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薅了狐仙的毛 作者:段袖子

字体:[ ]

 
    书名:薅了狐仙的毛
    作者:段袖子
 
    【文案】
    这大概是一个狐仙大人下凡,被拔毛摸屁股的故事?
    扫雷:1VS1,洒狗血,甜,最后有小虐,HE。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长遥君,阿七 ┃ 配角:刘大山,赵琳,柳三娘 ┃ 其它:
 
    ☆、下凡就下凡
    仙界,长生林。
    “无聊透顶,没有人陪本君玩一会吗?”长遥君躺在树上对着长生林内喊了一声。林内的几个小动物瞬间汗毛直立,后腿一蹬,眨眼间消失了踪影。
    “真没意思!”长遥君叹气,“早知道上次下手轻一点,现在都没有人跟本君玩了,唉……”说罢,两指一捏,摘了片树叶在嘴里嚼。身下的长生树抖了两下枝干,树灵敢怒不敢言,委屈地想:祖宗哎,你什么时候走,我这千年才一片的叶子都快被你拔光了……
    “咦?”长遥君眼尖,瞅见远处有只兔子身影有几分熟悉。
    玉兔背毛一紧,嘴里默念:“玉皇大帝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保佑……求让那狐狸精千万别过来……玉皇大帝如来……”
    “兔子精,你家主子又差你来作甚?”长遥君开口便让玉兔的祈祷破灭了。
    “长遥君,我家主子还等着我呢,我这就失陪了!”玉兔说完,也不待长遥君反应,四条腿速度全开,眨眼间就奔出了一里地。
    这玉兔也是慌张,竟一时间忘记法术,全靠四条腿跑。长遥君讪笑,也不上前追,身影一晃化成一道白光,飞到了广寒宫。他想,玉兔再跑,还不是要回广寒宫,本君就在这月桂树上坐着,还怕等不到你?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就见玉兔颠着四只脚来了,到了广寒宫门口,摇身变成了一妙龄女子,迈步入了宫门。
    长遥君坐在月桂树上不作声,将宫内看了个一清二楚。
    这一看甚是惊奇,只见广寒宫内不知何时竟用黄土堆起了一个火炉。此时炉内火已升起,玉兔在炉边,从怀里掏出两个地瓜,一边拍土一边道:“上仙保佑,还好那狐狸精没追过来,这可是我托下凡的天兵好不容易从凡间带上来的两个地瓜。这两天主子总是想起在凡间的往事,说家乡的地瓜好吃,也不知是不是这个滋味。”说罢,将已经清理干净的地瓜往炉灶里一丢。
    “地瓜?”长遥君还是第一次听说。他诞生于天界,天上的仙人不食五谷,因此这天界倒也没有凡间的种种食物。
    长遥君活了近千岁,却是整日在长生林里修炼,闲得无趣就逗弄林里的动物,烦闷的时候就去找仙人打架,可这林里的动物现在见到他就躲,天上的仙人也是无趣得紧。此刻的长遥君倒是眼冒金光,心里盘算:等玉兔走了,就去尝尝那地瓜的滋味……
    按照长遥君平日的性子,要是看到好东西早就上去抢了,可这一回却是犹豫了,听说凡间的东西不堪一击,万一要是打起来把那炉子打翻、地瓜打碎了可如何是好。想一想,万万不可,还是耐心等一会吧。
    等得太无聊,长遥君顺手揪了月桂树的金叶子在嘴里嚼。他是诞生于天界的灵体,天界一切生物蕴含的灵气都可以作为他的补品,尤其是千年老树。当年他诞生时,为了化形,足足吃光了半个长生林的树叶,现在那片树林还秃着呢。
    玉帝看那长生林毁了可惜,另给他寻了许多灵丹,长遥君吃了灵丹凝聚了灵元,见树下恰有一白狐,便俯身其上,有了实体。随着他修炼日益精进,灵元与白狐合二为一,五百年后,终于化形为人。
    那月桂树灵也是倒霉,暗恨前两天不该嘲笑长生树被狐狸吃叶子,如今就是遭报应了,天道轮回,诚不欺我啊!
