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 作者:凉蝉(下)

字体:[ ]

 
 
  
  第39章 情急
  
  沈光明被眼前走过的人形吓了一跳,不由得往后退。
  辛暮云挡在他后面,手搭在他肩上。沈光明顿时就动不了了。
  “不用怕,都是人。”他平静道,“现在没气儿而已。”
  沈光明紧紧闭着眼睛不看那些拖沓走过的玩意儿。那绝对不是正常的人……正常的死人。辛暮云搭在肩上的手十分沉重,沈光明被他压制得有些喘不过气,正想运起内力抗拒半刻,立刻又想起辛暮云还不知道自己练了内功,连忙又敛回丹田,哎哟哎哟地装模作样。
  而另一边,林少意和百里疾已经打了起来。
  林少意没用天生掌,他用的是林家剑法。林家剑法是林氏先祖创立的,行云流水,极为好看。原本只是不堪一用的漂亮剑招,经过林剑的一番琢磨和改进,竟成了江湖上有名的厉害武功。
  林家剑使起来好看,威力也十分强劲。林少意内力充沛,剑气锐利,未几已削了百里疾的一片衣袍。
  “真好。”百里疾远远跳开,轻飘飘立在树梢上,干巴巴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父亲传给你多漂亮的一套剑法。好啊——”
  最后两字仍在嘴边,百里疾突然旋身落下。
  沈光明差点叫出声——他竟然看不到百里疾的身影!
  那如残影一般的身形已于瞬息间出现在林少意面前。
  林少意的剑丝毫不见凝滞,剑尖险险划了个弧线,刺向百里疾颈脖。
  百里疾不闪不避,身体稍稍向后一缩,躲开了林少意的剑。林少意原本已将剑势使尽,却在不可能之处又令那剑长了几分,终于划破百里疾肌肤。
  然而没有血溅出来。
  林少意暗叫一声不好——这不是百里疾的真身。
  他立刻转身,然而背心已狠狠一痛,似有尖锐的针钻入体内。
  林少意毕竟迎敌无数,那暗器一入体,内劲自然生出变化。他才转了身,背后叮叮落了几根针。
  “盟主真厉害。”百里疾一击得手,又跳上树梢高高站着,“呼吸间就能把十字针逼出来。”
  林少意正欲说话,丹田却一空。他心中大惊,不敢再随便动作,连忙运气。
  “十字针是我磨的暗器。”百里疾一双白皙的手从黑袍中伸出来,饶有兴趣地跟林少意说起他的小玩具,“尖端十字,中心有一包小小的、小小的毒液。是我从水尸身上提取的。害不了你,只是令你功力损几分,容颜黯几分,声音哑几分,使剑的风流也减几分。”
  他笑得十分开心。
  沈光明与百里疾这几次交道打下来,从未见过他说那么多话,不由得担心起林少意来。林少意扶着房顶尖端,手突然一松,那柄剑便落在了瓦片上。
  “百里疾,让你的喽啰滚下去。”林少意踢走一个悄悄爬上房顶的尸体,“你娘除了控尸术,别的什么都没给你留?”
  那尸体突然就不动了,嗬嗬喘气。
  “生气了的话,就真刀真枪干一仗。”林少意亮出了天生掌的起手式,“我用天生掌,对一对你的阴书刀。”
  那尸体僵立片刻,慢慢爬了下去。百里疾从树上跃下,从武场里抄了一把刀,无声跳上房顶。
  “难得林盟主居然知道在下这不闻于江湖的邪招。”百里疾说,“请指教。”
  沈光明从未听过阴书刀之名,此时好奇得很,完全忘了辛暮云还在自己身后,殷殷地看个不停。
  辛暮云手腕一转,突然扣住他的后颈,疼得他嘶地吸了一口气。
  唐鸥不知何时已站在这小院之中,沉沉看着辛暮云。
  “辛大哥,他是我朋友,你不要伤他。”唐鸥说。
  辛暮云温和道:“我没伤他,还好吃好喝地接待他。让他到辛家堡来,是想请教他一些问题。”
  “那你现在把他还给我。”唐鸥立刻道。
  沈光明心道什么叫……什么叫还给你!老子是你的吗!
  辛暮云在他耳边笑了。
  “还给你,林少意就要屠堡了。”辛暮云道,“辛家堡遭逢大难,好不容易才到今天这气象,我可不能毁了它。”
  林少意与百里疾打得热闹,远远应了一句:“我没那么多力气!”
  唐鸥又往前踏了一步。辛暮云的手指卡在沈光明后颈上,很用力。沈光明艰难地呼吸着,心里闪过一丝怪异的感觉。
  他不明白辛暮云钳制着他的目的是什么。
