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非礼勿做+番外 作者:狸狸猫不停

字体:[ ]

 
    【文案】
    璠玙: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梵湮:呵呵
 
 
 
    《从前有只狐狸精》里小攻的奇葩哥哥的故事。
    
 
天界二太子攻*魔界之主受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璠玙、梵湮 ┃ 配角:苍璧、夏璜、巫离、武璕 ┃ 其它:温馨、轻松、无虐
 
 
  ☆、孽缘
 
  魔界之主梵湮长得极好,好到别人都在传他是阴阳人,即使他是男子的俊美,并非男生女相的美。
  梵湮既是魔界之主,法力自不会低,只是到底着了道,让人给算计了去。
  无尽的怒火,乱涌的真气,以及钻心刺骨的疼痛,还有不顾一切的疯狂与堕落。
  天界六太子悬黎,携其爱人九天玄狐乐则回天宫见天后,要商议两人的婚事,谁知却在半道上遇见了梵湮,以致生生分离了五百年。
  天界二太子璠玙,一副酸儒做派,平生最恨便是男女交合之事,一直在天宫提倡泯灭七情六欲,当然最后被天帝打了个半死。
  天帝每次看见二太子璠玙那副老学究的样儿那是气得哟,一边捶着心口一边指着他骂,直说自己就不该生他,没的让他将自己生生给气死了。二太子璠玙对着他父皇翻了个白眼,悠悠说道,您是天帝,气不死!
  天帝一听这话儿那怒气蹭蹭的,一巴掌就扇过去,逆子!
  二太子璠玙被他父皇扇到地上,便索性躺在地上,嚷嚷着有本事就打死他,这般光说不练的也就是个假把式。天帝一看他这幅无赖样儿,这心口疼的哟,下手也就没了轻重,若非被天后拦着,天帝能活生生将二太子璠玙给打死。
  天后一边给天帝顺气,一边向二太子璠玙使眼色,让他赶紧滚,不然保不齐天帝真能将他给打死,毕竟天帝又不缺儿子。
  二太子璠玙只好灰溜溜的出了天宫,想着等天帝气消了他再回来,几千年他都这么过的,这次也没差别。
  只是这天公不作美,二太子璠玙刚到凡间就被淋成落汤鸡,无奈只好随意找了个山洞躲藏。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比较宽敞干燥的山洞,谁知里面竟是有人,还是个赤裸的男人!
  “你、你、你无耻!下流!不要脸!”璠玙指着面前的男子一通乱骂,脸涨得紫红,又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男子,当真是有些骇人。可因为在山洞里,他需得弓着腰,这两相比较就显得有些滑稽。
  那男子听了璠玙的话笑得有些癫狂,他见璠玙因自己的笑而有些羞恼,方才停了下来,勾起嘴角,盯着他说道,“我梵湮这辈子还真没见过有人敢这么说我,你到是不怕死。”
  此人正是魔界之主梵湮。
  梵湮因着被人算计后,理智全无,大杀四方时亦是带了同归于尽的狠劲。悬黎太子不敌被他伤了去,但他也因此受了伤,后来还被赶来的大太子夏璜和三太子德珏联手打成重伤,这才逃到了此地躲藏。
  梵湮其实还并未清醒,他虽平静的与璠玙说着话,其实内心暴虐的因子一直蠢蠢欲动,燃烧着他的理智,引导他一步一步走向疯狂的边缘。
  璠玙将眼睛撇开,他只要看到陌生人的躯体便忍不住犯恶心。只是他越想胸口越闷得慌,当即忍不住冲到洞口处呕吐起来,直将那胃里的酸水都给吐光。
  梵湮的脸在瞬间变得扭曲,这人竟敢嫌弃他!
  璠玙刚吐完,还没来得及离开,便被梵湮拉进了洞里,梵湮便是受了重伤但那份理智全无的偏执也不是璠玙能反抗的,更何况璠玙同样受了伤。
  梵湮将璠玙的衣服一把撕碎,白玉般修长的手在璠玙身子上抚摸,看璠玙因他的动作脸色难看至极,眼睛里带了一丝得意。
