在翠儿身旁,她今天也有可能被困在里面出不来。”听着他说的话,朱墨颜眉宇紧蹙,看着一脸不懂的翠儿,十分清楚当年事件的他知道翠儿体内也有魔的因子在内,而这也是造就今日那个傻呼呼的翠儿的原因。
    “那究竟该怎麽做才能破除银希身上的魔气?”小昱急忙问。
    任天行低喘几口气,道:“要想破除,就必须先破除内心的魔,而这,就只有吴靖可以解开他心里的结了。”他抬头看着一脸不解的小昱,缓缓道:“吴靖,就是当年的苏婴。当初银希要来到这世界,也是在银叶的默许下来的,因为他知道他的内心深处始终在意这件事,所以才让他到这。”
    “只是连银叶自己都没想到的是,银希竟会遇上苏婴的转世再生,这样你们知道了吗?苏婴是银希必须想办法跨过的魔障,而这没有人能帮的了他。吴靖也只能解开他的心结,但要真正摆脱心魔,却也只能靠他自己。我们,只能等了。”
    “怎麽这样……”小昱只觉得脑袋一震晴天霹雳,炸的他都快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他愣愣的看着那片黑暗漩涡,只能在心里祈祷。
    银希,阿靖,你们可要平安归来啊!
   

第59章
    “锵!”双刀相会,摩擦出阵阵火花,照亮了一双冰冷的眼,也照亮了一双痛苦的眼。刺耳的摩擦声刺痛两人的耳,早已伤痕累累的吴靖使出全力将仍就毫发无伤的苏银希顶开,刀插入雪地中,吴靖扶着刀撑住自己,单膝跪地。
    “呼呼呼……”血珠滴落在白雪上,吴靖的身上满是刀痕,不管是手臂或是脚,连身上都是刀痕,反观苏银希却是毫发无伤。他的刀法承袭自苏婴,吴靖虽然是苏婴的转世,但也只是个凡人,就算他得到苏银希百年修为也无法打败有着千年修为的苏银希。
    苏银希盘旋在手指的黑色气旋已经蔓延到手臂上,乌黑的眼也有一只变成刺目的腥红,这再再昭示他已经离魔不远了。吴靖看出了他的变化,黑色气旋每像上一分,苏银希就会变得越来越黑暗,越来越嗜杀,但又有什麽方法可以阻止他呢?可恶,偏偏他在这方面的知识不如苏银希,心有余力而不足啊!
    可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苏银希入魔,可恶,到底有什麽办法可以阻止啊?
    吴靖心里十分焦虑,在刚才的对决下,他已经注意到苏银希的不对劲,在加上黑色气旋,在糊涂也知道他十成十要变成魔了!
    见他又举起染血的刀,吴靖见状也只能咬牙忍下身上几乎要撕裂他的痛楚,撑着刀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低低喘息。苏银希见他站起来了,脚尖微微一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来到吴靖面前,一刀挥过。这样的速度对吴靖来说只能看到残影,因此他也只能勉强挡住对方的攻势,但纵使挡下,强悍的力道却也让他无法招架,让早已气空力尽的吴靖飞了出去,摔在雪地上。
    “咳!”咳出血花,吴靖努力撑起自己,但早已没了力气的手却让他屡屡倒回去,只能在那低喘。扭头看着站在不远处冷眼看着他的苏银希,吴靖抿抿唇,再度努力让自己起身。
    不能……他还不能倒下,他若倒下了,银希就真的无法救回来了!
    咬牙努力让自己站起身,好不容易站起来了,可却在下一刻就被苏银希一刀砍中,再度倒下。这回,吴靖再也没有力气站起身了,他的嘴角流出鲜血,身上的伤口也在流血,再鲜血不断的流出下,吴靖的体温越来越低,也开始感觉到冷了。
    啊啊,身体开始变冷了,血一直在流很快就会失血过多致死了,难道他就要在这画下终点了吗?好不,甘心啊………
    尤其是死在这个枕边人手下,超不甘心也超没面子的,想想就一肚子气。
    唉,都快死了还能碎碎念,他到底在想什麽啊?罢了,念念心里也好受些,他可不想快没命了还要受气。感觉视线越来越模糊,身上也越来越冷,吴靖的眼睛缓缓闭上,心里是一片平静,但令他感觉奇怪的是,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啊……
    好累…他不想再打了…对不起啊,银希,这一次,就让我好好休息吧……
    眼睛闭上了,眼前一片黑暗,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快要失去意识时,一声细微的脚步声引起了他的注意。吴靖撑开沉重的眼皮往前一看,就见一名孩童不知何时站在那儿,和苏银希一样乌黑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孩童的模样看上去是那麽的平静无波澜,但吴靖却觉得,孩童的眼中满是泪水,他幼小的心,也同样在滴血。
    为什麽?
    为什麽要悲伤呢?
    为谁而悲,又是为谁而伤?
    为什麽,看到孩童那样的神情他会感觉心痛?
    吴靖不明白,不明白这样的情绪从何而来,但也因为这样让他激起的生存的意志,他想知道孩童为什麽会有这样的神色,自己又为什麽会心痛,他想知道,想知道!
    双手撑地努力让自己站起身,但他只撑起上半身就用尽全身力气,吴靖很怀疑,他这样能打倒银希然後把人带回去吗?好像不可能啊。
    抬眼看着孩童,这一眼忽然让吴靖觉得这孩子很像苏银希,不管是那眉眼还是那头发,最最重要的是,他的发饰和围巾都是银白色的,这不就是苏银希的代表色吗?!
