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寻鼎 作者:朱砂(中)

字体:[ ]

 
    第39章 争论
 
    吃过早饭,老郑留下一名特警向叶关辰和陆云分别做一次询问,就跟管一恒和东方瑜一起,带着人进了保护区。
    但是才走到一半路,云姨那边的电话就过来了,乌裕尔河下游一条高速公路上,摄像头拍到了寺川兄妹。他们开了一辆小面包车,在休息区寺川绫曾下车买了点食物,虽然寺川健始终没露面,但照片上也能模糊看出车内有两人,所以他应该也在车上。
    “车是在当地车行租的,车行员工也证实了来租车的就是寺川绫。”云姨在电话里说,“所以你们不必在保护区里搜索了。”人都跑了,还搜个啥。
    管一恒怔了一下,马上追问:“他们到达休息区是什么时候?”
    云姨回答:“昨天晚上六点钟左右。我知道你的意思,杀死真田一男的不是他们。”真田一男的死亡时间也在晚上六点钟左右,寺川兄妹除非是有分身术,否则怎么可能同时在两个地方出现。
    “能确定面包车里的是寺川健吗?”管一恒眉头越皱越紧。
    “这个倒不能完全确定。”云姨也很痛快,“毕竟他没有下车,而高速公路上的摄像头限于位置,也不可能完全拍到车内人的脸,只能确认有两个人,并且是一男一女。”
    管一恒沉默了。云姨顿了顿,没听他说话,就继续说道:“人跑了就跑了,总之还在国内,慢慢找就是。我已经把他们的情况上报了,日本他们是别想随便回去了。倒是你,可能真要去西安走一趟了。”
    “西安?”管一恒心里还在想着别的事,随口问了一句。
    “是啊。”云姨没好气地说,“听说有人告了你一状,好像是放走了妖兽什么的。那位周副会长就激动起来了。当然了,名义上说的还是关于养妖族又出现的事,你是当事人,想让你去做个报告。这样,你就去走个过场算了,实在不愿意,到了西安就给我打电话,我随便找个案子把你调回来就行了。”
    管一恒虽然心事重重,也忍不住笑了一声:“云姨,不用的。我正好也想去西安,跟协会谈谈这件事。不仅仅是养妖族,还有这两个鼎耳的问题。云姨,我马上就提交个报告给处里,腾蛇和九婴都栖身于鼎耳之中,这个鼎耳又与它们有种特殊的联系,我觉得这件事绝对不是凑巧,很需要好好调查。哦,其实我想晚几天去西安,留下来调查一下鼎耳是怎么出现的。”
    “不行!”云姨马上否定了,“这件事你可以让老郑帮你,但你必须立刻给我滚去医院拍片子!你那条胳膊是不想要了吧?先拍了片子,该住院就住院,该治疗就治疗,否则我立刻去齐齐哈尔揪掉你的耳朵!”
    管一恒挂掉电话,看见旁边东方瑜似笑非笑的神情,还有老郑眼里的笑意,顿时觉得脸上发热,掩饰地咳嗽了一声:“郑工,那个——我们看来不用再搜了。”
    老郑很干脆地点了点头:“那就回去。鼎耳的事,我们再调查。云副说得对,你得赶紧去拍片子,咱们出外勤的,没有一个好身体可不行,除非你只想吃青春饭,过几年就不干了。”
    “我知道。”管一恒摸了摸自己的手臂,“鼎耳的事那就拜托你了。”
    “这是什么话。”老郑笑起来,“说得好像我不是十三处的人一样,咱们不是一伙的吗?”
    东方瑜也笑了起来:“其实我听云副处长说西安的事——我觉得一恒你应该照办的。”周管两家的恩怨他很清楚,“腾蛇说起来也是十三处的任务,你没必要去受这个气的。”
    管一恒失笑:“这话不对吧,你是协会的人,怎么不跟协会一伙呢?”
    东方瑜笑骂:“放屁呢你!咱们是发小,我不跟你一伙跟谁一伙?”
