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世世如一(完结) 作者:悬笔

字体:[ ]

 
文案
慕靖炎是公认的盘古以来最放荡不羁的天帝,也是女娲以来,实力最强的天帝。同样,他也是公认的上古以来最冷心冷情的天帝。
天见可怜,慕华一介半仙之体,千辛万苦飞升成仙,却被天帝发现是自己同人间女子的后代,左右看不顺眼之下,当即被拍下天庭,转世成人。
没有了前世记忆的慕华却阴差阳错爱上了化身贵公子嬉戏人间的天帝,飞升之后被天帝看出了心思,再一次被打下天庭。
第三世,慕华飞升的唯一动力,就是想再看一眼自己爱上的这个冷心冷情的男人。
第四世……
可怜慕华世世如一,而天帝世世如冰。
忠犬倔强强大有点儿小心机受VS先渣后忠犬强大放荡不羁攻
父子,1V1,HE,。当然以蠢作者写虐文的笔力来说很有可能虐不起来,但是我一定要尽量去虐!哼!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华,慕靖炎 ┃ 配角:众仙家,众凡人 ┃ 其它:父子 
 
 
 
  第一章
 
  众仙家今日算是知道了,跟着如今这个天帝,几乎天天都能长见识了。
  千年前,如今已是天帝的慕靖炎去蓬莱山转了一圈儿,走的时候,不仅镇守蓬莱的神兽毕方奄奄一息不说,还把背托着蓬莱山的上古异兽蜃龙顺走驯服当了坐骑。
  几百年前,当初已是炎羽上仙的慕靖炎应邀去南海做客,给老龙王庆生,后来却传来他在宴会上为了美人,和老龙王的长子打了起来,最后把人家未婚妻抢走的消息。
  而三百年前,炎羽上仙慕靖炎剑指天帝,看上了人家屁股下头的位子,最后将前一任天帝斩杀于剑下,自己当上了天帝。
  如今这位天帝当初的行径可谓是随心所欲放荡不羁猖狂之极。
  然而众仙家却也不得不承认,自盘古女娲以来,慕靖炎的确是实力最强的一任天帝,况且饶使他平日作风再如何我行我素,在处理三界事务上,他的确是得心应手妥妥当当。
  就连一向耿直的太上老君都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其他上仙也就不曾再去自讨没趣。
  但是刚当天帝不到五百年的慕靖炎今日却又一次刷新了他们的认知。
  无聊的天帝陛下为了找乐子,临时起意,决定让众仙家都来为这位新飞升的华容下仙庆贺,特地在南门关设了宴,还让仙鹤给一众仙家们都发了请帖,随后,他们的天帝陛下才不过跟这个华容下仙说了一句话而已,却直接将人一巴掌重新打回了人间,一身修为重头再来!
  什么,你问这个华容下仙说了什么?
  下仙只是介绍了一下他自己的名字而已——
  “母亲为我取名慕华,是因了她写给父亲的诗:聚散云雨愁归期,慕君华容心相惜。”
  *****
  慕华刚刚才渡完劫,一身半人半仙的肉体刚刚才在天劫中重塑。他此时衣衫破烂不堪,捉襟见肘,露出来的皮肤上全是汗珠,顺着胸膛淌下去,在肌肤上汇聚成河流。
  他巍巍颤颤从这片空旷的地皮上站起身来,想朝着不远处自己的小木屋走去。这里原本是一处幽静的森林,只是因为他的天劫的缘故,惹得这些无辜的生灵受了牵连,灰飞烟灭。方才……他还以为他差一点也要灰飞烟灭,好在他命够硬,生生扛了过来,这才留下一条命。
  他一面朝小木屋走着,一面放开神识去,只觉得眼耳口心无一处不明朗,这座山上每一处虫鸣鸟啼、窸窣人影他都看的见听得着感受的到。
  半人半仙之躯壳果然和仙人之体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不过以他如今的修为,就算渡劫飞仙了,天界应当也只能算是一个无名小卒,排不上号,只怕还要继续刻苦修行才是。他如今虽然能感知到方圆几十公里以内的情形,在那些上仙眼里,想来也是不够看的。
  也罢,反正日后他也继续在这山中修行就是。
