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仙传 作者:眉毛妖怪(上)

字体:[ ]

 
  文案
 
  任仲少时窥见修仙之人,百寻而不得,却因机缘进蒋府,得秘籍,终入大道。灵根资质奇差无比又如何?且看凡人踏上仙途,并且在长生大道上奋勇前进的故事。
  任仲眯了眯眼,微微抬头死死的盯着天空中的新月,青衫仿佛与夜幕融为一体,他扯了扯嘴角,“此间情爱纷争与我何干?我修仙,自是为了长生,阻我长生者……杀之……”
  任仲微微一笑,笑意却未深入眼底,藏在衣袖中的右手死死攥紧,一字一句道,“修仙之道,譬如乘船过江,行于风浪之间再不可回头,如今你我共乘,只可是一殒皆殒,或是一荣皆荣,再无反悔的余地,你,可后悔?”
  本文凡人正统升级流,有金手指和黑手指,主攻,确定无反攻,淡定坚韧温柔攻x冷酷强受,体型性格强强,长篇升级,慢热,正统修真界,杀人夺宝之事颇多,介意的道友请轻拍。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任仲,卓谦之 ┃ 配角:各种垫脚石磨刀石打火石 ┃ 其它:主攻,主流升级
 
 
 
  第1章 任仲
  
  青牛村是镇上不怎么富裕的村子之一,若不是紧临着山脉,村民们得空能从山里打点野兔野鸡,薅点野草野果,运气好的在山泥里抠出几颗草药到镇上换点粮食,一家人单靠分配的几亩地,每年秋天还要上交租子,恐怕每年冬天都得饿死几个。若不是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呢,村里人可是都知道山上净是宝,每逢下过雨亦或是没什么农活时,汉子们纷纷上山碰碰运气,连女人们也到山上林子的外围看看有没有什么山菜野果。
  这不,又是一个下雨天,青牛村夏天总是多雨,稀稀拉拉下个几天也不见停,好容易停了,只见张氏就拉着二儿子任仲一人背着个竹筐往山里走。
  说起这张氏可算个有福之人,这肚皮也争气,自打16岁嫁了任大强之后,一连给任家生了3个儿子和一个幺女,大儿子机灵,还长了张会来事会说话的好嘴,任大强使了使银钱,让大郎12岁时跟着镇上的木匠师傅学个手艺,如今已经二年,可说来也奇怪,这任大郎当了学徒有了手艺,每个月50钱的月钱拿着也就堪堪够自己花销,按他的话说就是镇上水深,这银钱就是再多上一倍也是不够用的,任大强一辈子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哪有那么多弯弯绕,见儿子没管家里要钱,也就不在管他,不惹事就好。
  这二儿子名叫任仲,这文邹邹的名字可不是他爹给他起的,说来也巧,任仲出生那年,村里刚好来了个夫子,青牛村的人哪见过什么文人雅士啊,也就村长识得几个简单的字,这可好,听了这个信儿,大家纷纷抱来自己家的孩子希望夫子给起个名字,就图沾个文墨之气,没准十年以后家里也能出个状元郎,这任大强早起往山里一钻,根本没听说这事,等从山里回来抱着二郎晃晃悠悠到时,夫子门前已经排了老长的队,村里二十多户人,开始这夫子还问问生辰八字,上下排行,起个王淡人,柳一鸣……可是每家一个名字也忒费脑子,等轮到了任二郎,夫子没啥耐心的问了问排行,就随手写了个不负责任的仲字,于是任仲的名字就稀里糊涂的定下来了。再说这夫子也不知是怎么了,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在村里呆了几天就不知哪去了,到后来村里的名字还是任大郎这样的起法儿。任仲这个小子,跟他哥哥完全不同,很少说话,也没有那股子圆滑劲儿,加之下面还有一双弟妹,张氏对他的关心远不及其它儿女,慢慢的,任仲的话就越来越少了,张氏让他做着做那他也不反抗,张氏只当二儿子是个木讷的,对他关心就愈发少了。
