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家王妃是国花+番外 作者:歪脖铁树

字体:[ ]

 
《养花养出一个受/我家王妃是国花》作者:歪脖铁树
 
文案:
大梁国国花日渐萎靡,国师鞍前马后伺候,却终不见好,最后无奈上报陛下:
国花关乎大梁国国运,此时萎靡至此,恐有灾患将至。
恰在此时,郁木槿穿越。
【本文案的重点在于:
←←国花长封面那样。】
CP:天下无双独此一人流弊受X憨厚老实会赚钱英武不凡攻
PS:国花借用的是现代裸男兰,只借用形态,不会借用传说属性,此为作者自己设定。请大家仔细观赏封面上(sang)美(bing)丽的国花大人。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种田文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木槿,杨骞昊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芦花小鸡仔
  
  夜深人静,月上树梢,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儿鬼鬼祟祟、形迹可疑的沿着墙根阴影处小跑,很快扑到一丛杂草旁边。小孩儿手脚并用,很快扒拉出许多杂草,然后身体一耸一耸的从他扒拉开的墙洞钻进里面。
  高墙后面有一个很大的空地,四周围着漂亮的琉璃砖,在月光下显得五彩斑斓,极为好看。小孩飞快地跨过琉璃砖,来到空地中央,把手中提着的小包袱打开,一边拿着一个黑面馒头一边说:“爹,快出来吃点东西。”
  黑面馒头摆在一张油纸上,也不怎么软和,倒是有一股小麦香,很好闻。馒头旁边正巧有一朵耷拉着脑袋的花儿,若不仔细看还不会发现,因为那花跟土坷垃一个颜色,屎黄屎黄的,一副萎靡不振,大势已去的模样。
  不过等小孩儿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咸鸡蛋剥开,那朵花终于晃了晃,眨眼间变成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年轻男子,长相极为清秀,只是一手抓着黑面馒头,一手拿着咸鸡蛋,狼吞虎咽的模样不怎么好看。
  “杨树。”咽下最后一口黑面馒头,年轻男子接过水囊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才继续说,“家里的情况怎么样了?”
  小孩儿也不怕脏,直接坐在地上,闻言憨厚道:“爹你放心,我回去之后,他们虽然害怕,但也并没有再把我卖掉,还继续给我吃的。”
  摸了摸小孩的脑袋,郁木槿叹了口气,他现在身不由己,被困在这一方土地中,暂时脱不开身,只是难为儿子了。想当初遭遇车祸那种无妄之灾时,郁木槿还以为自己就此一命呜呼了,却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他竟然穿越到大梁国,成了……一朵萎靡不振的国花。
  乍一变成一棵花的时候,郁木槿很绝望,好在他发现自己还是能变成人的。只不过用完身体里最后的力气变成人,从高墙下面的墙洞钻出去的时候,就瞧见被家人卖掉,又挨了毒打,人贩以为死掉便随便扔到墙根出的杨树。
  当时情况紧急,郁木槿只得把小孩拖回来,自己变成花,把花朵里最后一点花蜜滴到小孩嘴里,这才救了他的命。
  然后……就变成小孩每天偷偷跑来送饭、送水,还坚定不移的喊自己爹了。
  郁木槿每天变成人的时间有限,至于体内那股支撑自己变成人的力量是什么,他到现在也没弄清楚。小孩现在没有栖身的地方,只能回他原本的家,好在有郁木槿指点,到现在还相安无事。
  “爹。”瞧见郁木槿低头沉思,杨树小声说,“我听说城里有短工,我打算去做工,等赚到银钱,给爹买鸡吃。”
  “你还在长身体,不许去做工。”郁木槿板起脸,严肃道,“天色不早了,快回去,不要让旁人发现。”身为大梁国国花,自然也有层层守卫,只不过最近国花萎靡不振,国师怕人太多会扰乱这里的清净之气,打发走大部分守卫,而且晚上守卫不得冒然出现,以免影响国花修复自身。这才让郁木槿有机会变成人,再趁机填饱肚子,跟杨树说会儿话。
  小孩最听郁木槿的话,闻言立刻起身收拾包袱。正巧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郁木槿不想被他们发现堂堂国花竟然能变成人,便赶忙变成黄不拉几的花。
  收拾好包袱,杨树小跑几步,用手掩盖掉自己的脚印,忽然又转头跑回来,从怀里掏出一个圆溜溜的东西放在郁木槿旁边,小声说:“这是我在外面捡的,正好给爹做个伴。”说完,小孩儿头也不回的跑到墙根,从下面的墙洞钻出去,再用杂草遮住洞口,这才贴着墙根离开。
