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苏秦异事录 作者:拾陸

字体:[ ]

 
超唯物主义者苏秦,在遇见唐忘川之后唯物主义道路越来越崎岖了起来。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秦 ┃ 配角:唐忘川,殷十玥,狐茆 ┃ 其它:灵异神怪
 
 
 
    第1章 分手
    
    漆黑的夜晚一辆火红色的小轿车正在急速向前行驶着,驾驶室里的苏秦满身的酒气还在不停的踩着油门加速,车速快的连看马路旁边的路灯都只能看见一道昏黄的残影。
    苏秦把车子的四道窗户开到了最大,窗户外面的风迫不及待的涌了进来。初春的风带着点微寒,这让苏秦的酒醒了不少。
    掏出手机苏秦再次拨打了那个他上午拨了无数回的号码,对于这个和自己在一起三年的女人他想要一个说法。
    让他意外的是电话响了三声后居然通了,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嘈杂还夹杂着机场播报的声音。
    “你现在在哪里?”不等那边的人先说话苏秦就开口了。
    “机场,凌晨1点的票。”
    “改签,我们有必要谈谈。”
    “没必要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赵茗雅!你有本事把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苏秦双手紧握着方向盘朝着手里的电话大声吼道。
    跟暴怒的苏秦不同,电话那头的赵茗雅显的十分从容,温婉的声音透过手机不紧不慢的传了出来。
    “苏秦,我们已经分手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承认这个事实。我已经说了我们并不适合当情侣。”
    “不适合,不适合为什么三年前你不说出来,现在跟我说不适合你是把我当傻瓜吗!”
    “准确的来说是我不够适合你,我知道为了我你戒了五年的烟瘾,为我下厨学做饭。还每天去健身房锻炼,为的就是保护好我,做我心中的完美男友。”
    赵茗雅顿了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苏秦,你知道吗,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完全不够。正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没有面包的爱情就什么都不是。”
    “茗雅,在给我次机会让我见你一面,有些事情当面说才能说清。”苏秦祈求道。
    苏秦从小就是苏家收养的小孩,被收养后他并不幸福,养父母每天都在吵架直到他们出事那天还在吵。
    所以他无比想要一个家真正的属于自己的家,一个贤惠的妻子和一个听话的孩子。而赵茗雅是他在大学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的赵茗雅身后跟着一大票追随者,有钱的没钱的高的帅的她一个也没看上,就看上平平凡凡的苏秦。
    那个时候苏秦就默默的下定决心,要给赵茗雅一个幸福的生活环境。从大学毕业当业务员,到现在当上一家小公司的业务部经理,苏秦都是为了赵茗雅。而现在赵茗雅却说要分手,这是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接受的事情。
    “茗雅,给我次机会我们好好谈谈行吗?我总得要搞清楚你要和我分手的原因,这样我才能接受你跟我分手这件事情。”
    电话那边的赵茗雅停顿了许久,苏秦有些急切。
    “茗雅?你还在听吗?”
    “半个小时,我还有半个小时登机,如果你半个小时之内来的了,我们可以谈谈。”说完还不等苏秦反应就把电话挂了。
    这也许是他们两之间的最后一次机会了,苏秦看着手机屏幕上和赵茗雅一起照的情侣照片苦笑着。
    苏秦能接受赵茗雅不爱他,却不能接受她一声不吭什么都不说就提分手。他就喜欢把事情摊在桌面上说清楚,这样不清不楚的就说分手他苏秦做不到。
    由于赵茗雅所在的机场距离他现在的位置比较远,苏秦决定听导航的,走一条距离更近一些的小路。
    这样就比走国道要快10分钟左右到达机场,导航上显示着从高架下来后,拐进国道左边的一条小巷,穿过小巷后直接就能到达机场附近。
    从高架下来之后,附近的车辆明显减少了不少,因为时间较晚的原因路口的咖啡店也里也没有几个客人。除了几个服务员坐在那闲聊外,就只有几对小情侣在里面玩烂漫,看的苏秦有点羡慕。
    凌晨12点的小巷安静的过分,除了车外传来的呜呜的风声,和隐约听见的猫叫声之外听不见任何声音。小巷拐角的老的路灯发出暗淡的黄光照在居民楼的外墙上,隐隐能看清墙上的红色宣传标语。
    偏窄的路边停放着许多老旧的自行车,这使得这条巷子变得更窄苏秦不得不减缓车速小心翼翼的行驶着。
    可是没走多远苏秦就发现有点不太对劲,窗外小巷周围的环境在他行驶的这一段时间里,居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苏秦有点不敢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窗外的那副一进小巷就挂在墙上退了色的红色标语,依旧挂在原来的位置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不会是鬼打墙吧…苏秦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这个假设不成立,虽然他是个十足十的纯爷们,但遇到这种非正常事件的时候还是会有些胆颤。
    而就在这种骑虎难下的时候,偏偏一阵风从大开的窗户外面猛的吹了进来,还夹杂着一丝细雨。冷不防吹的苏秦后背一阵发凉,吓得苏秦酒意全无一声怪叫脚踩油门慌乱的向前逃跑。
    他敢发誓就在刚刚那阵风吹来的一瞬间,汽车的后视镜上面倒影着一个穿白色衣服女人的背影!
