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堕仙(第三卷) 作者:无射

字体:[ ]

 
    第三卷:前世篇:天机卷
 
    第56章 玉清天阙紫微宫,北极座下有金仙
 
    三界之上的玉清仙境,位于天之正中的紫微星宫,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所居之所。
    紫微大帝法号“金轮炽盛”,道称“玉斗玄尊”,又称“万星教主、无极元皇”,地位仅在元始、灵宝、道德三位天尊与玉皇大帝之下。其执掌天经地纬,统御三界星神、山川诸神及四时节气等,是诸天一切现象的宗主。
    此刻,他正站在紫微仙山顶峰,等待座下一名金仙,同时也是他最小的徒儿前来谒见。
    临央穿着素白道袍,乌发披散,赤足踏三色流霞而来,到紫微大帝面前笑吟吟地行了个礼:“师父,您召见我?”
    有旁人在场,他也跟着叫“帝君”,私下相处时,却如成仙前一般,没什么规矩的“师父师父”一通乱叫。紫微大帝也从不纠正,由着他叫去。
    “最近都在做什么?”紫微大帝问。
    “修炼、游历,体悟大道。”
    “游历?是游荡罢。救苦天尊可是来告过你的状了,说你在他管辖的九幽地府胡闹,对冥王不敬,还放跑了一个重要的罪魂。”
    临央见他剑眉扬起,星目凌然,又并非十分严厉的神色,便敛笑做出一副无辜又委屈的模样:“那是个意外。我路过冥府,凑巧遇见九殿平等王的手下正在追缉逃走的罪魂。我本不愿多事,只作壁上观,谁知被误认为是来接应的同伙,不由分说连我一起打,我当然要还手,那个魂魄便乘隙溜了。真不关我事啊,师父。”
    紫微大帝道:“你若行事稳妥,早点亮明身份,又怎会被误会?况且那不是普通魂魄,是魔魂,这才惊动了救苦天尊,最后告到我这里来。”
    “幸亏师父护着我,帮我摆平此事。”临央拉他的广袖,被抖开来,又讨好地攀扯上去,“师父,我下次一定小心谨慎,行事稳妥。”
    紫微大帝板着脸,“你就是成仙太早,历练不足。也怪我太心软,凡事总依着你,惯坏了。今后得给你些差事做,省得又游手好闲,四处惹祸。”
    临央赔笑道:“师父有事尽管吩咐,徒儿无有不从。”
    “色界天象有异变,南方太焕极瑶天四时紊乱,陷入极夜不见天光,你去探查清楚其中缘故,再来回禀。”
    “遵命。若是徒儿力所能及,也就一并解决了?”
    紫微大帝略一沉吟,道:“小心。权衡。好自为之。”
    临央走时还在琢磨帝君短短三句话中深意,觉得既有关心,又有信任,更兼劝勉,实在是只字千金,登时浑身都是暖意,有点遗憾没有在师父衣袍上多扯两下。
    回到自家洞天,他开始收拾要带的种种符箓仙器。虽说听起来不是什么麻烦差事,但未雨绸缪,多备点法宝在身总是好的。
    他身上仙袍微光荡漾,绣于其上、绕身盘旋的星河纹饰仿佛活了一般,无数星宿于其中不断消亡、诞生,光曜萦回,自成世界,散发出玄妙的道之意境。
    这条星河如带如鞭,璀璨光芒脱离仙袍,化作一名容貌英俊、气质坚毅、身形挺拔的青年。
    正是被紫微大帝赐予他的北斗第七星摇光,亦是他用摇光星力亲手所炼制的极品仙器——摇光鞭的器灵。
    摇光取来个乾坤袋帮忙装好一干法宝,系在他右侧腰间,问:“主上此次前去下界,带天锋去么?”
