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河禁猎区 作者:关耳王策(中)

字体:[ ]

 
    伊德说道:“你不是已经选择了相信你爸爸的能力吗?不然也不会在刚才就胜了他,好了你的行动已经说明了一切。来吧,接我的人已经到了,我送你一程。”伊德说完背过身去往外面走去。
    迪奥揉了一下肚子,刚在被希尔德揍得那一拳可真是疼啊,他背着伊德呲了呲牙。
    缓慢的跟着伊德往外面走去,走起来就好像脏腑都要移位了一样,于是迪奥走的就更慢了。
    阿尔杰低头看了下手腕终端显示的时间,背靠在金属的墙壁上,又把手环抱着。
    修斯特问道:“你等的很着急吗?”
    然而阿尔杰依旧没理他,只是偶尔抬头往备战室的出口看去。
    可是这时从正门一个一头银发身着正装的,几乎与皇帝差不多高的人,迈着沉稳有规则的步伐往这边走来。
    伊德刚出了门口,迪奥缓慢的跟在伊德身后,伊德抬头就看见了自己的父亲利伯坦-亚历山大。而他却正震惊的看着一脸惊异的往伊德那里望过来的阿尔杰。
    然而阿尔杰只是看到弟弟,有些吃惊还没回神的时候。
    迪奥却先了所有人一步,露出一个笑容,健步如飞的一头钻进了阿尔杰怀里。“爸爸,有人打我,又威胁我。”
    他这一声爸爸,显然震惊的伊德跟利伯坦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阿尔杰一把把迪奥从自己怀里拖出来,奖励一样的揉了揉他的脑袋,迪奥眼光扫了一圈,两个傻子外加一个神经病。
    皇帝本来也是很自豪的,可是刚才那一瞬间,他非常想要把这个混小子,拖出去,至少是从阿尔杰身边轰走。
    “爸,我赢了,奖励我吧。”迪奥拉着阿尔杰胳膊不松手。
    阿尔杰伸出手一个劲的搓迪奥的脸。“说,想要什么。”
    “爸,别动我脸,再搓就不帅了。给我换台光脑呗,我等着拿给薇薇安这小妮子炫耀呢?”
    阿尔杰松开了手,说道:“你就会欺负你妹妹。”
    “人家的妹妹都又萌又软,哪像她又霸道又蛮横不讲理。”迪奥又开始数落薇薇安的错处。
    “阿….尔……杰。”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身侧传出。
    阿尔杰背着光看了过去。遮挡在眼前的手,瞬间就垂了下去。他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
    “真的是……..”利伯坦万年不变的沉闷面孔上,露出一丝裂缝。
    “塞壬说的没错,你真的………..”利伯坦往前走了几步。
    “阁下认错人了。”阿尔杰撇开头,拉着迪奥就准备往外走。
    “孩子,是父亲的错,你要恨的是我,不该是你的爸爸,他已经牺牲的太多了,你不该再躲着他了,这么多年,塞壬为你流了多了泪水,去看看他吧阿尔杰。”利伯坦声音很轻,他都没有想到会在见到这个孩子。
    “阁下,您没有错,当年换做是我一样会优先以新星联的利益为第一位的,如果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先走了。”阿尔杰侧身就要从利伯坦身边走过。
    “阿尔杰,再回到了我们身边来吧,伊德也很想你,大家都很想你,你的房间一直都留着,你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人动过,你爸爸他整天都会在你房间里一直待到太阳落山。”
    “哥………”伊德只是固定在原地,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他真的了解阿尔杰的痛苦,可是却又无法帮助他,他被夹在中间,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那些年,哥哥太可怜了。
    阿尔杰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我不恨你们,尤其是爸爸,可是我不能去见他,你也不会想要知道,我早就不是以前那个我了。再见。”
