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当你变成一只汪 作者:彧落(下)

字体:[ ]

 
  景程则是靠在椅子上闭合眼睛,轻轻打了个哈欠,又想睡觉了。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风声和铃声混杂在一起,反而衬托出了周围的宁静,大厅里面浮着一层淡淡的令人感觉很舒服的香气,让人感觉整个身体都放松了下来,感觉棒棒的秦凡想着以后还要再来,这种宁静的感觉在他记忆力太久没有过了,感觉此刻的自己就快与周遭的环境融为一体,时光也就这样停留在这一刻,世事的纷纷扰扰好像飘远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广阔的世界里独享安静。
  他想到了十六年前的夏天,当初在秦父秦母工作很忙的时候,没有时间亲自照顾自己,于是自己就被送到了外公外婆家度过暑假,外婆素来喜欢清静所以外公就在郊区做了一栋房子,院子里种满了葡萄,临近秋天的时候藤蔓紧紧地缠绕在棕黄色的古朴木架上,绿色的藤叶和紫红色的葡萄相映,勾勒出一幅清新恬静的图画。
  葡萄架下还有外公养的一只波斯猫懒懒地躺在石桌上,听见有人来时的脚步声偶尔抬头撇一眼,浅褐色的眼睛轻轻扫你一眼后又转过头去看别处的风景,有时会跳下石桌迈着猫步到葡萄架边上走着,像是高贵的女皇在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
  那时候的他喜欢抱着那只叫做芳蕤的波斯猫,爬到外公做的那个小吊床上,午后的被大树的嫩绿枝叶层次滤过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一觉醒来有外婆做好的饭菜在等着自己。
  记得他曾经问过外婆为什么要叫一只猫叫芳蕤,外婆像往常一样慈爱地把他抱到腿上,指着桌上写满了诗文的宣纸里的一句对着自己说:“播芳蕤之馥馥,从青条之森森。意为像花朵芳香四溢,像柳条郁郁成荫,本来在文中是指学习深入的时候的自我感觉。”
  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外婆看了,抬起手指轻轻地在他脑袋中间点了点,对他的慈爱之情溢于言表。
  忽然间,砰地一声,他醒了过来。
  ?
 
