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弃末世 作者:尖椒炒肉

字体:[ ]

 
文案:
外表冷漠的人未必冷漠,外表坚强的人也许并不坚强。方彻被人陷害重生回十年前,却发现无力改变末世中的绝望。绝望之时被凡事自己扛的戚不弃捡到了。本来想要离开这帮短命鬼的,然而最终他却发现已经放不了手了。
伪受养成攻
 
内容标签:末世 异能 俊杰
搜索关键字:主角:受:戚不弃,攻:方彻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戚不弃醒来的时候,看见妈妈红着眼睛担心的看着他,看见他起来后,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
  “怎么还哭了,我这不就是感冒发烧而已么,不用担心。”戚不弃忙起身给母亲擦眼泪。
  然而身体一点也没有感冒发烧后的酸痛感,整个人都感觉有些轻盈,但是他并有在意这些。
  戚妈妈勉强露出了个微笑:“你不知道,你烧了三天,要不是你爸现在也烧着呢,我就把你送医院了,现在外面都乱成一团了,我也不知该怎么办好了,幸好你醒了。”戚妈妈用纸巾抹着眼泪。
  “啊?不能是我把我爸传染了吧,我去看看。”说着就立即起身往戚父的卧室走去。戚妈妈赶忙起身跟在后面。
  看到父亲的时候戚不弃吓了一跳,这还是我爸么?屋子内充斥着一股腐臭味,戚父脸色发青,手臂上绑着绷带,但是已经被脓液浸成黄色。
  “这怎么弄的,怎么不送医院去。”戚不弃着急的问道。
  戚妈妈本来要止住的眼泪又流下来了:“前天你爸下楼买东西,回来时候说是被个疯子给挠了,开始还好好的,昨天就烧的不省人事了,幸好没送医院去,听说附近市医院都是得这种病的,治不好,还传染的。”
  “没事的,妈,别哭了,爸一定会好的,你帮我把医药箱拿过来,他这伤口得重新弄一下。”
  “嗯嗯。”戚妈妈又抹着眼泪去客厅拿医药箱了。
  戚不弃坐在床边,看着父亲,这是自己最崇拜的人,家里的顶梁柱,他一定能好起来的。
  突然,他发现父亲的指甲长了有五六厘米那么长,指甲发污,看起来十分尖锐。他心不安的跳动起来。
  揭开伤口处的纱布,伤口处的肉变成黄色向外翻着,还有着黄色脓液往外留着。怎么可能感染的这么快呢。
  戚妈妈拿着医药箱过来了,戚不弃怕吓到母亲就让她先去做饭去了。
  戚不弃拿着棉签抹着伤口处的浓水,但是还会有新的流出来,正在忧心不已的时候,戚父的手臂动了动。
  戚不弃惊喜的看向父亲的脸,父亲睁开了眼睛,黄色泛着绿光的眼睛,目光全是麻木与欲望。
  这不是我父亲!戚父腾的就从床上直直蹦了起来,戚不弃本能往后一退,戚父张着大嘴,嘴中也流出黄色的脓液,伸着带着长指甲的双手,向他儿子扑过去。
  “爸!爸你醒醒啊!”戚不弃不可置信的往后退,退到了卧室门口,戚不弃倚在门上。
  戚妈妈听见响声,就赶过来想要推开门。“怎么了?”结果没有推开。
  戚父已经快要抓住他了,戚不弃也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本能,举起门旁的电脑桌就砸向戚父,没想到很容易的就举起了。