    长遥君才不管那么多,又摘了一片月桂叶,一边吃一边还心里埋怨:这树叶怎么都是一个味儿,难吃!
    刚抱怨完,忽然鼻尖一动:“什么味?真香……”长遥君闭着眼,那香味只闻了一息就让他全身汗毛直竖,口水都滴到肚脐眼了。
    玉兔将烤好的地瓜从火炉里勾了出来,拍了拍手上的灰,转身拿了个碟子想把地瓜盛好,再转回来,傻眼了:“呀!我的地瓜呢?!”
    围着火炉转了一圈,什么也没找到。
    “大白天的见了鬼了!”玉兔气恼,不经意间往宫门口一看,气笑了。
    只见那宫门口一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正晃悠呢!
    那长遥君偷了地瓜,不待跑远张口就咬,连皮带肉一口咬掉半个地瓜,舌头来回倒腾,满眼热泪,也不知是烫的还是馋的。
    “太好七(吃)了……”长遥君光顾着吃,一时爽呆,狐狸尾巴现原形了都不知道。
    “好你个狐狸精!偷吃我的地瓜,看我不打死你!”玉兔看那地瓜被啃了个七七八八,气恼不过,施法就打。
    长遥君一心扑在地瓜上,也不去还手,脚下生风左闪右避,一边躲一边脸上宽面条泪迎风流:“太好七(吃)了……白活了啊,一千年都白活了啊!”
    玉兔追着长遥君满宫跑,嫦娥听到动静,脚踩祥云飞了过来。
    “仙子,你快看啊,那狐狸精都快把地瓜吃完了!那可是求了天兵好久,才求他带上来的啊!”玉兔看到嫦娥又气又委屈。
    嫦娥无奈,玉兔一番好心不提,这长遥君却也不是坏人。虽说已是近千岁,却不是从凡间飞升,未经历世间疾苦,不懂人情世故,从心理上说还是个顽皮少年。自己总不能为个地瓜跟他置气。
    “好了,他吃就让他吃吧!”嫦娥安慰了玉兔,踏云离去了。
    这嫦娥宅心仁厚不予长遥君计较,可长遥君却是食髓知味,吃光了地瓜后,趁人不注意,又回身施展隐身术,蹲在月桂树上往广寒宫里瞅,期待着一会又能蹭到什么好吃的。
    “真好吃……”长遥君眯着眼,把手中一根一根来回舔,回味刚才的美味。
    舔着舔着,突然觉得肚子咕噜噜的,长遥君揉揉肚子,“噗——”放了个屁。
    “舒坦!”
    只见他话音刚落,屁股下的月桂树顿时萎靡不振,树叶上的金光闪了两下,马上转为黯淡,仔细一看,竟是在慢慢消散。
    “屁里……有毒……”月桂树此刻灵光黯淡,时隐时现,竟是被那狐狸的臭屁熏得不大好了。
    外出修炼的吴刚正好赶回来,看到月桂树枝叶萎靡,竟是一副修为弥散的样子,大吃一惊:“月桂,你怎么了?”他拎着手中的斧子就冲了过来,刚走到近前,一股恶臭冲入鼻孔,差点没熏得他背过气!
    “救……救命啊……”月桂树灵看到吴刚,老泪纵横,心想老子宁愿让吴刚砍一辈子,也不愿被这狐狸的屁给熏死啊……
    吴刚砍月桂修炼,无数年间与这月桂树倒也心意相通,感情笃深。此刻神识听到了月桂的呼救,心里大骇:这月桂树凝月光之精华,随砍即合,他在此修炼了无数年,从未见有神通法术可以毁这月桂,今日怎会如此?想想闻到的恶臭,吴刚大惊,难道有妖上了仙界?
    这恶臭似从树上传来,吴刚抬头,法术定神,一看:“长……长遥君?”