☆、chapter24
 
?  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虽然她的声音很好听,但是却能够听出一丝丝的愤怒在里面,“这种地方我怎么住得下!”过了一会儿,有个男子低着声音说了几句,秦凡就听到了远去的脚步声,但是往大厅外面看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真是奇妙呢。
  齐修远他们听到这个声音,也皱了皱眉头。察觉到团团被吵醒了的齐修远看着还不在状态的团团,伸手在它的肚子上揉了揉以示安抚。而感受到从手心里传来的温暖,秦凡也就静静地躺着任由便宜主人揉着肚子。
  刚刚从自己的思绪里面回来的三个人表情各异,齐修远的最为淡定基本上看不出什么变化,顾子韩脸上多了一丝落寞,而景程虽然神色和往常一样,但是眼里却透露着一丝痛楚。忽然传来一阵“嗷呜~~嗷呜~~”声。景程眼里的痛楚已经被一丝无奈却带着宠溺的笑意,看着大厅门口。
  戴蒙被套着链子兴奋地向前面奔着,景蔷在后面被它拉着走,“哈哈哈哈哈哈。”顾子韩很不厚道地笑了,收到气息不稳的景蔷白眼一枚。这边景蔷一撒手,戴蒙就扑到了景程的身上,又舔又蹭,景程无奈地拍了拍它才让它停了下来。养到这么一只蠢萌的哈士奇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啊,齐修远看了看戴蒙,又看了看怀里安安静静地看着戴蒙扑向景程的团团,还是觉得自己家的汪比较机智。
  顾子韩饶有兴味地看着戴蒙,伸手招了招它,戴蒙完全属于自来熟,转过个脑袋就往顾子韩那里奔去,景程稍稍松了口气看着戴蒙向顾子韩跑去,然后默默地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不出意外地听到了嗷呜一声,然后就是顾子韩的呼救声:“别别别扒裤子。”过了一会儿,好不容易制止了戴蒙这种迥异的打招呼方式,戴蒙又伸出舌头打算给他来个见面礼。
  由于实在是抵挡不住,顾子韩被糊了一脸口水,景程已经料到了是这种结果,放下了遮住眼睛的手,顺手拿起旁边已经凉掉的茶抿了一口掩盖住自己翘起的嘴角。齐修远则是一副神神在在的样子,完全当做没有看见自家好友逗狗不成反被逗的囧样,继续低着头跟团团交流感情。
  看到自家好友都在看热闹不来帮自己的行为,顾子韩表示很愤怒,对着已经被自己从身上扯下来的戴蒙,伸手指了指齐修远说:“快点去,那里有只团子,上吧!!”戴蒙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看到了从进门以来就被他所忽略的雪白的团团,那种开心的心情无以言表,马上就要冲上去和自己的小伙伴打个招呼,忽然看到了脸色不是很好的齐修远,歪了歪脑袋想起来他就是上次来接团团的主人,又想到了团团说他生气起来会不给零食吃这件事情,感觉自己嗅到了危险气息的戴蒙慢慢地蹭到了景程脚边,躺了下来,抬起后脚挠了挠脑袋,假装自己刚刚什么也没有听到。
  没有想到戴蒙会是这样的反应的顾子韩顿觉不公,对齐修远说:“放冷气欺负个狗算什么事!”
  齐修远眼皮都没有抬起来,慢慢吐出一句:“我欺负的不就是你么?”
  感受到了好友偶尔会释放毒舌技能的顾子韩决定还是不要和一个暂时没有蓝朋友所以心情大部分时间都不会好的人计较。而是转向景程说:“据我所知布鲁斯下个月就会回去了,你会跟着他再去F国进修么?”
  景程揉了揉太阳穴,说“不知道,看情况吧,他这次正好在带小师弟,打算让我跟着一起去教一教。”
  齐修远听到了并没有多说什么,有些东西并不是他能够插手的,一切都要看他们自己。不过虽然现在说是在度假,他仍然有些事情需要关注,想到这里他拿出手机发了个短信,过了会儿看到来信,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放好手机,和顾子韩还有景程谈起了家族里面的一些事情,三个人在圈子里都很低调,多数时间得到的消息都是互相交流。
  过了大约半个来小时,景蔷过来跟他们说到了吃晚饭的时间,走到外面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只剩余几天余晖在天际不舍地离去,旅社是建在距离山脚还有一段路程的山村里,抬眼望去,郁郁葱葱的树木和天边的景色浑然一体,山峦在暮色的掩盖下隐隐约约地显现在人们眼前,竟是有了几分神秘之感。景蔷带着他们走到了旅社外的一栋房子里,院落里面种满了花草,在夜晚来临的时候仍然散发着阵阵的幽香,从院落中的一条小道走过去,走着走着转个弯,花草已经变成了参差交错的树木,夜晚的风吹过和着几声鸟叫,竟是有了别样的韵味。
  沿着小路大约走了三分钟,眼前出现了一栋房子,完全的现代风格,透过透明的玻璃可以看见里面一排排桌椅,靠窗的部分被半圆形的栅栏给围住了,既起到了很好的隔离效果又营造了一种浪漫中带着清新的气氛,景蔷转过身就看到弟弟一副累坏了的样子,看了看他手里的狗链,表示理解。事实上一路上戴蒙就没有消停过,本来想要跑到花丛里面打个滚被景程制止,想要去树林里闯一闯又被景程威胁,一路下来景程感觉虽然短短一段路但是他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累。
  再对比一下一路来安安静静地呆在齐修远怀里的团团,景程觉得自己更累了,感觉自己养了个闹腾的孩子,而团团俗称为别人家的孩子。
  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当做别人家的孩子的秦凡看到桌上的菜,感觉整个人都活过来了!子姜炒鸭辣子鸡丁剁椒鱼头酸辣土豆丝手撕包菜还有自己最爱的红豆冰沙!!!!这次不管怎样我都要尝一尝!不许把我放下去不然我们以后都不能好好地玩耍了!
  齐修远当然没有把它放下去,而是在之前询问过林泉后知道了团团可以吃一些水果,所以叫了服务员拿过一盘已经切好了的苹果放在桌子上,团团仍然看着桌上的菜不为所动。齐修远无奈,只有夹了包菜放在清水里面泡了泡放在了盘子里,秦凡嗅了嗅,感觉还有点儿味道就吃了起来,哎,这种无形的折磨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他一边吃一边默默地吐槽。
  另外一边的戴蒙虽然闹腾但是显然更好养活,景程让人给他盛了整整一盘的米饭,还加了些水果,鱼块还有蔬菜,戴蒙吃得很欢快,嘴上一刻都没有停。景程松了口气 ,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戴蒙才会安安静静。团团再乖也有挑食的时候。
  三个人两条狗正吃得很满意,门口又传来了一阵声音,“服务员,给我来杯茶就够了,你们想吃什么随便点吧,今天我请了。”因为隔音效果还好所以三个人在里面愣是没有听到什么,而正在吃东西的秦凡和戴蒙却是听到了,秦凡愣了愣,是上午的那个女人的声音。齐修远夹了一块鱼到团团的盘里,却没想到团团停下来没有继续吃了,“怎么了?吃饱了?”
  秦凡甩了甩脑袋,才没有!然后又继续解决着盘子里的食物,毕竟这里的食物都是村民自己种的,纯天然绿色无污染味道棒棒哒~~便宜主人再来一块我们就和好!!秦凡抬起头看着便宜主人伸出去的筷子,由于感情太热烈而被齐修远接收到,边又夹了一块鱼给他,秦凡心满意足地啃着鱼块,没再理会边上不断传来的声音。
  等到吃完饭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趁着时间还早景程决定带着戴蒙出去散散步,齐修远想了想也觉得需要带团团出去,顾子韩便道:“景蔷姐跟我们一起去吧,我已经吃了八分饱。”景蔷点了点头,说:“这里因为是临近山所以比较凉,晚上的景色也很棒,我正打算在上面修建一个天文台正好用于观赏夜空。”
  说着几个人陆续走了出去,抱着团团刚踏出去的齐修远就对上了正往这边走来的一个人,何梦茹,正好是天秦旗下的一名演员,出演过的电视剧不算少,名气也不错,拿过几个奖项同时也被人称为励志女神。这个是秦凡在脑子里对何梦茹的所有认识了,其余的他就不怎么了解了,毕竟天秦分公司的事情他比较少涉及,多数时候是哥哥管理的。何梦茹抬头看见了齐修远,眼睛里面闪过的一丝惊喜被秦凡给捕捉到了,她侧身微微一笑,动作优雅地点了点头,说:“今天很有幸能在这里遇到齐总。”
  齐修远并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越过她打算离开,没想到却被她给叫住了,齐修远眉头微微皱了皱,扭过头看着她,声音没有起伏,“还有什么事情么?”
  何梦茹许是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忽略过,脸上的神色并没有那么好,但是一瞬间又调整了回来,她欠着身子歪了歪脑袋,带着点天真的神色问:“请问齐总能留个电话么?能在这里遇见也是缘分。”
  “不好意思,如果有事情的话可以找我的助理预约。”说完没有再看她一眼转身就离开,还顺带扫了一眼在自己后面看着的好友们。
  被扫到的顾子韩无奈地向景程摊了摊手,景程没有多说什么,带着戴蒙跟了上去。
  ?
 
