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教你种植一个对象+番外 作者:阿辞姑娘(下)

字体:[ ]

 
  ☆、第71章 谁谁谁
 
  “哥哥,我们会不会死?”
  “不会。”
  “那为什么爸爸妈妈都死了?”
  “……我不知道,但我不会让你死的。”
  在逃生舱的那十多年里,卡尔每天醒来都要问一遍奥古斯特这个问题,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那时那么弱小的他和奥古斯特都活下来了,但强大的亚犹龙一族,却几乎全部死绝。
  正如同他不明白,为什么原本很轻的利德尼,此刻在他怀里却重若千钧。
  “利德尼……利德尼……”卡尔轻轻的把利德尼放上冰面,自己再翻身爬上去,把利德尼搂进怀里,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脸。
  利德尼的脸非常冷,由于失血过多,脸色灰白,呼吸十分微弱,而他胸前的那个伤口还在缓缓的往外溢着温热的鲜血。
  “利德尼……”
  “你睁开眼睛好不好……”
  “我求你了……不要离开我……”
  卡尔跪在冰面上,语不成声的喊着利德尼的名字,眼泪一滴一滴的砸到利德尼的脸上,和冰凉的湖水混在一起。
  “卡尔!”
  “……天哪”科林握紧了拳头,站在科森旁边,看着满身鲜血的卡尔和利德尼低声喃喃。
  他们一挤出人群,就马上向卡尔这边跑了,结果远远的就看到利德尼中弹摔进了湖里。
  科森冲上前,拉开利德尼的眼皮,又握了下他的手腕,“他还有心跳,没有扩瞳,快打电话给急救中心院啊!”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这根本就是有预谋的,你以为现在急救中心还能派车来救他吗!!”卡尔甩开科森的手大声的喊着,他的眼睛一片赤红,充满了血丝,“第一枚高爆弹没有打中他,第二次甚至用上了在一百年前就被明文禁止的榴弹,你在哪里见过普通的暴1乱会使用榴弹枪!!”
  一百年前那场商船事件的影响太大,帝国不得不明令禁止军火公司再生产榴弹枪这种不具有人道主义的武器,从那以后,榴弹枪就在星际逐渐销声匿迹了。
  帝国对于军火的管控一直都很严格,平民受机械警察的保护,不能拥有武器,而一些贵族富人们能拥有的攻击武器也全都是机甲配备的,必须有机甲的存在才能使用,花街星不会让机甲通过停泊港进入花街,而要避开机械警察在灯堤引发突袭暴1乱,就一定不会是普通的暴徒份子。
  卡尔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可以感受到利德尼的心跳越来越弱,而呼吸更是轻不可闻,“不不不……不要离开我,求求你了……利德尼……”
  科林已经移开了眼睛,走到一边,卡尔的哭声很压抑,很低沉,却带着浓浓的绝望,撕扯着他的耳膜,科林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也快要被这股抑郁逼疯了。
  一个白色的身影忽然扑过来,跪到利德尼身边,膝盖骨在冰面上磕出的响声异常清脆。
  那是海安。
  海安忽然被奥古斯特扑倒后,就听到了他嘶哑的吼声——“卡尔!利德尼!趴下!!”
  随后海安的心脏一下子就快速的跳动起来,呼吸也变得十分急促,几声巨大的爆炸声过后他就听到了人们刺耳的尖叫和哭喊声,而奥古斯特一会就从他身上起来了,海安抬起头后就清楚的看到原本利德尼和卡尔站着的冰面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血池。
  浓烈的血腥味让海安有股想要呕吐的欲望。
  不远处有几个暴徒扛着机枪向无辜的民众们射击着,肆意的收割他们的生命,炸开的肉花和鲜血打湿了冰面,亡者冰凉的尸体在寒风中逐渐僵硬,已经有很多人死了,海安可以感受到周围逐渐扩大的死亡气息,而离他最近的一个生命——利德尼,他的生命气息也在渐渐消失。
  海安下意识的就向利德尼跑去,跌跌撞撞的踩在冰面上,一片片绿色的藤蔓生长在他的脚下,为他铺开一条畅通的道路,在他离开之后又迅速枯萎消失。
  “贱贱!”奥古斯特也迅速追了上去,在现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海安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活靶子,那绿色的藤蔓在天蓝色的冰面上简太明显了。但是海安情急之下调动了风元素,奥古斯特一时居然都追不上他。
