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从前有只狐狸精 作者:狸狸猫不停

字体:[ ]

 
文案: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只狐狸精。后来山上来了个男人,狐狸精就跟那男人跑了!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玉,乐则 ┃ 配角:玲珑,明与 ┃ 其它:温馨
 
==================
 
  ☆、初遇
 
  云雾山常年烟雾缭绕,山顶高耸直插入云霄,故而得名云雾山。传说云雾山可直达天上的九重殿,凡人只要能爬上山顶便能看见神仙,若是能得到神仙眷顾,便可位列仙班。几千年来无数人想要攀爬云雾山,想着即使不能位列仙班,也可有不一样的造化。但最终那些人都不知所踪,也不知是在天上做了快活神仙,亦或是被云雾山的妖怪生吞活剥了。云雾山下的百姓却是知晓一二的,这云雾山看着像是神仙的居所,却不折不扣是个吃人的险地。曾有山下的百姓去到云雾山深处打猎,却无一例外没有回来,渐渐地再没有人进这云雾山了。故而虽然守着这云雾山,但山下的百姓却因着这方面的原因不能靠山吃山,又加之苛捐杂税,百姓的日子越发苦了。最后终于有人忍不住,想要去云雾山深处寻些猎物或是药材,来抵今年的赋税。
  此人名唤张玉,字易之。张玉原是富庶人家的子弟,正而八经的读书人。但随着父母相继离世,姐姐外嫁,自己又不善经营,家业逐渐凋落。现今在乡下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又向邻居学种些好养活的作物,这才没将自己饿死。他每年种的粮食虽够自己吃,但用来交税却是万万不够的,唯今之计,只有进云雾山这一条路了。
  再说这张玉时年二十有五,在经过几年劳作之后,身子已然壮硕了许多。身量修长,宽肩窄臀,皮肤经过几年的日晒黑了些许,笑起来还带着一分憨憨的傻气。又加之张玉读书读到十九岁,肚子里墨水是少不了的。故而惹得十里八村的姑娘对他芳心暗许,姑娘们的家人也偷偷向张玉打听。
  奈何张玉对男女之事是个楞的,硬是没听出来。姑娘们年纪大了留不得,虽爱慕张玉也只得遵从父母之命嫁给素未谋面的男子。这出嫁的姑娘们都换了几拨,张玉却还是光棍着,这村里的闲话就出来了。有说他那方面不行的,也有说他是兔儿爷的,总之张玉成了村子里茶余饭后的一大谈资,乃至于隔壁几个村都有所耳闻。以至于后来再没有家长愿意把闺女嫁给张玉了,就算姑娘喜欢也不成啊,谁知道张玉有什么毛病不是。就算再重男轻女,也不能把闺女往火坑里推不是,关键张玉他还穷啊!
  张玉早早起来,洗漱之后又烙了几张大饼,吃完早饭后就开始收拾东西。他把大饼和水壶放进背篓带上,又拿了把镰刀就出门了,出门前张玉又仔细地锁了门窗。虽然现今这房子和从前相比实在寒酸,但张玉觉着能安生过日子已然是别无所求,故而他对这房子很是宝贝。
  一路上有村民看到他便和他打招呼,虽说不能把自家闺女嫁给张玉,但平常见到还是会打声招呼,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也不会推脱,毕竟农家人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想法。
  “易之啊,你这是要干什么去?”村民们看见张玉这幅打扮着实有些惊诧。
  “没什么事,我就想进这云雾山看看能不能捞着些好的,好抵今年的税。”张玉把自己的想法都说出来,却不想惹得村民们连连摆手,赶紧告诉他不能去啊!
  “易之你不能去啊!这云雾山里面有吃人的妖怪!我的太爷爷的兄弟自从进了云雾山就再也没有出来了,他们都说他是被里面的妖怪吃了!”村头的兰婶赶忙拉着张玉,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走。