    两人笑闹了一会儿,管一恒才严肃起来:“我想去西安,是想说明一下鼎耳的事,毕竟这两件事里我都经过,尤其是九婴这一次,还是我亲手收伏的,鼎耳与九婴之间的联系,除了我没人再能说得清楚。这件事绝对不是凑巧,我觉得这后面可能有些我们之前没有考虑过的事情。”
    老郑也严肃起来:“你指的是什么?”
    “就是鼎。”管一恒把之前在火车上叶关辰关于禹九鼎的猜测讲述了一遍,“如果说之前只是猜测,那么现在第二只鼎耳出现,恐怕我们就不能只当做猜测来看待了。关辰有一句话我觉得说得很对——我们应该想想,为什么当初禹不诛尽天下妖兽,而是把它们禁锢在了九鼎之中,难道不怕贻祸后世吗?”
    老郑虽然长期出外勤,但对这些神话理论知识就不像天师们研究得那么多,听了就沉吟起来:“这说法挺有意思的,值得研究一下。要是这么想想,这些只有神话里才有的妖兽一个接一个出现,恐怕真不是什么正常的事。”
    东方瑜倒是微微翘起了眉毛:“这位叶先生还真是博闻广识,颇有想法呢。不过,既然朱岩也知道这事,其实可以让他在协会里提一提。”
    管一恒摇了摇头:“我想自己去说。主要是,我觉得如果九鼎的猜测是真的,我们现在就得尽量将妖兽收伏,而不是诛杀或者炼器。”
    东方瑜立时神色一肃:“你要说这个?这可是……你提这个,就等于跟董涵、周副会长,还有相当一批人对上了。”
    “我知道。”管一恒神色不动,“但是我去提,比别人更合适一些。”他的父亲也是死于妖兽爪下,由他来提,至少别人不好说他站着说话不腰疼,自己有了法器就不管别人死活。
    老郑倒拍了拍管一恒的肩膀:“我觉得你做得对。既然有想法,有疑虑,就应该尽早提出来,否则这个也怕那个也怕,拖到最后拖成祸患,不说别人,咱们良心上也不安。提吧,怎么说还有处里呢,有什么事扛不住了,打电话!”
    管一恒感激地笑了一下:“我知道。”
    虽说寺川兄妹跑了很是叫人恼火,但好在真田一男已经死掉,九婴也没有被外人拘走,一行人便转回管理局。路上,老郑忍不住又提起来:“如果不是寺川兄妹杀了真田一男,那是谁杀了他呢?”
    管一恒沉默着没说话,东方瑜看了他一眼:“你是想到什么了?”
    过了很久,管一恒才说:“也许杀死飞头蛮和真田一男的,是同一只妖兽。”
    “是吗?”老郑眉头一皱,“如果说妖兽杀死飞头蛮的时候,真田一男转身逃跑,却被赶上杀死,这也说得通的。但飞头蛮死于牙,而真田一男死于爪——这个……”
    “妖兽千奇百怪,”东方瑜已经开始思索,“犬牙,鹰爪,集于一身……”
    “龙。”管一恒已经回答了,“龙为鳞虫之长,其形有蛇身、鹰爪、马头、鱼尾、鹿角,口中生利齿。”
    东方瑜沉吟着摇摇头:“龙行必风雨,但是当时并无雨降下。而且说到龙,多少年也没有再见过了。”
    老郑也摇头:“龙为五爪,但据尸体上的爪痕看来,更像鹰爪,三前一后,总共大概就是四趾。”
    管一恒的嘴唇紧紧闭着,半晌才说:“但龙生九子……”
    东方瑜霍然一惊:“你是说——”首先冒上来的念头被他压了下去,迅速在脑海里将龙九子的资料全部过了一遍,最终仍旧不得不翻出原先的念头来,“你是说——睚眦?”