  辛暮云认为他没有武功,自然逃不出自己手掌,无论唐鸥怎么厉害,想从辛家堡堡主手里抢走一个人也是不容易的。辛暮云偏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控制他、来令唐鸥紧张,显然有些过了。
  ……不过,他乐意。沈光明心想,万事抵不过一句我乐意。辛堡主乐意掐,那就只好让他掐了。
  双方踌躇着,唐鸥将剑压低,又喊了他一声辛大哥。
  沈光明鲜少见他这样低声下气,心头一紧,竟有几分说不清缘由的难过。
  他认识的唐鸥从未这样为难过。
  “你对付丐帮,对付少意盟,是不是因为十年前的大火?”唐鸥问。
  “是如何,不是又如何?我可能是报仇,也可能是逐利,或二者兼而有之。”辛暮云笑了两声,“唐鸥,你恨我么?”
  “不恨。”唐鸥平静道,“我不恨你。我想帮你。”
  “……你可怜我?”辛暮云又笑了,“怜悯、同情,你是这样看我的?”他一边说,手劲一分分加重,沈光明呼吸困难,发出模糊的呼救声。
  “不是!”唐鸥急道,“我不会恨你也不会可怜你!辛大哥,即便知道你在少意和丐帮身上用了那么多心思,你也仍是我当日认识的辛堡主,是我真心实意喜欢的辛大哥。”
  他紧张地伸出手,但又拉不了沈光明,急得执剑的手也微微颤抖起来。
  辛暮云沉默了。
  “唐鸥……”他轻声唤唐鸥名字,“我……”
  他声音越来越小,唐鸥连忙凝神去听。
  辛暮云突然放开了钳制沈光明的力道,飞快点了他穴道,将他朝唐鸥推了过去!
  沈光明四肢僵硬,啊地大叫出声,眼看就要倒在地上的时候,唐鸥一把将他揽在了怀里。
  两人几乎同时喊出声:
  “林大哥!”
  “少意!”
  推开沈光明的瞬间,辛暮云箭一般向屋顶上酣斗的两人弹去。
  沈光明和唐鸥心中顿时一片雪亮——他钳制沈光明,是为了让唐鸥分心。
  辛暮云和百里疾把沈光明与阿岁抓回来的目的,是为了对付少意盟和丐帮。他没有要害沈光明的理由,沈光明更是听过他叮嘱百里疾不能杀自己——因而眼看有这样好的一个机会,他不可能与唐鸥在这里为了沈光明这个小角色周旋。
  他要对付的,必定是林少意。
  沈光明不知辛暮云是一早就计划好,或是看到林少意来了才临时起意。但这个机会实在太难得了。
  辛暮云跃至半空,从袖中抽出一把极薄的剑来。
  林少意听到那两人呼喊的时候,脑后已扇来一阵带着浓烈杀意的风。
  他正迎战百里疾,丝毫不敢大意,就地一滚便离开了百里疾阴书刀的攻击范围。
  阴书刀是一门奇特的刀法,它讲究巧劲与叠劲,每一招都有隐藏的杀招,偏生刀法使得圆满时又仿似以刀书写,阵阵阴风中又有潇洒风流。
  林少意只在杰子楼的书卷中看过这个刀法,没想到一旦相对,让他有应接不暇之感。
  因而躲开百里疾的刀已十分困难,何况背后还有一个迅疾袭来的辛暮云。
  辛暮云也是一个武功高手,造诣绝对不在林少意之下。他来剑极快,林少意背心一凉,已被他从上到下,斜斜划了一道。
  剑才入肉,林少意便知不好。
  诡异的麻痹感正从创口迅速蔓延至全身。他脚下不免踉跄,感觉到百里疾冲了上来,便使尽全身力气冲他的方向挥了一剑。剑气毫无遮挡地击中百里疾,他痛哼一声,从屋顶上翻了下去。
  “你快去……快去帮他!”沈光明动不了但还能说话,忙催促唐鸥,“辛暮云是要杀人的!”
  唐鸥将他紧紧压在怀中抱了抱,连穴道都顾不上解,提了剑就往屋顶上蹿。
  然而方才被百里疾唤出的那些尸体飞快地抓住了他的脚踝。唐鸥又气又急,连秋霜剑的剑招也顾不上了,胡乱砍向那些无知无觉的尸身。
  “林少意,江湖规矩是有仇必报。”辛暮云踩着林少意的手,十分满意地听到了他指节碎裂的声音。
  他快活而愉悦地深吸一口气。
  “还有个规矩,是父债子偿。”辛暮云提了剑,戳进林少意肩膀,“你先偿了,我再找林剑讨。”
  那奇毒十分凶恶,林少意已口不能言。方才百里疾刺入他体内的那些十字针里面也有毒液,他再提不起力气来压制,只能一动不动地瞪着辛暮云。
  “我娘是被火烧死的。”辛暮云喃喃道,“可你没有娘了,掘墓焚尸这样的事情我又做不出来。所以只好让武林盟主尝一尝,被溺死的滋味了。”
  他说完,扛起林少意跳过几处房舍,将他高高扔进了郁澜江。
  