  打了几盆冷水倒入桶中之后,慕华简单地清洗了一下,然后换了身干净的衣裳,再次出了门。不远处那块光秃秃的地皮看着实在碍眼,慕华远远站定,轻轻抬起右手扣了扣拇指和小指,随着一声口诀之后,之间漆黑而□□出岩石的光秃地皮突然颜色稍浅,然后隐隐新绿从地面上探出脑袋来。这些新芽才刚刚冒出脑袋,却又直接冲天而去,眨眼功夫就长到小臂粗、大腿粗、水桶粗……不过片刻功夫而已,这里已然恢复了慕华渡劫之前的繁荣、充满生机的景象。
  慕华稍稍满意,转身朝着下山的路走去,身后振翅的声音却越来越近。这振翅声穿云隔雾,好似极为遥远,却又仿佛一日千里,眨眼就已来到身后。不似凶猛禽鸟,更不会是腾风强悍的大鹏,倒像是……仙鸟。
  慕华施施然转过身,果然看见一只通体雪白,尾羽及脖颈一簇黑、额头一点红的仙鹤收起翅膀,在距离自己几丈远的地方落了下来。落地时,一丝一毫的声音都没有发出。
  仙鹤漆黑的眼睛平和地看着面前麻衣素裹的慕华,歪了歪脑袋之后,张了张细长的鸟喙:“这位仙人,您可给自己取好了名号?”
  慕华长发未束,披散于身后,鬓角留了一簇,垂在胸前。他的身子因为儿时的遭遇并不算高大彪悍,加上他灵识觉醒的早,如今身姿基本是他二十岁的模样,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瘦削纤细却也带着一小股成年男子的稳重自持。
  “小仙才刚刚渡劫,尚未给自己取个名号。”慕华答。
  仙鹤丛云已有六百年修为,根据丛云对慕华周身灵气的判断,对方最多五百年的修为——算起来应该是比这个刚刚渡劫飞升的凡人还要有资历,只是面前挺拔站立的人温和却不卑躬谄媚,倒是让他凭空生出一丝赞赏:“如此也罢,我来是通知仙人,天帝在南门关给仙人设了宴,仙人这就随我走吧,至于名号……”仙鹤丛云说到这里,脑海里当今天帝的脸一闪而过,竟然让他难以开口把话继续说下去。
  见仙鹤灰褐色的鸟喙突然闭上,珠圆而漆黑的眼睛眨了眨,慕华竟然隐隐有种,这只鸟在为难的错觉。这种感觉他倒是头一回尝试。只是没想到自己一个小仙飞升,天帝居然会给自己设宴,诧异之余,心里也还是有一份期待的。
  “那我们不如就此动身?”慕华道。
  他这个问题正好打破仙鹤丛云的尴尬,丛云立刻就顺着慕华给的阶梯下了来:“走罢。”说着就震了震翅膀,腾空而起。
  这座慕华隐居了快两百年的山,当年小小的慕华艰辛攀爬、用了五年才熟悉的巨大的析城山,此刻却不过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在脚下盘缩成一小块深绿色的区域——腾云驾雾时,人间景色壮观不过尔尔。
  有仙鹤带路,慕华自是不用担心方向,倒也怡然自得地不时看看脚下越缩越小的人间。两百年过去,人间变化并不大,他至今仍然记得皇城的方向、古都的模样,以及天子脚下,自己曾经住过的那个叫做“家”的地方。
  只是从前记忆里的那些人,怕是已经入了轮回不知道多少次了罢。
  南门关。
  仙雾袅绕,祥光笼罩,慕华远远就感受到了浓郁的仙气,祥光最盛的地方,大概就是这只仙鹤口中说的南门关了吧。
  慕华仍旧是粗布麻衣的朴素模样,他到的最早,南门关把手的两个银甲仙兵一看带着他来的仙鹤便放行了。这里桌椅酒宴已经摆好,一眼扫过去,尽是琼浆玉液灵丹仙桃。
  “仙人稍等片刻便是,其他诸位仙家马上就到。”仙鹤丛云说着,雪白羽翼在胸前挥了挥,微微垂了垂顶上一点红的脑袋,看上去竟然恍若一个人间大户的公子哥一般高贵谦和。
  “谢谢仙鹤兄了。”慕华笑了笑,冲着仙鹤拱了拱手,道了声谢,身资绰约。在这浓郁的雾气中,他精致的五官被衬托出一种同年龄不符的气势和沉稳,仿若一位身怀上千年修行的上仙一般,悠然沉静,虽着麻衣,却仿佛披着霞衣鸿羽。