  “兰婶你别担心!我身子可强壮着,不会出什么事的!”张玉赶紧解释道。其实张玉心里也没底,但是上头那位越发昏庸,这赋税是一年比一年重,再这样下去,难保不会起战祸。张玉却是万分希望战乱不要出现,不然遭殃的就是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如今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张玉看他们又要开口劝,忙道,“这也是没的办法,过几天里正就带着县衙里的人来征税了,交不出就得发配到西北去充军。这路途遥远,能不能活下来也是个未知数,即使有命在怕也回不来了。既如此,那我还不如去云雾山看看,兴许能找到好的抵了这税。”
  村民们听张玉这般分析,再担心也只得松手。张玉说的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世道艰难,人命最是低贱,不过几百文钱就得豁出命去。
  张玉与村民们告别之后,一路不停歇地赶到云雾山下。这云雾山到了晚上雾气加重,在里面就更危险了,所以张玉必须尽快进入云雾山,然后赶在天黑之前出来。张玉抬头看着一眼望不见头的云雾山,心里一横进了云雾山。云雾山即使在白天雾气仍然可以遮挡人的视线,张玉只得一边拿着镰刀在前头挥舞一边慢慢地向前走。越往前走雾越浓,张玉觉得自己快成睁眼瞎了,但想着过几天就要交税了,只得咬着牙继续往前走。张玉不知道自己越走越偏,已经靠近了狐族的领地。
  一只雪白的小狐狸正窝在山洞里入睡,毛茸茸地蜷缩着,让人忍不住将之搂在怀里。那小狐狸似乎累坏了,打了个哈欠,却不曾睁开眼,伸展了躯体之后翻过身又缩成一团睡去了。
  过些日子是狐王三千岁的生辰,为了庆祝,狐族决定大办,故而狐族的青壮年都被长老们征去干活了。这只小狐狸别看体型小,已将将有五百岁,这些日子也被征去布置了半个月的场地,故而现在在洞府休息,就等休息好了再去帮忙。小狐狸实在太累了,没有发现张玉正向它的洞府中走来。它先前在布置场地时,又被大长老拉去送请帖,还是送给东海龙族的请帖,这一来一回消化掉了它大部分的体力,但也因此可以回洞府休息几天。
  张玉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这雾气太重,他根本看不清路,即使想回去也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走。张玉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好的,被树叶刮的,看不见路被树根绊倒的,青青紫紫的布满了全身。可是云雾山太安静了,更诡异的是别说什么老虎兔子了,连蛇都没有!张玉的心一从开始就是紧绷着,一路走来完全感觉不出自己受伤了。
  突然张玉的视线开阔了起来,这里竟然有湖!这湖水清澈见底,曝露在阳光下,水面波光粼粼,晃花了张玉的眼。湖边长着不知名的花,还有铺着鹅卵石的路弯弯曲曲地通向桃林深处。张玉越发奇怪了,这湖里竟没有鱼虾!这桃林更是奇特,按理说现在已是初秋,桃花早就凋谢,桃子都熟透了才是。可是这里的桃花依旧盛开,宛若仍是在三月春雨下灼灼其华。张玉沿着小路走下去,心里疑虑丛生,但此地险祸难猜,只得按下疑问继续观察。这小路尽头竟有一洞府!而随着狐骚味越来越重,张玉可以肯定洞里住的绝对是狐狸。张玉放缓脚步,慢慢靠近洞府,到洞口处便伸头向里探望。
  从洞口望去,张玉发现这狐狸洞竟另有乾坤,目之所及却没有狐狸的身影,张玉决定进洞里瞧瞧。这张玉进入之后发现洞里整齐干净,正前方摆着一书桌,桌子上摆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书,书桌旁还有一躺椅。细听之下还有水声,张玉左右观察,终于在右手方发现一温泉。
  温泉大概有三分地大,还有热气源源不断往上冒,但奇怪的是整个洞里却很干燥。张玉继续往左手边的一条路走,那里有个圆形的洞口,上面还缠绕着绿色的藤蔓。过了这个洞口张玉继续往前走,走到尽头又出现了一个洞口,还是圆形缠着藤蔓的,不过藤蔓变成了紫色。
  张玉趴在洞口上,一眼望去便看见了一只雪白的小狐狸正蜷成一团在睡觉。
  
