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风起千年 作者:廊子

字体:[ ]

 
 
 
 
  锲子
 
  黑压压的乌云挤满天空,狂风呼啸中夹杂着巨大的雨滴从天而降,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眼看一场暴雨越下越大。
  朱红瓦檐下,青衣男子负手而立。廊上唯一的红灯笼在风中摇摆不定,也照得男人的脸忽明忽暗。雨水随风而进,湿了一地,但再观男人身上的衣衫却未湿分毫。这人背挺得笔直,独自一人立于此处仿佛能对抗暴雨般,纹丝不动,气势如虹。
  突然,灯笼被吹灭,天上一道闪电伴着雷声划破天际。一片昼亮中,婴孩嘹亮的啼哭爆发出来,似能盖过那雷声般,不止不休。
  一个身影从长廊那一头跑来,临近男人时低头而立,禀报道:“族长,孩子生下来了。”
  一直面无表情的男人皱眉道:“仙根慧体?”
  低头之人静默不语,算是默认。
  不知何时,孩子的哭声已经停止。暴风雨还在下着,而走廊上的两人却如雕像一般一直保持着原本的动作,直到雨势慢慢变小。当阳光冲破云层洒下微弱的一笔时,男人才发话道:“送去天灵山。”
  “可是祖上规定……”
  “不想让他死就去送!”男人甩袖打断对方的话,然后转身离开。
  男人步伐稳健,不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只余空中悠悠的一句话:“天降仙根,地赐慧体;千年一遇,遇者必争。每一个降生必掀起天下动荡,我们完颜家承担不起如此恩惠。”
 