  其实任仲小时候还真不是个木讷寡言的娃,六岁时,跟着同村的娃子们到山下玩,玩什么不好,非得玩那藏猫猫,任仲猜拳输了,便做那寻的一方,他从小就头脑灵活,观察细致入微,凭着痕迹从这个草窝里揪出个张三娃,那个树洞里抓出个李四弟,一通下来就找了个七七八八,就差那柳一鸣不见踪影,柳一鸣从小就是个浑的,啥都不怕,任仲略一思索便觉得他定是钻入林子,小娃子怎甘心认输,咬咬牙就把娘亲叮嘱不许进林子话扔于脑后,转身进了林子,这一来就过了大半个时辰,直到柳一鸣被自家老娘揪着耳朵从水缸里拎出来,外面的小娃子才发现任仲已经进林很久了。这下可吓坏了一帮子小娃子,人都说这林子里的精怪会抓小娃子开吃,所以不让他们自己单独进林,忙去拍任家的大门将事情一字不落的告知了张氏,任大强和张氏听说儿子一人进了森林可是急坏了,二人忙不迭的往林里赶,找了整个下午也不见任仲的影子,天渐渐黑了下来,张氏还欲接着寻去,任大强将她拖回家,骂道,“臭婆娘,不要命了,这天黑下来谁知道有什么玩意儿,明天再找罢。”张氏无法,只想着二儿子怕是回不来了,不禁呜咽出声,抽抽涕涕的往家走。
  谁能想到俩人才回家,商量着明天能不能叫村里人帮忙寻寻,门外就传来拍门声,“大强,快开门,你家仲儿晕倒在林子边了!你们快来看看。”
  跟着村人到了林边把任仲搬回家,除了小脸乌漆抹黑的一片,也没受什么伤,估计是累的紧了,出了林子就直接睡着了。任仲睡了一夜安然醒来,却变得沉默多了,张氏怕是他在林子里遇到了什么精怪。每每问及此处,他只说是走迷了路,天快黑了才勉强出了林子,张氏看他神态自若,也就当了真,没放在心上。可是久而久之,张氏看出不对了,且不说任仲不怎么跟村里的孩子玩闹了,一得空就盯着山看着林子一动也不动,他还经常偷跑到林子里寻些草药,整日整日的不见人,张氏看他像中了邪,也找来隔壁村的张仙师来驱邪,折折腾腾大半日,银钱也用了不少,任仲还是那副样子,张氏叹了口气,只当儿子受了什么刺激,便不再提及。
  任仲自是记得的,那年他误入山林,没过一会便失了方向,林子有多大他不知道,有多凶险他倒是晓得,记得村子里的朱猎户去年就死在一头熊瞎子爪下,村里人寻了两天,才找见他的尸首,尸身惨不忍睹,就是任大强也吐了个天昏地暗,任仲虽没见过,却在别人口中构想了那副场景,此时想来甚是恐惧,更是后悔莽撞进入此地,他咬咬牙,止住想哭的欲望,眼泪在眼眶里打了几个滚,愣是没有掉下来,他怕,他怕哭声引来什么凶猛的精怪,可见任仲心智早已超出普通六岁少年。就在此时,树林深处传来一声怒吼,紧接着林地都震动了起来,任仲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深知不跑怕是要丧生在怪物爪下,却两腿酸软提不起一点力气。怪物近了,任仲看清了那个似猪非猪似熊非熊的怪物,一对怪耳耷拉在两侧,他甚至看清了那血盆大口中的唾液,闻见了那怪物口中的恶臭,他闭上眼睛,只等被那怪物一口吞下。
  “咦?”他忽的听到耳边传来一男子的声音,闻声看去,见一儒生打扮的男子浮空而立,这儒生长发披在身后,一身白色儒袍,手持一只巨型金笔,在空中从容的写了个什么字,写罢,单手摆了个奇怪的姿势,只见那字金光一闪,直直没入那怪物的后心之中,怪物全身震动起来,刹那间分崩离析,烟消云散。任仲直勾勾的盯住儒生,连害怕都忘了,他不知道那怪物是如何消失的,也不知道那儒生是何时离开的,等他清醒过来,已然是在家里的床上。他知道那不是梦,梦不会是这样,但是任他如何回想,儒生的面容却越来越模糊,唯有那身影留在了脑海里。任仲却一日比一日更加执着,他想知道,他要弄清楚,那日究竟是什么妖物,又是什么神仙。
  任仲天资聪颖,过目不忘,想到那儒生手中的武器恰好是一只毛笔,下定决心到山里采了些草药,顺着小道花了两个时辰走到隔壁村子的私塾与夫子换些旁听的机会,他深知爹娘都是村里人,用银钱换知识的做法他们定是不会赞同,可是任仲不能妥协,他不能一辈子都待在这个小山村里,他要走出去,他要弄个清楚,他想同那人一样,行于空中,睥睨世间。任仲每隔几日便来,趴在窗口旁听便可学得七七八八,夫子受了他的草药,也不去管他,如此这般几年下来,他字识的不少,书中道理也明了了不少,却从未见过这里的先生与儒生一般举手投足便可取得怪物性命,他有时不由得泄气的想,也许那真是梦一场罢。
  这一年,任仲十岁。
  