  戚不弃忙上前查看父亲,戚父被压在桌子底下,并没有正常人应有的疼痛,仍然张牙舞爪的朝戚不弃挠去,挠到桌子上时,给桌子挠了个大口子。
  戚不弃终于明白了,这个已经不是他的父亲了。
  因为戚不弃离开了门,戚妈妈推开了门,看到这情形,又吓又气:“那是你爸!”
  戚不弃抵住桌子:“你别过来!他变了,你去给我拿段绳子来!什么都行,能绑人的就行,快点!”
  戚妈妈仔细一看丈夫的情况,已经不像个人样了,也慌了,忙跑去拿绳子。
  戚不弃拿着绳子给戚父邦好后,已经大汗淋漓了,不是因为累,而是因为惊吓与恐慌。
  戚父虽被绑着身体仍翻动不停,大嘴一张一合,而戚妈妈在一边泣不成声:“老戚,你醒醒啊!我是献梅啊!你醒醒啊!”
  戚不弃安慰着母亲,可是听见母亲的哭声,自己的眼眶也不觉红了,眼泪向往涌,但是又一想,母亲本身就是个没有主心骨的人,自己一哭,她不更崩溃了,想办法才是正事。
  于是抑住眼泪的涌出安慰母亲道:“别担心,你先告诉我最近发生什么事了,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父亲一定会有救的,没有了父亲依靠,咱们两个人还得支撑起来啊。”
  听着儿子劝慰了一阵,戚妈妈慢慢止住泪哽咽的说道:“就在你发烧后从学校回来那天,就全乱套了,有种传染病,就是你爸这种,凡是被他们抓伤过的人就都感染了,这种病让人失去理智,连人都吃,咱们市是先发地区,现在已经告诉群众撤离到西郊的那家食品加工厂去,你们俩都病者,我就没去,昨天还能听见广播,今天就没了。”
  戚不弃心里一震,这不就是丧尸么,起身走到客厅阳台往楼下看去,有几个人影摇摇晃晃的在游荡,小区内有几辆车报废的停在那里,幸好自己家位于接近北郊的中档小区,位置离市中心较远,住户也没有那么多。
  “我们得走了。”戚不弃望着窗外低声说道。
  “那你爸,怎么办?”戚妈妈担忧的问道。
  “我想办法,你先去收拾一下东西。”戚不弃拿着父亲车钥匙,又从厨房里拿了把菜刀,下楼先把车停到楼门口。
  楼门口附近有个丧尸,戚不弃有些不安,但是现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于是还是下手用菜刀狠狠的砍了丧尸的脑袋,又补了两刀,丧尸才停止挣扎。
  手有些抖。对不起了,戚不弃暗自说道。然后就快速的跑到车库,把车开到楼下。
  回到屋内,戚不弃重新给戚父绑了一下,还给他戴上了手套和口罩。然后又很轻松的把他抱了起来。
  戚不弃有些疑惑,自己的力气大了很多,是不是自己也发生变异了。
  算了,也不是想的时候,他轻轻的把仍在挣扎的戚父放到车后座,固定好。
  即使父亲百分之九十九可能不会好了,但是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他就不会放弃自己的父亲,不会放弃寻找解药。
  把父亲安置好,戚不弃回到楼上帮母亲收拾东西,家里的食物并不多,还有小半袋米,冰箱里还有些鸡蛋牛奶和火腿肠。
  看来自己可能还需要去趟超市了。
  两人吃完了之前做的饭,又带上大包小包,阔别了这居住已久的家。
  