  天灵山
 
  晨露未干的黎明,昏暗的石板路上一个瘦小的身影正拾级而上。
  半大的少年一身天青色长袍,内着白色里衣,袖口缀着的明珠流苏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轻轻晃动着。墨色的发丝在脑后盘成一个髻,露出耳后因长年不见阳光而近乎苍白的肤色。少年微垂着眼帘,好像只顾着看着脚底的路一般,使得额前的刘海都遮住了眉目。
  路的尽头是一个古朴的小院,这个小院挨着悬崖边缘险险的建在那里,而被篱笆围住的岩壁顶上硬生生长出一棵青松,在云雾缭绕中仿佛一个英武的守门人。
  少年站在篱笆外,清晨的云气徘徊在他的脚下,纠扯着他的衣袖,使少年的身影有种如幻如梦之感。而他就站在那里,身形虽谈不上多么笔挺,但也有几分凌然。
  莫清寒推门而出时便看见这么一幕。一身寒气的少年立在那里,一双烟青色的眸子直直看过来,却不知焦点真正聚在哪里。明明是如此有神的一双眼,却带着不符合少年年纪的平淡。
  想起另一双同色系的眼睛,莫清寒只能无奈摇头。
  “太虚,你在这儿站了多久?”
  少年拱手道:“回师父,一个时辰有半。”
  莫清寒一身藏青色玄纹的长衫,外套银灰广袖长袍,一头长发被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墨色的发冠高耸其上,明珠暗嵌。碧绿的双瞳由上而下的注视着这个恬淡的少年,眼神看不出悲喜。
  半响后男人才闭上眼睛转过身去,道:“你去吧,日落之前回来。”
  “谢师父。”少年低头应道,随后便转过身向山下走去。
  待少年走远,男人才微侧过身,用余光看着远处的身影被另一个身影拉到怀里。冰冷的眼神闪过一丝暖色,却也只是一瞬。
  “溪儿,怎么样?那个冰块允许你下山了?”趴在少年肩上的男人笑咪咪的说道。
  若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男人与少年有着同一色系的头发和瞳孔,而男人明显长开许多的俊美面孔上一双上挑的桃花眼蕴涵了无限风情。只不过男人一身凌乱的装束,连发髻也盘的乱七八糟,腰间还挂着个酒葫芦,硬是为这轻佻的长相带了些令人不忍直视的邋遢。
  “舅舅。”少年弯了弯眉眼轻轻唤道:“师父他答应了。”
  “哼,他敢不答应。”完颜潋撇了撇嘴角,笑着揉了揉少年柔软的额发:“告诉舅舅,你叫什么?家在哪儿?”
  “我叫完颜溪,家在沣州的九曲溪。”
  “嗯,真乖。你要记住,不管天灵山其他人怎么叫你,你都不能忘了自己原本的姓和家。你啊,一直都是完颜家的人。”
  “嗯,溪儿记住了。”
  他们所在的世界被称为仙灵大陆,是个以灵为能量基础的地方。仙灵大陆分为五个部分,分别为中原、雪域、西漠、北越、南鸿。而这五个部分又被分为雍、沧、岷、沣、攸、霜、嵬、瑕、洪九个州以及单独为一的天灵山十个部分。在这个大陆上,能够自由控制灵的人被称为通灵者,不能控制灵的被称为非灵者。而通灵者又分为修灵和御灵两类。修灵者修行普通的灵,以此提高自己的灵阶和能力。御灵者则独指修行天灵的通灵者,通过修炼延长寿命,最终得到仙脉飞升成仙。修灵者常以家族划分,灵根属性相同、血脉相通的通灵者组成家族,家族越强大,拥有这个姓氏的通灵者便拥有越高的低位和越好的资源。其中一些大家族则霸占了九州中灵力最为充沛的区域。至于天灵山则是唯一一个教授御灵的地方,它是一个门派,也同样是御灵者的代表。自它开创已有近千年的的时光,凡是入了天灵山,便代表了抛弃家族的族人身份,放弃了修灵,忘记前尘过往。天灵山山底巨石上的“舍族,弃修,忘半生”便是这么个意思。
  至于完颜这个家族是仙灵大陆三大家族之一,是所有家族中灵脉最为纯正的一族。这一族的先祖曾被誉为“修灵者之神”,他所达到的修灵境界至今都无人突破。也同样是他规定了完颜一族永远不得御灵修仙否则驱除宗族的规定。而完颜潋正是因入了天灵山而被撤了宗籍,他也因此对这个和自己有着相同命运的同族格外照顾。
  傍晚时分,完颜潋带着完颜溪回到完颜溪独住的小院。与其他同门不同,完颜溪因为身份特殊,有一所独立的宅院,虽然远离学堂,但好在安静。
  “下次多吃点,看你瘦的。”掐掐少年连婴儿肥都没有的脸,完颜潋把手上的空间灵器递过去:“这里面都是舅舅给你挑的干货,一时半会儿坏不了,记得吃。别每次下山都买书,藏书阁什么书没有啊。”
  “这不一样。”少年低头轻轻摸了摸怀中的蓝布包:“藏书阁的书只是关于修炼的,我还是更想多了解一些山下的事。”
  闻言,完颜潋愣了愣,微微皱眉,眼中露出心疼的神色道:“溪儿,你在这里是不是很孤独啊?”
  “孤独只是相对的,与我相比,这里从未染过烟尘的花草树木岂不是更孤独?”
  没听懂什么意思的完颜潋自动把这理解成了少年的自我疏解,顿时感觉自己这个当长辈的太不合格了,二话不说拉着完颜溪往里屋走,豪气冲天的说道:“今晚不走了,舅舅陪你!”
  “舅、舅舅……”完颜溪有些抗拒的往后拉着,但少年的力气终究敌不过成年男人,而完颜潋也终于在推开房门的那一刻明白自家一向随和的后辈为何会这样抗拒了。