    龙九子中,赑屃似龟,显然不对。
    鸱吻有龙头,却是鱼身鸱尾,无爪可抓,也不对。
    饕餮不必说了,倘若是它出现,哪还会留下什么尸身?统统都要吞到肚子里去了,骨头渣都不会剩。
    狴犴则似虎,牙是有了,爪却不对。
    蚣蝮与狴犴略有类似,亦是兽形,并无鹰爪。再加上形似狮子的狻猊,这三子其实可归于同一类,当然也就排除在外。
    至于形似螺蚌的椒图,软体动物根本就不必考虑。
    “不过——蒲牢似龙而小,其实也有可能……”东方瑜看了看管一恒的脸色,喃喃地说。
    这说法有些无力。蒲牢这个“似龙而小”,其实更像一只大守宫,也就是蜥蜴,在爪子上也不符合。管一恒只摇了摇头:“蒲牢其性好吼,倘若是它,战斗中不可能毫无声音。”
    蒲牢一吼,声传百里,恐怕就连他们这里都能听见,更何况是医院呢。所以说来说去,只有睚眦。
    “其实我早有心理准备了。”管一恒淡淡地说,“从在文溪酒店闻到迷兽香开始,我就知道他又出现了。既然他出现了,睚眦自然也可能出来。睚眦头似豺而身似龙,犬牙、鹰爪,都齐全了。且龙行必有雨,龙子出行却是未必。睚眦又好杀,杀而不为食,是其习性。最后——”他的眼神变得冰冷,“其实当年我父亲的伤,跟真田一男也很相似,只不过——”只不过没有被掏出心来罢了。
    因为话题到最后落到了这上头,所以回去的一路上,气氛都有些沉闷。等回到管理区,叶关辰一行人已经离开,驱车去了齐齐哈尔。
    既然寺川兄妹已经逃了,保护区这里也就没什么大事,东方瑜直接就把管一恒打包,开车也直奔齐齐哈尔最大的医院了。
    管一恒原本想着拍个片子就行,结果东方瑜硬是列出一大堆项目来,看得管一恒头痛不已:“这今天都做不完啊……”他们从扎龙驱车过来就已经是下午了,东方瑜列这一堆项目,恐怕明天还得检查整整一天,“你这个——验血有什么用啊?”
    东方瑜板着脸:“你乱吃药,当然要查一查。”
    管一恒终于觉得有点不对劲:“乱吃药?”东方瑜对叶关辰,似乎颇有几分防备和敌意?
    “任何一种药物在使用之前都要做大量的药理毒理实验,先是动物实验,然后临床实验,再经过各种检验之后才能允许投产,你难道不知道吗?”东方瑜的脸板得死紧,“一种根本就没有经过检验的药你就敢吃,吃了之后愈合得这么快,你都不怀疑的吗?这不是乱行医吗?真有这么好的药,他为什么不投产?如果真像他说的那么珍贵,你们萍水相逢,他又凭什么就拿出来给你吃?你就不怕做了实验对象吗?”
    管一恒嘴唇动了动,东方瑜立刻瞪了他一眼:“你又要说叶先生不是那样的人对吧?就算他不是那样的人,拿一种根本没有经过审批和注册的药物随便给人服用,我也不能赞同。这跟急救不同,你当时没有生命危险,根本没有必要服用来源不明的药物!以后你自己也长点心眼,别再随便乱吃药了!”
    管一恒没说话。他是觉得叶关辰不会胡乱给他用药,但东方瑜完全是出于对他的关心,就是争起来又有什么意思,无非是浪费了朋友的好意。何况叶关辰对东方瑜来说完全是个陌生人,倘若换成是有陌生人给东方瑜吃了什么不知名的药,他也一样会做此反应的。
    于是第二天,管一恒就做了一堆的检查,不过最后的检查结果却显示,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倒是右臂骨折的地方已经愈合,之前隐隐作痛是因为在战斗中肌肉有些拉伤,跟骨头完全没有关系。医生听说他骨折到现在只有二十几天,根本就不相信,只当他开玩笑:“要是有这么好的药,快介绍给我,有多少我买多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