 
  ☆、乐则
 
  张玉不知怎的,一步步向小狐狸走去,他在床前停住后,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小狐狸,小狐狸似有感应,轻轻蹭了蹭他的手。乐则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靠近,但那人身上的气息太过温暖,就任由自己睡去没有醒来。
  张玉好似魔怔了,紧紧盯着乐则,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直到过了很久,乐则才悠悠转醒。它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双眼迷蒙地望着还在发愣的张玉。似是被揉得舒服了,乐则微微眯起双眼,两只爪子交叠在一起蹭了蹭张玉的手。乐则的动作让张玉一下子惊醒起来,暗道自己方才魔障了,这地方着实诡异!
  乐则红色的眼睛不解地望着他,这个凡间的男子怎么突然皱起眉来,凡人果然很复杂,大长老说得一点也没错。不过这个人类男子长得真好看,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喔,对了,特别的英明神武!就像龙族的太子一样!张玉这人面容刚毅,不笑的时候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幸好他笑起来带了一分的傻气,不然当初村里的一些人家就不会有将女儿嫁给他的打算。
  张玉在床沿坐下,将乐则抱在怀里继续帮它揉小脑袋,这小狐狸到是一点都不怕生人。这傻乎乎的怕是给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你就不怕我把你卖了?”张玉呢喃道,手下的动作却越发温柔了。
  “你会吗?”乐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这个凡间的男子产生好感,但它就是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
  张玉没想到怀里的小狐狸竟然开口说话了,声音软软糯糯的,两只眼睛湿漉漉地望着他,像只小狗似的。没准还真是小狗,这么亲近人的狐狸张玉还从未见过。当年张玉父母还健在时,骑着骆驼的过路商人带了只赤狐来卖,毛色油亮,眼神却冷得让人胆寒。那王员外见之心喜,不顾周围人劝说执意要买下那赤狐。可第二天就听大家伙都在说王员外买的那只赤狐跑了,临走前还挠了王员外满脸的血痕。因这事王员外被笑了整整一个月,连最爱去的戏馆也不去了。由此可见,怀里这只着实太过温顺了。不过小狐狸是只会说话的狐妖,想来也应该自己怕它才是。
  “当然不会!”张玉斩钉截铁道。张玉不知道怎么了,和这小狐狸呆在一起就觉得特别安心。自己一个人住其实还是太孤单了,若是这只小狐狸能陪伴自己,想来日子会更有盼头,只是这小狐狸愿意和自己下山吗?
  “那不就结了,你既不会伤害我,我又为何怕你?”小狐狸翻了个身,示意张玉摸摸背。
  “你,可愿与我下山?”这洞里似乎只有小狐狸一只,没有其他狐狸的踪影。张玉想了想还是决定问小狐狸的意愿,没准小狐狸愿意和自己在一起不是。
  “和你下山?我要吃很多很多烤鸡你会给我吃吗?很多很多的烤鸡!”乐则想了想,和这个凡间男子下山到是没问题,只要他不饿着自己就好了。虽然大长老老是对自己说凡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忘恩负义的骗子!可是乐则觉得眼前这个人类男人就不会伤害自己,大长老说的不一定是就是对的。
  “鸡…没有,鱼可以吗?”张玉自己不善耕种,猪肉都是半个月吃一次,哪有什么鸡肉来吃。不过在云雾山的边上有一条河,张玉发现里面的鱼个头挺大。想来村民视云雾山为险地,不敢靠近云雾山,这些鱼才能长那么大,不然就是小虾米都得捞了打牙祭。
  “好啊!”乐则一口答应下来,张玉激动得差点把它抖出去。乐则吓了一跳,爪子挥舞了一下,把他的衣服都挠坏了。
  “不过我们得明日未时再下山,那时雾气就会散了许多。”这云雾山的雾有毒,凡人吸入过量便会致死。这也是为什么以前进入云雾山的人都出不去,都是被这雾气毒死的。
  至于村民们说的他们被妖怪吃了,完全是没有根据的猜想。这成了精的妖怪吃人是要损功德的,将来即使修为再高也是成不了仙。况且在渡天劫时,有造杀孽的妖怪必须多承担一道天雷,这几番天劫下来,命都没了。
  这雾气常年环绕着云雾山,故而未开化的动物是无法生存的,唯有已有造化的妖怪在此居住,这也是张玉没有发现其他小动物的原因。乐则从睁开眼就呆在云雾山了,也不知道是自己从何而来。每次它去询问大长老,大长老都闭口不谈,久而久之乐则也就不问了。不过说起来,这人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事,还能安然无恙地走到自己的洞府里,想来身边应该有抵御这雾气的宝器。但他们最好还是未时再走,这人现在没事,难保明天不会没事。
  “我叫乐则,你记住了!”以后要一起生活,总不能不知道对方的名讳不是。
  “我叫张玉,字易之。”
  “易之!”乐则甜甜地叫了一声,张玉的嘴角不自觉地往上翘。
  “易之,你为什么会来这云雾山?”乐则这么一说张玉才猛地想起来自己此行的目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