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龙、美人和一个血瓶(西幻bl)作者:桃墨小姐

字体:[ ]

 
 
文案:
     加尔斯泰亚第一次见安铎玛尔,觉得他长得真漂亮,但是性格太冷淡。
 
后来,他发现安铎玛尔的外表和灵魂是两个样子。
 
再后来,他发现安铎玛尔其实很痛苦。
 
于是他决定用行动告诉他的人类朋友,这个世界上除了仇恨,还有很多温暖而令人愉快东西。
 
——
 
注意事项:
 
※主CP安铎玛尔×加尔斯泰亚,副CP有百合;
 
※借用了一部分卡玛利拉的设定,但主要为了服务剧情;
 
※西幻小短篇,4W字完结,撒糖不虐HE;
 
※可能有百合番外。
 
祝阅读愉快!
 
    
    ☆、Chapter 01
 
  安铎玛尔见到茵格是在一个下午。那时他已经在监狱里被严密监管了三年,并将以这样的方式度过余生。狱‖卒打开牢房的门,他纹丝不动地倚在墙角,只微微抬了一下眼帘,不过那眼神也很快在晦暗的影子中隐去了。
  茵格来到他面前,停下脚步,安铎玛尔看见对方光洁的靴子停在自己面前。他抬起头,看见茵格在他面前蹲下,白金色的长发滑下他的肩头,松松地垂落下来,在晦暗的牢房里干净得刺眼。“你好,安铎玛尔先生,”茵格的声音很温和,“我听说了你的事迹,有件事情希望请你帮忙。”
  安铎玛尔怀疑地打量他,没有出声。茵格待在原地任他打量,阳光透过高而小的窗子洒了一点在他的肩上,他的绿眼睛让安铎玛尔想起高墙外茵茵的草原,勾起了他对自‖由的渴望。
  “你要做什么?”一开口,安铎玛尔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干裂,听起来颇为阴森。
  “我是个任务委托人,现在需要一个战士。”茵格微微一笑,说,“如果你答应,我可以帮你获得自‖由。”
  加尔斯泰亚见到茵格是在一天晚饭的时候。那天他正在跟魔法工会会长吃饭,正在两个人愉快地聊天的时候,加尔斯泰亚在会长女士的单片眼睛上看到了茵格从门口进来的倒影。
  “晚上好,圣骑士。”会长抬起头,举起酒杯向停在加尔斯泰亚身后的人比了比。
  加尔斯泰亚听到身后的人说:“您好,夫人,今天您气色不错。我拜托您推荐的人选这几天有消息了吗?”
  会长看了看加尔斯泰亚,这让他有了种不好的预感。他放下了手里正切生牛排切了一半的刀叉,果然,会长指了指他对茵格说:“嗯,就是他。”
  加尔斯泰亚认命地站起身,在餐巾上擦了擦手,向茵格伸手道:“您好,您一定是茵格骑士了。我是加尔斯泰亚,刚刚得知自己被委派来接您的任务。”
  茵格和他握了握手,之后看了一眼他手边摞得像小山一样的盘子。“看这架势,您是龙吗?”
  黑发年轻人毫不在意地笑了。“唉,我就说餐馆不是个会见委托人的好地方。”
  于是重刑犯安铎玛尔和魔法公会的王牌加尔斯泰亚,因为茵格的缘故,成了一对战士加法师的任务搭档。茵格为了复活他重要的朋友,要到很远的地方去夺取一件传说中的宝物,因为路途遥远、前途莫测,他需要一支既精简又强大的队伍。
  加尔斯泰亚第一眼见到安铎玛尔,想的是,哎呀,这个人类还挺好看嘛。虽然既不说话也不笑显得特别冷,不过冷有冷的好看法。安铎玛尔的本来就白,让黑头发一衬,漂亮的五官就像古代大师们得意的大理石作品一样。偏偏他还有一双鲜艳的玫瑰色的眼睛,带着冷淡的神色,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好吧,好吧,加尔斯泰亚承认,他跟他的许多同族们一样,都肤浅地外表美丽的东西。于是他很容易就对这个阴沉的同伴提起了兴趣。他试图搞清楚安铎玛尔到底犯了什么罪以至于要把牢底坐穿,后来安铎玛尔终于禁不住他的好奇心,告诉他自己是杀了人。
  “……啊。”加尔斯泰亚有些怔。
  怎么会这样?这家伙的灵魂看上去明明和外表是两个样子。
  “是仇家吗?”他问。
