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谬以成殇+番外 作者:南安歌

字体:[ ]

 
     
《谬以成殇》作者:南安歌
    
文案
 
他不过是闲来无事出来逛了逛,只是刚好看到一只兔子想摸一摸,然后就看见魔族的王站在不远处盯着他看,他愣了一会,然后抱着兔子就走了。谁知这个魔族的王竟然把他绑了,实在是可恶......
那一日祁文问行云爱是什么,行云望着不远处皱着眉头批阅那些从魔族搬来的折子的擎苍,笑着对祁文说:“爱啊,爱就是我的心落在另一个人的身上,他欢喜我便欢喜,他痛苦我便痛苦,若有朝一日他死了,我的心也便死了。”行云又将视线转到擎苍身上,许久之后又说了一句:“我的爱也便死了。”
 
全书分为三卷:今生卷,前世卷,携手卷。
 
搜索关键字:主角:擎苍,行云 ┃ 配角:祁文,沈湛 ┃ 其它:神仙,深情不渝
 
 
 
 
    第1章 今生卷 一
    
    在小型的庭院里,一个看起来十岁出头的小姑娘在四处寻找着什么,偶尔还会发出几声呼唤:“云儿,你在哪啊,爹爹马上就要出征了,再不出来就好久都见不到爹爹了,云儿。”
    一个三岁的奶娃娃蹲在一个灌木后面,嘟着嘴奶声奶气的念念有词:“不见不见。明明说要陪云儿骑马的,明明说要教云儿读书写字的,爹爹骗人。”
    “找到你了。”身后传来的声音带着笑意,云珏吓了一跳,他明明已经藏好了。气呼呼的站起来,转身怒瞪着来人,云珏在自己的小脑袋瓜里搜罗了很久,才想出前几天学的《 诗经·国风·魏风·汾沮洳 》来形容眼前的玄衣男子:“ 彼汾沮洳,言采其莫。彼其之子,美无度。美无度,殊异乎公路。
    彼汾一方,言采其桑。彼其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异乎公行。彼汾一曲,言采其藚。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
    玄衣男子看云珏由愤怒到呆愣的眼神,嘴角泛起温柔的笑容,眼里尽是宠溺。他蹲下身子用手帕将云珏哭花的脸擦干净,用手指摩挲着小人儿眼角的泪痣:“怎么哭了呢?你以前就算再疼……都不会哭的。”
    云珏答非所问,伸手拉住玄衣男子的袖子笑的傻里傻气:“哥哥你是谁?你长的真好看,比我爹爹和哥哥还好看……哥哥留下来陪我玩好不好,爹爹跟哥哥都不要云儿了……”说着说着尽又要哭起来。
    “好啊,小云儿等哥哥,哥哥很快回来找小云儿。”云珏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位哥哥虽然一直笑着,但是感觉他好像不开心。
    “小云儿可不要忘记我啊,要永远记得我。”玄衣男子轻轻的吻住云珏的泪痣。
    眼角泪痣的位置传来灼热的感觉,顾云珏睁开眼睛,掀开被子穿好鞋走到水盆面前用帕子擦擦脸,“呼……”又是那个梦,小时候的事情他大多都忘了,唯独那个美的像仙人一样的男子,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么清楚,自己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不是说好要回来找我吗?
    “叩叩叩”门口传来阵阵敲门声,顾云珏草草的洗漱后打开房门,是副将顾庭,顾云珏给顾庭倒了杯水,“将军,太子殿下的车驾午时就能到达卫城,将军今天早点从军营回来接驾。”顾庭提醒到。
    顾云珏穿好战袍,笑眯眯的说到:“忘不了,我还是第一次见我们的太子殿下呢,有点小紧张啊,准备去军营练两把压压惊。”
    顾庭被逗笑了,他们少将军总能让人从紧张中解放出来。少将军五岁时被将军接来边关,那时候小小的软软的小娃娃,一眨眼就成了威震边关的少年将军。也不知道是不是顾云珏天生长的柔美,眼角的泪痣更是显得女气,总是有从京都来的官员或武将对顾云珏心生鄙夷。加上他对谁都是一副温和有礼的样子,总有人出言不逊,认为他的军功是他的父亲和哥哥让给他的,顾云珏总是笑笑,然后在一场又一场战役中让人心服口服。
    这次太子出行之事是机密,一来是怕人在路上行刺,二来便是能看到沿途百姓的真实生活。
    “咳咳咳”一阵压抑的咳嗽声从太子的车驾中传来,近日来太子感染了风寒,可让随行的禁卫一阵紧张,在路上耽误了不少的时辰。太子殿下从小体弱,若不是皇上请来神医,也不知道太子殿下能否活到如今的岁数。
    “不是快见到了吗?何必急于一时,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了吗?”祁文将手从伽昊手上拿开,皱眉道:“你要是再不听我劝,别说这副身子撑不住,就连你的魂魄也难以保全。”
    “咳咳,忍不住,总是想看看才放心。咳咳……我不想错过他的成长。两千年了,祁文……”胸口传来顿痛,那里面早已在行云在自己面前魂飞魄散时就空了。
    祁文叹了口气,这孽是他造的,缘是他牵的,当年之事自己也有责任,若是……唉。
    祁文见伽昊已经闭眼休息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尽力让这具凡人的身体在世间存活的久一些。现在已是炎夏,伽昊身上的被褥却一点没比寒冬时少。祁文握住伽昊的手,用法力帮他修复受损的魂魄。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发现我好像更喜欢写耽美,嘻嘻。
    