  这边郁木槿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儿子给自己留下的圆团子是啥,不远处就有一群士兵排着整齐的队伍走过来,他们要巡逻一遍花坛。身为大梁国举足轻重,关系国运的国花,前来守卫的士兵自然也都是千里挑一,一等一的身手,都是能百步穿杨的好手,就是……模样有待商榷。
  士兵们的眼神都特别好使,晚上的月亮又特别明亮,大家刚走进就看到国花旁边有一个黑色的阴影,仔细看的话还毛茸茸的,打着灯笼凑过去看,能看到嫩黄嫩黄毛茸茸的身体上有着黑色的斑点。
  ……怎么看这都是一只芦花鸡,还是刚破壳没多久的那种。只不过芦花鸡旁边就是关乎大梁国国运的珍贵国花,守卫们不敢直接断言这是不是芦花鸡,为首的士兵当机立断留下一半的人看守芦花鸡,以防他突然蹦起来啄国花,自己则是带着另外一半的人去找国师汇报情况。
  国师便是为大梁国国花而生,为了方便照顾,他住的地方离这里并不远。因为事情重大,守卫们来不及通报便直接冲进国师卧房内,为首的守卫一脸严肃的说:“国师,有情况!我们、我们在花坛里发现……”
  “什么!”国师原本心中有些不悦,这些个守卫也太胆大包天,正想着发作,此时听到花坛有情况,也不顾衣冠不整,抓着衣服就往外跑,“我去看看!”
  国花不单单是国师的命根子,更是大梁国的命根子,任何人都马虎不得。如今国花日渐萎靡,国师为此没少操心,可惜种种方法都试过,就是不见效,此时听到守卫汇报说有情况,一方面是心里狂喜,希望是好的转变,一方面又几乎魂飞魄散,万一国花就此一命呜呼,砍他十八次也不足以平息未来将会发生的事。
  是以,国师憋着一口气,没让守卫继续说,自己则是拔腿狂奔,很快来到侍奉国花的花坛外面,借着灯笼和月光,先是确认国花仍旧跟昨天一样,这才松了口气。
  “一切情况如常,那只……一动未动。”不知道该不该称呼那只芦花鸡为芦花鸡,守卫停顿一下给省略了。出现在花坛里,跟国花靠的如此近的芦花鸡,即便他就是一只芦花鸡,那也必然不能叫芦花鸡。
  果然,国师眯起眼睛看了看,又伸出手指掐算半天,终于开口道:“切莫轻举妄动,大家不要离花坛太近,全部退后。我要回去推演一番,你们密切关注这边的情况,一有异动立即汇报于我。切记,一切以国花的安危为准。”
  守卫们齐齐应声,立刻悄无声息的后退。
  而以前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的国师则是急哄哄的转身离开,他要去查查资料。按理说国花萎靡,定然有原因,只是此时那只很像芦花鸡的芦花鸡出现在花坛中,莫不是有什么预兆?因为国花的特殊地位,国师不敢轻举妄动,他几乎是彻夜难眠,不停地翻找先辈留下来的资料,只可惜并没有找到相关只言片语。
  这边郁木槿察觉到儿子送给自己的芦花鸡没有大碍之后,便安心的睡过去。早晨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全身暖洋洋的,郁木槿感知一下,发现自己整棵花都靠在小鸡仔身上。毛茸茸的小鸡仔暖呼呼的,跟上辈子睡过的毛皮毯子似的,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郁木槿的错觉,总感觉小鸡仔似乎对自己极为亲近。
  这段时间国师来的时候,偶尔会自言自语一些事情,郁木槿就从这个才知道,原来国花一直就是一棵花而已,并不能变成人,所以本着谨慎的原则,他不能在人前变成人形。此时有一只小鸡仔陪伴,郁木槿倒是感觉很不错。
  太阳完全升起来的时候,小鸡仔也终于睡醒,他先是绕着郁木槿转了个圈,然后开始伸爪子刨土。把泥土弄得松松软软的,郁木槿感觉呼吸都顺畅不少,连带着也对小鸡仔更加亲近。
  而此时的国师却如临大敌,他没有在先辈留下来的资料中看到只言片语,但这并不妨碍他推演,无论如何推演得出来的结论都是未知!国花的未来未知,这表示大梁国的未来无知!
  事关重大,国师连忙换上朝服,进宫上朝,然后把自己的推断说了出来。
  “陛下,蝗灾日益严重,还是先拨粮赈灾为重。现下正是秋收之时,若是百姓家中没有余粮,恐会成为流民,到时周边乡镇会受到波及。”面貌年轻的户部侍郎立刻站出来说话。
  皇帝的心思被此事吸引,又跟其他大臣商量一番,解决此事后,不等国师再次上奏,高台上便传来下朝的喊声。国师心里愤懑,却不好再去找皇帝说这件事,国花虽然位置依旧高贵,但显然朝中已经有不少年轻大臣把眼光放在别处,连带着皇帝的心思也有些动摇。
  没有人比国师更了解大梁国的国运,绝对跟国花有关系,只是他现在人单式微。想到即便是汇报给陛下,也没有旁人了解国花,更帮不上忙,还得自己照顾,国师叹了口气,匆匆离开皇宫。
  这时太阳高照,花坛里的泥土都暖烘烘的,芦花小鸡仔帮郁木槿松完脚下的土后,就四处溜达,不远处虎视眈眈的守卫也不敢上前打搅,生怕冲撞到看上去奄奄一息的国花。
  “叽叽。”小鸡仔忽然高兴的跑向郁木槿,嘴里叼着一条绿色的大青虫。他刚才在花坛边缘捡到的,肥美有营养!小鸡仔决定送给那朵瘦弱的花吃!
  