  房门刚一推开一股恶臭便扑面而来,只见房内到处都是垃圾,原本的东西被扔得到处都是。书被撕破,被子和衣服被泼上墨汁,连墙上都被画的乱七八糟。
  “就是因为这个你才总是穿一件衣服?”
  完颜潋阴沉着脸问了这么一句。却也不等完颜溪回答,沉默的走进房内开始打扫起来。打扫到一半瞪了一眼立在门口的完颜溪道:“小孩子家快去给我洗干净了睡觉!”
  可直到把人推到床上盖上被子,少年还是直愣愣的看着他。
  “怎么,被舅舅感动到了?”
  “舅舅,你为什么会御灵呢?”
  完全没想到完颜溪会突然来这么一下,被这不知怎么就拐到这种话题的情形弄得愣了好久,完颜潋才伸手抚摸着少年的头发缓声道:“别人都是问为什么不御灵了吧?至于御灵的理由有很多啊,为了长生、强大的力量、万人敬仰什么的。”
  “但是舅舅是不会为了这些而违背组训的不是吗?”
  似乎是被看穿了一样,男人往后缩了缩,反应过来面前不过是个孩子后,抱怨不满的敲了敲床上人的小脑瓜,道:“一个小孩子家的想这么多干什么?”
  摸着被敲的额头,少年喃喃道:“可是只有面对了才能放下啊。”书上是这么说的。
  “放不下了啊,这辈子都放不下了。”像是怕冷一样,完颜潋把少年圈进怀里,肩膀微微抖动着。
  直到入睡之前,完颜溪才听到男人轻叹一般的话语:“我御灵或者不御灵的理由,都是因为怕寂寞啊。”
  直到很久以后,完颜溪独自一人度过了近千年的漫长时光,他才明白那条祖训的深意和完颜潋当时难以诉说的苦涩。然而此时,他还是个什么都没经历过的孩子。
  这一晚,听着枕边均匀的呼吸声,完颜潋盯着墙上的污迹一夜无眠。他并不是傻子,为什么身为掌门弟子完颜溪还能被这样欺负,他心里也算是清楚的。虽然天灵山自创办以来已有近千年,但弟子的数量确实不多,更别提被选定的内门弟子。至今为止,算上完颜溪在内内门弟子也不过三届,每一届最多不过三人。当初完颜潋他师父可是当掌门当了几百年才选定了内门弟子,而莫清寒做掌门甚至不足二十年。更何况完颜溪的仙根慧体被封,在外人看来他不过是个资质平平还不懂人情世故的孩子,再加上脾气好,怎能不被欺负?可惜,作为同族,他明明知道原因,却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还要独留这孩子一人在这无情之地。
  第二天,莫清寒打开房门时还有人在门外立着,同样的眸子,却是换了一个人。
  “会在这儿等着而不是直接踹门进来,这可不像你。”莫清寒打量着面前少有的面无表情的完颜潋,心中暗想昨天还一脸兴奋怎么今天就成这样了。想他这位师弟自从不御灵后就十分的闲,到处东跑西蹿。每次也只有想完颜溪了才回来天灵山几天。他们两个像如今这样面对面心平气和的站着还是七年前身为婴儿的完颜溪刚来的时候。
  完颜溪,完颜溪,如今我们之间除了他是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莫清寒突然感觉心中生起一股无名火,却很快被他压了下去。
  “呵。”完颜潋抬头看他:“莫大掌门还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
  闻言,莫清寒皱眉:“玉衡,别用这种口气说话。”
  “我的名字是完颜潋!”完颜潋瞪大双眼吼了回去,瞳孔周围布满了血丝,眼神中仍然像以前一样包含了一抹莫清寒怎么也读不懂的神色。这种读不懂让一向心硬如冰的男人每次都有种无力感,只是这种无力感从来不会表现在脸上,声音依然冷硬:“你知道的师弟,门规……”
  “呐,师兄,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放弃御灵吗?”完颜潋打断他,看着高处眉头越皱越紧的男人自嘲似的笑了笑,又道:“那你还记得我当初为什么要御灵吗?”
  “为了像完颜家的先祖一样,做一个让所有人都佩服的通灵者。”
  “原来这你都记得啊,那你为什么不记得……”完颜潋垂着头茫然无措的低喃着,最后像下定什么决心一样抬头看着莫清寒,坚定的开口道:“我以后不会再回天灵山了师兄,我要去找一个能让我放下一切的东西或人,所以……”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我们以后再、也、不、见。”
  那眼神中的某些东西,已然碎掉了。
 
  突变
 
  因为完颜溪的仙根慧体是保密的,所以在他刚出生时就由完颜家的高阶封印师进行了封印。
  完颜家拥有强大的封印术和预言能力,在完颜溪还未出生之前便已经预言出他的仙根慧体。若放在别的家族,必定会把这孩子藏起来好好培养,但完颜家一向与世无争,性情淡泊,遇见仙根慧体反而像遇见烫手山芋一样。据传言,完颜家的先祖便是第一个仙根慧体,在千年前那场通灵者的混战中一战成名,并首创了家族部落的体系,平息了多年以来通灵者分散自立、争夺资源的局面。恐怕在他成名之前因自己的天赋而带来的灾难如今就只有完颜家内部清楚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