  顾不上膝盖的疼痛,海安一屁股坐了下来,手心贴上利德尼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中默默的念着治疗术的魔法术语。
  但是过了很久都没有丝毫反应,而利德尼的心跳在这时也停止了跳动。
  海安努力平稳着自己颤抖的手,咬紧牙根,“我一定能救你的……”
  他不想再看到有人在他面前离开了。
  像是神迹一般,海安的指尖渐渐的散出晶莹剔透的白色光点,带着微微的热度,将利德尼的伤口密密的覆盖住了,最后一阵刺目的金光闪过,等海安把手移开后,利德尼胸前的那个原本狰狞血腥的伤口就消失了。
  取而代之是光滑而带着热度,丝毫无损的皮肤,就好像那里从没受过伤一样。
  而利德尼的体温也开始回升,心跳变得有力起来,脸色逐渐红润,呼吸平稳,忽略掉他被湖水打湿的头发和破损揉皱的衣服,他现在整个人看上去就像睡着了一样安详。
  机械警察已经赶到了,开枪射杀了暴徒,平息了暴1乱,但是那些死去的人们却永远都不会再睁开眼睛了。
  他们怀揣着对新的一年的希望和憧憬来到灯堤,上一刻也许还在欢声笑语,但下一瞬便是血色的地狱,有些人一枪致命,到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有的人一枪之后断肢残腿,痛苦哀嚎的挣扎着死去。
  把无限的悲痛和绝望留给活着的人。
  海安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往后一坐,却靠到了奥古斯特的腿上。
  他抬头望了眼奥古斯特,奥古斯特弯腰就把他从寒冷的冰面上抱了起来,沉着脸,“先回去,科森你留下来找杰明。”
  “好。”科林应了一声后就直接跑开了。
  “需要我帮忙吗?”科林看着卡尔小心翼翼的横抱起利德尼,问了一句。
  卡尔胸前的伤口还没有处理,亚犹龙可以融合一切金属假肢,只要不是伤到头部,无论身体受多么严重的伤都不会死亡,但即使这样,受伤了也会痛的。
  而卡尔的伤不见得就比利德尼的轻。
  但是卡尔却摇摇头,抱起利德尼的动作轻柔无比,生怕弄疼怀里的人,“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他需要确定利德尼还活着。
  在他怀里活得好好的。
  卡尔不敢回想刚刚的画面,他不知道如果最后贱贱没有救回利德尼,他会不会疯掉,但他可以确定,他一定会随着利德尼死去。
  从此变成一个复仇的机器。
  这场爆炸绝对是有预谋的,只是卡尔一时还无法确定是哪边的人做的,无论是自由联盟还是帝国都有着很大的嫌疑。
  正如奥古斯特说的,它们带来的根本就不是和平的未来,而是无尽的鲜血和杀戮。
  海安趴在奥古斯特的肩上,将一张脸紧紧的埋入奥古斯特的颈窝,两只手挂在奥古斯特的脖子上,闭着眼睛,精灵对于死亡带来的绝望气息十分敏感,而灯堤的空气中弥漫都是的浓烈血腥气和烧焦的尸体的臭味,让他非常不舒服。
  “贱贱没事吧。”科林跟在奥古斯特身后,担忧的看着海安。
  奥古斯特伸手摸了摸海安的头,把他抱得更紧了,“应该没事。”
  “奥古斯特,你要小心点,贱贱他……”科林皱着眉,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很可能已经被盯上了。”
  “我知道,”奥古斯特的眼睛平视着前方,语气无比坚定,“可我不会让他受伤的。”
  厄瑞涅教堂里——
  “……希望将在痛苦中重生,愿你的灵魂得到安息……”
  帕拉丁坐在教堂角落的桌子面前,低垂着眼睛翻动着《圣经》,沉声念着悼词。
  门口传来一声磕响,叶叔带着洛伦佐回来了。
  “他没死。”叶叔走到帕拉丁身后轻声说道。
  “没死就好……”帕拉丁叹了口气,合上了《圣经》,闭上眼睛转身搂住叶叔的腰。
  叶叔抚着他滑顺的银发,“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洛伦佐无视他们两个,走到桌子的另一边坐下,取出竖琴,微微拨动几下,琴弦发出了悦耳的声音,洛伦佐闭上眼睛,开始歌唱——
  “……铺满落叶的道路尽头,是那永恒的避难所,为每一片流血的土地,带去了厄瑞涅的祝福……”
  竖琴特有的如水晶般剔透,如朝露般清澄的乐声在空荡的教堂里回响着,洛伦佐干净而温柔的歌声伴随着琴声,像月光从夜幕中汩汩涌出,给人至高无上的音乐享受。
  “洛伦佐……我多么希望你的眼睛看到的是这个世界的美好,而不是像迪恩一样……窥到凄凉的坟场……”
  帕拉丁的头埋在叶叔的怀里,声音闷闷的,却很清晰。
  洛伦佐听到后,拨动着竖琴的手猛的一顿,发出一声难听的破音,歌声戛然而止,琴弦应声而断,割破了洛伦佐的手指。
  “滴答——”
  那是血液砸到地上的声音。
 