  第40章 相救
  
  林少意眼睁睁看着自己落进水里,瞬间被浑浊江水淹没。
  他听不到辛暮云的声音,只感觉口鼻里不断有江水泥沙灌入。辛家堡背靠郁澜江,但下方是一个较浅的石滩,间中有嶙峋怪石突起,半截淹没在江水里,半截裸露在水面上。
  林少意觉得自己的手臂和肋骨可能都断了。石块受流水日日冲刷不停,圆润光滑了,但仍旧十分坚硬。
  水灌入太多,他无法呼吸,脑袋里剧痛阵阵,口眼鼻都疼了起来。
  年幼时林剑让他出门闯荡,他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石中仙,并拜他为师,学了许多本事。林少意是个地地道道的江湖客,虽然担着武林盟主这个名号,但骨子仍然是一个渴望洒脱天地的年轻人。他和唐鸥成为好友,不止一次提起过自己羡慕唐鸥。
  一叶舟,一壶酒,一把剑,一身蓑:林少意向往这样恣意的人生。江湖上有名的玉笔书生赠过林少意两句诗,林少意将它提在书房壁上,是墨汁淋漓的两行字。
  “此身受尘拘,薄酒论生死”。
  可即便如此,即便他将生死看得很淡,却也从未想过自己会以这种方式死去。
  少意盟的许多事情还未交待清楚……父亲与阿澈也未安排妥当……辛家堡虎视眈眈,又暗藏祸心,他还未给出任何提醒……
  林少意又遗憾又后悔。他不该托大,不该与百里疾赤手空拳地搏斗,不该忽视背后的辛暮云。
  他胸口像被重物反复碾压一样疼痛。剧痛和窒息终于令他视线模糊。半张的口中逸出一道血线,林少意模模糊糊地想,自己这辈子还有许多事情没经历过,着实不甘心。
  血线在水里很快被冲淡消失,但他肋骨已断,伤势严重,血不断从口中涌出。
  在即将失去意识之前,他透过朦胧的血水,看到有个人正朝自己奋力游过来。
  有光头……是个和尚……林少意艰难地想。
  那人将他拦腰抱着,脚蹬石块往上浮去。林少意身体沉重得如同石块,意识还剩一丝清明。和尚为救他,转头将自己口中的气渡入了林少意口中。他将林少意的嘴巴合上,又捂着他的鼻子,令江水不再进入他体内。两人湿淋淋地从江中钻出来,林少意才看清楚救他那人是照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