☆、chapter25
 
?  “啧啧啧,一看何梦茹的样子我就知道你被她给盯上了”,跟在齐修远身后的顾子韩笑的很畅快,每每看到有人贴上来自家好友完全不理会的表情他都觉得很好玩。
  “你有时间八卦的话正好这里还有个案子,你要么?”当然每次齐修远都能用各种方式让好友住口,景程在后面牵着戴蒙没有讲话,静静地看着两个人。忽然想起了什么,对齐修远道:“我记得刚刚那个何梦茹好像是天秦旗下的艺人。”
  “你什么时候有心情去关心那些八卦了?”齐修远望向景程的目光里带了点疑惑,景程用手指轻轻地敲了敲正进行着不懈努力的向着他身上扑着的戴蒙,“上次值班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一个小护士在谈论她,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护士是在妇产科实习的,所以我印象有点儿深。”他的话一出,顾子韩挑了挑眉,娱乐圈水有多深他自然是知道,但是那个何梦茹又是哪里来的自信呢?
  齐修远没有讲话,带着团团上了楼,秦凡在他怀里抬起爪子,拍了拍他的胸膛,紧实的肌肉在爪子下紧绷着很有弹性,不知为什么感觉自己有点儿冒热气,一定是因为楼上不通风。
  房间里面有一扇古香古色的窗子,镂空的花纹,刻画地栩栩如生的动物给整间房子带来了一股清新而又生动活泼的气息,床帐被挂在床的两边,上面垂钓下一条条锦丝线,华丽而又不失格调,齐修远看来是对这里很满意,把团团放在了床上自己从行李箱里面拿出了先前带来的换洗的衣物就进了浴室。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浴室的风格也很贴近古代,巨大的浅色帘子把里面和外界隔绝开,踏进去一看,一个巨大的浴桶放置在浴室中央,浴桶里面已经放好了热水,边上放置好了各种洗漱用具,排列整齐,在一个小的格子里面还有着各式的精油用于缓解压力,齐修远一向不喜欢这种东西,想着和往常一样洗干净就出来了,没想到洗着洗着的时候门口的帘子鼓起来了一小块,齐修远看了看,叫了声“团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