  ☆、第72章 丑丑丑
 
  “老师您说的对,是我做错了。”洛伦佐垂下眼帘,牵起断掉的琴弦,“琴弦断了,就再也不能歌唱了。”
  “你会遭到报应的……”帕拉丁无奈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到教堂门口,打开大门。
  门外依旧是灰暗的天空,和帕拉丁相同颜色的眸子相互辉映,前几天枝桠上还挂着的树叶已经全部落下了,寒风吹起地上的枯叶,打起一阵小卷,丧钟的声音从教堂顶端传来,一声一声的回荡在灰雾城。
  “叶叔,弥撒时间到了。”
  而洛伦佐依旧坐在椅子上,捧着竖琴喃喃自语,“您说的没错,我会遭到报应的……”
  科森在灯堤的尽头找到了杰明。
  那时他正愣愣的坐在码头上,望着远处红艳艳的黄昏天空。
  “杰明!你在这里干什么!”科森小跑着过去,抓住杰明的肩膀问他,“你知不知大家找你都找疯了,利德尼都中弹了!”
  “我看到她的脸了……”杰明轻笑一声,右手扯出了脖子上挂着的那个心形相框项链,按下按钮,手指温柔的抚上里面的照片,但是那个照片却因为时间的侵蚀,已经泛黄起皱,再也看不清照片中那人的面容了。“居然已经一百多年了啊,我都快忘记她长什么样了。”
  “杰明……”
  “可是,即使这样,我也不允许有其他人,顶着她的脸来骗我!!!”杰明忽然站起来,举起左手捏着的一沓纸就要撕。
  “欸欸别撕啊!!!”科森赶紧制止他,抢过他手里的纸,摊开,“这是什么?”
  “菲利亚号的邀请函。”
  “卧槽!还是特等舱!你从哪弄来的?”
  “那个女人,我救的那个女人,我又不认识她!”杰明拂开额上的头发,一脸烦躁的说着。“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看到她的那一瞬我就像中邪了一样,拼命的追上去,我明明知道她不是茜黛,可我心底一直有个声音告诉我那就是她,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