    第2章 今生卷 二
    
    顾云珏不知怎的,今日心神不宁,跟人比试走神差点被甩下台。顾云珏看看时辰,跟将士们调侃了几句,就跑到澡堂草草的用冷水冲了凉就赶到城门接驾。这位比自己小了三岁的太子殿下身体虚弱,皇上从小就把他捧在手心,也不知道这次皇上是怎么想的,竟然将这位爷派到边关吃苦来了。
    顾云珏将马交给小厮,上前几步来到他爹身后。顾云珏眯着眼看不远处太子的车驾朝城门的方向行使,马车包裹的很严实,盛夏的天气……不知道这养尊处优的太子爷是来受罪的还是让他们受罪的。
    随着车轮“咕噜咕噜”转动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城门的官员准备跪下齐呼“太子殿下千岁”
    时,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掀开车帘,然后一个蓝衣男子探出身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在场的人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也没多问,只跟在马车后面回了城。顾云珏回了自己的住处,刚换好衣服就有人来传话,说是太子殿下有请,按住一直跳着的眼皮,顾云珏有些烦躁的跟在来人的身后。
    “末将顾云珏,参见太子殿下。”大热的天,房间里却点了暖炉,太子殿下坐在案桌前,埋首写着什么。顾云珏不知何故,看到此情此景,左边的胸膛里传来一阵疼痛。
    伽昊听到声音僵直着身体,许久之后缓过神来,盯着跪着的人,眼里有心疼,有柔情,有恨意,有爱惜……太多太多的情绪,如果顾云珏抬起头看到这样的伽昊,不知会作何感想。
    “顾将军请起。”压下心中想要将眼前人狠狠抱住的冲动,伽昊淡淡道。
    顾云珏站起身,直视伽昊的那一刻心狠狠的跳动了好几下,是小时候那个美人……哥哥。
    “咳咳……顾将军坐吧,我刚到卫城,想跟顾将军了解了解这边的情况。”伽昊笑道。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顾云珏正色道:“末将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伽昊问了些无关痛痒的问题,期间顾云珏悄悄瞄了好几次伽昊,越看越像小时候那位玄衣男子。难道太子殿下还有位皇叔?可是那些王爷自己差不多都见过,印象中没有哪位王爷是跟那个男子长的像的。苦想无果后顾云珏也就不纠结了,也许就是长的像而已。
    由于太子殿下身体不适,安排的接风宴也就被祁文推到了几天后。
    留下顾云珏一起用午膳,席间太子殿下经常给他夹菜,这让顾云珏受宠若惊,连连说到不敢劳驾太子殿下。这太子殿下倒不在意,只是笑着继续我行我素。顾云珏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太子殿下是个让人琢磨不透的人。
    第二天一大早,顾云珏神清气爽的打开房门,昨晚睡的出奇的舒坦。
    一个侍女急匆匆的穿过长廊,拐进院落的拱门,经过假山,气喘吁吁的停在一个院子门口。
    里面传来“唰唰唰”的练剑声,也不知道是哪位将军又跑来找顾将军比试。侍女急的在院门口来回走动,许久之后一咬牙下定决心朝院子里大声喊到:“顾将军,太子殿下出事了,神医让您赶紧过去一趟。”
    练功时最禁有人出声打扰,顾云珏急急收剑胸口有些闷。三步并两步的让侍女带路,一边让她说清楚情况。
    “今天早上也不知怎的,照顾太子殿下的侍女怎么都叫不醒殿下,吓的赶紧去请神医来看看,神医给殿下看完之后阴沉着脸,罚了几个下人,然后就让奴婢来找将军。”侍女担忧的看了一眼顾云珏,喏喏说道:“将军,你……”
    顾云珏安抚道:“这事儿神医既然没惊动其他人想来是问题不大,不必担忧。”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储君要是在这里出了事,大家都别想好过,按下心中的焦虑,顾云珏不敢耽搁,撇下侍女就快步到了太子落脚的院子。
    刚想让人禀报,就听见屋里传来祁文气急败坏的声音:“我昨天怎么跟你说的,你今天就给我整出这事,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你自己掂量掂量你现在的能力,你就给他下咒,你要是想死我不拦着,你给我留一封遗书,他醒了我好给他一个交代!”
    顾云珏站在门口走也不是,进去也不是,跟门口两位侍卫尴尬的笑了笑。下咒?太子难道还会巫蛊之术?可是我朝历来是发现巫蛊之术就要立即绞杀,难道是我听错了?
    