    长遥君见隐身术被识破,就大大方方地现身,嘲他一笑,颇有些不好意思:“吴刚,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放了一个屁,嘿嘿……”他虽然顽劣,但无恶意,看到月桂一副将死的样子,还真有些过意不去。这狐狸身子样样都好,就是放屁太臭,他也没想到一个屁就把月桂熏得快死了。
    “你这狐狸!”吴刚意识到这月桂竟是被狐狸放屁熏的,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对着长遥君大喊:“你不在长生林里待着,来我月桂树上作甚?!”
    长遥君脸上一红,总不能说是为了偷吃吧?坑坑巴巴,答不上来,恼羞成怒:“本君来你这月桂树,是给你赏脸,你管本君来作甚?!”
    吴刚一看长遥君这幅面孔,气不打一处来,隔空一抓神斧,劈头就砍:“狐狸精,受死!”
    长遥君也是个好战的,二话不说施法回击。
    二人你来我往,越打越凶,嫦娥听到动静,想要阻拦,心知自己法力不敌,差了玉兔去玉帝那里报信。
    太微玉清宫内,玉帝正在殿内与太白星君下棋。
    玉帝手执黑子,一边看棋盘一边道:“星君,上次你说观天象,仙界似有一人将要渡劫,可这成仙之人均是劫数圆满之人,何来渡劫一说呢?”
    玉帝话音刚落,只见殿外冲进一个身影:“玉帝,不好了!吴刚与长遥君在广寒宫打起来了!”
    “这长遥,真是胡闹!”玉帝怒道,也不问缘由,反正十成十事那长遥君有错在前,正要起身,却被太白星君抬手拦住。
    “玉帝且慢,之前老朽算出仙界有人渡劫,百思不得其解,昨日突然明悟,这仙界众生皆是劫数圆满之人,唯一子除外。”
    “你是说……长遥?”玉帝马上了然,“算来,这长遥自诞生以来,似乎有……”
    “到今日,正是九百九十九年。”太白金星接道。
    “原来如此。”玉帝点头,对玉兔说,“你且不要惊慌,我自有打算。”
    这边吴刚与长遥君打红了眼,吴刚外出新淬炼的神斧威力无穷,长遥君则是天赋神通诡异莫测,二人周围法术之光乱舞,几百回合下来,吴刚有些不敌,想退至广寒宫门口,转攻为守,长遥君哪会给他机会,法术向着吴刚的退路一扫,顷刻间,广寒宫就被夷为平地。
    “你!”在旁观战的嫦娥欲哭无泪,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长遥,你太放肆了!”玉帝在暗处等了半天,心想,长遥要渡千年之劫,需要下凡历练,但天规不许神仙轻易下凡,若是以长遥君渡劫为由送他下凡,在仙界是史无前例。不如找个由头把他贬下凡间,也正好杀杀他的威风。眼下看广寒宫被毁,动静闹大了,时机正好。
    “哼!玉帝老儿,休要插手本君之事,否则我明日去毁了你的太微玉清宫!”长遥君行事嚣张也是有倚仗的,这仙界内玉帝执掌生杀大权,可以处罚众仙,但唯独不能奈何他,只因他是天地孕育之灵体,不属于三界之物。
    “长遥,自你诞生以来,界内众仙待你礼让三分,如今你却恃宠而骄,毁了广寒宫,再不停手,今日就将你贬下凡间反省,不懂悔悟,不准回天!”
    “玉帝,你吓唬谁呢?本君乃是天地孕育之灵,你奈何得了本君?”长遥君神色高傲,一边说还一边跟吴刚斗法,根本不把玉帝放在眼里。
    玉帝冷哼一声,从袖中拿出太白星君送的岁月镜,口中念念有词。忽见镜中金光大闪,只见那金光随似有神识一般,一缕一缕往长遥君飞去。
    “这……这是什么?”长遥君本不以为意,可是以他的法术竟无法驱散这金光,而且身体碰到金光的部分居然渐渐消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