 
  ☆、第 2 章
 
  戚不弃打开汽车导航,把自己手机递给母亲:“我开车,你帮我给通讯录里的人发条短信,告诉他们不要随便上街,多储备些水和食物,多穿衣物,不要被街上的丧尸抓伤。”
  “嗯,嗯。”戚妈妈低头照着儿子所说的做,儿子和丈夫就是自己的天,自己的依靠,他们所说的,就是对的。
  街上有些丧尸听见汽车声,追在汽车后面,用手去抓,但只能抓到一些汽车的尾烟。
  戚不弃不敢从人多的大路上走,只能挑一些偏僻的小路走,但是这里到西郊必须要经过一条主街,自己只能在心底祈祷,那条路上没有太多的丧尸。
  快走到那条主街的时候,路口有五六个丧尸听见汽车的响声,转身过来朝车子走过来。丧尸身后,还有十几个小黑点,蹒跚的走来,不用想,这条街已经被丧尸包围了。
  戚不弃暗道,糟了。就急忙掉头,而此时丧失的爪子已经刮到汽车后盖上,发出刺耳的金属声。
  戚父仿佛更加兴奋了些,嘴中发出“咯咯”的怪声。
  坐在一旁的戚母终于受不了,发出了抑郁的哭泣声。“老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怎么都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戚不弃有些烦躁,为什么一夜之间世界变成了如此陌生恐慌和绝望。
  可是活的人还需继续活下去,自己一定是要最坚强的,自己还有个母亲。
  “哭泣不会解决任何问题,虽然只有我们两人,但是我们一定能活下去,你要坚强起来,你能做到的。”
  戚母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是啊。老戚也不知道能不能好起来,剩下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了,我不能哭了,不能拖儿子后腿。
  戚不弃回头看向母亲:“你相信我么,我一定会带着你活下去。”
  戚母止住眼泪,目光坚定的看着儿子:“我只最信你。”
  方彻难以相信的看着刀子从胸口插入,鲜血喷涌而出,但是他却没有感觉到肉体的疼痛,只有心灵上的疼痛才是最让他难以接受的。
  “为什么?”方彻用尽力气说出了这几个字,看着方彻满脸的难以置信,孙椁应有些不忍,但是那丝丝的不忍立即就被贪婪所代替:“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的空间太强大了,你就算今日不死,以后也会死在别人手上,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我呢。”
  方彻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不是死在丧尸手上,而是死在人类手上,那人居然还是自己的朋友。
  方彻感觉自己砰的一声倒在地上,冷眼看着这一切。孙椁应用刀子插在自己的脑袋上,用力的挖着,过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找到他所要的。
  “靠!晶核呢?”孙椁应不甘的咒骂着,又仔细的寻找了一遍,也没有找到。天要黑了,孙椁应只能骂骂咧咧的开车回去了。
  方彻只能浑身冰冷的看着自己破烂的尸体躺在街上,脑袋已经破碎不堪,不知道身体躺了多久,又看见路过的丧尸一口口的撕咬掉尸体。
  最痛苦的也许不是死亡,而是自己看着自己的尸体被一点点的被撕咬、吞噬,而自己却无能为力,那种孤单、怨恨、恐惧、无力与冰冷,方彻永远都不会忘记。
  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不会再轻易相信任何人;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让自己更强大;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要保护好母亲,不再让她因我而死,不再逃跑。
  温润的液体从眼睛里流了下来,给冰冷的灵魂带上一丝温暖。
  方彻感觉眼前白光一晃,等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见了阳光直射进眼睛里。
  这是新生么?
  “彻彻,快跑!”这熟悉的声音,不正是母亲的声音么,方彻转头看去声音来源的方向。
  方彻眼睛突然眐开,瞳孔放大。
  不!这不是新生,这是更深的绝望!
  母亲用身体拦住丧尸,一个丧尸撕咬着方母的手臂,另一个丧尸用尖锐的指甲拉开了母亲的肚子,母亲跪倒在地,但是嘴中仍喃喃的用尽力气喊道:“彻彻,快跑!彻彻,快跑!”最终声音低弱下来,但是眼睛还死死的盯着方彻。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老天不是给我新生而是惩罚我啊!可是即使我犯再严重的罪,那往我一人身上来啊!为什么要再次惩罚我的妈妈!你太残忍了。
  方彻的脚步动不了,也许就在这里死去吧,和母亲死在同一个丧失的肚子里。他只是愣在那里,没有感觉,没有知觉。
  丧尸缓缓的向着方彻走来,方彻举起手臂,来吧!来吃啊!
  戚不弃看了看导航,只能绕路了,开车转向另一条路,而这时候,戚妈妈突然喊道:“停车,停车!”
  戚不弃吓了一跳,顺着母亲的目光看去,之间一个少年呆呆的站在路边,不远处有三只丧尸在分食什么,少年明显吓傻了。
  说实话,戚不弃那一瞬间有些犹豫,但是戚妈妈催道:“快啊!”于是就拎着菜刀,赶过去。
  往那里跑过去的过程中,看见了少年居然抬起手臂,勾引丧尸。
  这小子有病吧,戚不弃边跑边想到。
  快速的把要抓到少年的丧尸解决掉,又跑去解决了那两个吃的正欢的丧尸,戚不弃这才看清,丧尸吃的是什么。
  顿时胃里的东西翻滚的涌上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