    修斯特突然涌上一种心疼的感觉,他突然觉得阿尔杰好不容易有了保护自己的躯壳,正在被自己还有那些人破坏掉。
    霍尔医生提醒过皇帝,不要刺激一个病人,你已经毁过他一次啊,难道还要再毁他第二次吗?阿尔杰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对人缺乏信任的人,以前他强大还可以保护自己,如今霍尔医生,当着皇帝的面,将一张纸捅的稀巴烂,然后又修补了起来,然后再次捅的稀巴烂,然后在修补,终于最后,只能勉强用胶粘成一团什么都看不出来的东西。
    然后那时他郑重对着皇帝说道:“这就是现在将军的精神状况,修修补补乱成一团,再来一次,就连修补都做不到了,人的精神一旦垮了,那么身体也会很快就垮了,多少人鱼就是死于心理抑郁,以及自杀。”
    修斯特第一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用在阿尔杰身上的时候,是不能相信的,他真的是不信得,在何种逆境中都要活着回来的人,会自杀吗?民众眼里的英雄,在许多军人心里神一的男人,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霍尔医生嘲讽笑道:“陛下不信吗?您听说过,人鱼会自己撕开腹部,将孩子取出来的事吗?我只是想象了一下,我真想知道,这位人鱼是怎么活下来的。或者其实是他根本只是一心求死罢了,却因为什么原因不能死,可能是孩子呢?谁知道。”
    “这……”修斯特的手指将坚硬的金属扶手都抓变形了,都毫无知觉,只是过后他才发现那变了形的扶手,那时自己用了多大的力量,他都毫无记忆。
    “我该怎么帮他。”
    “重新帮他建立新的信任,不要去刺激病人,或者是直接抹掉,病人的那段记忆。可是那与他的孩子息息相关,莫除掉那段记忆之后,他很有可能不会在记得迪奥跟薇薇安。”霍尔医生说过的话似乎就在耳边。
    利伯坦已经发现了阿尔杰的不对劲,有个alpha男孩喊他爸爸,可是他的气息给人感觉却像一个beta.而更奇怪的事,在他身边的皇帝,为什么这个帝国的皇帝会在他身边。
    这么多人让阿尔杰看去极为疲惫,迪奥悄悄捏了捏阿尔杰手,呲牙笑了笑。
    “爸,别忘了,你有迪奥啊,我可以保护你。”
 
☆、第71章 一堆亲戚
 
利伯坦非常容易的拦住了阿尔杰的去路,阿尔杰这个时候发现,为什么那么多人都爱拦住他的去路,挡在他面前。以前没人敢这么做,难道变成了人鱼,他看起来就那么好欺负了吗?
    阿尔杰又退了回去,迪奥跟在他身边,他可以猛地揍皇帝一拳,可是面对父亲,阿尔杰却无法做到,他低着头,撇开目光。
    年少的时候,其实利伯坦对他并不算差,他一直在露西亚星球上平安的长到了十四岁,他年幼的时候利伯坦每年冬季跨年的时候都会陪着他一起跨年,阿尔杰还有一些模模糊糊的印象。
    他小时候最喜欢就是冬天趴在窗户上等着父亲陪着他跨年,可是只有头几年,父亲还来,后来因为父亲的位置越来越高,手中的权柄越来越大,就再也没有在跨年的时候来看过他,而每次来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巴列特爷爷告诉他,父亲很忙,很忙,但是其实一直都很爱他。
    后来利伯坦来看他的时候,都会带一些纸质的书籍,小小的阿尔杰信以为真,因为利伯坦告诉他,只要他能完全看懂了,他带来的那些军事书籍的时候,他就可以回到父亲的身边,甚至还可以见到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爸爸。
    那些书籍晦涩难懂,专业性很强,可是从五岁起,巴列特就开始教他看那些东西,即使再难阿尔杰相信,等到他能彻底看懂那些书的时候,一家人就可以团聚了。
    利伯坦最后一次来看他的时候,是当着他的面走的,以前他离开的时候总是在阿尔杰熟睡之后才离开,可是这次他对阿尔杰严肃说道:“我再也不会来看你了,因为你已经长大了,以后的你将会面对一切。”