  “恶心!下贱!”
  璠玙一脸嫌弃的瞪着梵湮,着实将梵湮最后一丝理智给烧没了,眼神里的炙热癫狂让璠玙无端打了个寒颤。
  梵湮在璠玙身上点了几下,便将他扔到地上,璠玙看着自己那玩意儿竟立了起来,呕吐感越发强烈,侧头一吐只吐出了些酸水。
  梵湮扶着璠玙那处坐了下去,一边扭着腰,一边挑衅的看着璠玙。
  “真舒服,你这玩意儿挺好使。”梵湮说完满足的□□出声,腰也越发扭得激烈起来。
  璠玙看着自己那玩意儿在梵湮□□里进进出出,当真是目眦尽裂,这酸水都吐不出来,只能一个劲的干呕。
  梵湮还在愉快的摇着腰,喘息声在山洞里显得格外清晰,也愈发刺激梵湮的脑子,让他更加放荡的在璠玙身上索取巨大的快感。
  “我们生个孩子吧!生孩子!生孩子!”梵湮说着说着竟还高兴的拍起手来,像个得了糖的孩子。
  璠玙可不想和这个恶魔生孩子,他用尽全身力气嘶吼道,“我才不要和你生孩子,你这个妖人!真恶心!”
  梵湮因他的话停了下来,他歪着头看了一眼璠玙,笑得有些无邪,可在璠玙眼里这无异于邪恶的野兽。
  果然,梵湮上一刻还对璠玙笑得天真,下一刻便硬生生将璠玙的内丹逼出来,分了一半与自己的内丹结合。
  璠玙突然笑得开心,他指着梵湮笑得一脸嘲讽,“你是魔界之人吧,我们生不出孩子的,你死心吧!你这人不配有孩子!”
  神魔鬼怪不似凡人,若是断袖仍可有拥有两人血脉的孩子,只需每人分出一半内丹放在一起,以两人精血浇灌,待堪堪化出形体时再加一滴心头血,少则十几天久则几千年便可得两人子嗣。
  但这结合亦是有讲究,若是魔界之人则至少要一百年,而上古神兽则至少千年。仙家是法力越强所需时日越短,而魔界之人与上古之物俱是法力越强孕育时日越久,有些甚至无法孕育出子嗣。上古之物便是天帝都难以抗衡,他们的内丹相斥极难相融,故而所需时日长久。但魔界之人却不知为何孕育过程如此长久,怕是与其本性相符,魔界之人俱是独来独往,想必连这内丹都不屑与他人结合。
  璠玙可以笃定梵湮是魔界之人,他就不信两人能生出孩子。
  你不配有孩子!你不配有孩子!你不配有孩子!!!
  梵湮直勾勾的看着璠玙,一字一句的说道,“那我们就做到生出孩子来!”
  他话音未落,便拉着璠玙一次又一次的律动,迫得璠玙一次又一次泄在他身体内。璠玙不管如何作呕,他那玩意儿却始终软不下去,被迫在梵湮体内驰骋,一次又一次灌溉两人的内丹。
  他们足□□合了两百年,期间璠玙已然认命,他只冷冷看着梵湮的动作,不骂也不闹,就这么冷冷看着。
  梵湮在两百年后总算恢复过来,他从璠玙的身上起来,任由璠玙那玩意儿从自己身子里滑出去,带出一股黏乎的仍热乎的精元。
  梵湮不去管地上的璠玙,穿好衣服便离开,留下璠玙在身后气愤的捶地。
  璠玙在梵湮离开几个时辰后才离开,这两百年他与梵湮日夜不分的交合,他都怀疑梵湮对他的报复,就是将他磨成针。虽说他没有被磨成针,但现在着实有些脱力,只能休息几个时辰再离开。
  璠玙回到天宫后就去了瑶池,若非天后唤人来叫他,他恐怕还要待下去。
  天后见到璠玙之后劈头盖脸就将他骂了一顿,那日他刚走,悬黎便被夏璜和德珏抬回来,情况十分危急。故而她一直忙着照顾悬黎,也就没顾得上璠玙,谁知璠玙竟在外面待了两百年才回来。若非悬黎情况已经稳定,她都不知璠玙竟一直没回天宫。你说说,自家兄弟这边生死未卜,他竟还在外面浪得没边,怎不让天后气得心肝疼。
  天帝可没天后这么好说话,二话不说又将璠玙给打了个半死。
  璠玙拖着半残的身体去看了一眼悬黎,方才回了自己寝宫休息。他这是有苦说不出,若是得知悬黎出事,他便是冒着被他父皇打死的危险也要回来看一眼,可他那时不是在那个恶魔手里,根本脱不开身。