    第3章 今生卷 三
    
    “阿云你给我进来!”一声怒吼让顾云珏吓了一跳,阿云?难道是叫我?疑惑的推开门,祁文立马扣住他的命脉,顾云珏一惊,正想反击时祁文怒气冲冲的行至床前,掏出一瓶药丸丢给坐躺在床上的太子后衣角带风的走了。留下摸不着头脑的顾云珏。
    “末将顾云珏,参见太子殿下。”
    “顾将军起来吧,以后见到本宫不必多礼。咳咳。”眼前之人脸色苍白,顾云珏却并不担忧,既然神医能生气离开,想来是已无大碍,倒了杯水递给伽昊,笑道:“太子可是惹神医生气了?”
    伽昊但笑不语,接过杯子将药服下。“顾将军似乎是来看本宫的笑话的。”招手示意侍卫将一个剑匣捧进来,“若本宫没记错,今日是顾将军的生辰,前些日子刚得了一把好剑,本宫用不上,便当做生辰礼物送予将军吧。”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那时候自己投身于人间的皇家不过寥寥数年,眼前人已经远离京城来了这边关荒凉之地,心中牵挂便常常不顾祁文劝说灵魂出窍陪在他身边。
    “云珏,今日是你十五岁的生辰,今日便不用去军营里训练了,看看时辰你姐姐也快到了,你便去城门迎迎她,免得她来了又该念叨为父了。”
    “姐姐要来卫城父帅怎么不早告诉我?我这就去接姐姐,我都好几年没见到她了。”顾渊拿着兵书看着顾云珏越跑越远的身影摇头笑了笑,这个儿子,也只有在见到他姐姐时才能表现的那么不沉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