    流年不利流年不利啊!苏秦一边在心里念叨着一边后悔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和女朋友分手也就算了,遇鬼这种比中彩票几率还小的事也让他碰见了。
    苏秦掏出手机想给赵茗雅打个电话来抚平一下自己的心情,没想到手机的待机界面一片雪花,他连看时间都看不了更别说打电话了。
    更糟糕的是他发现他身上所有的电子设备全部都失灵了,手机、导航甚至手腕上的机械表,都变成三根指针重叠运行的怪异现象。
    苏秦看着手里满屏雪花的手机笑的有点难看,现在别说是把赵茗雅追回来了,自己能不能完好无损的走出去都是个问题。
    他现在的感觉就像陷在玄幻小说里面的结界阵法里面一样,出不去也没法和外界取得任何的联系。而那个白衣服的女鬼很有可能就是给她下套的鬼,而这个鬼似乎很享受猎物无助逃跑的过程,除了一开始露了一次面之外就没有在出现过了。
    虽然他很不想这只鬼再出现,但是这种对方在暗地掌握着你的一举一动,搞突然袭击更让人措手不及。
    想到这里苏秦把车停在了路边,点了根烟抽了起来。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苏秦是个怕死的人,平时他很少抽烟,只有在心情十分郁燥的情况下才会抽两根来平静一下心情。
    苏秦叼着烟看着指向标已经完全紊乱的GPS有点庆幸,幸好GPS挂掉之后这个区域的地图还显示在上面。
    这样他就能从这副小地图上计划出逃跑路线,苏秦先在笔记本上面简易的画出了两条目前看起来靠谱的路线,一条是从原路返回小巷的入口处是一家咖啡厅,照那里的人口密度看来这只鬼应该不会追过来。
    第二条是直接穿过这条巷子,巷子的对面酒吧KTV很多女鬼应该也不会追过来。
    逃跑路线计划好了,现在该考虑的是怎么打破这个所谓的‘结界’,不然就算有几百条逃跑的计划都是没有用的。
    以现在的情况看他可以有两种选择来尝试来打破这个‘结界’,一是继续开着车在这里兜圈子等,到天亮看看这只鬼会不会被太阳公公的神威给吓到自己回家。但他车上的油已经所剩无几了,支撑到天亮现在看来似乎不太可能。
    所以第一个选择相当于无,那么就只剩下第二个选择下车去寻找突破口。对于苏秦这个无神论者,就只知道黑狗血和处男尿这两样能克制一下这些邪门的东西。
    想到这里苏秦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黑狗血没有,可处男尿他这里可是有好大一泡。之前喝的好几扎啤酒,在肚子里面经过充分的化学反应已经完全可以胜任驱鬼重任了。
    只是不知道待会遇见要是遇见那只女鬼,是直接拉下裤子拉链滋她一身尿有效,还是先在矿泉水瓶里面装好,等那家伙过来泼它一脸有效。
    “我觉得第一种办法或许会有效一些。”一个妖娆的男声忽然在苏秦的耳边响起。
    苏秦一听乐了,双手一拍表示赞同道:“英雄所见略同啊,第一种办法霸气…霸气多了…呵呵”
    话说到一半的苏秦这才反应过来,这他妈的刚刚说话的人是谁!
    “你回头看看不就知道了吗。”苏秦后面不知名的物体又开始发出欠扁的声音了。
    回头看你个大头鬼,有大名鼎鼎的‘回头杀’他还是知道的。呃,不对!后面那家伙怎么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转过身来,只用后脑勺对着你的客人你不觉得很失礼吗?”男声的主人不耐烦了起来。
    话音未落,苏秦就觉得自己的肩膀一沉,一个毛茸茸的的物体抵在他的肩头。苏秦浑身一僵,这中毛骨悚然悚然都感觉让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苏秦咽了咽口水,转了过去。
    “卧槽!”
    苏秦转过身后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一只半人半猫的家伙正悠闲的翘着二郎腿坐在他的车后座。一双金黄色的竖瞳镶在一张布满黑色绒毛的猫脸上,正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而抵在他肩膀上的居然是根白白的狐狸尾巴!而且这狐狸尾巴居然一共有九根,在那只猫男的身后晃动着。
    这家伙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本着遵守识时务者为英雄的古训苏秦狗腿的笑着问道:“嘿嘿您好你…敢问您怎么称呼?”
    “食物没必要知道这些。”猫男有点不屑的说道。
    “食物?”苏秦有点不明所以。
    “我说的食物就是你,这都不搞不明白,难怪族里的人都说人类很愚蠢,看来真没错。”
    说话间猫男收起了尾巴,亮出了自己的爪子,凑到苏秦的面前。
    “待会,我就用我的这只手划开你的动脉,然后吮吸完你全身的血液。再然后…就拔了你的皮卖给其他不会化形的族人。”
    猫男越说越起劲,爪子也不老实的捏了捏苏秦的脸,“我说小子,你平时是不是都不做保养的。肉一点都没有弹性,和过期猪肉一样软趴趴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吃的样子。”吐槽的越来越愉快的它,完全没有看见苏秦和黑锅底一样的脸色。
    忍!要忍!苏秦不停的告诫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可是当那只蠢猫说到他的肉和过期猪肉一样说时候,他忍不了!
    怎么样他苏秦正值大好青春的小鲜肉一枚,说他肉和过期猪肉一样是的付出代价的。
    '砰'的一声苏秦出其不意的把还在啰嗦的杂交猫妖给扑倒在后座,和猫妖厮打成一团。
    “你丫一脸都没有的臭猫哪来的脸说我像过期猪肉!”苏秦扯着猫妖的耳朵恶狠狠的说着。
    “哼,自己丑还不让人说了,没想到你一大男人和小姑娘一样玻璃心!”被扯住耳朵的猫妖也不甘示弱,一爪子挠苏秦脸上。
    “妈的!还以为你多大能耐,自己不也和个小女生一样只会用爪子的娘娘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