  而这边梵湮心情很是复杂,他根本不相信自己竟被人给算计了,唯一安慰的是,他与璠玙的□□自己是处于下位,证明他还不是完全被那咒给迷了心智,还知处于下位的那人才是最舒服的。
  魔界公主婉蓿看着自己哥哥面沉似水的回来,很是不解,不是去赴宴去了,怎的两百年了才回来。
  梵湮的左膀右臂左路和尤霖却是知道的,那天宴席结束梵湮要他们先回来,他要去找自己的老相好,这两百年没回来也就不足为奇。
  婉蓿还想开口询问,便被尤霖推了一把,当即闭嘴。等梵湮回房,尤霖方才恨铁不成钢的看一眼婉蓿。
  “公主你这两百年都在三界乱跑,还好意思问为什么,你不关心你哥就罢,怎的还要这般直白的问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不关心你哥是吧。”
  婉蓿吐了吐舌头,冲着尤霖做了个鬼脸,她就在下意识这么一问,真不是故意的。
  尤霖无奈的叹了口气,婉蓿这般小孩心性,怨不得王一直对婉蓿的婚事头疼不已。
  三百年一晃而过,悬黎终于清醒过来,又为了昔日恋人乐则投胎成凡人。
  期间璠玙一直刻意不想起那段往事,渐渐地他以为他们再无交集,他仍是那副欠揍的酸儒样儿,隔三差五的被天帝抽打。
  魔界公主婉蓿仍旧四处让人娶她,害得好几个仙家来找天帝告御状,纷纷说让天帝给魔界之主好好说道说道,让他管好自己的妹妹,可别来祸害他们了。
  天帝无法只好派七太子武璕去魔界当说客,武璕奉命进了魔界,此刻正坐在大厅里等梵湮。
  “呔!来者何人!”
  武璕手里捧着杯茶,眼带笑意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只是当他将少年的面容看清,笑意便凝在脸上,只剩满脸的愕然。
  少年拿着一把剑正对着武璕,本以为会吓到武璕,谁知武璕竟对着自己笑,不过片刻又愣住那儿,傻乎乎的,真是没意思。
  少年撇了撇嘴,将剑收回剑鞘,自顾自的坐下来。
  “璧儿,休得胡闹。”
  来人正是梵湮。
  武璕苦笑,虽说是指责的话,但他却是半点儿都不觉着那是指责,当真是护犊子得紧。
  “父王,我就是和这个哥哥开个玩笑。”苍璧挽着梵湮的手臂,使劲的撒娇。
  梵湮拿自己宝贝儿子着实是毫无办法,只能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方才叹了口气说道,“你呀!”
  苍璧一听就知道他父王没有生气,又拉着梵湮说了些好话,方才跑出去玩。
  武璕等苍璧走了之后,便将自己的来意告诉他,语气温和,用词得当,到是挑不出半点儿错处。
  “七太子但可放心,我不日就将小妹带回魔界,决计不会再打扰到其他人。”
  武璕得了梵湮的话,便告辞了,只是他还未出魔界,就闻到了一股酒香味,勾得他馋虫都出来了。武璕左右摇摆之际,那人抱着酒坛子从武璕身边经过,武璕再无选择。
  等武璕喝得醉醺醺的出了魔界,他六哥悬黎太子已经和昔日恋人乐则成亲,而婉蓿在闹完悬黎太子婚礼后就被她哥梵湮带回魔界。
  天帝一见武璕这酒还未醒的样子,气得把他打了个半死,他的儿子怎的都这般不省心!
 
  ☆、苍璧
 
  梵湮将婉蓿带回魔界后,便让她面壁思过,不彻底醒悟就别妄想再出房门一步。
  尤霖听说后赶忙跑到梵湮面前替婉蓿求情,说什么公主还是个孩子,孩子嘛,总是贪玩些,何需这般严厉处罚,说几句不就好了。
  “孩子?”梵湮冷笑一声,他上下打量了一会儿尤霖,就这般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直把尤霖看得冷汗都要冒出来。
  “你可知婉蓿已经三千多岁了,而璧儿才三百岁,一个当姑姑的竟还没有侄儿懂事,说出去也不怕人笑掉大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