    临央迟疑一下,还是摇头道:“算了……”
    “算了是什么意思!”邻室传来一个童子声音,十分恼怒地高叫,“主上打算只带他去,又把我锁在匣子里?论能力、论头脑、论品级,我哪里比不上那根木头!主上也太偏心……”说到最后一句,他用尤带奶气的童音呜呜哭起来。
    临央顿觉头大如斗,招手在面前现出个七尺多长、表面上符咒密布的剑匣,内中之剑边哭边撞,哐哐啷啷震动不已。
    临央叹口气,手掌拂过,符咒幽光闪动,剑匣打开。一道黑白流转的光芒从中窜出,落地化为一名白衣黑裤、梳双抓髻的七八岁小童,生得唇红齿白,双眉浓黑如剑,丹凤眼含着泪花也掩不住锋芒凛冽,仿佛天生一股凶戾煞气,即使尽力收敛成风平浪静,也随时会在下一刻怒海滔天。
    北斗杓端隐星天锋,与摇光双生。此星主刑伤,若现于人间,则野乱成、有争兵,祸合天下,是一等一的凶星。当初紫微大帝将天锋与摇光并赐,也是为了考验临央,看他能否将凶星消戾化煞,这炼化的过程,同时也是对道心的一种磨砺。
    临央知晓师父的苦心,却对这柄不罚不骂就要蹬鼻子上脸、一罚一骂就哇哇大哭的天锋剑很有些头疼,所以时常锁在剑匣里不用,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天锋忿然瞪着摇光:“让我跟他比试比试,看究竟谁才是主上最厉害的仙器!”
    临央薄责道:“我将你炼制出来,可不是为了跟他比试用的。”
    “那你又不让我去斩妖除魔,我可是一柄剑!剑的天性就是斩杀,锁在匣子里都要憋死我了!”天锋撅起嘴,仗着童子形貌,开始满地撒泼打滚,“主上不用我,把我锻出来做什么?干脆融掉得了,再炼作一条主上喜欢的鞭,双鞭仙君,好不好,好不好!”
    临央一口血梗在喉头,很想上去踹两脚。摇光从身后抱住他,安抚道:“主上息怒,他还是个孩子。”
    屁个孩子!开天辟地时活到现在的熊孩子!临央在肚子里骂,若不是看在帝君亲赐的面上,早把他放天火地火三昧真火中直接融了。
    他深吸口气,对天锋道:“起来!”
    天锋见临央声色俱厉,知晓是真恼了,一骨碌爬起来,低头站在旁边,眼角却带着乖戾去刺摇光,半分也没领情。
    “……既然你非去不可,我就最后给你个机会。”临央道,“这回再不听我命令,擅自杀戮,我就真将你融了,哪怕炼个毫无攻击力的护罩盾牌,也胜过你百倍!”
    “再炼个王八壳子,那魂儿还是我咧。”天锋小声嘀咕。
    摇光还搂着主上腰身,闻言手上一紧,怕他真生气,临央却笑了,语声轻柔而寒意暗生:“好,下次就融个王八壳子,刚好练练我的龟甲灼卜术。”
    天锋打了个冷噤,这才真的不吭声了。挨挨蹭蹭走过去,化作一柄银锷乌锋的七尺长铗,悬挂在临央左侧腰间。
    临央拍了拍剑鞘:“听话,要乖。”又摸了摸腰间摇光的手臂,满意道:“还是我家摇光最懂事。”
    摇光耳根微红,当即缩回手,飞快化作星云绣纹,又附到他的仙袍上。
    临央腰带左侧挂柄长剑,右侧挂个香囊似的乾坤袋,掐指招来一朵三色流霞,穿云破雾地往色界的南方太焕极瑶天去了。
    所谓三界,并非凡人所以为的“仙界、魔界、人界”或者“天界、冥界、人界”,而是欲界、色界和无色界。
    欲界六重天,有形色欲念,其中人男女交接,胎生后代。“凡间”与“妖界”,便是在这欲界之中。
    色界十八重天,有形色而无情欲,男女以意念交接,后代由气化生。“魔界”,便是在色界之中。
    而无色界有四重天,无形色亦无情欲,凡人无法见其中人,只有仙神才能得见。要历经五衰的“天人”,便是在无色界之中。
    此为三界二十八天。