    雪地里留下了父亲一长串的脚印,其实那时候阿尔杰并不能完全理解利伯坦话里的意思,他只知道以后利伯坦再也不会来看他了,六岁的孩子,冲出了家门,拼命追上了利伯坦的脚步,可以地面太滑,他一下子就摔倒了。
    利伯坦停下了脚步,低头看着他。
    阿尔杰趴在雪地上,他开始大哭,伸出手来,大喊着“抱抱。”
    利伯坦站着无动于衷,他看了阿尔杰一眼,却失望的摇了摇头,他说:“阿尔杰,自己站起来,你不能哭,你要尽快的长大,你爸爸需要你的帮助,你必须成为强大的alpha,你不能依赖任何人,等你真正的强大那一天,我们一家才能真正的团聚。”
    从那一刻起,这个孩子再也没有哭过,也再也没让他失望过,直到他十四岁的时候,再见到阿尔杰的时候,这个孩子已经将自己伪装的看不出一丝一毫情绪来,他将自己伪装的那么完美,他终于作为间谍潜伏进了帝国。
    后来这个孩子名动帝国,再后来这个孩子娶了帝国的公主,可是最后他依然履行了自己的义务,将机甲技术窃取回了新星联,可是新星联却忌惮阿尔杰的影响力以及出众的能力,不得不将他雪藏了,甚至后来皇帝不惜血本,只要引渡战犯,能够向阿尔及复仇。
    利伯坦明白这里面的一切,可是却无法至新星联的利益于不顾,这次欠下的,他终生都无法偿还了,他不知道帝国将会怎么对付自己的孩子,虽然他暗中也买通了许多人,可是他发现另外有一股势利,已经盯上了阿尔杰。
    之后,传来了阿尔杰潜逃却与虫体同归于尽的消息,而塞壬自阿尔杰死后,身体一路衰败了下去,似乎唯一的活力都被那个孩子带走了,可是自己又何尝不是,他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声望正盛新星联秘书长,主动递交了辞呈。
    在历经了那么多战火,银河系又迎来了一个短暂的和平时期的现在,他终于又在这个时候,见到了一直觉得亏欠不已的孩子,他一直以为他已经不在了。
    可是现在奇妙的是,他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只是这个孩子跟自己印象之中的已经大不相同了。利伯坦疑惑的还是彻底问出了口。“你怎么会变成了beta,还有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他的目光扫向了迪奥。
    面对沉稳老练的alpha,迪奥这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心底很难不生出一种惧怕,而且这个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又那么不友善。
    阿尔杰挡去了利伯坦的目光,说道:“阁下也什么都不必查了,我说了就是,迪奥是我的孩子,是我用这具身体生下来的。”
    四周紧接着是一阵难得的安静,阿尔杰表情波澜不惊,迪奥知道这个时候他越是站出来,越是糟糕。阿尔杰站在原地,此刻他还是有点想要喝点酒,或者点上一只烟什么的,他知道这件事早晚他所熟悉的人都会知道,与其被质问来质问去,他不如早点说出来,或者熄灭了一些人其他的想法。
    “我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一来现在我无法驾驶奥德修斯,二来我不觉得一条人鱼还能做什么惊人壮举。”阿尔杰站在这里,他果然看到利伯坦那种难以置信的震惊眼神。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利伯坦按住阿尔杰的肩膀,上上下下的打量他,阿尔杰任他打量。
    “哥………………….”伊德觉得自己双腿灌满了铅,然而下一刻,他突然想起皇帝召见他的时候,说的一些话。
    他突然发觉,这件事一定跟皇帝有关系,当年的死刑变成了终身监禁,然而哥哥却突然出逃,这里面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迪奥那么明显的菲亚特里斯家族的特征,还有薇薇安,奇迹般融合哥哥的外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