  第2章 入府
  
  连续的阴雨天一过,张氏忙催着任仲与她一同往山里去,要知道雨后的山林可都是宝贝,生怕有人赶在她们前面把好处都抢了去。任大强要去地里看看,这大的雨,也不知淹死了多少菜苗,家里剩下的两个小的,自是跟着他。
  这边任仲和张氏往山里走,任大强却是在村头被人拦下了,抬头一看,竟是在镇上学木匠的大儿子,任大郎穿的可不是农家人常穿的粗布衣衫,滑溜溜的任大强也说不清是什么材质,但他脸上却是一脸的阴郁。
  “大郎,今个怎么有空回家啦?”要知道这大子也就是逢年过节才回家,一般都留在镇上跟着师傅。
  “爹,我们回去说。”任大郎挤弄了下眼睛,便拉着任大强就往家里走。
  当张氏和任仲下午回了家,就见任大强自个儿蹲在自家门槛上嘬水烟袋,烟熏火燎的,一问才知,原是任大强想在镇上给任仲找个差事,听说镇上的大家族蒋家这几天招收杂役,蒋家在镇上如日中天,连镇上的太爷也不敢得罪了去,这任仲要是能被挑走,哪怕是当个杂役也好。
  这原本是个好事,可仔细问来,却说这蒋府收人签的都是死契,换言之就是任仲这辈子都是蒋家的下人,不得自由。如此一来任大强怎么能肯,家里又不愁吃喝怎可把自家儿子卖给别人,任大郎好说歹任大强就是死不松口,也就咬咬牙吐了实情,原是他在镇上认识了几个泼皮无赖,几人闲来无事就找个馆子吃酒聊天,一来二去混的熟了就轮着请客,谁知其他几人请客不过十几钱,到了任大郎请客就变成了十二两银子,这才知道遇了恶掮客,这亏心的馆子逼任大郎给钱,可任大郎也就是个小学徒哪来的银钱,脖子一梗就要去衙门报案,但任他叫破喉咙也无人管他,心知这太爷定是收了好处,馆子打手随后追来威胁说要是三日不还钱便打断他的腿,他才慌了神,想尽办法凑钱。钱哪是那么好凑的,奔波半日却是一两银子也没借到,后来得别人指点便想把弟弟送去当杂役。蒋家每收个杂役都会补给杂役家人二十两银子,这可不是个小数目。这任大郎说到后来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跪在地上直给他爹磕头,骂自己混蛋,又一边捡些安慰话劝说,要是不使这个法子自己可是要被打死啊,况且这进了蒋府也不是进了火坑,要是服侍的好没准人家就放了任仲自由。这一哭一闹就是任大强也心疼了,无法,便答应考虑考虑,跟任仲商量一下。任大郎见父亲愿意考虑,就知以任大强的性子这事多半能成,便想着回镇上去打点一番,好让任仲顺利的被挑选入府,走的时候脚步倒是轻盈了不少。
  任大强自是不愿大儿子被活活打死,可也不忍心舍了二儿子自由,要说拿出这十二两银子更是不可能的事,见二儿子回家,支支吾吾的说了想法,隐瞒了大子欠钱的事,只问二儿子愿不愿意入蒋府,任仲是个心里通透的,隐隐觉得事情不简单,便抿着嘴不说话。他虽说不满足于这个小小的青牛村,可是这签了卖身契,到时候想去哪可就由不得自己了,自己倒可以一走了之,可是连累家人的事又如何做的出。任大强哪知道他已经转了无数心思,只叫他自己好好想想,自己和张氏进了内屋,想把这事前前后后说给张氏听,任仲想知道真相,也知爹爹不可能告诉自己,于是便没回屋子,趴在门上偷偷听他俩说话。任仲虽说是个小娃娃,可是这几年私塾听下来,也明了不少道理,他得知了真相后,心中虽然不豫,可总不能见死不救,更何况那还是自己的亲大哥。他定了定神,深吸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拍了拍小屋的门……
  第二天一大早,任大郎就租了辆驴车停在了家门口,他好像认定了家人定会同意他的提议,早早便到了,任仲早就梳洗完毕,被张氏拉着手叮嘱了一番,等到了驴车旁,转身便对着门口站着的爹娘直直跪下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他不是自欺欺人的人,进了蒋府怕是难以再出来了,心中也知这一走怕是再也不会回来,不由得悲从中来,“孩儿不孝,爹娘保重。”说罢,拎着自己的小包袱就上了车,背过身,一眼也没有再看生活了十年的家。也许是他冷情淡薄,也许是他期待多于悲伤,他竟没有流一滴泪水,只是心中一片迷茫。
  任大郎与爹娘道了别也上了牛车,他从小就离开家里,与任仲关系也并不十分亲密,一路上只是叮嘱他等会要乖些,伶俐些,一定要入选才好,任仲也弄清大哥只是利用自己,也不知是恼他,还是恼心甘情愿被利用的自己,一路上不发一言,只顾看甩在路边的从未见过的风景。任大郎当他离家紧张,说了几句便闭口不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