    无色界再往上,便是四梵天、三清天,以及至高无上、包容诸天的大罗天。这八天就是所谓的“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彻底超脱劫运与轮回,唯有金仙、神君、菩萨以上品秩的仙神佛才能居住。
    到最后以身合道,达到鸿钧老祖那般境界,方可登上包罗万界、无终无限的大罗天,与道同真,常湛极乐。
    临央从三清天的玉清仙境,来到色界第十重太焕极瑶天。穿越玄门,一踏足其中,便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天空不见日月星辰,仿佛真正的万古长夜。
    他将指尖一弹,无数散发光芒的星宿从仙袍上冉冉升起,悬挂在半空,将方圆十里照亮,发现自己正身处一处茫茫荒漠,满目只见土黄色沙丘坟起,绵延不绝。
    四周酷热,脚下砂石滚烫,若是凡人立足其间,不多时就要皮烂肉熟。过了片刻之后,天气又陡然变冷,寒风呼啸,大雪纷飞,连体内血液都能冻结成冰。
    果然是四时紊乱、极夜无光。临央赤着一双不染纤尘的、白玉似的双足,边走边想。所有的风雪与黑暗都无法接近他十里以内,头顶星宿笼罩之处便是他的道域。
    他的脚步看似悠缓,衣袂每次摆动之间,都间隔了数里之遥,御天下大块于无形,是最纯正的仙家法术缩地成寸。
    行了不多时,便见到一处原住民的聚居之地,是背山面湖的一座名为“游观”的城池。城郊有零散村镇,民众见临央身披道袍、头顶星空而来,纷纷下拜,口称“上仙”。
    临央问其中一名像是头领的老者,此界何时开始陷入异象。
    老者答:“已经有三十一日,不见日月天光啦。天气也忽冷忽热,时冬时夏的,真叫人受不住啊,城里还好,有法阵护着,我们这些乡野村夫可就遭殃了。也不知天象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啊。”
    “尔等为何不进城去?”
    “新城主规定,进城要缴纳灵币,在城中每日都要交阵法税,若要免税就得取得长居证,又是一大笔,我等贫民,哪里交得起。”
    “这新城主是谁,什么来历?”
    “是个半魔,法号‘幽弃’,是前任女城主与一名天魔所生,十几年前不知为何失了踪。一个多月前又回来了,正逢老城主病故,他便接任了城主之位。据说法力十分高强,庇护全城的阵法就是他所布置。”
    半魔?魔界虽在这色界十八重天之中,却向来自占一处广博世界,数千万魔众分为十品,由幽、闇两位魔帝统领,轻易不与其他界沟通。
    为保血统纯正,魔一般不与异族结合,更难生下后代,即使勉强催生也往往夭折。竟有天魔与此处女子意念交接,留下半魔后裔,还长大成人?
    更巧合的是,天象是在此界时间的一个月前异变,而这个幽弃也正是在一个多月前回来,莫非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临央觉得蹊跷,同时也心生好奇,想看看这半魔城主究竟是什么模样,便决定进城打探一下。
    离开村镇后,他施了个隐身咒,从城门口施施然进去,守兵浑然不察。
    进了城,果然天色明亮、气温宜人,虽没有日月星辰,但和城外面的寒热交加的极夜相比,已经是天上地下。四座幻阵于东南西北四角相互作用,一股庞然法力笼罩全城,营造出光亮与恒温。
    看来这位新城主,确实颇有些实力。临央心想,轻易找到内城最宏伟的那栋九层高楼,闪身便出现在最高层。
    楼中有不少防御阵法,以及戒备森严的守卫,多在炼气化神期,近似于人间界的真人境界。
    临央并未将这些阵法与守卫放在眼里,化作一阵清风从他们中间掠过,进入内室,见到正盘腿闭目,坐在一大块极地寒冰上修炼的新城主幽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