  丛云直看的愣了愣,然后才在对方的视线中回过神来,直接转身飞走了。好在他未想化作人形,倒是不会被对方看出来,自己的鸟脸已经窘的通红。
  啧……堂堂仙鹤族的嫡长子丛云,居然看一个下仙看的失了神,这传出去,他这张鸟脸还真是没地方放了。
  这边丛云已经走远,而慕华却仍旧站在原地,双手负在背后,扎了根一般分毫未动,只是偶尔侧头看看左右。
  然而实在雾重霜厚,竟然让他一点儿也没法看远。
  好在仙鹤并未食言,没等多大会儿,却见仙风道骨的诸位仙家或是腾云驾雾,或是驾着祥兽,纷至沓来,落地之后遍直接奔着他而来。
  “哟,这位就是刚渡劫飞升的仙友了吧,可有名号了?可需要我给你牵个红线?”先来的是月老,这个老头子不论到哪儿,心心念念想的都是他的红线。而今换了天帝,规矩不如从前那么严,即使是仙家也是可以去结缘的,这可乐坏了月老,这几百年来在天庭里头,众仙最不乐意见到的便是他的,若是不小心碰上了,那是一定要被他抓住唠叨个几盏茶的功夫的。
  其他诸位仙家到了之后,本来也想拜见一下这位新仙友,却远远看见月老已经把人缠住了,当下立刻裹足不前,自寻其他乐子去了。
  慕华愣了愣,被月老的热情惹得有些无所适从,略尴尬地摆了摆手:“这位是月老吧?小仙才刚刚飞升,自当好好修行才是,旁的也就先不想了。”
  “呆子!”月老捋了把胡子,高深地反驳:“你才刚刚飞升,未来的路自然是长的很,你急个什么?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才是!”
  ……这成了仙之后,寿命同寻常人自然是不能想比的,又何来人生苦短这一说?
  慕华虽然这样想着,却实在不好直接反驳月老,毕竟自己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下仙而已。没料到月老却把他这一瞬的沉默当成了理屈,直拉着他又是一番说教。
  慕华无奈之下左右看了看,却发现大家都站的离这里远远地,偶尔还会有带着同情的目光投过来。
  正在慕华想着如何才能摆脱这位热情的月老时,却见脚下缭绕雾气骤然散开,露出青白剔透的地面,霜花消失,眼前的一切变得清晰而干净。眼角处,天边的云彩颜色突然大盛,祥云眨眼聚了过来。
  在慕华眨眼的功夫里头,其他诸位仙家已经各自寻好位子,各自站好了。
  祥云散开时,一道身影拾云而下,玉冠束起他一半的头发,而另一半墨发则在背后墨发披散。他眼眸深黑,里头折射出祥云的光彩,深邃夺目而不容亵渎。他双手负在背后,身材修长高大,闲庭信步间缓缓落地,自有一股高贵神圣却自若不羁的气质。
  “天帝。”众仙家齐声道。
  “众仙家不必多礼,”天帝嗓音浑厚低沉,中气十足,“今日大家自便即可。”
  “是。”众仙家齐齐说。
  天帝脚踏地面,挺拔身形端端立在最高位上,俯视下方。
  他视线在在场的人中来回看了一遍,最终落在慕华懵懂而安静的眼中。
  天帝对着慕华再次开口,旨意清晰:“上前说话。”
  “上前说话。”
  天帝声音刚落,站在慕华旁的人立刻轻轻托了一下他,把他整个人直接往前带出一丈远。一个踉跄之后,他才终于稳住身形,略微有些尴尬地整理了一下方才有些过于直勾勾的视线,微微垂了头,依言走上前去。
  众仙家此时已纷纷入座就位,低阶仙女也适时站在场中,扭动身姿舞动水袖。
  看上去倒是同人间帝王的宫廷宴会并无二异。
  慕华一遍从容走上前,一遍在心里思忖着是否需要用人间的那一套规矩来对待天帝?思来想去实在是没法儿确定,最后还是想着看天帝的反应来行李好了。
  好在天帝并无意难为他,慕华上前站定之后,也并未让他跪下或者其他。
  “叫什么名字?”
  “慕华。”
  “倒是跟我同姓了。”天帝声音朗清,透着少许愉悦,“给自己取了什么名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