  第2章 募捐
  
  圆滚滚的身体,两排小肉脚,疑似脑袋的那一头还有两只黑色的看上去挺威严的假眼,大青虫弓起身体,努力往前爬。然后芦花小鸡仔眼尖的看到,立刻吭哧吭哧跑过来,张开嫩黄嫩黄的小嘴叼起大青虫,跑到前面,把大青虫放到花根旁边。
  无奈的晃了晃身体,郁木槿说不出话,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不喜欢这条大青虫的意思。
  抬起爪子按住想要逃跑的大青虫,芦花小鸡仔急了,“叽叽。”吃了大青虫身体才帮棒棒的,这朵会变身的瘦弱小花怎么还不吃。
  ……过了好长时间,太阳当头,已经是正午时间,小鸡仔终于确定这朵小花暂时不打算吃肥美的大青虫。但是看看自己圆滚滚毛茸茸的身体,再对比一下瞧着奄奄一息的瘦弱小花,小鸡仔决定留着大青虫,等小花变身的时候再送给他吃!
  逃过一劫的大青虫被放在花坛最边缘,失去最后的自由……只要他逃跑,小鸡仔就一定会瞧见,无论离得多远都会跑过来把他叼回原处。
  感知到小鸡仔的动静,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郁木槿突然不太想变成人,万一小鸡仔非要让自己吃大青虫,到时候该怎么拒绝。
  守卫们待在远处虎视眈眈,有眼神好的看到大青虫,便自告奋勇监视大青虫,剩下的守卫监视芦花小鸡仔和国花。当然,在他们的心目中,国花是最重要的。
  这些守卫世世代代忠于国师、忠于国花,只是现在陛下明显偏向朝中的少壮派大臣,积极处理大梁国蝗灾,并不认为蝗灾是因为国花萎靡所致,而对于固守国花的老一派大臣基本上是无视的态度,也没有委以重任,甚至有几位德高望重的大臣还被放到外地养老,以至于国师现在孤立无援。
  每次想到现在陛下的态度,守卫们大都会无奈的摇头。陛下倚重少壮派,关注蝗灾,这都没什么,但他不应该忽视日渐萎靡的国花。这么多年以来国花一直状态良好,大梁国风调雨顺,从未出现过灾患,而从国花萎靡不振开始,蝗灾便一日比一日严重。
  “大梁从第一任国君传下来,已经有将近一千年历史,国花从未出现过此种状况。第一任陛下也曾颁过诏书,言明国花一日不出状况,大梁便风调雨顺一日。”为首的守卫跟着国师耳濡目染这么多年,也知道一些内情,他压低了声音说给身后的手下听,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不远处的花坛。
  “越是如此,我等便越应该治好国花。大梁国不能没有国花,否则便……”国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守卫们身后,他神色暗淡,说出来的话却铿锵有力。吩咐身后的人上前,国师看了眼守卫们,平静道:“你们下去吧,晚上守在外面就好,不要冲撞国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