  安铎玛尔沉默地点了点头。加尔斯泰亚有些被他阴冷的气场震慑住,闭上了嘴安静地坐在了他的身旁。说起来他的心态也是挺奇怪,对他温和有礼、常常露出笑模样(而且也挺英俊)的茵格他不怎么感冒,却总是往爱答不理性格孤僻的安铎玛尔身边贴。
  长途跋涉的三人很快离开了城市,村庄与村庄之间都是荒莽的原野。没有别的办法,他们只能在星空下安营扎寨。
  起初的几天过得还是挺好的,茵格和安铎玛尔合作打一点野味,加尔斯泰亚负责给他们点火。不过他自己就不参加这个活动了,因为即使能变成人类形态,龙的食量和食性也是不变的。他可受不了加了这么多盐的熟肉,还只有这么一点点。
  “我还是换个形态去捕猎好了,”他在忍受了一星期集体晚餐时光以后,在第二天认命地说,“什么形态比较好?花豹应该就可以了吧?”话音未落,眼前俊美的年轻人就变成了他话里的大猫,带金色竖线的眼睛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脚垫和爪子,用头顶蹭了安铎玛尔一下就轻捷地跃进林子里去了。
  等安铎玛尔和茵格伴着篝火的劈啪声坐下来的时候,加尔斯泰亚还没回来。四周静悄悄的,沉默地面对面吃饭让人有些难受。
  “我记得这一带的树林里没有花豹。”安铎玛尔翻了一下火上的兔子,说。
  茵格微微一笑:“我想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等这顿饭吃到结束,加尔斯泰亚依然没回来。安铎玛尔不由得有些按捺不住,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寂静的树林。茵格埋掉了他们吃剩的骨头,往篝火里又加了一回柴,出言说:“没事的。龙一次要吃很多东西,更何况不是用本体捕猎,恐怕他会半夜才回来。我们先休息吧。”
  安铎玛尔答应了一声,反问他怎么知道。茵格微笑着告诉他:“加尔斯自己跟我说的。当时你可能不在,他就来告诉我了。”安铎玛尔哦了一声,结束了这个话题。他跟茵格道过晚安,就钻进自己的帐篷休息去了。
  但是他躺下很久都没有睡着。他根本不相信茵格编出的借口。自己在扎营后就没有离开过营地,更没有撇下那两个人单独去做些什么,然而即便如此,不管是加尔斯泰亚的习惯,还是他可能要很晚才回来,都是他从茵格那里听到的二‖手消息。加尔斯泰亚明明总爱往他身边凑,但遇到正经事却首先告知茵格而不是他。他莫名地有点郁闷,难道自己比茵格看起来不靠谱吗?好吧,也许确实如此,毕竟对方是个圣骑士。安铎玛尔怀着一种古怪的挫败感,辗转反侧地好不容易才睡着。
  睡着没过多久他就又被冻醒了。外面的篝火很快就要燃尽,尽管不情愿,但为了后半夜睡得安稳他需要起来加一些柴火。但是还没等他钻出帐篷,他就借着外面篝火的微弱光亮看见有一个黑影在向自己的帐篷移动。他立刻绷紧了神经。剑就在手边,这让他感到些许的安心。那个黑影来到他的帐篷外,停下来,帘幕动了动,探进来一颗毛茸茸的金色的脑袋。安铎玛尔舒了一口气,移开了放在剑柄上的手。
  “加尔斯。”他轻轻打了个招呼。
  花豹从狭小的入口挤进帐篷,用额头蹭了蹭他,随后在他身边卧下来。安铎玛尔往里挪了挪给他腾地方,帐篷的空间本来也不大,被他这么一搞几乎没有剩余空间了。安铎玛尔怕他嫌挤,低声说:“你还是换成人形吧。”
  加尔斯泰亚金色的眼睛看着他:“你不是冷吗?我变成人就没有这么暖和了。”
  安铎玛尔伸手揉了揉他脖颈后面的皮毛,确实很暖和。不过,“你怎么知道我觉得冷?”
  “每天夜里这个时候你都会起来添柴,除了被冷醒了以外,还有什么别的解释吗?”安铎玛尔居然觉得他在一只大猫的眼睛里看见了丝丝得意之情。
  他不由觉得手上的温度蔓延到了心里。“那你为什么不去找茵格?他也会冷啊。”身侧传来的温暖让他的问话都有些懒洋洋的。一边问,他一边一下一下地用手指梳着对方耳后光滑的皮毛。