    可是为什麽,为什麽变成孩子的银希会让人觉得他再流泪?明明他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啊,难道……
    回头看着一直在魔化的苏银希,再看看缩水版的,难道,眼前的魔化银希不是真正的银希?不对,这怎麽可能,他感觉他挺真实的,但若是这样,那这个缩小版银希又是哪位?
    哎,算了,边打边想吧。
    努力站起身,感觉脚很无力但还是得咬牙忍下,吴靖再度握住刀柄,和苏银希再度展开殊死之战。
    ※
    “天行,难道除了这个就别无他法了吗?要人这样等待很难受啊!”小昱抹掉额头上的汗,看着任天行,问。
    何必安也不搧扇子了,他同样一脸严肃的说:“小昱说的没错,天行,难道只能让吴靖去救他吗?就算他是苏婴好了,万一失败的话那他们两个不就得一辈子困在里面了?”
    任天行缓缓摇头,道:“这件事只能靠他们自己。”
    “可,可是阿靖要怎麽解开他心里的结啊?他已经是转世後的躯体,没有苏婴的记忆啊!”虞欣觉得自己快疯了,啊,头好痛,好痛啊。
    任天行看着他们,缓缓道:“阿靖可以的,因为银希等的,不过就是那句话。”
    “话?”小昱疑惑了,何必安等人也疑惑了,可不等他们理出思绪,任天行就说:“银希要的是当年他没听到的那句话。再他一刀刺穿苏婴心脏时,苏婴曾说过的一句话,他只听到头,却没听到尾。他要的,就是没听到的那句话,这就是关键。”
    小昱听了心里更担心了,他担忧地道:“可阿靖能知道那句话是什麽吗?他没有苏婴的记忆啊……”
    大家都陷入沉默,任天行也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念兮看着黑暗漩涡,淡淡道:“现在先不要急,静观其变吧。”
    “……也只能这样了。”莫清风搔搔头,也使能莫可奈何的等。
    ※
    “呃!”被砍中一刀,吴靖终於还是无法支撑,向地面倒下,他用手撑起自己,吃力地看着苏银希,断断续续的问:“为什麽……银希为什麽…你到底出了什麽事?回答我啊!”
    从方才开始,吴靖一直在问苏银希类似的问题,希望他能有所回应,奈何他却是一句话也没说,眼中是一如既往的冰冷黑暗。老实说,吴靖从来没有看过苏银希这副模样,这副让人感到恐惧的模样。
    以为他不会说话,可吴靖自己也没力气再说话了,他的力气几乎用尽,老实说能撑到现在连他自己也觉得很稀奇。但出乎他意料的的是,苏银希这回不再沉默,他缓缓开口,嘶哑而带着沉重的开口:
    “……我没有……”
    嗯?
    “……我绝对没有,为了超越你,为了替母亲报仇,为了天师掌门宝座,”低着头的人缓缓抬头,冰冷黑暗的眼中此刻带着沉重的心碎和悲伤,他痛苦的嘶喊:“而杀了你啊!!”泪水从眼中流出,就如长年压在心头的沉重心伤倾泻而出般,那样的苍白无力。
    “什麽?!”吴靖他这副模样震动心头,不明白他在说什麽,内心却因为他的这番话而感到心痛,不是喜欢的那种心痛,而是更深的……
    “……你对我来说,不只是最重要,最亲的亲人,也是我最喜欢的人啊!可是我却,我却做了一件最无法原谅的事。舅舅…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杀你的,我也不明白当时为何会那样,就好像身体不是自己的一样,我不是故意要挥出那刀的啊!”
    一句句撕心掏肺的悲怆,敲击着心头最脆弱的地方,一直惊涛不澜的孩童,也流出了泪水,像要发泄般的大哭。
    吴靖不明白,为何内心深处那原本属於父母的位置会有的心伤会在度出现,这种痛,在父母离开後就再也没有感觉了,但如今,听着苏银希一句句带着伤悔恨的话语,不再感觉到痛的地方竟又再度发疼,疼的难以呼吸。
    “为什麽?为什麽没人愿意相信我?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为了仇恨为了一己之私而杀了你,但我没有,我没有这麽想!为什麽大家都不相信我,为什麽?!!”已经处於疯狂状态的苏银希再度举刀,疯了一般的挥舞长刀,招招带杀。
    “银希你冷静点啊!”狼狈躲开,但苏银希却已经疯了,只是狂的乱挥。吴靖见他的刀往孩童的方向挥去,吓的他连想都没想的挡在孩童面前,紧紧的把他护再怀里。
    “唔!”背部被砍了一刀,流出丝丝鲜血,吴靖忍下痛呼,他低头看着在他怀中哭泣的孩童。当孩童的视线和他对上时,吴靖看到了一段过往,一段让苏银希悔不当初的过往。
    雪地中带着魔气的孩童,幼嫩的手紧握着比他大些的刀柄,一双乌黑的眼瞳黑暗而冰冷的看着出现眼前的人,那个人,就是让吴靖百思不得其解的人。
    看着眼前的画面,吴靖忽然觉得似曾相识,头也开始痛,彷佛有什麽正在挣扎想要解脱。吴靖咬牙忍下疼痛,痛苦的微微侧头,当他看到眼中带着和孩童相同的黑暗冰冷的苏银希时,一段遗憾的过往,也正式浮出台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