  加尔斯泰亚显然觉得这很舒服,微微眯起了眼睛,靠得更近了一些。他毫不羞涩地回答:“因为我比较喜欢你啊。”
  安铎玛尔瞥了他一眼:“哦,是嘛?我还以为你觉得他比较可靠。”
  加尔斯泰亚打了个哈欠。“不会啊,我觉得你们都很好。我从来不结交不可靠的人类,虽然我年轻,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你困吗?我有点累了,可能因为吃得比较饱……这样过几天我就都不用去狩猎了,可以一直跟你们待在一起。”
  “好啊。”安铎玛尔发现自己之前奇怪的别扭居然轻易就被化解了。
  加尔斯泰亚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他枕着自己的前爪,鼻子贴在安铎玛尔的颈窝,发出温热的吐息。“晚安,安铎玛尔。明天我给你们点个龙火吧,只要加足够的燃烧物,它就能一直烧到早上了。”
  “谢谢,晚安。”
  很快,加尔斯泰亚的呼吸就变得均匀而悠长,缎子一样的皮毛在安铎玛尔身旁柔和地起伏,持续地散发出热量。安铎玛尔在昏黄的灯光中看了他一会儿,吹熄了灯也躺了下去,加尔斯泰亚在睡梦中动了动尾巴,最后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腿上,就好像在从背后环抱着身旁这个人类一样。
  接下来的旅途很顺利,两星期之后,他们在一个小镇落脚。小镇处在两座山之间的空地,是连接大城市的交通要道,虽然人不多,但往来商旅使这里热闹非凡。茵格到来对小镇的居民来说是一件大事,圣骑士的两名队友也因此而沾了光。镇长热情地在自己家打扫出几间屋子,并且非常自豪地指着山脚下一座废弃的要塞告诉茵格,每月的人们都会在那座要塞的顶上聚会,今天恰好是月圆的日子,他非常希望尊贵的远客能来参加。
  “聚会?是那种吃吃喝喝跳跳舞的聚会吗?”见茵格表示肯定,加尔斯泰亚高兴地笑了,“那当然要去。人类们总是耐不住寂寞要找点乐子,这一点最可爱了。”茵格对他话里流露出的老气横秋感到有些滑稽,不由得和他来往了几句。气氛和乐融融,事情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没有人注意到安铎玛尔纠结的眼神。
  到了晚上,已经休息过、恢复了体力的三人如约前往镇民们聚会的要塞。加尔斯泰亚甚至在白天抓紧时间准备了一些果子馅饼作为礼物,据他自己说,虽然龙不能吃盐,但是糖可是他们的最爱。所以他对甜食的鉴赏和制作能力都是一流。
  “真想不到龙这样威风的大家伙会喜欢吃糖。”茵格啧啧感叹道。
  加尔斯泰亚的声音轻快得就像今晚的月光:“因为甜食可以让人心情愉快,而我们又一直很会享受生活。”话音落下,他离开茵格窜到安铎玛尔身边,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你怎么了?我总觉得你今天不是很开心,希望是我的错觉。”
  安铎玛尔把他的手轻轻推了下去。“我没事,谢谢你加尔斯。去和茵格待一会儿吧。”
  加尔斯泰亚被推开了倒也不恼,耸了耸肩,真的找茵格去了。龙和圣骑士在前面愉快地一边走一边聊,安铎玛尔跟在后面默默地走着,这一切倒映在他的眼中像映在冰冷的玻璃上。
  莉兹是小镇上公认舞跳得最好的姑娘。可能因为这个才能,她一直非常受欢迎。所以在她眼里没有什么人是不能结交的,让她跟一个陌生人开始对话,比让她编一支新舞还要容易。
  因此她和那三位客人中蓝色眼睛的那一位(现在她知道他叫加尔斯)成为朋友几乎是分分钟的事情。莉兹觉得这位加尔斯先生给她的心注入了非比寻常的活力——他会认真看着她,耐心地听她说各种充满生活气息的小事,不时地应和或发出笑声,让她感觉非常舒服。“加尔斯先生,”她的脸颊红扑扑的透出健康的苹果色,又热得好像有晚霞在烧,“你愿意和我跳一支舞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